09:00 am - Wednesday 03 March 2021

1949中國。2015台灣

週日 2015年04月12日, 10:4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9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作者Fant1408 ( )
看板PublicIssue
標題[爆卦] 1949中國。2015台灣
時間Tue Apr 7 23:04:33 2015

今天這篇說是爆卦不如說是在說一個故事

但是我說完這個故事之後

相信很多人對於很多事情都會豁然開朗

在開始講故事之前,我先請大家思考一個情境。

如果我們在南韓當兵,對面的敵軍是神經病金正恩,他手下的軍隊隨時真
的可能會打過來,上至營長旅長都可能會死在敵襲下。

各位覺得在這種情況下,軍中敢做假資料保表、五鬼搬運高裝檢嗎?或是
演習演訓演到小蜜蜂比我們還知道路線劇本嗎?三軍聯勇還有小蜜蜂在賣
彈殼這種天才事情發生嗎?

應該沒人會拿自己性命開玩笑吧?我是不相信國軍,特別是陸軍,做假做
表面做了這麼多年,頂上將官會不知道。

空軍海軍我不敢說,但是別說基層實戰部隊,連航特這種陸軍特戰單位都
敢像601旅這樣玩,那就代表一件事,可能國軍高層核心從來都不擔心會打
仗,或者說他們根本不想打仗了。

接下來我要來講勞則康將軍的故事。

我之前有爆勞將軍1999年就到中國做生意,後來沈慶光的中國事業,有一
些是交給勞將軍去打點的。比如杭州京華影藝、福建華星石化,讓勞將軍
在中國的事業越做越大。

今天已經有名嘴預先把我要講的說了,包括像勞則康這樣的退將,沈慶京
底下還養著一批退休將領,然後一手抓著黃復興黨部。

但是沈慶京跟這些退將的淵源不只如此,他父親本身就是國軍將領,退伍
後當商人,叫做沈春池,也就是說,大家可以直接把沈慶京兄弟直接看成
軍方出身的人,他們某種程度上可以代表天龍國軍將官的想法。

沈慶京的想法如下:(為了避免繁簡轉換軟體亂翻,所以直接貼簡體中文版)
http://tinyurl.com/nxzwyhj

台刊报道台商沈庆京策划在扬州建“京华城中城”

台湾《今周刊》7月4日出版的一期刊登李文凤的一篇文章,题为《沈庆京要在扬州翻身》,全文如下:

沉潜一段时日,“威京小沈”沈庆京,现在已经在大陆扬州找到一片挥洒的空间,并且有一个新的名号———扬州京华城中城生活置业总策划师。

他现在正以其过去点石成金的技巧,在大陆扬州创造另一个京华城,这个定名为“京华城中城”的开发案,定位为全功能中心商贸区,地处扬州市新城西区核心,占地2060亩,规划为700亩的商贸区及1360亩的住宅区,商贸区总建筑面积170万平方公尺,其中核心区为京华城全生活广场,占地108亩,总建筑面积18万平方公尺,集合购物、娱乐、联合服务、媒体中心及生命中心(人寿保险、健康医疗、从出生到老的各种服务)等五大中心于一体,提供完善的商业与生活服务平台,另有酒店、酒店式公寓、办公楼、住宅区第一期开发300亩,共1700户。

李白有诗“故人西辞黄鹤楼,烟花三月下扬州”,道出人们对这座江苏古城的向往。而小沈在经历台湾的房地产不景气后,元气大伤,已经无法独力开发这么大片的土地,能够推出这项开发案,显然是背后有人脉及资金的支持,这也等于是对小沈投了信任票,是对小沈的品牌及开发地产的能力予以肯定,而小沈也以其“总策划师”的名衔,全力创造自己另一个天空。

小沈东山再起

据房地产专家表示,扬州京华城中城至少创造三项差异性的利益:一、土地的价差,二、商业带动的增值,三、资金、行销操作技巧创造出来的附加价值。因为这三项利益,自然有闲置资金投入,带动工业与服务业招商,当地政府亦十分欢迎。

经营事业有所起伏,本来就是企业家避免不了的命运。但有些企业在事业不顺的时候,频频爆出利益输送、官司缠身、限制出境等丑闻,使投资人损失惨重。然而,小沈尽管近年来经历事业的低潮,但没牵连别人,这应是他年轻时的义气及对法学认识的坚持所然。

另一方面,对于两岸历史情感,也是小沈的另一项坚持。沈庆京对于两岸交流统一一向执著,这很大一部分是受到其父亲沈春池的影响。沈春池是军人,在1988年过世,过世之前一直企盼两岸和平统一。

12年前,沈庆京第一次出任中国国民党代表时,便主张两岸经贸交流。他甘冒大不韪,在中国国民党第十四次全国代表大会上建议:“马上召开国共党对党谈判。”因而被贴上卖台标签,1987年政府尚未解严,沈庆京又大力支持凌峰拍摄《八千里路云和月》,不仅加深对大陆投资,并带动欧美人士投资,发掘大陆人的特色与生活智慧,很多人并不知道《八千里路云和月》是沈庆京赞助的。

他接着并在深圳、上海、北京等地成立京华山一证券办事处。“只有加强交流,才能加深了解,不管代表哪个党派,只要赞成国家统一,都应该增加接触。”沈庆京接受《人民日报》访问时说道。

熟悉内情的人士指出,事实上,最近两岸吵得如火如荼的开放大陆人士来台观光案,沈庆京是重要的推手之一。

今年4月,中国国民党副主席江丙坤代表党主席连战,赴大陆进行破冰之旅,先行安排连战访问大陆事宜时,沈庆京陪江丙坤会见中共国台办主任陈云林,当时的会谈重点其实并未包括开放大陆人士来台观光旅游,而是身兼国民党中常委的沈庆京临时提议,后来才添加了这个项目,也成为连战后来访问大陆时中共送出的三大礼之一。

这几年来频繁往返两岸之间,经常为两岸发展献策,沈庆京当时提案,想到的是为台湾的各地景点及旅游业增加收入。

沈庆京这一建言,造福了台湾众多的观光、百货业,使最近台湾观光旅游及百货业股票,成为最火红的类股,他自己也从其间看到了重大商机。

两岸京华城商机无限

沈庆京已经命令京华城和亚太会馆从上到下动起来,规划大陆同胞游台北的行程,准备迎接这一波红色商机。“他希望在京华城的地下二楼弄个特展一条街;台中太阳饼、新竹米粉、阿里山高山茶、金门菜刀等南北特产统统集中起来,让观光客一次购足。”幕僚转述他的想法。不过,特产一条街只是招徕大陆观光客,真正的商机是在京华城楼上的精品,以及亚太会馆。

原来沈庆京早就做过市调,结果发现大陆人士到外地旅游,最想买的是精品和高级手表,购买力惊人。另一项出乎意料的调查结果是,大陆人最想看的大型购物商城是京华城。

“大陆人常在报章上看到京华城的报道,对于京华城高60米的巨大L型结构以及直径50米的巨大圆形建筑,寓意二龙戏珠,特别想来大开眼界”,京华城董事长李本仁说。京华城去年营业额60亿元,开放大陆人士观光后,寄望冲到100亿元。小沈的规划是,大陆旅客早上逛京华城和周边景点,晚上到亚太会馆休憩,以“住亚太、逛京华”的优惠行程,吸引大陆客的心。

从主张两岸交流,到亲自操刀完成京华城,再推动大陆同胞来台观光,印证着威京小沈一贯“对的事就要坚持到底”的个性,事业固然有所起伏,依然坚守讲义气、重然诺的个性,从扬州京华城中城开发案中,沈庆京又焕发出生命的光与热。

沈春池是軍人,在1988年過世,過世之前一直企盼兩岸和平統一。
  
12年前,沈慶京第一次出任中國國民黨代表時,便主張兩岸經貿交流。他
甘冒大不韙,在中國國民黨第十四次全國代表大會上建議:“馬上召開國
共黨對黨談判。”因而被貼上賣台標籤,1987年政府尚未解嚴,沈慶京又
大力支持淩峰拍攝《八千里路雲和月》,不僅加深對大陸投資,並帶動歐
美人士投資,發掘大陸人的特色與生活智慧,很多人並不知道《八千里路
雲和月》是沈慶京贊助的。
  
他接著並在深圳、上海、北京等地成立京華山一證券辦事處。“只有加強
交流,才能加深瞭解,不管代表哪個黨派,只要贊成國家統一,都應該增
加接觸。”沈慶京接受《人民日報》訪問時說道。
  

熟悉內情的人士指出,事實上,最近兩岸吵得如火如荼的開放大陸人士來
台觀光案,沈慶京是重要的推手之一。
  
今年4月,中國國民黨副主席江丙坤代表黨主席連戰,赴大陸進行破冰之
旅,先行安排連戰訪問大陸事宜時,沈慶京陪江丙坤會見中共國台辦主任
陳雲林,當時的會談重點其實並未包括開放大陸人士來台觀光旅遊,而是
身兼國民黨中常委的沈慶京臨時提議,後來才添加了這個項目,也成為連
戰後來訪問大陸時中共送出的三大禮之一。

—-

簡單說,國軍高階將領以及他們背後的黃復興黨部,才是現在國安的最大
漏洞。

他們是把中國統一放在第一順位。

黃復興黨部現在還是左右國民黨非常重要的勢力,不要以為老兵都快死光
了,之前有個叫盧月香的陸配在號招陸配一起加入黃復興,很快黃復興就
會有新血,回頭再講黃復興,現在來帶大家看看黃復興先前為祖國統一大
業的貢獻。

http://lt.cjdby.net/thread-1557341-1-1.html

“在台常德后裔返乡行”专题报道三:“我是苗正根红的常德人!”
发布日期:2010-12-09
  
——“参访团”团长、台湾退役中将陈筑藩访谈

“我的父亲和母亲都是常德汉寿人,所以,我就是‘根正苗红’的常德人!”在台常德籍后裔返乡参访团团长陈筑藩先生对记者说。

7日下午5点多,记者在共和酒店见到了返乡参访团团长陈筑藩先生,其干净利落的蓝条衬衣配上彩色格子的领带显得神采奕奕,全然不似已年过花甲。

陈筑藩先生祖籍汉寿,1948年3岁时和姐姐随父母去了台湾,直到60岁才第一次回到湖南,到了长沙、张家界,但直到今年65岁了才首次真正回到故乡的土地。

虽然儿时的记忆已经模糊,但是当熟悉的乡音再次环绕在耳边时,那些在故乡的回忆,家乡亲人的声音仍然清晰。记者的常德方言,对其丝毫不构成障碍。

陈先生本该今天到常德,但是台湾直飞长沙的飞机票特别紧,买不到。为了尽早“回家”,他凌晨3点就起床了,通过香港转飞机7号下午4点到达常德。

“这一趟真的还多亏了我的‘好乡长’!”谈起此行的心情时,陈筑藩激动地说。他和我市台办主任雷斌全同为汉寿人,所以亲切地称呼雷为“乡长”。他说现在他和“乡长”已经成了很好的朋友了。

过去的几十年,陈筑藩一直在台湾生活和工作,曾在部队服役,官拜中将,退役后担任中国国民党黄复兴黄国梁党部主任委员、台北市党部副主任委员。他一家人多年间从没回来过常德,因此,其父亲去世时都带着巨大的遗憾。

陈筑藩说自己当下内心的激动之情“无法用言语表达”。他还表示,以后自己一定要经常和家乡联系,了解家乡变化的点点滴滴,让自己的子孙后代永远不忘记自己的根在常德。

[作者:常德民生报记者 曾惠]

陳築藩先生祖籍漢壽,1948年3歲時和姐姐隨父母去了臺灣,直到60歲才
第一次回到湖南,到了長沙、張家界,但直到今年65歲了才首次真正回到
故鄉的土地。

了不起,還沒回家鄉前就先幹到共諜了。

前憲兵司令部副司令中將,黃復興黨部主委。

http://militarycon.net/html/2013/uwarlike_gnjq_0305/8284.html

台軍中將「共諜案」 震動台灣 被批軍紀已近崩潰


2013-03-05 14:12:06

島內媒體稱,此次涉案主角陳築藩爲退役中將,已到台軍核心層,可見台軍本身的內控機制、軍紀、軍風已瀕臨崩潰。

已退役的台灣前「憲兵司令部」副司令、中將陳築藩,2月27日被控引介台「國防部」特勤室退役情報官陳蜀龍給大陸情報人員,涉嫌洩露包括台軍戰力規劃、「五都」選情以及2008年馬英九就職演說稿等,島內媒體稱,「這是軍方退役將領因觸犯兩法遭起訴層級最高的人士」。

據台灣《自由時報》2月28日報導,陳築藩今年66歲,陸軍官校畢業,曾任「國防部國會聯絡室主任」、「憲兵副司令」等職,官至陸軍中將,退役後轉任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副主委、國民黨黃復興黨部(退伍軍人黨部)所屬黃國梁黨部主委,近年曾多次參與退伍將領團到大陸參訪。起訴書稱,陳築藩2004年和2005年到大陸探親,認識了上海某國安官員及情報人員,並於2006 年介紹曾任「國防部」特種軍事情報室少校情報官的陳蜀龍給大陸。陳蜀龍被吸收後,開始蒐集各種情報,每份收取5000元到1.5萬元人民幣不等。

陳蜀龍指證稱,他曾通過陳築藩向大陸交付「2020年陸軍建軍願景與戰力規劃」、「玉山○八演習」剪報數據以及「五都」選舉研析、選情變量、黃國梁黨部台北市第11屆市議員選舉輔選報告;甚至在二次政黨輪替後、馬英九就職前,將就職演講稿概要洩露給大陸。此外,陳築藩還被控介紹曾赴大陸蒐集情報的黃姓退役情治人員、沈姓退役軍官給上海國安部門。陳蜀龍則以全程招待食宿旅遊爲誘餌,招待台「國安局」退役於姓軍官到上海旅遊,於一下飛機就被扣留兩天,被逼問在職時負責業務、文件名稱,並指認「國安局」編制人員照片。陳蜀龍還想招待蔣姓及某退休軍官登陸旅遊,結果被以「不感興趣」拒絕,《自由時報》稱,「顯示還是有軍官堅守軍人氣節」。

起訴書還稱,兩名被告從2006年到2010年的電話都被監聽,結果發現陳蜀龍在電話中大剌剌地刺探軍事情報單位編制,並由陳築藩提早取得馬英九演說講稿,交給郭姓女子以電子郵件寄給大陸情治人員。陳蜀龍還曾在電話中向陳築藩抱怨5000元人民幣洩密金太少,陳築藩則允諾會與大陸聯繫,「過程全都錄」。起訴書稱,陳築藩雖非退職情報人員,但與情報人員退役的陳蜀龍一起被認定爲共同正犯,按照違反「國家安全法」之「意圖危害國家安全爲大陸地區軍事機關發展組織罪」,以及「國家情報工作法」之「退職情報人員爲外國或敵對勢力從事情報工作而蒐集、交付信息罪」起訴。據悉,陳蜀龍今年72歲,目前在押中。

對於上述指控,陳築藩坦承認識上海國安官員,也承認介紹陳蜀龍及退役軍官給大陸,但強調曾提醒3人不可提供情報,並稱僅交付私人所寫關於選舉文宣的書函,以及在筵席間討論選舉。據《自由時報》報導,陳築藩在2月27日接受採訪時強調,「我絕對沒有拿對方任何一毛錢,沒有給機密資料,沒有危害國家安全」,在外認識的人很多,至於對方做了什麼事,不能由他負責。他說,陳蜀龍對檢方的說法是其片面之詞。檢方在起訴書中稱陳築藩「遭中共情治單位吸收」,陳築藩對此予以否認。至於檢方指稱他曾提供相關情報給大陸情治人員,陳築藩反問說,「像選情分析這種東西,每個星期都會有,報紙雜誌分析的也一大堆,還有國民黨的文宣,有什麼涉及政治敏感性的嗎?發出政黨文宣是爲爭取選票,絕對沒有涉及機密或國家安全」。他還稱,自己介紹任何友人到大陸參訪,或是將友人介紹給對方,都會秉持「不要給人數據、不談敏感問題」等原則。

島內分析人士稱,過去幾年,台軍經常爆出「共諜案」,且涉案軍官層級越來越高,不久前還出現兩名少將接連涉案,此次涉案主角陳築藩爲退役中將,已到台軍核心層,可見台軍本身的內控機制、軍紀、軍風已瀕臨崩潰。在目前政黨傾軋、對立衝突的政治環境下,台軍缺乏憂患意識,更沒有中心思想,高層變間諜,也在意料之中。

 已退役的台灣前「憲兵司令部」副司令、中將陳築藩,2月27日被控引
介台「國防部」特勤室退役情報官陳蜀龍給大陸情報人員,涉嫌洩露包括
台軍戰力規劃、「五都」選情以及2008年馬英九就職演說稿等,島內媒體
稱,「這是軍方退役將領因觸犯兩法遭起訴層級最高的人士」。

據台灣《自由時報》2月28日報導,陳築藩今年66歲,陸軍官校畢業,曾
任「國防部國會聯絡室主任」、「憲兵副司令」等職,官至陸軍中將,退
役後轉任國民黨台北市黨部副主委、國民黨黃復興黨部(退伍軍人黨部)所
屬黃國梁黨部主委,近年曾多次參與退伍將領團到大陸參訪。起訴書稱,
陳築藩2004年和2005年到大陸探親,認識了上海某國安官員及情報人員,
並於2006 年介紹曾任「國防部」特種軍事情報室少校情報官的陳蜀龍給
大陸。陳蜀龍被吸收後,開始蒐集各種情報,每份收取5000元到1.5萬元
人民幣不等。

陳蜀龍指證稱,他曾通過陳築藩向大陸交付「2020年陸軍建軍願景與戰力
規劃」、「玉山○八演習」剪報數據以及「五都」選舉研析、選情變量、
黃國梁黨部台北市第11屆市議員選舉輔選報告;甚至在二次政黨輪替後、馬
英九就職前,將就職演講稿概要洩露給大陸。此外,陳築藩還被控介紹曾
赴大陸蒐集情報的黃姓退役情治人員、沈姓退役軍官給上海國安部門。陳
蜀龍則以全程招待食宿旅遊爲誘餌,招待台「國安局」退役於姓軍官到上
海旅遊,於一下飛機就被扣留兩天,被逼問在職時負責業務、文件名稱,
並指認「國安局」編制人員照片。陳蜀龍還想招待蔣姓及某退休軍官登陸
旅遊,結果被以「不感興趣」拒絕,《自由時報》稱,「顯示還是有軍官
堅守軍人氣節」。

起訴書還稱,兩名被告從2006年到2010年的電話都被監聽,結果發現陳蜀
龍在電話中大剌剌地刺探軍事情報單位編制,並由陳築藩提早取得馬英九
演說講稿,交給郭姓女子以電子郵件寄給大陸情治人員。陳蜀龍還曾在電
話中向陳築藩抱怨5000元人民幣洩密金太少,陳築藩則允諾會與大陸聯繫
,「過程全都錄」。起訴書稱,陳築藩雖非退職情報人員,但與情報人員
退役的陳蜀龍一起被認定爲共同正犯,按照違反「國家安全法」之「意圖
危害國家安全爲大陸地區軍事機關發展組織罪」,以及「國家情報工作法
」之「退職情報人員爲外國或敵對勢力從事情報工作而蒐集、交付信息罪
」起訴。據悉,陳蜀龍今年72歲,目前在押中。
—-

現在看陸軍司令部遮掩成這樣,打死都要保住勞中校。國防部也在幫忙蓋
,阿帕契機密洩漏出去的機密可能相當大了。

現在台灣的國防滲透情況應該已經比1949年的中國嚴重了,當時共軍是滲
透到國軍中樞,現在是連國軍中樞可能都已經被吸收。

東森新聞記者有來問我可不可以採用<[爆料] 勞則康的中國事業做真大>這
篇,我是跟他說等晚上爆更大的一條,希望東森新聞或是關鍵時刻有膽追
下去。

雖然說徹查下去應該會動搖國本,不過以國軍被滲透的情況,我看從參謀總
長本身開始都需要由外部單位比如美國,幫這些將官做忠誠檢測。

因為,大家來看下面這則新聞。

http://www.chinadaily.com.cn/dfpd/fj/fj_thyw/2011-10-01/content_3960782.html

宋楚瑜参选蓝军危机升高 台湾退役将领请缨辅选
2011-10-01 09:17:00 来源:东南网

[提要] 他表示,他还率先召集100位眷村青年成立眷村青年团,全部都是在学学生,利用暑假时间,与郝柏村一起座谈,当时中南部各地方党部主管还北上观摩,日后比照办理。陈筑藩强调,郝柏村及老将的辅选重点,在各区党部、党员大会与眷村,只要郝柏村等老将有空,觉得场子适合,不管时间长短都会出来挺马。

东南网10月1日讯 亲民党主席宋楚瑜表态将参选2012年,退役老将动向受到瞩目,国民党黄复兴党部所属台北市黄国梁党部主委陈筑藩接受中评社访问时表示,前“行政院长”郝柏村等退役将领早已助马英九展开辅选,对眷村的经营没有间断过。

陈筑藩是前台湾“宪兵司令部”中将副司令。他受访表示,宋楚瑜表态参选,国民党现在的原则是不要多讲话,因为还有协调的空间,就等高层来做,所谓的高层,包括荣誉主席连战、吴伯雄、马英九等人。而且这是民主社会,谁都有参政的权力,也是公平的选举,但希望宋能沉淀心情,好好思考一番,再下最后的决定。

他指出,黄复兴所属各县市党部,早已开始商请退役老将帮忙辅选、经营;日前郝柏村与前“国防部长”伍世文上将、前“国防大学”校长夏瀛洲上将、黄复兴党部主委金恩庆上将及黄国雄党部主委史忠义少将等人到高雄凤山眷村造势,最早就是从台北市黄国梁党部开始的。

他说,早在去年“五都”选举时,黄复兴党部主委金恩庆与郝柏村联系,当时郝觉得年纪已大,如果还能做一点事情、帮上一点忙也高兴,因此开始在眷村走动,没想到做得很好,大家老战友见见面、聊聊天也很舒服,于是扩大层面,透过月前将级餐会的机会,与其他退役将领连结,大家一起出面辅选。

他表示,他还率先召集100位眷村青年成立眷村青年团,全部都是在学学生,利用暑假时间,与郝柏村一起座谈,当时中南部各地方党部主管还北上观摩,日后比照办理。

陈筑藩强调,郝柏村及老将的辅选重点,在各区党部、党员大会与眷村,只要郝柏村等老将有空,觉得场子适合,不管时间长短都会出来挺马。

来源:东南网

宋楚瑜參選藍軍危機升高 臺灣退役將領請纓輔選

陳築藩是前臺灣“憲兵司令部”中將副司令。他受訪表示,宋楚瑜表態參選
,國民黨現在的原則是不要多講話,因為還有協調的空間,就等高層來做,
所謂的高層,包括榮譽主席連戰、吳伯雄、馬英九等人。而且這是民主社會
,誰都有參政的權力,也是公平的選舉,但希望宋能沉澱心情,好好思考一
番,再下最後的決定。

他指出,黃復興所屬各縣市黨部,早已開始商請退役老將幫忙輔選、經營;
日前郝柏村與前“國防部長”伍世文上將、前“國防大學”校長夏瀛洲上將
、黃復興黨部主委金恩慶上將及黃國雄黨部主委史忠義少將等人到高雄鳳山
眷村造勢,最早就是從臺北市黃國梁黨部開始的。

他說,早在去年“五都”選舉時,黃復興黨部主委金恩慶與郝柏村聯繫,當
時郝覺得年紀已大,如果還能做一點事情、幫上一點忙也高興,因此開始在
眷村走動,沒想到做得很好,大家老戰友見見面、聊聊天也很舒服,於是擴
大層面,透過月前將級餐會的機會,與其他退役將領連結,大家一起出面輔
選。

—-

共諜還想主導選戰

馬英九一起來幫忙

http://www.infzm.com/content/63880(此連結已經失效,請點選下面連結)
http://magazine.sina.com/bg/nfweekend/20111019/20111018/1931114434.html

桿換球桿 兩岸打出試探“球”

南方周末

兩岸軍人性格、語言方式、作風雷同,容易消除隔閡,破除成見

“槍桿換球桿,打球不打人,兩岸一家親”

解放軍少將羅援表示,兩岸軍事互信尚處初始階段,進展緩慢不足為怪

南方周末特約撰稿 西崗

退役將領引發“波動”

多年以來,兩岸交流以經濟議題為主,政治議題則較少觸及。

2011年10月10日,兩岸同時在辛亥革命百年進行歷史呼應,旋即成為解讀兩岸未來的風向標。先是中共中央總書記、國家主席胡錦濤呼籲兩岸以和平方式實現統一,台灣領導人馬英九則稱“辛亥是兩岸共同資産”。

兩岸訴求主軸截然不同,且對台軍售水深火熱,所以許多人認為,兩岸最大的障礙是軍事互信機制尚未建立。

不過,此前一個偶然的炒作,將潛行持續十年的兩岸近50名重量級退役將領的“球敘”活動,迅速推到了台前,引起國際關注。

在2011年6月6日舉辦的第二屆“中山·黃埔·兩岸情”座談會上,傳出了台灣退役將領“無論國軍、解放軍都是中國軍隊”的言論小插曲,這引起台灣島內強烈反彈。

馬英九不得不要求“國防部”、退輔會和“陸委會”查證,並研擬相關行為規範,作為日後退役將領集體赴大陸的行為準則,並以停發退休俸棒喝。

不過,隨後“此事件不排除有新聞誤傳的可能,但卻是一個教訓”的表述,則被視為給足了“登陸”退役將領面子。

受此影響,黃埔同學會為紀念辛亥百年舉辦的“黃埔論壇”亦被迫降格,原本應邀與會的台灣高階退役將領都被馬政府打招呼,抱憾不能出席。用原國民黨名將張治中之子張一純的話說,“島內選情複雜,要體諒馬英九的難處,對他要求不要過高。”

中國黃埔同學會會長林上元表示,馬英九原本對台灣退役將領參加“球敘”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選戰在即,馬怕被綠營抓住把柄,對其選情不利。

而大陸似有默契,亦採取相應舉措,主動為急行的兩岸退役將領交流互動降溫,避免再度橫生枝節。黃埔同學會曲錦娟處長表示,黃埔同學會已收到國台辦有關通知。

此間引發的兩岸“波動”,說明兩岸關係尚在脆弱互動中前行,能否打開兩岸軍事互信的大門值得深思。

昔悄然來去,今高調互動

兩岸尚未開啟第一管道、現役軍人交流,20世紀80年代以來,即使台灣退役將領想赴大陸,也是個人以祭祖、旅遊觀光為由悄悄地來,無聲地走。

台灣退役將領集體赴大陸參訪,源於扁政府時代。

2000年11月28日,由國民黨一級陸軍上將連行健以黃埔將軍聯誼會會長身份組織2名陸軍中將、10名陸軍少將、2名空軍少將和1名海軍少將組成的16人參訪團,赴深圳、東莞和珠海等地參訪,後在澳門成立反獨促統聯盟,並發表《將軍宣言》,台灣退役將領在大陸的活動方纔半公開。

在兩岸關係持續僵持的敏感形勢下,2001年,島內“反獨”名將、前“參謀總長”、“行政院長”郝柏村上將首開最高級別退役將領率團參訪大陸先河,表達反“台獨”、求緩和願望。

盡管郝柏村此行對外的說法是要去大陸“球敘”,即兩岸退役將領相聚切磋高爾夫球藝,但輿論斷言,郝率大批有影響的退役高級將領赴桂林“決不只是輕鬆打球”,實為兩岸緩和、建立軍事互信機制探路。此後,兩岸退役將領之間的交流便被各界賦予了更多的政治意涵。

“球敘”,先是由在大陸台商從中牽線,精心安排,既出錢又出力,分析人士認為,在兩岸經濟交互走強態勢下,台商要的是“人脈的展現”。台商熱衷於津津樂道與退役將領的關係,因為一些事情由退役將領出面,大陸都會給幾分面子。

隨後的“球敘”持續潛行,直至2005年“胡連會”後,廣州軍區接手主辦,間以當地黃埔同學會、統戰、台辦機構悉數參與,官方(北京)亦派員南下參與交流。

“球敘”主辦方由民間機構易手半官方機構,大陸專家對此解釋為因應2005年“胡連會”成果。“2006年起,廣州軍區每年舉辦一場兩岸將領“球敘”活動,頭兩次在廣州,因雙方保持低調而從未主動曝光。”一位親身參與“球敘”的大陸退役將領說。

“‘球敘’只能算聯誼,增進情感。”黃埔同學會曲錦娟處長表示,連續三屆,“球敘”已成定製,參與人數與位階不斷升級。

2008年國民黨重新上台後的12月,中共中央總書記胡錦濤正式提出兩岸探討建立軍事互信機制後,台灣退役將領爭相“登陸”。

不過,這些看似民間機構的邀請背後,特別是台灣重量級退役將領組團邀請,顯然受大陸海協會、國台辦,甚至更高層級的首肯。

兩岸實現“小三通”後,為體現便利性,首屆兩岸退役將領“球敘”於2009年改在廈門舉行,堪稱兩岸退役將領60年來首次大規模、公開正式的聯誼活動。

不過,此次主辦方再次易手為中國黃埔同學會,意在淡化官方色彩。至此,兩岸退役將領“球敘”形式在國台辦、海協會的關照下固化下來。

公開資料顯示,當時大陸方面由前副總參謀長錢樹根上將領隊,台灣方面由原陸軍總司令黃幸強上將領隊。成員多為大陸黃埔將帥子弟。

2009年4月,台灣前“總政戰部”主任許歷農率新同盟會、台灣海峽兩岸和平統一促進會、“中國統一聯盟”聯合參訪團抵京訪問,即由國台辦主任王毅委請促成。

與此同時,大陸亦派出高規格團隊“登島”交流。

2009年11月,台灣“太平洋文化基金會”舉辦“兩岸一甲子”研討會,就兩岸政治、經濟、文化、外交、軍事各領域展開意見交換及探討。大陸極為重視,國台辦、外交部、軍方大力支持,派出29人的代表團。

隨後,由中國改革開放論壇理事長鄭必堅擔任團長,中國前駐法大使、外交學院院長吳建民;中國前駐英大使、中國國際問題研究所所長馬振崗;退役陸軍中將、中國孫子兵法研究學會會長李際均在內的重量級人物組成高規格“登島團”,令島內不敢怠慢。

2010年兩岸簽訂經濟合作框架協議(ECFA)後,對軍事互信機制的建立也起了催化作用,退役將領“登陸”達到高潮。島內有學者撰文指出,僅2010年,大大小小的退役將軍團就達六十余起,分赴大陸腹地參訪。

“我也是辛亥後裔, 應該參加活動”

台“國防部”聲明說,台灣“國防部”從未授權任何單位或個人與中共進行有關討論,交流或代為發言,近期多位退休將領赴大陸地區訪問,均屬個人行為。

雖然台軍方的聲明中提到究責等話語,但講究排資論輩的台灣軍隊,從未追究過退休將領訪大陸時的言行。

盡管馬政府及“國防部”多次強調“登陸”要有所節制,但退役將領熱情不減,更有高階退將高喊要促進中國統一,搶着扛起促進兩岸軍事互信的使命,讓一再表明兩岸交流仍處在“先經後政”階段的馬英九相當尷尬。

島內分析人士指出,馬英九不敢開罪老將,退役老將更多地充當民間智庫,且不乏影響馬政府政策的智囊人物。

島內影響力最大的退役將領團體是國民黨的“黃復興黨部”,18萬官兵分佈在全台23個縣市,其向心力、選戰動員力是國民黨內最強的。

“足以掌握國民黨黨意,是國民黨競選的重要票倉。”林上元認為,馬英九亦忌憚三分,頗為倚重。

“我也是辛亥後裔,應該參加這個活動。”林上元說,“同學情誼,很是寶貴的。”

林上元透露,兩岸退役將領對“球敘”評價很高,軍人性格、語言方式、作風雷同,容易消除隔閡,破除成見,馬英九和美國當局亦通過渠道過問此事。

兩岸“白手套”均寄望授權

退役將領參訪大陸期間,雖多次談及“兩岸軍事安全互信”議題,但由於沒有獲得台灣當局的授權,所言“軍事安全互信”更多的是停留在建議層面。

由於國共兩黨政見不同,台灣退役將領對兩岸統一的具體方式和時間存在不同看法。此外對國共在抗戰時期所發揮作用的評價分歧較大。

“打高爾夫球,雙方退役將領很自然的有了獨處的時間,至於談什麼只有他們自己知道。”林上元表示,兩岸結束對峙,槍桿換成球桿已很不易,由此平台增進了解和信任,為軍事互信鋪路。

解放軍少將羅援認為,以許歷農率23位退役將領登陸受到高規格接待熱度而言,大陸需要的對象,不是個人而是群體,內容不是高談闊論,而是經過授權下的對話。

退役將領在島內分屬中央軍事院校校友總會、黃埔校友會與四海同心會三個社團組織。此外,老牌的“中華戰略學會”,以及近年相繼成立的“中華孫子兵法研究學會”和“中華經略國防協會”亦成為退役將領輾轉騰挪的空間。

上述退役將領組織在兩岸交流方面最為積極,在前往大陸參訪交流時,都曾希望能獲得馬政府授權。但馬政府與國安團隊相當堅持兩岸還不到政治與軍事接觸時機,堅持“不授權”。

與台灣退役將領各社團組織各自為戰不同,大陸對台有一套嚴密體系,備有民間、“白手套”、官方三個渠道,各對台機構由民間到官方乃至中間“白手套”環節均有不同側重。但當前兩岸軍事互信互動亦同樣面臨整合資源解決授權問題。

“先議後談、先易後難、先外圍後核心、先二軌後一軌。”羅援認為,官方背景學者第二管道是關鍵,獲得授權的“白手套”更適合談敏感問題,最後再推及到官方層面。

對於兩岸軍事互信,大陸官方不斷釋出善意信號,台灣官方層面則乏實質動作。羅援表示,兩岸軍事互信尚處初始階段,雙方還在觀察、試探、磨合,進展緩慢不足為怪。

此前一個偶然的炒作,將潛行持續十年的兩岸近50名重量級退役將領的“球
敘”活動,迅速推到了台前,引起國際關注。

在2011年6月6日舉辦的第二屆“中山‧黃埔‧兩岸情”座談會上,傳出了臺
灣退役將領“無論國軍、解放軍都是中國軍隊”的言論小插曲,這引起臺灣
島內強烈反彈。

馬英九不得不要求“國防部”、退輔會和“陸委會”查證,並研擬相關行為
規範,作為日後退役將領集體赴大陸的行為準則,並以停發退休俸棒喝。

不過,隨後“此事件不排除有新聞誤傳的可能,但卻是一個教訓”的表述,
則被視為給足了“登陸”退役將領面子。

受此影響,黃埔同學會為紀念辛亥百年舉辦的“黃埔論壇”亦被迫降格,原本
應邀與會的臺灣高階退役將領都被馬政府打招呼,抱憾不能出席。用原國民黨
名將張治中之子張一純的話說,“島內選情複雜,要體諒馬英九的難處,對他
要求不要過高。”

中國黃埔同學會會長林上元表示,馬英九原本對臺灣退役將領參加“球敘”是
“睜一隻眼閉一隻眼”,但選戰在即,馬怕被綠營抓住把柄,對其選情不利。

而大陸似有默契,亦採取相應舉措,主動為急行的兩岸退役將領交流互動降溫
,避免再度橫生枝節。黃埔同學會曲錦娟處長表示,黃埔同學會已收到國台辦
有關通知。
—-

我的故事已經說完了,2015的台灣比1949年的中國更慘,因為1949年還有國軍
將領想打仗。2015年的台灣,不知道還有沒有國軍將領,還是只剩下解放軍內
應了。希望大家要贏下2016年的大選,把台灣的國防力量搶回來!


※ 發信站: 批踢踢實業坊(ptt.cc), 來自: 36.232.42.89
※ 文章網址: https://www.ptt.cc/bbs/PublicIssue/M.1428419080.A.128.html
※ 編輯: Fant1408 (36.232.42.89), 04/07/2015 23:12:27
推 JFK: 推 04/07 23:10
※ iree:轉錄至看板 Gossiping 04/07 23:10
推 bigbear2007: 2016如果沒能勝選,沒辦法把軍中這些勢力拔除,… 04/07 23:14
推 pftmax: 挖靠…………..國軍頭頭都變成共產黨朋友了台灣搞屁 04/07 23:15
→ bigbear2007: 借轉政黑 04/07 23:15
推 Su22: 04/07 23:15
※ bigbear2007:轉錄至看板 HatePolitics 04/07 23:15
推 billy027486: 推,現在要的不只是贏回來,要贏到kmt不敢再出來 04/07 23:16
推 Hymtarle: 高層都一堆共諜,整天莒光園地還在宣導叫小兵保密防諜真 04/07 23:16
推 Hymtarle: 的很可笑。 04/07 23:16
推 geniuscheung: 1949年是想打仗 2015年只剩下想回家 於是啥都做了 04/07 23:16
→ geniuscheung: 我是有接觸一些眷村老兵 他們真的很想回家 04/07 23:17
→ geniuscheung: 更不要說那些高層了 04/07 23:17
→ geniuscheung: 根本沒把台灣當成是家 04/07 23:18
→ bugbook: KMT敗退撤退來台的那一刻起就完全沒把台灣當成家了。 04/07 23:24
推 lulala333: 推 04/07 23:25
推 askaleroux: 2016 要徹底掃除國民黨國會勢力 04/07 23:25
→ MADAOTW: 學日本用秘密群社的方式從國軍插臥底進去洗牌 04/07 23:27
推 stoub: 想回家的老兵就移民回去 還要出賣台灣真的很該死 04/07 23:28
推 CrowDS116: 推 04/07 23:35
→ bugbook: 近期黨國軍一堆脫序行為也只是把真面目給顯露出來而已。 04/07 23:35
→ bugbook: 「兩岸爭端解決協議」這個協議真正的內涵是什麼呢?值得 04/07 23:36
→ bugbook: 玩味。 04/07 23:36
推 flyingIdea: 04/07 23:38
推 victoryman: 老將領想回去就回去 不要把我們當禮物送回去 04/07 23:41
推 lyu0001: 還真的有忠誠檢測,像是測謊 http://goo.gl/sZLiM4 04/07 23:47
推 yudi1991: 04/07 23:58
推 shinway: 04/08 00:02
推 orzmaster: 寧予敵手,不予家奴的概念 04/08 00:05
推 hsnubill: 推 04/08 00:07
推 Boochian: 國軍啊….. 04/08 00:10
推 sediments: 你知道你今天又上正晶了嗎 04/08 00:11
→ KaedeRed: 牠們不把台灣當家,我們把台灣當家 04/08 00:15
→ LoveIvy: 很有意思….不過老美似乎不擔心AH-64的技術流到中國? 04/08 00:25
→ LoveIvy: 更別說這樣看來 中美10年內必有一戰? 04/08 00:27
推 aa789: 推 04/08 00:33
推 leontj: 悲哀啊!軍隊需要大換血 04/08 00:45
推 Aquariussoul: 04/08 00:45
推 hgfx123: 推 04/08 00:50
推 aurior: 04/08 01:00
推 XX9: 04/08 01:48
推 chx64: 超煩的 要統趕快統好不好 扭扭捏捏的 42689.2都不心急嗎? 04/08 01:57
推 yommy1108: 難怪美國不信任台灣 04/08 02:44
推 Pucke: 推! 04/08 07:45
推 jeneaqa1: 推 04/08 09:33
推 jasonlu168: 推,黃復興黨部,讓我想起明朝的東廠 04/08 10:25
推 XtionCokke: 大陸用錢都可以收買很多東西了 04/08 10:37
推 roger51306: 推!! 04/08 12:46
推 dakulake: 發起戰爭砍掉重來算了 04/08 13:04
推 Kemuel: 推 04/08 15:09
推 theslongz: 唉… 04/08 16:39
推 MADAOTW: 就像測謊機一樣 人的汗腺 心跳 腦波在說謊時都會有反應 04/08 16:55
推 MADAOTW: 用這方式篩掉異心將領才好玩 04/08 16:58
推 blue1234: 原PO一篇文,讓我成長不少,可惜我勢單力薄不知道能幫上 04/08 17:03
→ blue1234: 什麼忙,實在不想於有生之年當中國人啊! 04/08 17:04
推 FinnF: 推 04/08 17:33
推 Miule: 從這點可以理解為何海空軍會比陸軍來的實在 04/08 18:54
→ Miule: 因為海空軍面對的是前線成天到晚的中國船機騷擾 04/08 18:54
→ kelybaby: 你為何有海軍比較”實在”的錯覺 04/08 19:20
→ kelybaby: 明明就是小陸陸太弱~好嗎?? 04/08 19:21
→ Miule: 那這樣的確是錯覺,應該說為何出包都是陸軍 04/08 19:59
→ kelybaby: 因為人數最多&最散漫嘛,自然狀況多 04/08 20:22
→ kelybaby: 跟空騎旅退的聊過,才知道槍枝妥善率這麼差 04/08 20:25
→ kelybaby: 其他的陸軍單位,恐怕只會更糟,不會更好 04/08 20:26
推 regeirk: 04/08 20:56
→ kogamasao: 是島民已經麻木的舊歷史。不算爆料。 04/08 23:08
→ kogamasao: 救國方案:裁減將級軍官人數90%,減薪90%。 04/08 23:10
推 c94dk40204: 這篇猛 04/09 10:51
推 kazeki: 推 04/09 13:09
→ drsavvy: 徵兵改為募兵之後 改朝換代也沒用 那才是化獨漸統核心 04/09 14:26
推 MAYDAYJJ: 🙁 04/09 19:54
推 aypiin: 推 04/10 00:09
推 freedomZ: 高調 04/10 01:25
推 wen399: 推 04/10 15:2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9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