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42 am - Saturday 17 April 2021

朱立倫是否「黃袍加身」?端視北京「加持」力道◎林穎之

週六 2015年04月25日, 11:21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6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林穎之 發佈於 4 月 24, 2015

國民黨主席朱立倫最近一直困擾的事情,就是走到哪裡都被問:選不選2016總統?有很多人在打賭他究竟會不會宣布參選,另外追加一盤,賭他總共會說出幾次「不選」。國民黨的接班戲碼,在「516」關鍵日前後應可逐漸清晰,屆時朱是否仍堅定不選,並非全無轉圜空間。

影響他最終決定的關鍵因素,除了藍營選民的高度期待,國民黨要鞏固立委選情的現實需求,得看北京是否大力「加持」,營造「兩岸關係和平穩定仍須靠國民黨」的印象。若北京願意釋出正面積極的措施,讓朱立倫拿著好消息回來,幫藍營選情加溫,則不能排除朱立倫最後「回心轉意」的可能性。


作者:Voice of America, Yang Chen。來自維基共享資源,根據公有領域授權。

北京「加持」挹注選情,不排除朱立倫「黃袍加身」

如果朱有意參選,相對安全的做法,就是單純出席國共論壇,獲致符合大多數台灣人民利益的共識結論,不另安排「朱習會」,避免遭到「進京面試、聖上欽點、宣布參選」的嘲諷。這是符合一般政治邏輯的推論。不過,號稱「政治精算師」的朱立倫,是否就照著上述邏輯打安全牌?

換個角度來看,他宣布參選與否的日期是5月16日,距5月4日的朱習會還有一段時間,正好夠用來醞釀「黃袍加身」(千呼萬喚、萬民擁戴下挺身承擔)。所以,被外界認為對他可能最傷的朱習會,也可以被運用來扭轉當前的劣勢,至於是否能做到這一點,端視北京願意給他多少「加持」。

例如,在朱習會上,朱只需重申「堅持九二共識」政治基礎,不須在「兩岸不是國與國關係」、「大陸與台灣同屬一個中國」、「一個中國架構」等論述上表態或加碼;同時習藉此場合釋出重大善意,例如願針對台灣國際參與給予彈性,包括亞投行的參與名義,或在特定條件下讓台灣參與國際民航組織會議等。

當然,「朱習會」劇本未必會照著「最佳情況」走,但國共希望能夠鞏固既有和平發展成果的共同願望,並為即將執政的民進黨設下「框架」與「門檻」、使其在兩岸關係上毫無建樹,進而幫助國民黨在2020又重返執政,則是眼光更為長遠的附帶效果。


圖片來源:美國之音 [Public domain], via Wikimedia Commons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變來變去」的政治精算師

1999年7月,朱立倫透過連署、公開支持李登輝前總統的「兩岸是特殊國與國關係」主張;2000年1月,時任連蕭競選總部發言人的朱立倫發言抨擊宋楚瑜的「積極正面」主張說,積極正面不能取代戒急用忍,因為「戒急用忍是一個觀念,並非政策」,兩岸政策應考慮國家整體的安全。但是,到了2000年9月,民進黨執政期間,他在參加一場圓桌論壇時則表示,在全球化潮流下,華人市場必然統一,政府應思考與大陸如何分工,放手給市場去運作,而不是扮演阻撓的角色。

就像很多政治人物一樣,在不同的情境,有不同的立場,說不同的話,即便是相互矛盾。顯然朱立倫也難以避免。從他公開力挺「兩國論」,支持「戒急用忍」,到說出「華人市場必然統一、政府不該阻撓」說法,看得出他擅長隨著環境而調整論述,顏色變換得恰到好處。但是,如今他身為國民黨主席,甚至可能是總統候選人,則有些事情必須要說清楚,堅定表述,例如,對於兩岸關係定位的看法。

「一個虛擬的中國」是什麼?是否需要「超越九二共識」?

朱立倫在2000年7月質詢行政院長唐飛時,曾提出「一個虛擬的中國」主張,認為對於「未來的一個中國」,「可能從虛擬的『一個中國』開始做起」,「政治界講邦聯、聯邦,企業界講虛擬策略聯盟,這就是很好的一個方向,也許有一天可以走向實質的『一個中國』」。

從「一個虛擬的中國」走向「實質的一個中國」,應是目前他對兩岸終局的最清晰說法,反映出他不是「永遠維持現狀」的「B型台獨」,而是「未來一個實質中國」的漸統思維。至於「一個虛擬的中國」是什麼,「九二共識,一中各表」是不是「虛擬的中國」?「一個實質的中國」又是什麼?是「一國兩制」還是其他選項?他應該要有進一步闡述。過去他不需要講太多,但現在他是可能的總統候選人,又是國民黨主席,上述主張,他有責任向國人說清楚講明白。

「朱習會」:從上海到北京的「朝聖之路」

從媒體訊息來看,國共論壇地點在上海,若要「朱習會」,則朱必須從上海飛到北京。既然國共兩黨地位對等,為什麼是朱飛去上海而不是兩黨主席在上海會面?很明顯的,這個安排就是矮化國民黨的做法,如果朱真的順從,就是踏上一條「朝聖之路」,朱是否能承受這個負面評價?這個付出又能換到多少「奧援」?甚至回台灣之後是否能夠兌換成為有利於國民黨選情的正資產?這些都是朱立倫需要一步一步精算的。

過去民進黨被貼上「鎖國」、「逢中必反」的標籤,被認定兩岸關係是其「弱項」;但是,當前台灣社會對於馬政府將兩岸關係等同於國共關係的做法深惡痛絕,甚至「反中的一代」成為年輕人的主流,善於觀察社會輿論的朱立倫,不會不清楚這一點。因此,兩岸關係是否仍是國民黨的「強項」?答案可能不同以往。

朱立倫也說過「最大公約數是維持現狀」

民進黨主席蔡英文在4月初拋出「維持兩岸現狀」主張,藍營及部分媒體批評她不夠具體、缺乏實質內容。不過,朱立倫曾經在2003年回答記者提問時說,「依照政治現實面,台灣早就獨立了」,大家吵來吵去只是徒增內部困擾。「因此最大公約數就是維持現狀」。

凡走過必留下痕跡,過去希望展現開明、進步、不受限於意識形態的朱立倫,可能需要先盤點一下自己過去的言論,為他的下一步預做準備。包括,如何闡述未來國、共怎麼在「九二共識」基礎上更進一步?他將提出的「跨越九二共識」新論述與岳父高育仁的「超越九二共識」有何不同?什麼是「虛擬的一個中國」與「實質的一個中國」?這些問題,不管朱、習會不會,朱立倫都難以迴避。
– See more at: http://www.thinkingtaiwan.com/content/3979#sthash.9vL6rsRD.dpuf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6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