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7 p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守護台中~ 「二七部隊」

週六 2009年02月28日, 7:2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9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抵抗蔣介石屠臺派遣軍-「廿一師」
使台中居民未被國民黨軍隊屠殺~

2009年 02月 28日

二七部隊乃台灣台中地區於二二八事件在1947年3月4日自行組織的民間保安武裝抗暴部隊。

當外人已經明目張膽展開屠殺……..台中人豈能任人宰殺,因此台中民間保安武裝抗暴開始組織。

3月3日,台中市參議會組成「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組織「人民大隊」,簡稱「民軍」。霧社地區一百多名泰雅族人下山參與台中作戰本部。

民軍的隊伍計有彰化隊、大甲隊、豐原隊、東勢隊、埔里隊、員林隊、田中隊、太平隊、獨立治安隊等等

為了爭取台灣真正自治,掃除貪污、改革政治,台中市民決定武裝起來,向國民黨政府宣戰。

他們堅守三項原則:不殺害「外省」人、不焚毀物資房屋、一切武器儘量把握在人民手裡,盡可能保衛家園。

3月3日上午8時許,國民黨台中守軍出動武裝卡車在台中市區進行掃射,並與民軍展開激烈槍戰。

下午四時,各地民軍紛紛趕來支援作戰,至3月4日,民軍共攻取台中市政府、台中市警察局、台中縣警察局、台中市憲兵隊、台中團管區司令部、台中軍械庫六處、台中廣播電臺、台中電信局、專賣局台中分局等重要機構。

3月4日上午10時,台中水湳「空軍三廠」(第三飛機製造廠)談和交出武器,台中市區以及近郊悉數為人民軍控制。

台中市長黃克立逃亡。

台中保衛戰

之後「民軍」改組為「二七部隊」,之所以用『二七』為名,乃因二二八之發生,係源自2月27日的一個小小的緝煙事件,而不是始自2月28日的一連串的抗議與示威以及隨之而來的衝突與流血。

台中的武裝隊伍「二七部隊」成立後,推鍾逸人為部隊長,人數約有2000人,他們開始整編武器、彈藥、服裝、糧食、車輛、迫擊砲,準備大規模作戰。

一個星期不到,國民黨軍部隊開始清鄉工作,在整個二二八事件中,屠殺最為嚴重的當屬基隆、台北、高雄,及台南等地,而台中市則在二七部隊的悍衛下,死傷較輕微。

「二七部隊」剛成立時,紀律的要求很嚴厲。

「二七部隊」甚至擁有坦克車,坦克車乃是國府軍自從日軍接收以後,便棄置在操場的一隅任由生鏽當成一堆廢鐵。

特種部隊員整修加油後,便開到市內去增加台中市民士氣。

台中師範學校有簡易科,全是高山同胞的學生從埔里山洞裏搬運出五十多發戰車砲彈使部隊的士氣更加高昂。

但是這種武器在市內迫擊戰時會傷害百姓房屋,因此坦克車沒有用上場。

因此「二七部隊」頗博得市民信賴和支持。

也因此被誤傳「二七部隊」有「日本兵」,使有”恐日症”的國民黨蔣軍不敢輕敵,不敢像對待基隆、台北、嘉義、高雄的市民那種殘忍野蠻大開殺戮,將台中變成「阿修羅場」。

而且「台中地區治安委員會作戰本部」,委員會幹部本身意見分歧大部分知識份子和要員,都希望以談判代替武裝抵抗…

國民黨蔣軍確曾很耐心地等,一直等到「二七部隊」完全退出台中,次日午後劉雨卿的「廿一師」才在林獻堂、洪炎秋、藍運登等人引導下,小心翼翼進入台中。

「廿一師」主要進入台中市的是駱周能的436團,駱周能進入臺中後,駐大華酒家(還真會選!lol~如果是現在應該會選金錢豹吧~),在同時命令所部向埔里,日月潭等地進行鎮壓。

該部在沿途,對於因問詢語言隔閡,搖頭擺手的無辜群眾,亦予槍殺不少。

『二七部隊』在蔣政權的部隊進入台中市之前,為了避免台中市人受累,撤退到台中縣山區,到了埔里後,「二七部隊」改名為「台灣民主聯軍」,以表誓死為民主而鬥爭的神聖使命。

與蔣政權部隊有過幾次漂亮的伏擊戰,「二七部隊」因對外 兩條交通要道均遭封鎖,聯絡不便,情勢甚為不利,乃決定派遣陳明忠擔任突襲隊 長,兵分三路,夜襲日月潭方面的國民黨軍。

烏牛欄戰役

黃金島古瑞雲商量後決定將兵力部署於烏牛欄溪橋(如左圖,即今日進入埔里鎮的愛蘭橋,當時還是一座吊橋)南側的小山巒上,北側、西側也各有兵力駐守。

當年黃金島,為了讓台灣人可以跟日本人爭平等,所以他去海南島當海軍志願兵,後來他在二七部隊靠著日本海軍陸戰隊訓練的技術來對抗廿一師436團。

謝雪紅等台共在3月14那天就已撤走。

最後的烏牛欄戰役是二七部隊自己的抵抗表現。

14日,廿一師436團已準備就緒,經草屯向台灣內地埔里推進,途中曾遭二七部隊部分成員截擊而退回草屯。

15日,廿一師繼續向埔里推進,二七部隊得知廿一師另一路繞日月 潭方向準備進行兩面夾擊,遂由古瑞雲率員夜襲日月潭,雙方傷亡不少,國民黨軍也被迫暫時撤退。

16日淩晨,廿一師436團在烏牛湳橋與二七部隊發生激戰,當時烏牛欄橋南北兩據點僅有學生兵力不到40名,雙方實力懸殊,廿一師兵力則有700多名。

烏牛欄戰役第一線指揮官黃金島二七部隊佔地 形之利,以寡擊眾,造成廿一師436團不少傷亡;國民黨軍逾200人之傷亡。

惟二七部隊後援無力,當晚起,二七部隊化整為零,有些人自行返家,有些則往嘉義地區繼續參加其他民兵游擊隊,部隊形同解散。

至此,事已不可為,遂分頭「疏散」,在台灣南、中、北部各地流離。鍾逸人後來潛至汐止,被人所出賣,而被憲警逮捕繫獄。

殘餘的隊員走了以後,古瑞雲一個人躲在一間空房裡,他已準備好幾個手榴彈,本想等候敵人來攻時,引爆手榴彈,和敵眾同歸一盡…..

但敵軍卻遲遲不來,於是化裝和走避在山上的一群老百姓,一起走出埔里鎮內。

途中經過一座吊橋,有廿一師的崗哨在站崗,並對過路者一一盤查,古瑞雲就大搖大擺地走過去,廿一師崗哨叫住他,問他手上包袱裡有什麼東西?

古瑞雲說是衣服,於是慢吞吞地要解開包袱,膽小的崗哨怕包袱內中有槍,趕忙說「不要!不要!」於是就叫他走過去,古瑞雲於是逃出去,古瑞雲後來逃至中國,依附中國共產黨。

二二八史書上僅寥寥數語的烏牛欄戰役實況,以區區40人兵力,竟能和國民黨軍21師436團第二營700人鏖戰竟日,雖不敢說是驚天地泣鬼神,至少是轟轟烈烈為台灣挺身一戰了。

『二七部隊』後來因為彈藥和物資短缺而解散,所有參與者遂被國民黨政權先後以不同的罪名逮捕。

不久,436團部移駐中壢,在離開大華酒家時,把屋裡的電扇,衣服,盆碗日常用具,幾乎洗劫一空;並把這家酒家改為俱樂部。其行為甚於盜匪。

3月11日,國民黨開始逮捕中部台灣菁英份子,其中台灣金融界的先驅陳炘被軍隊逮捕後遭到處死。

「平生暗淚故山河,光復如今感慨多;一籲三台齊奮起,歡呼聲裡入新牢。」-陳炘

有屠殺就會有抵抗,但是台灣人民以少數武裝談判代替武裝鬥爭的下場,還是被屠殺。

(「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

中國共產黨自1950年代,即已有計畫要重新解釋這部台灣人用血寫成的二二八事件,強調中共地下黨在二二八事件事件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和彰顯謝雪紅在「二七部隊」的領導地位,「二七部隊」部隊長鍾逸人坐了17年黑牢後說明真象。

鍾逸人說『二七部隊』被中共說與中國共產黨地下黨策動是子虛烏有之事,且台共謝雪紅屬於層次比中共高級的俄共系統之台灣共產黨,並非中共系統,中共後來只是「反正都是共」混水摸魚,混淆視聽也硬往自己往臉上貼金說是他們支持的,中共的宣傳是「割稻子尾」。

逃亡中國的台共人員,人在屋簷下,竟說謊宣稱『二七部隊』是道道地地的中共支持的「紅軍」,使保衛台中市有功的『二七部隊』一直遭到不白之冤。

而中國國民黨更樂於稱『二七部隊』是受中共扶植的「奸黨陰謀」武裝力量,為228大屠殺添加「有力與合理」的藉口。

其實台共是最早宣揚「台灣獨立」的先行者,那個時代不論是台共、俄共、中共、什麼共都支持「台灣獨立」。


:「台共當時是蘇聯老大哥管的,咱中共小老弟是管不著唷~」

所謂「中共地下黨」在二‧二八中扮演的重要角色和謝雪紅在「二七部隊」的是無領導地位,「二七部隊」只是二二八事件單純的民間武裝抗暴部隊。

而國民黨是如何描述烏牛欄橋戰役?

這在蔣介石白崇禧電文可以了解一些……竟然是一營被40個敵人「包圍」,極度誇大「二七部隊」的武力.lol

3月19蔣介石致白崇禧電:「據劉師長電稱:我軍一營,追擊至埔里地方,被匪包圍激戰中云。尤應特別注意軍紀,萬不可拾取民間一草一木,故軍隊補給必頇充分周到,勿使官兵藉口敗壞紀律。」


國民黨軍紀敗壞~在蔣介石的電文時常發現「嚴禁報復」、「注意軍紀」的字眼,但事實上卻背道而馳~蔣介石腹黑的兩面手法~在屠殺之時就準備了充滿仁德的書面命令以求事後脫罪!

更可見軍紀敗壞濫殺濫搶是當時「國軍」常態!

「抗國名將」黃金島更是傳奇,他在國民黨追緝下逃亡6年,其間曾戲劇性地加入中華民國海軍陸戰隊。

1952年在裝甲兵學校被捕入獄,黃金島先後拘禁於國防部保密局高砂鐵工廠看守所、台北軍法處看守所、新店軍人監獄、綠島政治犯集中營(新生訓導處)、臺東泰源監獄、綠島感訓監獄。於1975年出獄,著有《二二八戰士黃金島的一生》。

廿一師436團團長駱周能在上海投降,被關押到1975年3月19日獲中共特赦,後任南京市政協委員,於1989死去。

引「國軍」入市的林獻堂雖然遭國民黨攏絡,但曾被國民政府列名為「台省漢奸」而惶惶不可終日,1949年9月,林獻堂以治療頭部暈眩為由,離開台灣,寓居日本,留下了傷感的詩句:「異國江山堪小住,故園花草有誰憐。」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9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