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29 am - Saturday 26 September 2020

誠品大戰富邦7年揭密

週一 2015年05月11日, 9:3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7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5-10 Web only 作者:馬岳琳

獨家:誠品大戰富邦7年揭密

圖片來源:王建棟松菸文創BOT案近日鬧得沸沸揚揚。雖最新結果顯示誠品將購買商場和旅館產權,徹底和富邦切割,但這場攻防,事實上已經延燒了7年。

檯面上,柯文哲市府與富邦代表的台北文創激烈攻防;檯面下,富邦董事長蔡明忠與誠品董事長吳清友準備對簿公堂。富邦與誠品完全撕破臉,讓所有人跌破眼鏡。

《天下》記者調查後發現,事實上,「蔡明忠vs吳清友」這場大戰,早在7年前就已開打。經過一次次交鋒,雙方互信基礎已蕩然無存。即使此次風波能夠順利落幕,未來雙方也難以再有合作。

誠品、富邦撕破臉

4月30日,台北文創六樓會議室,身兼富邦建設總經理、台北文創總經理的李震華,氣呼呼痛批誠品。

「誠品是二房東去亂轉租啊,每坪租金還有上萬元的,當初應該乾脆通通給我們承租,我們通通給這些廠商每坪1,050元,看我們社會觀感會變多好!」

李震華向《天下》記者強調,柯P說的外界對台北文創觀感很差,「都是誠品害的」。

他更指出,誠品行旅房價高達15,000元,住房率只有十幾趴。台北文創多次行文要求降至6,000元,誠品都高姿態不理,「再不降價,就會解約。」

9天後,和台北文創只有一牆之隔的誠品行旅一樓,誠品生活總經理吳旻潔接受《天下》專訪時的第一句話,就指著手邊20公分高的文件資料說,「富邦有太多次說話不算話的紀錄,所以我們什麼事都要用白紙黑字留下來。我今天講的每一件事,我都要拿出證明文件給你們看。」

松菸園區人潮洶湧,「大房東」台北文創與「二房東」誠品關係卻如此惡劣。故事要從2008年金融海嘯時,富邦與誠品「美麗的錯誤」合作說起。

衝突一:2008年簽的合作備忘錄算不算數?

早在2005年,首次由誠品主導的松菸BOT案,富邦原已承諾共同參與,卻在投標前幾天臨時抽腿,為此吳清友對蔡明忠頗有怨言,也種下雙方心結。

2008 年改由富邦投標時,主動邀約誠品作為協力廠商。在誠品看來,富邦因為沒有文創相關經驗,因此需要像誠品這樣既有文創品牌、又有因前次投標而對松菸具有規劃 概念的夥伴才能拿下標案;但富邦認為,若不是搭上富邦這班車,誠品自己根本沒辦法加入松菸案,更別談進駐台北文創。

2008年8月,金融風暴陰霾之中,誠品與富邦簽下合作備忘錄,財務評估明顯較保守,明定6,000坪商場每坪租金900元,1,200坪的展演廳每坪租金400元,2,500坪的旅館則尚未議約。

然而,其後台北文創要求調漲租金,雙方洽談多次未有結果,直到2012年才確定商場每坪租金提高為1,050元,展演廳為450元。

但由於市府認為商場1,050元租金太低,不同意調降,因此最後台北文創向市府提出的租金是每坪1,800元,差額由誠品支付。

「當時投資計劃書還是由誠品當備標顧問,他寫的啊,商場我們寫每坪1,800元,以我們自己出租為主;誠品是協力廠商,給他們優先承做權利,所以他說什麼我們漲他租金,胡說八道!」李震華指出,這是誠品說經營會很困難,後來雙方進市府協調委員會討論出的結果。

「富邦給市府的財務模型,不是誠品算出來的,既不是我們答應的條件,也與原本簽的備忘錄不同,」吳旻潔指出,富邦自己計算開發成本、營收分析,卻不顧原本與誠品的協議,反覆無常,「所以每次議約都劍拔弩張。」

誠品雖妥協接受提高租金,但雙方心結已愈來愈深。

衝突二:2012年合約未搞定旅館部份,埋下未爆彈

由於2012年雙方正式簽定的合約,並未包括誠品旅館租金。從商場租金調漲,到誠品旅館租金與房價,埋下一顆顆雙方衝突的未爆彈。

松菸誠品營運後人潮不斷,去年營收達12億元,市府質疑短收權利金,部份市議員則質疑誠品轉包的一坪上萬元租金太高。

李震華強調,上萬元租金社會觀感不佳,都是誠品造成的。

對此,吳旻潔有點激動地說,松菸誠品去年營收12億,但扣除成本,尚虧139萬,「我是上市櫃公司,還要出來說自己賠錢嗎?」

她指出,的確有萬元1坪專櫃的租金收入,但那是極少數有高獲利 的專櫃,「但我們也有幾百元1坪的專櫃啊,還有甚至為了扶植小品牌,並沒有收租金的。」

至於愈演愈烈的誠品旅館房價爭議,李震華說,原本旅館租金以一坪2,500元計算,誠品則要求一坪1,250元,雙方差距太大,再加上市府也不同意,因此蔡明忠提出由誠品代為經營的方式。

不過,今年3月才正式開幕的誠品行旅,住房率僅十幾%,讓富邦很不高興,要求誠品調降房價、改善住房率。

「信義區平均住房率都7、80%,誠品搞個十幾%,對我們造成財務損失,每個月要賠掉800到1,000萬去倒貼,」李震華指出,發過十幾封公文要誠品降房價,但誠品態度強硬,不理會台北文創的要求,台北文創已準備解約。

但吳旻潔表示,誠品行旅才剛開始營運3個月,因為開幕時間一直無法確定,因此和旅行社合作、行銷宣傳都還不夠,沒道理這麼快就被判生死。「我們一直解釋,我們和富邦簽的委託經營管理合約是20+10年,30年有360個月,但誠品行旅才營運不到1%的時間。」  

她認為,富邦去年成立了「富邦旅管」,想要自己做旅館,才會急著把誠品踢開,而且還想壓著誠品「合意解約」,這樣就不用付違約金。

衝突三:2014年11月改成委託管理合約,誠品指富邦積欠管理和人事費

去年11月,台北文創與誠品針對誠品行旅簽定委託管理合約。

誠品指出,依約富邦必須支付誠品六個月的營運和人事費用約5,000萬,但富邦卻以「查帳」為由遲未付款,氣得誠品在4月中發出存證信函,富邦才付了2,200萬。

此外,對於約5億的旅館資產及裝修費,「富邦回函都說我們沒有開發票給他,但我們明明已經開了約4.3億的發票,他們應該都是在為將來的訴訟鋪底。」吳旻潔說。

李震華則指出,台北文創不是不願付款,而是雙方合作關係變成委託管理後,必須由會計師進行必要的財務稽核。「只要完成稽核,我們就會付款」。

然而,關於誠品旅館的相關費用,已讓雙方關係更加惡化。

文創產業不應忘了初衷

儘管誠品、富邦吵得不可開交,但雙方至少有一個共識,就是希望社會用多元開放的態度來認定「文創」。

吳旻潔強調,「文創是要創造附加價值,而不是只想著cost down」。李震華也為台灣大哥大辯護表示,外界不要老認為台哥大是電信公司,而應該想著台哥大會創造多少數位匯流的內容。

但對台北市文化局長倪重華而言,松菸BOT案的紛擾,像是「忘了初衷」,大家只執著在合約細節和財務數字。

「大巨蛋案沒有人在談運動,松菸案沒有人在談文化內容,」倪重華認為,做文創就要做能讓自己賣得高價,而不是把自己做low掉。因此文創園區應該要扶植微型、小型文創團隊,就像小聯盟培育選手,最後才能上到像誠品商場這樣的大聯盟比賽。

倪重華強調,他要解決台北文創大樓中,台哥大及相關企業過度集中的狀況,要求台哥大搬出去、空出一層樓,然後讓原本在松菸古蹟區裡的台創中心進駐台北文創大樓,古蹟區空出的千坪空間,則可培育小型文創。

未來,台北市政府將邀請擁有文創與管理經驗的經理人,與小型文創業者交流,帶領他們做創作與行銷,「就像農場與育苗行的概念,」倪重華說,松山文化園區是最有可能育苗、且與國際接軌的基地。

如果這段時間同時上演的「台北市府vs台北文創」、「誠品vs富邦」兩場戰爭,能夠讓台灣社會重新思考「推動文創的初衷」。那麼,誠品與富邦長達7年的台灣文創龍頭與金控集團「貌合神離」纏鬥過程,也算有其啟示與意義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7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