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6 pm - Wednesday 28 July 2021

另類佔領:台北車站大廳播映《末代叛亂犯》

週日 2015年05月17日, 11:1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20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影片中播放的,正是1991年獨台會案時,全台各地參與罷課的大學生佔領台北車站大廳長達5天。邱彥瑜 / 台北報導

每個週日下午,台北車站的大廳聚集來自各地的外籍移工放假休憩。台鐵曾一度以「妨礙觀瞻」為名禁止在台北車站大廳躺臥及吃東西,引發民眾號召「佔領 台北車站」、抗議形同歧視外勞的政策。不過,佔領台北車站並非新鮮事,真正第一次佔領台北車站的,是發生在1991年的獨台會案。四名年輕人因為跟台灣獨 立運動者史明見面,遭調查局以「懲治叛亂條例」為名逮捕。以罷課對此表達抗議的大學生們,佔領當時剛落成不久的台北車站長達5天。

24年後的今天,以獨台會案為背景的紀錄片《末代叛亂犯》重回台北車站大廳播放。現場將近三百多名觀眾,大多是4、50歲的民眾,也有不少人帶著小小孩前來。片中主角史明等人以及民進黨主席蔡英文都出席觀賞,也有不少外籍移工在旁邊聚會,形成有趣的場景。

白色恐怖陰影:獨台會案

發生於1991年5月9日,就讀清大歷史所的廖偉程、台大社會所畢業的文化工作者陳正然、基層社運工作者王秀惠、高雄長老教會漁工服務中心的 Masao四人分別被調查局抓走,並以「懲治叛亂條例」起訴,俗稱「二條一」的叛亂罪,最重可判處死刑。雖然當時已經解嚴4年,動員戡亂時期也宣布解除, 但這條白色恐怖時期留下的遺緒,卻並未跟著廢除。

他們到底為什麼成為「叛亂犯」?調查局認為他們前往日本會見台灣獨立運動者史明,返台後替史明吸納「獨台會」(獨立台灣會)成員。但事實卻是四人閱 讀史明所著《台灣人四百年史》一書之後,組織讀書會,搜集台灣歷史相關的資料,協助獨台會製作及發放台獨文宣,並沒有計畫發起暴力行動。其中,調查局直闖 清大宿舍逮捕廖偉程的行動,讓「政治退出校園」成為最顯眼的口號,也引發大批學生罷課、佔領台北車站抗議。

影片中播放的,正是1991年獨台會案時,全台各地參與罷課的大學生佔領台北車站大廳長達5天。

出席觀影的民進黨主席蔡英文上台致詞時表示:「聽說史明現在是年輕人的偶像。」

引言人顧玉玲詢問現場有多少1987年解嚴後出生的?舉手的人寥寥可數,大部份觀眾還是中年人居多。

8年級生拍片 填補歷史闕漏

「喝咖啡,聊是非,聊一聊就會被抓走!」身為8年級生的導演廖建華在片中開頭這麼說。1991年出生的他,很難想像言論自由會引來殺身之禍。但在紀 錄片中,當時就讀清大化工系的李明旭就說,即使只是在清大校園內做文宣、繫黃絲帶,也引發許多家長恐慌;獨台會案讓許多人震驚「原來調查局還是會抓人」, 白色恐怖陰影並未隨著解嚴而褪去。即便當時總統李登輝宣佈要召開國是會議,仍發生了如此令人震驚的事。

回顧1990年風起雲湧的社會運動,獨台會案的知名度遠遠不及前一年的野百合學運。2013年閱讀《史明口述史》的廖建華,深感於這段歷史的缺漏, 連課本上也沒說,決定用影像填補空白。比起一般對「獨台會案」的詮釋,《末代叛亂犯》定位在1990年代台灣人一同追求自身權益的故事,紀錄片開頭從 1991年4月的「反對老賊修憲」遊行開始,揭示這一連串的抗議,都是為了爭取一部全新憲法。

8年級生導演廖建華跟5年級生獨台會案主角廖偉程,都是清華大學畢業。

很多小朋友也到現場觀賞,比起影片,他們更好奇的是現場好多人。

1/4世紀過後 主角際遇大不同

紀錄片主角之一、也是較為人所知的廖偉程坦言,事件發生後成為主角、每隔幾年就受訪一次讓他覺得很煩,過往多以「學生、知識份子受迫害」的角度詮釋 獨台會案,讓他認為這並非歷史的全貌。《末代叛亂犯》一片,也確實刻意減少廖偉程與後來台灣第一個搜尋引擎蕃薯藤創辦人陳正然的片中份量,而更著重在王秀 惠與Masao的故事。兩人分別具有女性、原住民的身份,凸顯兩類社會議題在當時社會較被忽略。

已經過世的王秀惠,曾經擔任北基會(北部政治受難者基金會)志工。王秀惠長期從事社會運動的基層工作,單親撫養兒子。她曾投書報紙表示,「離婚女人 似乎應該更遵守婦道,但自己還是喜歡跟社運同志們手搭手大聲喧鬧。」她的朋友、曾任台權會副會長的曹愛蘭在片中受訪時也說,愛打扮的王秀惠被許多人認為在 「出賣色情」。早期她也曾被一些政治人物警告「不要帶壞他們的太太」,凸顯當時對女性參與公共事務的眼光並不友善。

時為高雄長老教會漁工服務中心傳教士的Masao,娓娓道出原住民長期面臨的壓迫。

長期關懷漁工、原住民運動的Masao,映後座談直說,「即使事件結束了,原住民仍活在白色恐怖中。」Masao認為,他被逮捕的事件引發寒蟬效 應,族人們都認為「主張台獨就是很恐怖的」。即使到現在,原住民依然面臨語言、土地流失等窘境。他自己長期關心漁工勞動狀況,曾經一個月處理高達20件漁 工受傷的案件,漁船上醫療資源匱乏,漁工的健康令人擔憂,但原住民始終處於就業弱勢,沒有機會選擇非勞力為主的工作。

這部穿插早期資料畫面與大量訪談而成的紀錄片,製作成員都是1991年後才出生的八年級生,透過flyingV群眾募資平台募集拍攝資金,盼望讓同輩的年輕世代,一同閱讀這段20年前的群眾運動歷史。

很多觀眾帶著小朋友前來觀賞紀錄片。

以獨台會案為背景的紀錄片《末代叛亂犯》重回台北車站大廳播放,現場將近三百多名觀眾。

時值週日,許多穆斯林外籍移工也在台北車站聚會,包圍了觀賞紀錄片的觀眾。

2015/05/17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20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