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8 pm - Wednesday 23 June 2021

施明德──時代錯誤(anachronism)的候選人◎邱垂亮

週六 2015年05月23日, 4:4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2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5-23 15:20

邱垂亮

前國策顧問、澳洲昆士蘭大學教授。生於台灣苗栗鄉下,成長於台南山上,客家人,有原住民血統。台灣大學唸外文,想當文學家,不成,去美國改唸政治,專攻國際關係、政治文化和民主發展。拿到加州大學(河邊)博士後,在澳洲昆斯蘭大學執教40多年,身在象牙塔,心在台灣和中國的民主化。寫了政論文章40載,還偶爾涉入台灣的政治事物,在澳洲為台灣發聲,爭取台灣的國際承認、生存空間。

施明德──時代錯誤(anachronism)的候選人

施明德參選宣言 ,提出社會大和解構想,若當選總統將聘請國民黨、民進黨及年輕菁英,共組包容各黨派和老中青世代的大聯合政府,終結「一黨獨治」、「一黨總統」時代。(資料照片,民報合成)

多年前,我曾非常敬佩施明德,稱呼他為台灣的曼德拉。這些年,我不再如是認為,因為他不僅沒有曼德拉人格、心胸、學識、智慧的高度、寬度和深度,更缺乏曼德拉作為政治家的實事求是、腳踏實地、真實瞭解、紮實解決人民生存、生活問題的能力。

他是革命的浪漫主義者,有魅力領袖的特色,也有梟雄人物的霸氣、傲慢,不可一世的氣概,但就是沒有現代民主政治人物的修為和能耐。在今日的民主台灣,他已過時,已成歷史人物。

過時的梟雄

施明德有的政治性格特質,可能蔡英文沒有;但蔡英文有的民主政治修養和能力,施明德更沒有。施明德是歷史,蔡英文是現在。誰適合當選2016台灣總統,台灣人民應該看得清清楚楚。

這些年來,我曾一再批評施明德的高談闊談,但他發表在《蘋果日報》的專論,每篇拜讀。有些感性的文章,讀來還是動人。

他這次豪情壯志參選總統,我雖不像林義雄義氣相挺,投他一票,我甚至呼籲台灣選民不要投他一票;但我還是佩服他的「革命」勇氣,並認為他的參選,對台灣民主政治是天大的好事。君不見,百年老店的國民黨被馬英九玩完了,顧人怨,沒人要,3大A咖(朱立倫、吳敦義、王金平)龜縮,頭都伸不出來,2小B咖(洪秀柱、楊志良)拋磚引玉,引不到玉,怎麼看都是磚。施明德不出來,總統大選,蔡英文真的躺著選就選上,那不是民主笑話,什麼是民主笑話?

民主政治程序比結果重要。民主選舉成不王敗不寇。施明德參選就是民主盛事,選敗也必在台灣民主史上記一筆,芳名流世。

不過,台灣選民不要投施明德一票,理由不是他一定不會當選,而是他的參選理由、政策,條條空心菜,初聽光華亮麗,細看內容空洞無物,大多是無法實現的空口說白話。

沙灘上的sand castle

他參選宣言 ,提出社會大和解構想,若當選總統將聘請國民黨、民進黨及年輕菁英,共組包容各黨派和老中青世代的大聯合政府,終結「一黨獨治」、「一黨總統」時代。他說,當選總統將立刻以內閣制精神組織政府,並於兩年內公投修憲,把中央政府體制改為內閣制。

對兩岸關係,他主張不片面改變現狀,中華民國與中華人民共和國雙方已從「交戰政府」轉為「分治政府」,而「一中原則」已被僵化為「中華人民共和國」代名詞,建議用「大一中架構」取代,並以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採共識決處理雙方關切的事務,作為兩岸現階段過渡方案。

施明德強調,貪腐是台灣的癌症,現在最需要的是一位「羅賓漢總統」。 這不知所云,只彰顯了他梟雄人物的狂妄。

前面,1是內政改革、2是兩岸關係的改善,都是台灣面對的重大議題。施明德的說法,聽起來滿好聽的,好像有創意;但細看分析,都不僅是老梗,舊飯重炒,還炒得不高明,不好吃。

內閣制、總統制、雙首長制之爭,見仁見智,運作正當、正常,都有優點、缺點。施明德要內閣制,他選上就讓他推動。我樂觀其成。

大和解、大聯合政府(grand coalition government),並不是正常民主政治的運作模式,都是因應非常政局,如經濟大蕭條,內戰爆發、外敵侵略等狀況,團結各黨各派一致共赴國難的權勢安排。比如以色列,因為應對阿拉伯國家四面八方圍來的滅國威脅,曾有大聯合政府的出現,但運作並不順暢。

更嚴重的是,台灣的藍綠、統獨分裂、紛爭,是國家認同危機,是博弈理論(game theory)裡零和(zero sum)遊戲不能和解、不能雙贏的命題。

在如是零和關係的政黨之間,和解很難,大聯合政府的組成不容易。唯一可行的是,中國武力威脅加劇,攻台的山雨欲來風滿樓,藍綠各黨有武力護台的認識和決心,而破釜沈舟組織大聯合政府,共赴國難。這個劇情,在馬英九國民黨統治的台灣不可能演出。在施明德當總統的台灣也許有戲可演,但很難演,更不是他選總統宣言裡論述的政策意涵。

由此,關連到他的「大一中架構」的台灣與中國的大和解。問題一樣,難關一樣。去年5月,施明德、蘇起等人推出「大一中架構」觀念的時候,沒有引起太大注意。理由很簡單。這種大英帝協(British Commonwealth)的邦聯觀念,很多人談很多、很久了。不管是大的、小的「一中屋頂」或「一中架構」,要行得通,需要有2個大英帝協具備的條件:1是都是相互承認的主權獨立國家;2是都是民主國度。

這2個必須條件,台灣和中國之間根本不存在。中國根本不承認台灣是主權國家。中國是專制,台灣是民主國度。施明德要中國放棄「一中原則」,用「大一中架構」取代,「並以一個不完整的國際法人,採共識決處理雙方關切的事務,作為兩岸現階段過渡方案。」根本條件沒有,行不通。還有,他的「過渡」要渡去那裡?統或獨?他沒說清楚,沒答案。

歷史的風花雪月

施明德是革命家(revolutionary),更是夢想家(dreamer),而且是大夢想家。問題是,他不是可以圓夢的先知先覺(visionary),當然更不是民主政治的踐行者(practitioner)。他是毛澤東的複製品,還是殘缺不全的複製品。在1970-80年代的台灣,他是衝鋒陷陣的革命家;在1990-2010年代的民主台灣,他是打風車的唐吉訶德。

他什麼都大。說他是大夢想家,名正言順。他的「大和解」、「大聯合政府」、「大一中架構」,「大」的下面,空無一物,都是在沙灘上雕建的富麗堂皇的大沙堡(sand castle),海朝一來就分崩離析,消失得無蹤無跡。

1979他可以打前鋒拼台灣的獨立革命運動;2016要選民主台灣的總統,他是時代錯誤(anachronism)的候選人。讓他熱熱鬧鬧地選,但台灣選民要睜大眼看清楚,不要投他一票,要讓他光榮落選,回歸歷史的風花雪月。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2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