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58 am - Friday 23 October 2020

港學聯分裂 年輕人和中國說Bye Bye

週三 2015年05月13日, 2:5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4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525025708
港學聯分裂 年輕人和中國說Bye Bye2015-05-13 12:30

不想「建設民主中國」,香港本土時代正式到來

與中國切割的香港本土論述,在後雨傘時代迅速獲得新世代認同。雨傘運動要角香港大學生組織「學聯」爆發退聯潮,八所大學僅剩四所留聯,日前亦因成員未達共識,宣布不參加六四晚會,皆與不滿傳統「建設民主中國」路線有關。
林怡廷

四月二十二日香港政府公布提名篩選機制的普選政改方案沒幾天,二十七日雨傘運動要角「香港專上學生聯會」(學聯)宣布,由於五校成員中的浸會大學,以不贊成「建設民主中國」路線為由投下反對票,採共識決的學聯即決議,今年不以學聯名義出席支聯會舉辦的六四晚會,但各大學仍將自行參與。

由於浸會大學事前已公投退聯而將失去聯席權,所以這項否決案還有變數。如果成立,將是支聯會創始成員之一的「學聯」二十六年來首次在六四晚會中缺席,此聲明一出依舊震撼香港民主派。

建設民主中國非香港責任

一九八九年的六四悲劇也是香港重要的民主事件。當時回歸在即的香港有百萬人上街,六四情結深植於香港一代人心中,維園燭光晚會是香港民主派的重要儀式。學聯代表每年的晚會演說,亦象徵香港大學生支持內地(中國)民主化的傳統。

這兩年以反共為號召、作風爭議的本土團體,在尖沙嘴組織反六四集會,來對抗支聯會的六四論述,但去年六四二十五周年維園集會仍創下十八萬人參加的歷史紀錄。中國維權律師滕彪上台聲援佔中運動,象徵中港民主派聯手對抗中共,然而這個傳統在去年雨傘運動後急速變化。

浸會大學代表事後接受媒體專訪表示,許多同學不反對支持中國民主化,但反對支聯會預設「我們都是中國人」的概念,也不滿行禮如儀的六四晚會「只有悲情,沒有抗爭」。他稱過去曾因參加六四晚會而啟蒙民主意識,卻在經歷雨傘運動後深感「建設民主中國不該是香港人的責任;我們的責任只有一個,就是保住香港。」

浸會大學代表的說法,讓香港民主派近年的主要辯論更加白熱化──香港可以不關心中國民主嗎?中國和香港的命運是否必須密不可分?中國民主與香港民主孰先孰後?為何港人一定要建設民主中國?

中國民主與香港民主因果關係的辯證,是時下香港年輕人最大的疑惑,也是對主流民主派的思想叛逆,深深衝擊過往對「民主回歸論」沒有懷疑的傳統泛民。

本土意識催化傘後退聯潮

去年台灣六四晚會主辦人、淡江大學資工系五年級的香港學生郭豫謙告訴我,主動承辦晚會,主要不是為了幫助中國民主,而是基於正義感,也想從台灣、中國民主派學習抗爭經驗,「香港和中國太近,實際也是中國的一部分,覺得香港可以不管中國民主的心態並不現實。」

但浸會大學學生的主張並非個案,傘後有愈來愈多年輕人往「與中國民主切割」、「香港獨立」的主張趨近。這種對傳統意識形態的反彈,也反映在從今年爆發的各大學退聯潮。

去年十二月底,港大本土派學生因不滿運動期間學聯決策太過保守、幾次錯失良機、決策機制不夠民主,以及學聯傳統與泛民、社運派較親近的意識形態過於「大中華」和「左膠」,首先發起退聯公投,隨後引發六所大學跟進。

目前成功退聯的有港大、理工大學、浸會大學,以及五月六日才結束公投的城市大學,原本由八所大學組成的校際聯盟,現已剩四所。擁有五十八年歷史的學聯,在雨傘運動中一舉成為富群眾號召力的要角,卻在運動結束後面臨前所未有的挑戰。

雖然退聯派強調,退聯後各校可保有更高自主性,也不排斥在有共識的議題上與學聯合作,但主流民主派批評退聯是「中共樂見」、「分裂不利民主陣營」,以及退聯學生遭滲透的「內鬼說」,讓兩陣營陷入情緒性攻擊,內部分化嚴重。

香港知名時評家練乙錚則撰文分析,退聯的學生若能發展成跨校際的本土派串聯組織,和學聯形成雙胞胎領導,能擴大民主陣營支持者光譜,不會是零和遊戲。

雨傘運動加速香港認同政治化

無論留聯改革派及退聯派的論辯如何,新興本土派的挑戰,已讓老字號的學聯被迫快速改革回應。新屆秘書處一上任便宣布廢除「建設民主中國」綱領,以「港人命運自主」做為主調。傘後劇烈變化的政治現實中,泛民的民主回歸論已被拋在時代之後。

香港自一八四一年被英國殖民以來,港人身分認同一直保有同與不同於中國身分的曖昧性。近年如二○○六年保衛天星、皇后碼頭談的本土記憶,○八年反深港融合的高鐵計畫,一二年的反國教運動,還有近年加劇的中港矛盾,都更深化一代人的香港在地認同。

但由來已久的香港本土意識,向來還擁有模糊的中國認同,卻在雨傘運動後高度政治化而急速斷裂。

一方面,長達七十九天的雨傘運動,是香港民主運動脫離中國民主事件一次重要的在地實踐︱︱運動現場「自己香港自己救」、「香港人」這類強烈主體象徵的口號被催生出來。香港年輕人的共同體意識也在和警方的激烈衝擊抵抗中凝聚。

雖然運動期間,不少中國自由派到場支持,在中國境內也有百多人因聲援運動被捕,但北京的強硬所造成深刻的絕望感,加上中國主流民意對雨傘運動的反對聲浪,讓香港年輕人更自覺於疏離中國社會之外,對傳統泛民的民主回歸論不滿情緒越發高漲。

年輕學生倡議「公民民族主義」

去年二月,港大學生會刊物《學苑》大膽提出「香港民族 命運自決」的論述,時任總編輯政治系三年級的梁繼平告訴我,引發他思考身分認同的起點正是升大學那年的六四晚會上,他發現自己已喊不出支聯會的口號。

有別於民俗學者陳雲《城邦論》的華夏遺民論述,熱血公民、人民力量等本土團體以「打倒共產黨」做為情緒動員,《學苑》成為大學生在本土論述的先鋒陣地,隨後更大膽提出香港民主獨立主張,企圖發展更完整的公民民族主義。本土論述的思考逐漸在新世代開枝散葉、光譜歧異,近日城大學生刊物有長文論證勇武抵抗的道德正當性,和溫和泛民的「和理非非」路線相庭抗禮。

去年雨傘運動,我在旺角採訪的年輕人,九成自稱是沒有中國認同的本土派。一位大學就積極參與社運、曾是學聯幹部的年輕人則沮喪地跟我說,覺得自己的文化認同已不合時宜而感到壓抑。
這兩種情緒皆在香港社會真實存在,也因兩者逐漸勢均力敵而感到矛盾撕裂。現在的香港更像是認同光譜轉移的陣痛期,而政治光譜也面臨重組。

如同在運動期間高喊「大台不代表我」的群眾,本土派已感到泛民不具代表性,必須有自己的政治代理人。三月底一群自稱本土派的年輕人成立政治組織,強調「公平公義,港人優先」為原則,考慮參選今年區議會及明年立法會選舉。這類有別於傳統建制與泛民的新興本土勢力,可能將影響香港的民主派政治格局。

本土意識猶如雙面刃

另一方面,無論香港政府是管制失靈或有意放任,讓香港社會必須直接面對資源爭奪的族群矛盾,在近期引發激進本土派和內地水貨客對抗的「光復行動」,讓中港矛盾更加激化。

如同台灣走過的路,本土意識的雙面刃既是民主化的強力動能,卻也容易造成社會撕裂。香港的理性本土派需要時間辯證出溫和的進步路線,然而伴隨著一月底梁振英點名警惕《香港民族論》的港獨思想,隨後建制派跟進提出《國安法》、《二十三條》等輿論攻勢看得出來,北京不會給太多時間。(本文作者為獨立記者,曾獲二○一三年亞洲出版業協會(SOPA)環境報導獎,及第十七屆香港人權新聞獎。本文部分經費由台灣國家文藝基金會贊助)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4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