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3 am - Tuesday 04 August 2020

教育部你知道你在對全國高中生撒謊嗎?◎洪碧霞

週二 2015年06月02日, 9:1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6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6-02 15:38

◎洪碧霞

全國各高中紛紛成立臉書社群串聯反對黑箱課綱,遍地開花,令人十分感動。但是教育部馬上又發新聞稿指出,微調課綱乃「具體回應教師教學與學生學習之需求,進行符合憲法、配合國際脈動調整議題,並適當精簡內容、錯誤勘誤與內容補正等面向之檢核修正,國教院並召開諮詢會議及北、中、南3場次公聽會廣徵各界意見,其程序合法透明,審議過程符合審議規定及民主原則」。身為親自在公聽會現場且一路持續關注此事的基層老師,我要說,教育部根本就是在撒謊!

全國各高中紛紛成立臉書社群串聯反對黑箱課綱,遍地開花,令人十分感動。(記者陳建志翻攝)

我曾在2014年2月7日參加高雄的反微調課綱記者會,把我的親身經歷寫給媒體朋友,希望此事能得到更多關注,但可惜當時並沒有得到重視。因為我在 現場,所以我知道很多細節。現在藉由反黑箱課綱運動如火如荼的展開之際,再次把我在2014年2月7日記者會上所發放的新聞稿給大家看,希望能幫助社會大 眾更加了解教育部究竟撒了什麼謊?

教育部微調課綱的過程,程序看似合法,但是非常草率,黑箱偷渡新課綱的作法毫無尊重民主的誠意。為什麼?

理由一:我是基層的高中歷史教師兼教師工會會長,但我之所以知道有這個課綱微調公聽會,竟然是透過教師工會的信件通知才知道的!

國 家教育院在2014年1月10日發函給全國教師會,但接著就是週末連續假期,從收文日期來看,全教會是在1月13日才收到公文,接著轉給全教總高級中等學 校委員會處理。委員會在1月14日發函給各地方教師工會,再由高雄市職業工會發函給各高中職的工會會長,緊急請會長代為通知各科老師派代表參加。誇張的 是,從公聽會的實施計畫來看,南區的公聽會竟然已經在1月13日就截止報名了!這豈不誇張?

我身兼教師工會的會長,由於期末趕課非常忙碌,所以1月14日當天晚上已經累翻,無暇打開信箱看信件。1月15日一早利用監考 下課時間看信件,才發現有如此緊急的事!經工會轉達尚可報名,就趕緊影印公文給國文科科主席,請她代為公告;然後由我負責社會科領域的通知事宜。結果多數 教師都因為要監考而無法參加,雖然有少數一兩位沒有監考的老師,也因為不知道課綱要微調的內容為何而缺乏緊急撥空參與的意願。大家都被「微調」二字騙了, 以為那頂多補正錯字而已,沒想到事關重大。慣例上若會議要討論重大議題,一定要在開會前至少三天以上公告討論議題內容,俾使參加者有充分的瞭解。但是國教 院雖然有將會議資料公布在報名網站裡,但該網站卻非連結至國教院的官網,讓社會大眾都能點閱,而是一封閉性的google報名系統。

教育部微調課綱的過程,程序看似合法,但是非常草率,黑箱偷渡新課綱的作法毫無尊重民主的誠意。(圖為教育部長吳思華,記者張嘉明攝)

如果教師已無報名意願,如何能公開取得此課綱微調資訊,進而改變意願而報名?教育部信誓旦旦要廣納各界意見,卻關起大門開小窗,增加外界事先窺見新課綱資訊的難度,請問這不是黑箱作業是什麼?

理由二:教育部根本沒有發文給全國各高中職學校單位,卻要極短時間內達成讓高級中等學校相關學科教師代表都能出席的任務,這不是存心刁難就是根本沒有誠意邀請。

請 看國教院的公文正副本函送的對象只有公私立大專校院、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全國教師會,完全沒有全國各高中職。為什麼課綱要調整不 問基層教師的意見?難道大學教授或家長或出版業者比較懂教學現場社會科教師教學遇到的困難嗎?讓全國多數教師在不知情的情況下,被迫接受才上路一年多的 101年課綱又要更改的決策,豈非反民主的威權行徑嗎?造成基層教師和學生無所適從的負面影響請問由誰承擔?

國教院的公文正副本函送的對象只有公私立大專校院、各高中職教科書出版業者、全國家長團體聯盟、全國教師會,完全沒有全國各高中職。(作者提供)

理由三:三場公聽會上的發言紀錄和錄音紀錄都沒有公開,甚至也沒有媒體報導發言內容,就宣布走完公聽程序,形同霸凌了所有參加公聽會的人員,也不尊重發言反對者的意見。

我很幸運地調開監考,於1月16日順利參與了南區公聽會。到了現場發現基層教師參與的非常少,大多為高師大教授和 少數大學生。當謝大寧教授報告完之後,在意見交流的時段裡,全場幾乎砲聲隆隆,許多教授和老師都跳出來反對微調的內容,發言相當踴躍,主持的吳連賞教授也 承諾定會把大家的意見反映給課綱小組知道。這時我發現現場竟然連一家媒體都沒有,而且在搭電梯上樓開會時還遇到警衛,他說他被通知到會議現場待命,看看有 無狀況,結果顯然是多慮的,整個公聽會非常理性冷靜。

這種情況跟我參加95暫綱的公聽會那種媒體雲集的開放氛圍完全不同,主辦單位是否刻意不通知媒體,減少異議團體到現場抗議的機會?這種黑箱作業怎可說是廣納各界意見呢?至少南區公聽會幾乎是一面倒反對微調,卻不見審議委員參酌,反而在短短幾日內火速通過微調課綱的決議,這根本坐實了外界對於開公聽會只是形式的批評。

課綱微調的內容極具爭議性,造成參與的成員大量退出,這說明了連教育部找來的專家學者都不願為政府微調課綱背書,也反映出微調課綱尚未取得社會共識。

教育部官員口口聲聲對媒體說整個通過微調的程序完全合法。但從國教院在2月5日公布的「有關普通高級中學語文與社會領域課程綱要微調之說明」裡,其實可以窺見小組成員集體退出的情況嚴重,但教育當局還是要強硬用記名表決的方式通過。我們知道記名表決是用來防止跑票,對委員將造成很大的壓力,但是卻被應該保持中立的教育部用來作為強行通過官版課綱的工具。

課綱微調的內容極具爭議性,造成參與的成員大量退出,這說明了連教育部找來的專家學者都不願為政府微調課綱背書,也反映出微調課綱尚未取得社會共識。(資料照,記者廖耀東攝)

文中說高中分組審議會於「1月25日召開,該分組委員總數計43人,當日會議實際出席29人」,為 何減少14人之多?然後又說「分組召集人並請在場之24位委員以記名方式,針對語文與社會領域課程綱要是否微調表達意見,經統計表達同意國文、歷史、地 理、公民與社會4科課程綱要微調之委員人數,皆達出席委員過半數」,在場委員一下子又少了5人(29→24),然後用強硬動員的記名方式決雖然過半,但是 過半人數也只不過是多於13的人數。

請看一個原本委員總數達43人的小組,到了最後表決時只剩超過13人,就算技術上「過半」了,這樣的過半顯然根本沒有共識!所以教育部不顧一切強硬通過政府的課綱立場,為政府護航完全是政治考量優先於專業考量,也完全是用意識型態凌駕教育之上。

教育政策的擬定不能欺騙孩子和醜化教改的歷史。 

當我們在抗議鄰國修改教科書,用政治立場強硬主導教育是不光明不民主的卑劣行徑時,我們自己的政府怎麼也跟他們一樣呢?小心我們在教小孩說我們大人正在說一套做一套!

很多媒體的評論都說當年民進黨所謂去中國化也是政治力介入教育,但我想請媒體朋友回到民進黨執政的年代,請問他們有像今天的教育部一樣用這麼短的時間強渡該政黨任何的意識形態或政治主張嗎?他們有要所有的歷史教科書都要介紹他們的台獨黨綱嗎?將台灣史單獨成為一冊,讓 學生在認識世界之前先認識我們的鄉土,就是去中國化和主張台獨嗎?我們沒有任何一位歷史老師在講台灣時不會談到中國,因為歷史是連續的,不是斷裂的,總是 會追根溯源。漢人的祖先和文化從中國來,哪個台灣史課本不會這樣寫?何來去中國化之說?這樣的批評才是用政治意識凌駕歷史專業,應該被唾棄!

教育政策的擬定不能欺騙孩子和醜化教改的歷史。(記者李容萍攝)

論者又說民進黨執政時同樣也是用政治力量更改了教育,所以沒資格批評國民黨。但是我想請問大家,如果民進黨執政時不改,請問我們還要沿用兩蔣時代的大中國史觀嗎?我們在中國歷史裡看不到台灣真正的歷史,是應該的嗎?我們只會搭關在鐵幕裡那個虛幻中國的火車,在歷史考卷裡拿高分,但是卻連台灣有個追分與成功的地方都不知道,合理嗎?民進黨當年對教科書的改革是經過很多社會的激烈討論與磨合的,藍營與一些主流媒體的攻擊砲火從未減少過,最後在取得最大多數的社會共識下推行,豈能等同於今天國民黨政府在這麼短的時間內所硬性推行的權威和反民主?

如 果我們容許這樣反民主的教育政策,那麼我們就倒退到兩蔣的威權時代,我們老師要如何教育我們的學生,當一個真正二十一世紀的現代公民?課綱不是不能調整, 但一定要給社會充分的討論空間和時間。當社會共識出來了,如果大多數人贊成政府的版本,那麼我們就能在這個和諧的基礎上型塑孩子的國家認同與歷史認同。

敬請教育部停止微調課綱的實施,回歸社會的討論與研究後再論。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6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