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16 am - Tuesday 22 January 2019

二十世紀初的彩色照片:革命爆發前的俄羅斯帝國

週五 2015年05月29日, 10:1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6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Mumu Dylan 2015/05/29 10:00

布哈拉埃米爾國的末代統治者:阿里木汗(1880-1944),這是他1911年登基不久後所拍的肖像照。在俄羅斯共產政權建立不久後,他逃到阿富汗直至1944年去世。

布哈拉埃米爾國的末代統治者:阿里木汗(1880-1944),這是他1911年登基不久後所拍的肖像照。在俄羅斯共產政權建立不久後,他逃到阿富汗直至1944年去世。

俄羅斯帝國化學家謝爾蓋‧普羅庫金-戈斯基(Sergey Prokudin-Gorsky,1863-1944)自從拍攝了俄國文豪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的彩色照片後,成為了享譽俄羅斯的攝影師。因著這股名聲,使他在1909年受到了俄國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注意。普羅庫金-戈斯基隨後與沙皇及皇室的會面成為了他生命中的關鍵時刻:沙皇提供了資金和通行權限,讓他開始了日後形容為畢生志業的工作。

得到沙皇支持後的十年中,普羅庫金-戈斯基將列車車廂特別改裝為暗房使用,並走過俄羅斯帝國的各個角落,將所見所聞紀錄為超過一萬張的全彩照 片。他使用三色原理之攝影技術,一張照片時需先分開使用紅色、綠色及藍色濾光片拍攝,然後放入含有顏色過濾器及投影的光學裝置中成像,才能成功取得一張全 彩照片。

普羅庫金-戈斯基於1912年所拍攝的自拍照。

普羅庫金-戈斯基於1912年所拍攝的自拍照。

普羅庫金-戈斯基拍攝照片的十年中,正逢俄羅斯帝國的轉捩點:第一次世界大戰爆發和廢除君主政體的共產主義在俄羅斯境內發酵,這些照片也意外地成為「後俄羅斯帝國」的最佳寫照。

1918年,由布爾什維克發起的十月革命後,普羅庫金-戈斯基準備離開俄羅斯,但在離去時約有一半的底片被當時的俄羅斯政權沒收,最終他與家人 到達巴黎定居。1948年,美國國會圖書館向普羅庫金-戈斯基的遺族出資購買了留存的攝影材料,並將其公諸於世,人們才得以窺見革命爆發前,俄羅斯帝國境 內的人事物。

撒馬爾罕市場內的商人,展示著絲綢、棉花、羊毛織物及一些傳統地毯。

撒馬爾罕市場內的商人,展示著絲綢、棉花、羊毛織物及一些傳統地毯。

普羅庫金-戈斯基捕捉了遊牧民族的傳統裝扮,圖為站在蒙古包前的烏茲別克女子。

普羅庫金-戈斯基捕捉了遊牧民族的傳統裝扮,圖為站在蒙古包前的烏茲別克女子。

負責監管切爾尼戈夫水閘的Pinkhus Karlinskii,普羅庫金-戈斯基指出當時的他已經84歲,已經堅守在這個崗位上66年。

負責監管切爾尼戈夫水閘的Pinkhus Karlinskii,普羅庫金-戈斯基指出當時的他已經84歲,已經堅守在這個崗位上66年。

穿著傳統服飾和頭飾的土庫曼駱駝騎師與他的駱駝。

穿著傳統服飾和頭飾的土庫曼駱駝騎師與他的駱駝。

一位在黑海之濱的巴統北邊小鎮,負責管理茶園及加工廠的中國人領班。

一位在黑海之濱的巴統北邊小鎮,負責管理茶園及加工廠的中國人領班。

達吉斯坦,在突厥語中意為「山之鄉」,由許多民族組成的地區。圖為一名遜尼派穆斯林,穿著傳統服裝和頭飾,腰間掛著一把匕首。

達吉斯坦,在突厥語中意為「山之鄉」,由許多民族組成的地區。圖為一名遜尼派穆斯林,穿著傳統服裝和頭飾,腰間掛著一把匕首。

年輕的俄羅斯農家婦女提供漿果給訪客。

年輕的俄羅斯農家婦女提供漿果給訪客。

普羅庫金-戈斯基(右下方)和其他人乘坐在摩爾曼斯克鐵路沿線。俄羅斯的鐵路建設在1850年代開始發展,鋼軌採用加寬的軌距。

普羅庫金-戈斯基(右下方)和其他人乘坐在摩爾曼斯克鐵路沿線。俄羅斯的鐵路建設在1850年代開始發展,鋼軌採用加寬的軌距。

囚犯被關在傳統的中亞地牢監獄,實際上只是挖一個坑,並在上方建造簡單的構造。警衛配有俄羅斯步槍和刺刀,以及俄羅斯風格的統一制服與靴子。

囚犯被關在傳統的中亞地牢監獄,實際上只是挖一個坑,並在上方建造簡單的構造。警衛配有俄羅斯步槍和刺刀,以及俄羅斯風格的統一制服與靴子。

在黑海東岸茶園裡辛勤工作的婦女,經普羅庫金-戈斯基鑑定為希臘人。在俄羅斯帝國這個地區(現今的烏克蘭、摩爾多瓦和喬治亞)有著少數的希臘民族。

在黑海東岸茶園裡辛勤工作的婦女,經普羅庫金-戈斯基鑑定為希臘人。在俄羅斯帝國這個地區(現今的烏克蘭、摩爾多瓦和喬治亞)有著少數的希臘民族。

位在高加索山脈的小鎮「Borzhomi」,現為喬治亞共和國的領土。該鎮以其礦泉水著名,它是十九世紀末流行的水療小鎮。

位在高加索山脈的小鎮「Borzhomi」,現為喬治亞共和國的領土。該鎮以其礦泉水著名,它是十九世紀末流行的水療小鎮。

撒馬爾罕,古老絲路從歐洲到中國的必經之地,發展出非常多樣化的群體。圖為猶太男孩正在跟拉比學習。

撒馬爾罕,古老絲路從歐洲到中國的必經之地,發展出非常多樣化的群體。圖為猶太男孩正在跟拉比學習。

聖尼古拉斯教堂被毀前的完整容貌,教堂在二戰時期遭到納粹軍隊的嚴重毀壞,蘇聯時期則被作為工廠使用。

聖尼古拉斯教堂被毀前的完整容貌,教堂在二戰時期遭到納粹軍隊的嚴重毀壞,蘇聯時期則被作為工廠使用。

今日喬治亞的首都提比里斯城,在當時也是俄羅斯帝國的一部分。照片攝於二十世紀初。

今日喬治亞的首都提比里斯城,在當時也是俄羅斯帝國的一部分。照片攝於二十世紀初。

普羅庫金-戈斯基於1910年拍攝的Nilov修道院,當時的修道院還是用於宗教事務,但在後來則被奪去成為集中營和孤兒院,一直到1990年才重新作為教堂。

普羅庫金-戈斯基於1910年拍攝的Nilov修道院,當時的修道院還是用於宗教事務,但在後來則被奪去成為集中營和孤兒院,一直到1990年才重新作為教堂。

圖片出處
LOCMashable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69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