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2 pm - Tuesday 20 October 2020

如此課綱,如此部長◎李宗穎

週三 2015年06月17日, 12: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3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6-17 11:00

李宗穎
美國德州農工大學經濟學博士,旅美二十多年,曾任軟體工程師,在美國和台灣的金融業服務達十五年,現任教於東吳大學經濟系。
如此課綱,如此部長
在文明國家,教育是引導學生獨立思考,在野蠻國家,教育變成統治者洗腦的工具。教育應該是獨立的,就像司法一樣。(網路資料,民報合成)

教育部本來要非常強勢的硬推新的去台灣化的微調課綱,並恐嚇未來考試只採用新課綱,警告出版社不得再印舊課綱。後來因為全國超過二百所高校生串聯,教育部吳思華被迫出席滅火,硬著頭皮去首先發難的台中一中與師生座談,答非所問,只說一切是前任決定拍板定案的,結果狼狽離去,只答應考試不考有爭議課綱,但是新舊課綱仍然並列,還非常駝鳥般的喊出“政治退出校園”,然後突然取消所有的課綱微調座談會,改為上網討論。這下子提油救火,惹惱了無數的高中生,相約七月到教育部示威。

常聽到言教不如身教,教育部長吳思華處理黑箱的課綱微調的過程教了學生甚麼?我們從黑箱的課綱微調又學到什麼?黑箱的課綱微調有兩個問題,一是程序正義,在微調過程有沒有問題,司法機關早已經給了答案,判決結果是課綱微調過程違法。一是微調結果是否為真,內容有沒有竄改台灣歷史,為政治服務的嫌疑。當被質疑黑箱作業違反程序正義時,吳思華的回應是這是前任所為,不是他的責任,他只是來繼續推動既定政策,去台灣化的既定政策。在台灣搞去台灣化!有沒有搞錯?另外,我們也要請教教育部長吳思華,根據您的認知,教育部長的責任應該是什麼?只是推動既定政策嗎?

為什麼黑箱?一是可能知道內容不會被接受,一是雖然知道內容應該會被接受,但是為了效率或是不願意建立好的制度,乾脆黑箱作業。考試不包括課綱有爭議的部份,但是新舊課綱仍舊並列,為什麼不乾脆把新課綱拿掉?教育的目的不是考試,考試的目的是測量學生學習的狀況,用來衡量教育成果的工具之一,但不是唯一的工具,教育的成果有的要在許多年後才看得出來。

常聽人說給人魚吃不如教人釣魚,教育的目的應該是教導學生如何追求真理,但是老師是否可以提供真理?甚至老師知不知道真理為何物?或是真理是否存在?學生可不可以挑戰老師提供的真理?古希臘哲學家亞里斯多德(Aristotle)的名言: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或許可以提供一個方向。在文明國家,教育是引導學生獨立思考,在野蠻國家,教育變成統治者洗腦的工具。教育應該是獨立的,就像司法一樣。

教育部長吳思華阿Q式的口號“政治退出校園”本身就政治味十足,試圖掩飾做為一個政治打手的不安。吳部長能否告知政治是何時進入校園?是不是始於課綱微調的黑箱作業?如果是,補救之道應該是黑箱的課綱微調退出校園。如果不是,吳部長應該明確告知,才有可能落實他“政治退出校園”的呼籲。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3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