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1 pm - Monday 24 February 2020

南方朔:這次要用警察對付中學生嗎?

週二 2015年07月07日, 1:5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7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上一次太陽花學運,政府竟然敢於出動鎮暴警察對付大學生,這次難道它還要如法炮製,用警察來對付中學生嗎?

2015年07月07日00:04

「責任」這個字,在英文裡出自「回應」(Respondere)這個古代拉丁字。單單這一組字就已道盡了大半本政治哲學。一個對民意能夠回應的政府,就是個「有反應」(Responsive)的政府。能夠「有反應」的政府,才會是個「肯負責」的政府,「肯負責」的政府才會有責任心和責任感。所以對民意和問題能做出「回應」,乃是政治的第一步。

ADVERTISING
但非常令人失望的,乃是今天的台灣政府卻是個對各種問題和民意都相當麻木的政府。當國家出了問題,他就假裝和它無關,推讓給人民,而民意無論有什麼意見,它都假裝沒聽見,而仍一意孤行。政府唯一的本領就是失去了反應能力,一切都以拖待變,敷衍混世,今天台灣每下愈況,不是沒有原因的。

就以近年來幾個問題為例:

台灣食安風暴不斷,照理說如果政府有反應能力,早就有清楚的對策,但我們的政府卻好像事不關己的一直拖延,於是食安問題遂顢頇至今。
就以最近的八仙樂園塵爆慘案為例,它涉及許多大問題,例如各種節慶娛樂活動之管理,意外發生時的應變,醫療資源的動員等,但慘案發生至今已經一個多星期,台灣仍處於各醫院自行努力的情況。統一的政府作為仍然沒有出現。

就以太陽花學運為例,當時發生了服貿協議之爭,而政府對人民的意見完全不理不睬,硬是要孤行到底,最後大學生終於忍無可忍,於是太陽花學運遂告爆發。如果政府能重視民意,及早做出回應,事情怎麼會搞到這種地步?因此太陽花學運如果要追究原因,統治者自行其是,一意孤行,不理會民意乃是關鍵。

而到了現在,則是另一波可能規模更大的高中生學運即將一觸而發的時候。高中生的黑箱課綱問題乃是個陳年老案,但政府卻對人民及學生的反對意見不予理會,而只是在不斷的搞著各種小動作,它立場強硬,但手段不斷變化,目的就是要讓黑箱課綱矇混過關,但政府的這種操作手法已被人民看破了手腳,於是台灣的高中生已被逼得推向了牆角。這是政府官僚寸寸進逼,高中生退無可退,到了揭竿而起的時候。學生現在已下了最後通牒以七月十日為最後期限,要求撤下黑箱微調課綱,否則不排除抗議升級。如果政府仍堅持要一意孤行,那麼人數可能多達幾十萬的高中生學運即將被引爆。當一個政府會把大學生和高中生都逼上街頭,這個政府還能不亡嗎?

一個政府絕對不能自以為是,一定要對民意有所回應,有反應的政府才會有責任感。而台灣今天的政府卻正走在反方向上,它以為回應民意就是軟弱,於是它強硬的拒絕民意,上一次太陽花學運,它竟然敢於出動鎮暴警察對付大學生,這次難道它還要如法炮製,用警察來對付中學生嗎?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76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