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31 am - Sunday 25 October 2020

丹麥人民黨副主席:對中共說不

週三 2015年07月22日, 11:3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6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更新時間: 2015年07月22日

丹麥人民黨副主席孫恩‧艾斯普森(Søren Espersen)。(記者童景/攝影)

文/童景
跌破眼鏡可謂今年丹麥大選紛紜的效應。先是原本可以再拖幾個月的大選在前首相赫勒•托寧-施密特(Helle Thorning-Schmidt)的決定下早早地定下了格局:2015年6月18日舉行四年一次的大選;再是丹麥人民黨(DF)成最大贏家,在議會取得37個席位,撥得藍派頭籌變身為第二大黨;三是大贏家人民黨並不接棒入閣,拱手讓自由黨(Venstre)再次執政,這次選舉的速戰速決和結果的出人意料似乎令丹麥人至今還沒有完全反應過來。

而「黑馬」丹麥人民黨的政治傾向也成了很多人所關心的話題。記者也帶著這些疑問採訪了丹麥人民黨副主席孫恩‧艾斯普森(Søren Espersen)。

始料未及晉位第二黨

從1995年成立以來,具有濃重民族主義色彩的丹麥人民黨素以保護丹麥傳統,維護丹麥本國利益,限制、緊縮移民等右翼政策著稱。本次選舉,五分之一以上的丹麥人選擇了丹麥人民黨,這是丹麥人民黨自成立以來,第一次在大選中有如此出色的成績。

艾斯普森先生表示,丹麥人民黨成為議會中緊跟社會民主黨(Soc.dem.)、成為議會中第二大政黨的原因有很多,他說:「一方面民眾已經對社會民主黨為首的現任政府產生疲憊;二來很多的難民湧向丹麥,而且看起來是要留在丹麥了,因為他們的國家正在發生戰爭。還有關於歐盟,人民開始懷疑歐盟的作用。」

困心衡慮暫不執政

雖然丹麥人民黨成為藍派第一大黨,應該很容易成為執政黨之一,但是他們多方討論,最終選擇了暫時不執政。艾斯普森表示原因也有很多,他說:「如果我們堅持的話,我們可以做任何的大臣。但我們選擇不執政,因為一執政就會有代價,目前有一些東西是我們要的,但現在首相拉爾斯•洛克•拉斯穆森(Lars Lokke Rasmussen)並沒有與我們達成共識。如果我們有90個席位在議會,我們就可以做任何想做的事情,但我們還沒有得到,所以我們必須妥協,這也永遠是丹麥民主政治的特色。最後我們覺得最好不上台執政,我們作為支持黨派最為好。」

雖然人民黨目前並沒有打算執政,但其影響力非同小可:「我們現在覺得我們的力量很強大,能成為權力的一部分,我想我們會在今年年底的第一輪預算談判中顯示出我們的實力。」

澄清移民政策

一提到丹麥人民黨,人們就會想到其嚴苛的對外國人的態度。人民黨提出的限制難民數量、對進入邊境的外國人進行把關等,都是引起丹麥激烈討論的話題。但艾斯普森認為很多人對人民黨的外國人政策有一定的誤解:「很遺憾有很多人誤認為丹麥人民黨不歡迎外國人。這是一種誤解,我們非常關心為這個國家奉獻的人民,其實我們有很多這樣的外國人,很多。很多中國人、越南人和其他種族的人為丹麥社會做出了貢獻。他們是非常受歡迎的,我們肯定他們的價值。丹麥幾個世紀以來一直是接受外國人的國家,我自己的妻子就是來自英國的移民,其實我的很多家人和外國人結婚,我們是一個國際性的大家庭。」

讚華人融入丹麥狀況好

我們也特別請艾斯普森談談他對中國人的認識和對華人融入丹麥社會的看法,他毫不猶豫地說:「中國人融入丹麥社會非常好,非常高興看到一定種族的人群很好地融入社會。」他表示自己通過對華人的觀察,發現了一個華人的特徵:「不管在哪裡,倫敦、紐約、舊金山,那次我們在紐約曼哈頓的唐人街,非常有趣地看到他們很融入當地社會,他們有意願為共同的美好而努力,我覺得這是中國人思維的一個特徵。」

艾斯普森認為融入當地社會是一個人生態度的問題,他拿自己的親身經歷作比喻:「當我去英國生活的時候,我並不是為了改變英國人的生活習慣。關鍵是你的態度,你想過來,你想融入社會,你想保持你的傳統和屬於你的重要東西,這很好。就像我不會因為到了英國而忘了丹麥,同樣你也不會因為到了丹麥而忘了你的國家。」

然而艾斯普森卻看到有些移民有另一種不同的態度,他們來到丹麥後卻產生了一種要改變丹麥的使命感,完全反對丹麥民族的生活方式。這種把自己的觀念強加給別人,甚至想要去改變別人而不惜破壞共同生存的條件的人,讓艾斯普森感到非常不可理喻:「你選擇來到丹麥,為了你的追求或你想離開一些東西,但到來之後你卻又想用你原來的東西去改變這個地方,那就根本不用移民。」

然而丹麥作為高福利社會和民主社會,也讓一些不良現象有機可乘。艾斯普森非常坦誠地說出了自己的想法:「我們非常擔心兩種人,一種是不願意工作、不願意付出的人或依賴福利社會而生活的人;還有一種是帶著很強烈的宗教色彩觀念的人,特別是伊斯蘭教圈子的人,他們總是要求我們丹麥人應該如何生活、如何做事。在我的眼裡,這樣的人是不受丹麥歡迎的。」

反對中共獨裁

人民黨是丹麥唯一與台灣保持密切友好關係,卻不因經濟利益等與中共專制政權妥協的政黨。隨著人民黨的強大,有朝一日或許會上台執政,多年來一直參與議會外交委員會事務的艾斯普森是否願意成為外交大臣,他個人是如何看待丹麥與中國的外交關係呢?

對於我們的問題,艾斯普森並沒有迴避:「我想我會願意成為外交大臣。但是中共試圖改變別人的特點同樣是非常令人討厭的。共產獨裁不能被指責,它就是這樣的,因為中共獨裁政府已經證明了它對西方社會的施壓是成功的。它讓西方社會接受它們迫害法輪功、接受它們迫害西藏人民。只要我們這樣做了,它們就很快得寸進尺。很遺憾的是,很多西方政府妥協了,而不是站起來說不。我知道英國人做得很好,他們沒有接受這些,可惜丹麥並沒有這樣做。

「我發現其他黨派非常擔心貿易進出口問題,當然這也很明顯。但是我認為你應該與所有的人做貿易,所有人,不管他們的制度怎樣,但是你不能讓他們提出貿易附加條件,比如讓中共說我可以買你的產品,如果你在政治上這樣這樣做。我不能接受這些。同樣我不接受的是,在2005年~2006年的丹麥漫畫危機期間,阿拉伯國家開始要求我們如何如何,我們的言論自由他們無法接受,所以他們開始抵製丹麥貨物。

「因此我認為與中國的最好的關係是停留在貿易的層面,包括交流學生等,我認為是一個很好的想法,但是他們不可以要求我們如何談論西藏問題,要求我們如何對待在中國發生的迫害等等。事實是正因為共產的獨裁,才讓我們必須站出來承擔抗議的責任。中國人民是所有這一切的受害者,所有的中國人需要我們的支持。」

丹麥2015年大選背景和民主特色

丹麥社會實行民主議會制度,共有10個左右不同的黨派,每個黨派必須達到2%的選票才有資格進入議會。2015年大選後,丹麥共有7個黨派在議會取得席位。丹麥人民黨在選舉後成為議會中第二大黨派。

丹麥選舉至少每四年一次,首相可以在執政滿四年之前隨時自由地選擇時間決定選舉日期,這是首相的特權。今年大選被定為6月18日。大選前的民意調查顯示為,由社會民主黨所代表的紅派勝選機會很大,主要是因為北大西洋省份,即法羅群島、格林蘭島各有兩位議員,他們都支持紅派。但選舉開始以後,紅派和藍派的票數非常接近,最後以16萬張選票的差異,藍派勝出。

在丹麥沒有一個政黨的選票超過50%,所以每個政黨都必須與其他政黨合作。同時丹麥議會的一個特色是,在很多提案的討論中,經常需要邀請反對派政黨一起合作,通常是社會民主黨,並會另外進行很多黨派間的會議,簽訂各種協議。丹麥的主要法規決策,比如關於國防、公安、警察等,經常是70%~80%的議員表決通過。所以不管是哪一派中的哪個政黨上台執政,所有的黨派在選舉之後都會共同合作。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6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