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9 pm - Wednesday 23 September 2020

我們的教育,死了。◎Dai Lin

週五 2015年07月24日, 7:4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1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我是衝進部長辦公室的學生之一,我們沒有破壞任何物品,也沒有翻東西,僅將一些椅子、櫃子靠在門上,連續喊著口號一小時左右時,警方在三秒內將部長室大門拆個粉碎,大量霹靂小組湧入部長室,我立刻衝向其他同學手勾手防備,我是第一個被壓制在…

Posted by Dai Lin on 2015年7月23日

11174799_915518298506606_3802146363251444456_n

Dai Lin

我是衝進部長辦公室的學生之一,
我們沒有破壞任何物品,也沒有翻東西,
僅將一些椅子、櫃子靠在門上,
連續喊著口號一小時左右時,
警方在三秒內將部長室大門拆個粉碎,
大量霹靂小組湧入部長室,
我立刻衝向其他同學手勾手防備,
我是第一個被壓制在地的,
雖然我完全沒有掙扎反抗,但警察毫不客氣,
用力反折我的雙手,我痛得咬牙,
霹靂小組一手上銬,一手將我的臉用力壓在地上,
上銬完成後,直接拉著手銬拖行到部長室門口,
用力將我摔倒地板上,由另一名警員接手,
學生一個個被帶到教育部大廳,
現場一陣混亂,警察對學生咆哮、要求增援,
更多的霹靂小組和員警趕到現場,
外面鎂光燈大作,人群開始聚集。
警方似乎很討厭我們被拍,
把我們帶到隔壁的外交部領事事務局,
過程中還有警員刻意扭轉女同學手銬,
女同學痛的大叫,警察回罵「叫什麼叫!」
在外交部等待移送莫約一小時,
終於分批上車,由徐州路停車場出口送走,
所有同學(三十位)被移送到市保大(延壽街339號)
目前律師僅有五名,學生拒絕無律師偵訊。
我們的教育,死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1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