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7 am - Monday 06 July 2020

「和毒犯關在一起」 反課綱學生哭了

週六 2015年07月25日, 1:3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50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反課綱學生交保後,紛和同伴相擁打氣,還有人掉淚。劉耿豪攝

2015年07月25日00:07

反課綱學生丁鈞佑昨晚間獲交保後,在臉書貼文述說被檢警帶走近20小時的心路歷程,丁男說,地檢署把學生跟毒販關在監牢裡,有伙伴壓力大到哭了,其他「獄友」還一直在鬼吼鬼叫。

丁鈞佑說,感謝媽媽最後還是出面幫他辦保,因為「地檢署直接把我們這群學生,跟毒犯關在貨真價實的監牢裡,有夥伴壓力大到哭了(因為我們的”獄友”一直鬼吼鬼叫),最好笑的是我們的保釋金比毒犯的保釋金整整高了2倍。」

丁男說,佔領教育部不到半個小時,就吸引了三位數的警力,連霹靂小組都出現了,他還被用束帶綁在旁邊,身旁的記者儘管已表明「我們是記者」,並出示記者證,警方態度仍囂張,不允許任何記者錄影拍照,「在我們面前公然踐踏媒體自由」。

直到下午檢察官宣布他們一人大約繳2萬元的保釋金,並且先將他們關押在台北地檢署,他們又被從3點關到6點,牢房不可攜帶任何東西,連皮帶也要拆下,只能攜帶身分證,錢和電話簿(請律師或聯絡保人),丁男形容,學生們「和其他被關押的人關在一起,這對我們而言是相當大的壓力,牢房內只有石椅,鐵柵欄和簡陋的廁所」,後來經過漫長的等待才一一被保出來。

北檢發言人晚間聯繫不上,不過據了解,昨天另有賭博案、毒品、妨害性自主與偽造有價證券案的被告,先後被移送到地檢署,由於北檢拘留室的空間有限,加上昨天移送的被告又多,確有可能發生不同案件嫌犯,關押在一起的狀況。(法庭中心/綜合報導)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00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要不要下次先讓日本雜種的屁孩挑牢房?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