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02 pm - Sunday 20 June 2021

「張奇文」們參與的台灣民主進程◎雜念所在

週六 2015年07月25日, 3:3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4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雜念所在 2015/07/25

歷史要怎麼記載這一天呢?

如果時光回到卅年前,俊俏的「左艷容」宋局長應是義正詞嚴地出面譴責暴民,發動所有廣電、報紙媒體共同圍剿,讓國人同仇敵愾一番;洪訓導主任更會忠貞地貫徹黨國的指令,豈只耳提面命,那犀利的眼睛應是死盯著每個學生的小腦袋瓜吧!

2015年的7月23日深夜,台北市警方用極為粗暴的手段,逮捕了廿多名抗議黑箱課綱闖入教育部的學生、以及數名媒體記者,違法使用束帶反銬學生雙手,偷 偷解送保大,好似廿多年前偵辦惡貫滿盈的胡關寶等要犯,也都在保大好好「處理」。警方這次共拘禁30多人,竟然過了近3小時才「允許」3名律師前去探視, 到清晨也僅有6名律師在場。

不知道去年消費了太陽花學運榮獲習大大召見的宋前局長如今對這事件會有什麼好聽的場面話?倒是由麻雀變「飛雞」的洪前訓導主任應是卅年一以貫之吧,因為她一個月前針對這波學生反黑箱課綱,還說根本調得不夠。

白天,第一線指揮這次行動的北市中正一分局召開記者會,說明共逮捕33人,其中24名學生、3位記者、6位聲援民眾,學生中有11人未成年,這位副分局長竟還好意思地提到這11名未成年學生將依《少年事件處理法》移送少年法院,這些警官根本不能分辨《少年事件處理法》與《刑事訴訟法》不同的立法意旨,還是指揮所屬粗暴對待。更荒謬的是警方說,因教育部已提出告訴而加偵辦,吳思華還矯情地說是忍痛提告,實在可惡至極,現今政府這個黨國洗腦部根本不配談「教育」,

台北市長柯文哲輕描淡寫地說是現行犯緊急狀況,又老調重彈SOP,還提新聞聯絡官云云。去它的SOP!有20多名學生、其中有11個與柯文哲的小女兒一樣 是未成年的高中生,因抗議黑箱課綱被柯文哲麾下的警察抓去了,柯文哲還可以睡覺呀!不用親自去看看小朋友們是如何被「招待」嗎?

同樣在黨國教育下成長的柯文哲,常常吐露一些封建或威權的言語,有時也很滑頭,說錯話或做錯事被檢討,常辯稱自己沈浸在醫院的象牙塔中而社會化不足,去年 常常聽到柯文哲高喊「公平正義」,每聽一次就有多一點的懷疑。這30年來絕大多數的社會運動、抗爭都是在台大醫院的周遭發生,這樣一次次的有人犧牲而換來 台灣的民主進程,不知道柯文哲真正對這些有多少的理解與同情,然而莫名其妙地,柯文哲竟然先同情起前一任的中正一分局長方仰寧來。

40年前,高一時去聽郭雨新最後一次選舉的演講;高三時也見證了林義雄首次也是唯一一次的選舉活動;隨後三十多年近身觀察了已數不盡的街頭運動、民主抗 爭、選舉活動,有激越、有悲情的、或有太多感傷的,也一點一滴地體察黨國意識對台灣的控制與傷害,更有對本土陣營部分政客的墮落、以及長年不長進媒體的失 望,近年來原本已深有挫折感,直到這兩年看到年輕人的自覺,去年有太陽花學運、今年更有高中生基於對生長土地的認同與愛,百折不撓地自主進行反黑箱課綱運 動,實在感動不已。

大作家對反課綱學生寫錯字說「我真慚愧」,而自己看到這些小朋友的自覺與行動力,也要說「我真慚愧」、甚至「羞愧」。24日凌晨到教育部前瞭解,卻僅有寥寥兩百人左右的民眾陪同學生在場關切、聲援。有20多名學生被抓了,其中有這麼多小朋友,看了幾十年的活動,沒有這晚那麼悲傷與憤怒的。

不是要談那微不足道的法律問題,這件事已是台灣的歷史,是台灣民主的進程走到今天,現今的政府竟然連未成年的學生都抓起來了,誰該同我一起羞愧?誰應比我更加羞愧?

凌晨4時許,負責第一線指揮的中正一分局分局長張奇文率大批員警到教育部前驅散在場關切、聲援的學生與民眾,張奇文拿著麥克風對群眾警告時,那是多熟悉的場景啊!

26年前的4月7日早上,當時是中山分局民權東路派出所主管的張奇文,同老里長去按門鈴拘提鄭南榕,在自由時代雜誌社樓下門口演場假戲,實際上卻是週邊密佈比抓槍擊要犯更龐大的優勢警力,致鄭南榕為堅持言論自由與台灣獨立的理念殉難。

YouTube Preview Image
鄭南榕自焚事件警方蒐證影帶- YouTube(「鄭南榕的自由時代」離開好遠了嗎)

張奇文「何其偉大」,竟然已在台灣的民主進程中兩度扮演關鍵的角色,當然這只是消遣他吧,派出所主管到分局長都只是小工具而已,背後的大鷹犬都是江湖響噹噹叫得出名號的才是,抓鄭南榕有「侯霸子」、逮小朋友們有「邱霸子」。

叫「霸子」大概都很會逮人,印象中最早被叫「霸子」是侯友宜的師父之一「譙霸子」(後來好像另有引領他升官的師父,這以後有機會再談),只是很莫名其妙,警界又不是黑幫、或搞山寨,好的不學卻跟著流行叫「霸子」,還是諷刺一些警官是「山寨貨」呢。

柯文哲用「邱霸子」邱豐光當市警局長,過去因其只是小角色,對其無太多了解,只是一副凶狠樣,印象中近20年前他當市刑大副大隊長時,與大隊長侯友宜配合 市議員璩美鳳的質詢,大動作偵辦宋七力案,當時對如今與柯文哲友好的謝長廷有所傷害,庶幾是場荒謬的政治案件,而當時也讓「本尊」、「分身」成流行用語, 最近想到,因科技的開發,3D投影技術的成熟,加上利用網路,創造「分身」應已是輕而易舉且無遠弗屆,宋七力應該重出江湖秀一秀「分身」讓警界「霸子」兩 寶見識一下新時代的新技術。

提到新科技,原本有個建議想寫下來看有人可以轉告給彭文正參考,而這也與柯文哲有關。近20年來離群索居,大概也有26年多沒再遇過彭文正,沒想到其模樣 沒怎麼變,真是老妖怪,還可以俊男美女賢伉儷主持節目,不過他這位廿一世紀新一代的彭教授也遭教育部修理,又暫別螢幕一陣子了。言歸正傳,柯文哲就任市長 後曾接受〈正晶限時批〉專訪,記得柯文哲曾承諾警方在處理群眾事件時,身分編號辨識度會放大,這點目前似乎並未履行。另外彭文正當時關切追究318太陽花 學運持警棍痛毆學生的暴警問題,被柯文哲以曲解的法令唬弄過了,彭文正未當場追問,不過相信彭教授應仍未放棄追究這個違法濫權的暴警。

那個著名暴警圖像,想當然而,警政署及北市警絕對都已知身分,是蓄意隱匿,檢察官也包庇縱容,柯文哲不想得罪警方也鄉愿地耍笨。最近看一些新聞,各地警局 在辨案時,已有不少案件是靠著所謂「人臉辨識系統」的輔助完成的,顯示系統及資料庫都已建置完成且純熟地在運用,甚至太陽花學運有那麼多學生被追究,應也 是藉由這個系統以達肅清的目標,現在、未來警方也一定會以此利器來對付群眾,為什麼檢警不以此來追究那些暴警呢?將來,彭教授也可繼續關切這個系統有無濫 用,更有必要檢討是否有侵犯人權之虞。

從警者,年輕時絕大多數都有些正義感,但警界長期以來為黨國所役使,偏差地有時成為控制、壓制人民的工具,偏離了衡平執法的專業,尤其在黨國長期掌控而既 成的升官文化,官愈大愈難擺脫為黨國所用的陋習,上行下效,警界在台灣民主轉型的過程中,與軍公教都成為相對落後的群體,每每與廣大人民的利益有所扞格與 衝突。例如,成名甚早的侯友宜在民進黨前次中央執政時期被拔擢為最年輕的警政署長,堅拒加入民進黨這本無可厚非,民進黨失去政權後,在網路上看到許多本土 陣營期待他代表綠營回其故鄉嘉義參選,當時即頗覺莞爾,這些都是不了解他個人的關係及在警界的歷練過程,所以在黨國復辟後,侯友宜旋即投靠朱立倫,也回復 國民黨籍,充當朱的鐵腕,這只能遺憾他沒能真實親近土地與人民、無法體會台灣民主發展的變動軌跡。

晚間新聞,看到民進黨市議員圍剿中正一分局長張奇文,張奇文欲一肩扛責,這只能替張奇文可憐了,市議員當了好久還搞不清楚警界層層節制的文化嗎,還是回去 夢想選立委吧。張奇文敢不向市警局長邱豐光報告嗎?邱豐光敢不向市長柯文哲、警政署長陳國恩報告嗎?陳國恩敢不向國民黨中央及情治系統報告嗎?有為的市議 員這時就是該要求市長柯文哲負責,看柯文哲如何交代!

對這個黨國根本不抱任何期待,更早已厭煩不長進的媒體天天充斥著柯P花拳繡腿的新聞。活在同個年代,對柯文哲這類優越的人相當熟悉,經常流露出自我、驕傲,面對普通人或欠缺同理心與關心,這個樣子,與愚蠢冷血卻一路順遂的馬英九倒有部分的接近。

市議員應代表民眾質問柯市長,他知道警方的作為後,有沒有一絲絲的憤怒,這個憤怒不是緣自於警方替他捅了簍子,也不是基於警方沒按SOP作業,而是他的高 階警官部屬是用什麼心態在面對人民的,更不要說對象是學生、小朋友了。更要質疑柯文哲,他不管在何時得知事件的發生,要捫心自問自己是否已經盡力了?夜間 新聞看到台北市政府發表柯文哲的道歉,應是對外界批評的回應,不過不希望這只是危機處理的公關作為而已。

從教育部前回來後,一時氣憤的是負責指揮的張奇文,聯想起過去的事件,所以有了這個題目,但早上看到柯文哲在記者會的回應,太讓人失望了。柯文哲應該理 解,人最重要是有感知的能力,有多元的價值也能彼此適應調整,不是SOP就能處理一切的,公部門面對公眾,從心態到態度都須與民眾調合,柯文哲既然都敢拒 絕與馬英九握手了,他不敢去改變自己所屬的警界文化嗎?問題在柯文哲是否只習慣於重視分數、成績的表現,自己都僵化了,也欠缺社會感知的能力。

至於課綱問題,小朋友們講得比我們這些從威權時代受黨國教育的人還清楚,這兩年,看到我們年輕新世代的普遍覺醒,馬政府及教育部等那些還企圖復辟大中國意識形態及箝制人民思想者,遲早會被淘汰的,只是時間早晚而已。

現在已是廿一世紀過了十多年,不過社會上還充斥著許多僵化的人事物,往往讓人頗感不耐,例如自己對到處掛著孫文的遺像及偽遺囑,官員必須向其宣誓或時時鞠 躬,大家早已沒有感覺卻還是虛應故事,又例如好多甚至所謂最好的女子高中還在訓練儀隊,讓小女生折磨地操練以感受榮耀,卻不去思索手上的原本是槍枝、是武 器,對這些現象愈來愈覺得荒謬,但又無能為力,只能繼續與其相忍共處。還好終於等到台灣新生代的出現,當艷羨其青春活力時,可是廉頗早老矣,只僥倖是拖著 黨國意識者一起繼續看下去、也一起凋零。

個人最關注也同時最難受的還是媒體方面,這也是過去黨國控制下畸形發展留下的後遺症,從兩大報老三台開枝散葉到現在的各媒體,有相當的部分習慣於法統與黨 國意識貫注的觀念,同軍公教一樣落後於台灣民主的發展,這才會讓7年前黨國復辟,當然民進黨當時有些墮落也是咎由自取,可是讓一個既笨又壞的馬英九上台果 真是禍國殃民,傷害了台灣全民,媒體與部分名嘴應該承擔一大部分的責任。但畢竟有些媒體與從業者、名嘴較為靈活,能敏感於這兩年年輕世代運動風起雲湧地崛 起,許多都已見風轉舵有所調整。其實,媒體是第四權,可以有不同價值、立場,但不該偏好某政體或政治勢力,而政客也不該籠絡、勾結或收買媒體,因為失去了 監督就是墮落、腐敗的開始,不過現實上政客與媒體非常容易發生「不倫」,這需要多所警戒。

又是拉拉雜雜,對看到這裡者滿心感佩,寫這篇只是要發抒一些情緒與感想。台灣的民主進程是一點一滴在前進著,有些事件須付出不小的代價,有些則是收獲豐 盛,我們每個人都參與其中,只是各有不同角色,如果是關鍵的角色,是希望被歷史如何記載的呢?這是有些人物現在行事時必須自己斟酌的。

張奇文在這篇文中也算倒楣,被拉出來點名,在相隔26年兩個重大事件中擔綱突出的角色,未來被記得的也許是負面的評價,但若果能記取教訓,以他那繁重的職務,以後仍有改變社會觀感的表現機會。

或許社會已忘了在民進黨中央執政時期被陳水扁一路拔擢幹到移民署長的警官吳振吉,他後來曾有許多故事,但對他最為印象深刻的是1986年民進黨成立前後那 些年,那是蔣經國末年解嚴前的階段,各種社會運動最為蓬勃的時期,博愛特區是三天兩頭就有抗爭遊行,更屢屢爆發警民衝突,吳振吉當時只是中正分局(後來的 中正一分局)兩線二星的小警官,卻經常突兀地著制服出現抗爭遊行的隊伍中,卻不曾見群眾與其口角或衝突,因為吳振吉是負責與抗爭遊行主辦單位溝通的窗口, 而吳振吉本身個性耐煩又溫和,獲得抗爭一方的信任,雖然在他的穿梭協調之下,也不可能避免掉所有的衝突,但也大大的加以降低,避免了非常多的社會成本,當 年他那小小的角色發揮大大的作用,這是應該得到肯定的,吳振吉當年的作風仍值得現今的警界參考。當年吳振吉絕對不可能是基於政治立場,而是個性及態度使 然,不過多年後經政黨輪替,這個信任也讓陳水扁繼續重用他。

上個月初黨國市議員秦慧珠把台北市警察局長「邱霸子」邱豐光叫到其議會研究室,還飆罵說「邱豐光我告訴你,這個仇我記大了」,我們不要記仇,但要記得歷史,記得真實的歷史。

抗議黑箱課綱的學生小朋友被北市警方粗暴對待,甚至遭受不必要的逮捕與法辦,但學生們已在台灣的民主進程又寫下新的一頁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4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