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1 am - Wednesday 03 June 2020

只准政府違法踐踏人民 不准人民反抗政府暴行(王乾任)

週六 2015年07月25日, 3:3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6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新頭殼newtalk 文/王乾任
發布 2015.07.25 | 10:00 AM | 更新 2015.07.25 | 10:07 AM
因反課綱抗議行動,教育部決定對所有人提告,連採訪記者也在23日深夜遭逮捕。圖:林雨佑提供
學生終於還是被迫嘗試佔領教育部,以強烈手法抗爭,表達訴求。雖然很快地就被警察逮捕,然而讓人感到不可思議的是逮捕一群17、8歲手無寸鐵的學生和3名採訪記者之後,教育部和警察單位對於社會質疑時的荒謬回應。

教育部長假裝痛心,要對學生提告。警察單位則表示,記者出現在犯罪現場就有可能犯罪,因此需要逮捕。按照警方的說法,以後記者跑去案件現場採訪,都可能被逮捕,因為那些地方都是犯罪現場。

教育部長對學生提告,大概是有民主國家以來的第1人,也算創下了吳思華的歷史定位。整件事情發生之後,雖然挺政府派始終遮蔽前因,假裝沒有被微調的課綱沒有任何問題,教育部也沒有被法院判決課綱微調違法敗訴,不得執行,這些引發學生抗爭的源頭,直接斥責學生佔領教育部不對。

有些人還以此類推說,如果學生佔領教育部都沒事,是不是以後就可以衝進你家私人住宅?喜歡類比,擔心自家私人住宅以後會被入侵的朋友,請也別忘了先類比一下教育部的行為。按照這個類比邏輯,是教育部先不顧法院判決的阻止,仍然執意強姦人民。就好像法院給了家暴被害人保護令,結果加害人還是繼續來騷擾,報警警察又不甩還幫腔騷擾者,難道被害人不能反擊?難道教育部都強姦人民了,人民還不准反抗,或是不准動用武力反抗,還得按照要強姦人民的教育部制定的規矩來反抗不成?

今天整件事情的源頭,難道不是跟去年反黑箱服貿一樣,是因為教育部自己先搞黑箱作業,修出一部讓廣大學生無法接受且嚴重違背史學專業的教科書大綱,且學生用盡各種合法方法向教育部表達抗議與要求重新來過都不被理睬,才會有這種訴諸非法的公民抗命行動發生?

挺政府派的意思是不是,不管政府如何蹂躪踐踏人民的尊嚴,摧毀國家的基礎,敗壞社會的秩序,人民都不能反抗,或者只能在政府規定的規則下反抗?難怪常常有人嘲諷台灣是奴隸社會,人民被政府和財團聯手以不公義的法律壓榨剝削傷害,政府將不合理的事情制定為法律之後,人民就只有服從遵守的義務而無反抗的權利。

政府明明自己先搞雙重標準,自己違法在先,卻又要假裝理性客觀中立,不是很荒謬嗎?況且,台灣社會不是最喜歡主張,違法的人就自動消失人權?一堆人特地大老遠跑去毆打隨機砍人事件的犯嫌,大家不是拍手叫好嗎?那麼,違法的政府就自動喪失統治的合法性基礎,人人得宜取而代之,不也是很合理的推論嗎?

雖然說,自古以來教育本來就是為了協助統治階級穩定社會秩序的工具,史書更從來是成王敗寇,贏者就是正義的書寫模式。只不過,那畢竟是前現代封建社會時期的醜事了,二十一世紀的台灣是個民主法治國家,如果教科書仍然只為了服務統治階級,作為對人民洗腦操控或灌輸文化霸權的工具,那真是台灣社會的悲哀。

微調課綱這件事情,總得來說,就是教育部在教育全國人民,政府是可以公然說謊且違法,但人民不行。政府可以讓警察違反執行條例之規範對人民動武,教育部可以違反法院之宣判繼續執行違法政策,總統府與行政院可以違反廣大人民之意願繼續推動兩岸車同軌之統一預備工作。

這一切,只要政府先行寫進自己制定的法律之後,就可以依法行政,任何人民的不滿與抗議都只會得到謝謝指教。如果再將抗議升級則會換來武力鎮壓,絕對不會寬貸違法的人民。一如政府是國家之內唯一可以合法使用暴力的機構一樣,政府也是唯一可以公然說謊且做錯事不用承擔法律責任的機構。

今天台灣正在上演的荒謬劇,在在都凸顯了孫文制定的五權憲法,在台灣根本是個笑話。實際情況是行政權獨大,制衡行政權實質獨裁的機制幾乎不存在。司法機構不知幾次宣布國民黨主持的政府機構所推出的政策違法,卻仍然照樣蠻幹。也就是說,只要掌握行政機關的政府,不甩民意、不知廉恥,強行推動主事者想要完成的意識形態,整個國家社會除了一起陪葬之外,沒有任何得以緩衝的機制。

在這種政治組織架構治理下的社會,不願看到國家被政府搞垮的良知公民能不站出來抗命嗎?竟然還有一堆人替這個只准自己違法,不准人民反抗的政府辯護,堂堂大作家只會以圈點錯字方式羞辱孩子的努力?真不知道這些人分辨是非的標準到底在哪裡?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6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