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9 am - Friday 18 October 2019

林昶佐:當年受的教育 偷走我的人生

週六 2015年07月25日, 4:0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1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Knowing 撰文/何宇軒、整理/楊庭瑄 2015-07-24 00:51

課本告訴我們是否是真實的?林昶佐Freddy的世界觀,一次全文刊出,相信可以給你一些力量!
本名林昶佐的閃靈樂團主唱Freddy,15歲的時候,在作文簿寫下他的志願是要組搖滾樂團、巡迴世界。

當時老師給他的評語是:「不切實際」。

他說,如果有台時光機,他想跟15歲的自己說「沒有問題,我們一定做得到!」他現在做的事,正是他15歲以來的夢想。

但如今,他卻願意擱置少年時代的夢想,把炫目的戲服換成西裝領帶、走下萬人擁戴的舞台,踏上街頭,向每個不一定認識他的民眾,訴說他改造社會的理念。此刻的他,不是閃靈樂團的Freddy,而是「時代力量」的立委參選人林昶佐。

林昶佐說,參選是很大的人生轉折,因為必須要拿自己從小的夢想當做代價。但事實上,如果有在關注他的過往事蹟,相信就不會對他從歌手轉換跑道從政的決定感到意外。

這樣的轉折不是一天兩天。再回溯到他高三畢業那年,因為某些事讓他大哭了一場,而那些讓他大哭一場的原因,也正是他往後人生轉折的伏筆。以下是林昶佐的專訪。

問:假如之後要從事立委職務,樂團的經營怎麼辦?

答:原則上一定是以立委為主,但是我畢竟還是個創作人,所以創作、創意的部分會發揮在立委職務上面,或是真的有時間來寫寫東西,像是寫歌詞、寫音樂、寫作,有可能是發揮在政治的工作上,但原則上就是以立委的工作為主。

問:你的樂迷對你參政有什麼看法?

答:大部分也都是支持,我看大家的貼文也都是支持。

問:有沒有樂迷沒辦法認同你參政的?

答:可能有,但是真的沒印象。

問:為什麼會參加時代力量這個政黨?

答:在理念上,其實很多黨都跟我有很多重複,但時代力量的話,畢竟是大家的氣味比較相投啦,應該說大家幽默感比較像吧,前面組 黨的過程,有些人像曾威凱、林峯正、林世煜,這些人過去都認識,那像林世煜跟威凱算是本來我就很熟的朋友,過去在國際特赦組織的時候,我跟林世煜跟威凱都 有共事過幾年,所以要講理念的話,包括時代力量、綠黨這些朋友,大家理念其實都還滿近的,還有一部分民進黨朋友、台聯,過去也常在街頭碰面,大家一起並肩 作戰。

問:你提到在其他政黨裡面也有滿多認識的人,那為什麼沒有加入那些政黨?

答:那些比較多都是理念相同,但是平常會來往的不多,當然大家在街頭都很好,但是就沒有真的變成一群有緣份、可以喝酒的朋友。 但時代力量就是一群藝文圈的、電影圈的人,也有時尚圈的,都因為我參與組黨,讓大家都一起來。這些人以前甚至也不會上街頭,這些都是平常過去本來就是朋友 的人。應該說,並不是為什麼選擇時代力量,而是大家一起說要組黨,就是這樣。

問:你是什麼時候開始關心社會議題?

答:這個就不可考了,可能國、高中的時候吧!

問:例如有什麼樣的事情,讓你覺得很重要?

答:主要就是教科書,發現上面教的東西跟自己周遭環境都沒有什麼關係,雖然現在的課本好像還有什麼「認識台灣」,但我們那時候的教科書沒有,台灣的部分很少。

問:你指的是中國大陸的歷史、地理那些內容?

答:歷史、地理或國文都是,講的也都不是我們這邊的作家、文學家。

問:一般的學生可能都沒有接觸過其他內容,會覺得課本教這種東西好像很理所當然,那為什麼你會發現這些問題?

答:其實我認為一般的學生沒有覺得理所當然,他只是為了考試而已,所以他可能也會懷疑唸這些東西要幹嘛,至少我以前同學都這 樣,會覺得平常也是都用不到、學東西都沒有現實感。我覺得大部分的人都知道教科書的東西不正常,但是因為要考試所以就硬唸。那我只是覺得不爽,所以我就不 唸,只有考試的時候想到來應付一下。

問:所以當時是比較消極地抵制這樣的教材?

答:就是慢慢有這種明顯的感覺,發現學校、教育都有一種欺騙的感覺、人生被政府偷走的感覺,因為花那麼多時間在唸那些,不是自 己身邊的事情。那對我來講,就覺得對政治很不信任吧。大概是在高二、高三特別有感觸,就是為了考試只好硬唸,但是又覺得浪費時間很難過,這種感覺是還滿明 顯的啦,我記得我高三畢業的時候,我就大哭一場,就覺得人生十八年被這個政府偷走。

問:當時是發生了什麼事嗎?

答:我高三之後,我阿嬤的狀況不太好,她就去養老院了,然後記憶力也很差,整個人生產生很大的疏離感。例如我小時候,我 1976年生的嘛,跟阿嬤講話都講台語,到了國小一年級,去學校講台語要罰錢。我一歲到七歲都跟阿嬤講台語,七歲之後政府就說,我之前的人生是錯的、之前 講的這種話是低劣的,好像一直被政府玩在手裡這樣。

問:小時候會跟阿嬤聊什麼?

答:像我阿嬤從小跟我講日治時期躲防空洞的故事,但是政府卻灌輸我那時候是在躲日本人來轟炸,讓人覺得好像是對日抗戰,可是事 實上不是啊!當時的敵人是中華民國跟美國嘛,台灣也不是自願要當日本的一部分,是被割讓的,但是歷史的現實是,台灣人那時候是日本人嘛,看到美國、中華民 國的飛機飛來、防空演習的聲音來就要趕快躲。

問:所以發現阿嬤跟你講的故事,跟學校教的有出入?

答:我從小聽阿嬤講我們家的故事的時候,常常都有聽沒有懂,她講的是中華民國、美國來轟炸我們,而我都會認知成日本人來轟炸, 而且我阿嬤會講日文,那不是很怪嗎?我阿嬤會講日文,可是當初竟然在躲日本人來轟炸?我根本沒有機會好好地認識我的家人,產生誤會的原因是因為政府灌輸假 的歷史,那這就是我十八歲時痛哭的原因,因為我很明顯的想到我這十八年被政府偷走了,感覺很難過。

問:當你發現這些事實之後,有沒有再去找阿嬤聊?

答:之後會重新想辦法練習台語,也會去看阿嬤,每次看阿嬤也都是大哭,因為要再能夠跟阿嬤聊天也已經沒有辦法,因為她已經不認得我。我很想 要像跟以前一樣聊天,想告訴阿嬤說,「您告訴我的故事,我現在終於都懂了」,但她也不知道我在講什麼,而且她也不知道我曾經不懂,所以這是很難過的,我想 我覺醒的過程,有很多很多的累積,但是那年應該是我印象最深刻的一年。


                  (何宇軒攝影)

問:在那之後有採取什麼行動嗎?

答:就看更多的書,世界各國的書、關於台灣的書,接著就是對很多事情都重新思考,其實有很多事情都是可以重新思考的,像我們從 小到大有很多事情,例如說小時候被灌輸同性戀是邪惡的、被灌輸說少數服從多數的多數暴力的概念,反正多數人說的就是贏了,少數的就是要聽,即便有人剝奪了 他的財產,還有要尊師重道這種禮貌優先、倫理優先,等等很多的事情。從那時候都對很多以前被灌輸「一定對」的事情,都有更多的勇氣去辯證到底是對還是錯, 而不是因為別人告訴我的。

問:像你剛剛提到說看書,那有沒有印象深刻的作者或是書可以介紹一下?

答:像是史明、黃昭堂等,後來看比較多的是文學類的,像楊逵、賴和的書,因為我畢竟還是一個創作者,所以看這些創作性的。

問:那有沒有比較印象深刻的爭辯經驗?

答:像是認同問題,我可以講我是台灣人、我是大里人、我是台北人,因為我從小在大里、台北長大,然後我住在台灣,但我沒辦法說 我是中國人。大學時代會有人來回應說,我們的骨頭啊什麼的,在幾十萬年前就已經發現中國人的骨頭怎樣怎樣的,就是講一些死人骨頭的東西,看了會覺得這非常 的愚昧,可見他對於國族的認同,甚至說對於自己成長的地方的認同,竟然寄託在一個北京山頂洞裡的某個死人骨頭上面。像我那個時候很喜歡西洋的音樂,甚至覺 得,說不定有一天可以移民去這樣的音樂環境,但那時候我沒有想清楚要移民去哪裡,就是單純覺得可以住在這樣的音樂環境很棒,可是從來沒有想過有人會把認同 寄託在北京的某一個山洞裡的骨頭上面。

問:所以你是怎麼看待「認同」的問題?

答:一個自然的人生,來自於我住的地方、爸爸住的地方、媽媽、阿公、阿嬤住的地方、以及未來會希望去的地方。如果這個地方真的不喜歡,想要去當芬蘭人、日本人、美國人,都是很正常的事情嘛!但是把認同寄託在從來不知道的山洞裡的骨頭,是很奇怪的事情。

問:所以你曾經有過想移民的念頭?

答:對,那時候是想說,喜歡的樂團、歌手都在英國跟美國,就會覺得那一定是一個超棒的地方,喜歡音樂的環境。

問:在你參與政治或公益的過程中,有哪些樂團或是歌手曾經給你啟發?

答:其實有很多啦,尤其metal重金屬搖滾,裡面有很多對政治都有各式各樣的想法,那我自己比較喜歡的那些老一派的,像Anthrax講到種族的 事情嘛,Megadeth也會講到很多政治的或者戰爭等等的,其實很多樂團都是,很難特別說光講哪一個,尤其各式各樣的搖滾樂樂團背後,都有很多理念。

首圖:時代力量提供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130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