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52 am - Monday 12 April 2021

南方朔:功狗沒有好下場

週二 2015年07月28日, 10:27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1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吳思華不是打手,但他是更糟糕的小孬孬!

2015年07月28日00:10

吳思華不是打手,但他是更糟糕的小孬孬!

因為他心裡有數,課綱事件是個不對的事,因此他才提出「新舊教科書並行,大考不考爭議內容」,這種自認圓滿周到的解決方式。只是他不知道,這種技術性的圓滑周到,卻牴觸了幾個根本價值;人對有爭議的不良事件,就應坦誠以對,是非才會清楚,他這種和稀泥的方式乃是不誠實,教育部居然搞起不誠實的事,將來如何面對被教的下一代?難道要他們知道虛偽、矯詐、避重就輕這種行為是可以的嗎?一個教科書爭議,最後居然用有些內容可以不考、不讀、不教的方式來迴避,這有達教育部真正的宗旨和立場,難道人是可以這麼不講原則而只講手段嗎?

而吳思華出身教育界,也是個讀書人,不可能不懂上面這些道理,而他為什麼這些錯誤會全都觸犯呢?答案似乎只有一個,那就是他太在意教育部長這個官位。因為在意官位,所以對明知不對的事也只得同意附和,用技術性手法意圖拖延及轉移問題。在吳思華身上我看到了今天官場的悲哀!

對課綱問題有了解的都知道,課綱微調乃是馬和他的少數親信在運作的事,教育部打從開始就是圈外人,因此吳思華對課綱事件只能照單全收,無從置喙。當課綱問題鬧大,如果吳思華是個有原則、有自尊的人,他最好的處理方式,就是將課綱微調撤回,或者就是辭職不幹,如果他做出這種決斷,他一定受到全民多數的支持和肯定。問題在於他太在意這個官位,不敢忤逆上意和那少數權貴親信,於是他只好在技術性手段上玩著避重就輕的遊戲。

不過人們也知道,不去面對問題而只是敷衍操弄,有時候的確有效,但有時候卻是問題愈拖愈大。課綱問題會鬧成學生示威,衝進教育部長辦公室,就是問題愈拖愈大的類型。而鬧到抓小孩抓記者,真是愈鬧愈大,愈鬧也愈錯。

由這次吳思華告學生,我就想到江宜樺的下場。太陽花學運時,江宜樺硬氣十足,對學生追殺不休。但到了最後,功狗還是變成了砲灰,江宜樺下台,並成了惡名永留。等到再過一陣子,江宜樺的下場就會發生在吳思華的頭上。助紂為虐的功狗,都難有好下場!

因此,讀書人當官,就應該講究風骨,這個政府的領導還可以,就利用當官的機會,報效國家,若政府的領導無能,倒行逆施,能走就要快走,保持自己的名譽,悲哀的是,目前這個官場,有太多人為了戀棧權位,都在助紂為虐,這種人不能在其位堅持是非,只是虛應故事,拖延問題,甚至違法濫行,這是官場的小孬孬化,前有江宜樺,後有吳思華,在這兩「華」身上,我看到了官場功狗的悲哀!

(編者註:功狗,典故名,典出《史記》卷五十三《蕭相國世家》。 「高帝曰:夫獵,追殺獸兔者狗也,而發踪指示獸處者人也。今諸君徒能得走獸耳,功狗也。至如蕭何,發踪指示,功人也。後以「功狗」比喻殺敵立功的人。 )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1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