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53 p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1949年的「國民黨私運黃金」釋疑

週四 2011年03月31日, 12:0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3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 國民黨帶來黃金 第二年就花光光 〔記者盧冠誠/台北報導〕

很多民眾可能會誤會,中央銀行持有高達一三六二萬英兩黃金,都是蔣介石從中國帶過來的,但根據曾長期擔任蔣介石侍從官的前主計長周宏濤回憶錄,國民黨帶來的黃金,因支付軍餉,在來台第二年的一九五○年九月就花光光了!

國民黨立委費鴻泰昨在視察央行「文園」金庫後,感慨表示,國民黨當初把黃金運來台灣,對穩定人心及經濟發展幫助極大。

支付軍費 每月撥付近18萬英兩

不過,根據周宏濤回憶錄,一九五○年六月七日,央行總裁向蔣介石報告,一九四九年以來運至台灣的國庫存金,共三七五萬五千多英兩,但至當年五月底,共耗掉三二一萬二千多英兩,僅剩五十四萬二千多英兩。周宏濤指出,當時消耗存金最大宗為軍費,平均每個月須撥付近十八萬英兩,黃金在一九五○年九月就花光了。

而根據央行資料顯示,一九六一年七月一日在台復業,由台銀移交的黃金約一○八萬英兩,占目前黃金儲備一三六二萬英兩的七.九%,其餘一二五四萬英兩,是央行於一九八一至一九八九年所購入。

一九六一年七月一日央行在台復業,由台銀移交 一○八萬英兩黃金,
註:
1. 1950~ 1961 美援
2. 當初1949年從中國帶過來的黃金,有一部份是1948年8月在台灣實施【金圓券】,從台灣搜刮黃金與外幣運送到中國上海。

但當時繳庫的一○八萬英兩黃金,連央行也不確定是否是當初從中國帶過來的,因為一九五○年六月韓戰爆發,美援替政府財政帶來及時雨,所以後來繳庫的黃金,應與國民黨一點關係都沒有!

特別是央行後續購入一二五四萬英兩黃金,占目前黃金儲備超過九成,更是台灣人辛辛苦苦打拚,造就出口強勁成長、外匯存底迅速累積的果實。

=============

2. 這是轉載Jehn-Shan Yeh在南方快報的作品。

最近大陸時報(馬囧統說不可以講中國)又開始鬼扯黃金運台的鬼話,於是,我也挖出自己這篇舊文!

在查國民黨不當黨產時,常會有泛藍人士引用國民黨曾由中國運黃金來台建設台灣,最近,民進黨又有大幅度的動作要查黨產,自然這個問題又被拿出來說。

許多文獻提到1949年黃金70噸(一說九十噸,由大溪檔案查到特交檔案資料合計應為90噸),這90噸可以花多久,由(註1)1949年由中國逃至台灣人口,增加近120萬人,其中軍人約91萬上下,所需要軍費多少?這是一個現實與嚴肅性的問題(註2)。

當所有人在斤斤計較黃金有多少時,我們由一些史料記錄來看黃金來台的應用,與當初戰事吃緊的情形。

戰時由於貨幣貶值嚴重,一般發放軍費是以黃金為主,吳國禎電蔣介石黃金運台一事時說:(資料來源:張鴻銘)「中央撥存之準備黃金八十萬兩,因墊付戍亥兩月鉅額軍費,已經移用一部份,必須於月底補足八十萬兩,方可維持幣信」。

也就是說,軍費每三個月撥放就需要80萬兩,一年就要五百萬兩,全部運台黃金(註3)不到八百萬兩,也就是一年多就花光了。

而1949年12月29日黃少谷簽擬:「頃經面呈奉准撥交十萬兩擬即以電話通知吳主席、閻部長、賈秘書長辦理」,由這一則電文之覆文可看出,由中國帶入之黃金光付軍費是要一塊給五毛,根本不敷應用。

當時代理總統是李宗仁,發現蔣介石將黃金運出,曾急電美國,1949年9月7日,美國參議院外交委員會主席康納利曾指責下野的蔣介石,私運私用中國黃金。當時中華民國駐美大使顧維鈞立即回應說,「在南京遭受威脅時,國民政府依規定程序運往台灣」,「該筆黃金是對中國共產黨作戰的經費」。

顧維鈞並說,「過去6個月國民政府不斷提取這筆款項,作為對共黨作戰的經費,並計劃在未來6個月內再提用7千8百萬美元(約141萬兩黃金,見1949年7~9月「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第425頁)。

再由嚴家淦任財政部長兼中央銀行常務理事,主持舊台幣換新台幣的幣制改革,發表書面談話,幣制改革亦有緒言:

(1)幣制改革方案緒言:「近數月來,中央在台之軍公費用及各公營事業之資金,多由台省墊借。歷時既久,為數又鉅….去年11月以降….京滬局勢緊張,中央軍政款項之墊借尤為龐大。以致台省金融波動,物價狂漲」。(台省即台灣啦 都把台灣當提款機)

(2)嚴家淦書面談話:「中央在台之軍公費用,由本省墊借,數目甚鉅,足以把本省經濟拖累下去」。(見「台灣省政府公報」民國38年秋27期第410頁,亦見1949年1~6月「中華民國史事紀要」第709頁)

結論:

一、國民黨黃金共七○噸約八百萬兩,約一年用於戰爭中的軍費。
二、國民黨1946年於上海蔣經國利用金元券換取民間黃金。
二、國民黨於1949年又以40000元舊台幣換一元新台幣剝削台灣。

這張北港農會當時的四萬元換一元的騰寫紙,時代的證據不可抹滅,一輩子住在鄉下有幸看見當時的法令如何把台灣民眾的財富歸零。

由此三點可以看出,國民黨當年運黃金來台,根本談不上建設台灣,反而是剝削台灣。過去國民黨人可以騙大家無知,但民智大開的今天,國家檔案館人人可查,資訊的流通已經不像過去。

國民黨所運的三船黃金,事實上,大部份也不是用於建設台灣或軍費,反而都進到了國民黨的口袋,否則美國當時為何還提供美援?

蔣的國民黨上下其手,還將美援納入私囊,終於導致美國不滿,要求國民黨將美援改變為工業生產,如 PVC,就給了當時的王永慶。

在《今日新聞》報導中(註4),林全引用周宏濤的傳記說明,擔任過行政院主計的周宏濤是蔣介石的同鄉,蔣介石這個人只信任自己同鄉,周宏濤對蔣的用錢也最清楚,故泛藍那些政治人物最好不要再泡製1949年黃金的謊言。

●註1:終戰時由中國大陸遷入的「外省籍」人口總數(包括當時未納入戶籍的軍事人口之數量)當在九十一萬人左右。(「戶籍」與「兵籍」:戰後台灣人口統計二元化之成因及其影響,林勝偉)

●註2:終戰之初,台灣人口僅六百多萬,但從1946到1952年的七年間,台灣共增加了兩百多萬人口,(其中以1949年增加72萬人最多)。

這些突然湧入的人口,又不是第一線生產線上的人口,因此,台灣一時要承受的經濟壓力是不言可喻的(至於社會壓力更不在話下)。人口增加最多的1948年和1949年,也是台灣通貨膨脹最嚴重的時期。1949年6月台灣的物價指數,已是「光復」之初的7000多倍。令人難以忘懷的「四萬元換一元」的新台幣發行,也在此時開始。台灣此時要承受這樣的經濟與社會壓力,又豈是區區七十噸黃金所能紓解?(http://www.southnews.com.tw/specil_coul/Li/Li_00/0002.htm 李筱峰)

●註3:資料來源:蔣中正檔案(大溪檔案)
特交檔案分類資料(財政):金融 卷次:第○○四 號次:2
來文:中央銀行1948.2.4-1950.2.12報表
內容摘要:台灣庫存黃金收付及存餘數量表及中信局十月初外匯與物資報告單

運台保管黃金收付及存餘數量表(卅七年十二月四日至卅九年二月十二日止)

(1) 第一批由滬運台(卅七年十二月四日) 2,004,459.506純金市兩
(2) 第二批由滬運台(卅八年二月七日) 5,554,394.896純金市兩
(3) 第三批由滬運台(卅八年六月五日) 192,029.743純金市兩
(4) 第一批由美運台(卅八年八月廿二日) 99,537.254 純金市兩
(5) 第二批由美運台(卅八年八月卅日) 99,537.354 純金市兩
(6) 尾差兌入 11.526純金市兩 總計 2,949,970.279純金市兩

特交分類檔案 (財政類)國庫 第0一0卷 號次:1-2
來文者:俞鴻鈞 呈 時間:1950.11.39
內容摘要:(極機密機密財印第壹號)

查中央銀行黃金收付,及台灣銀行辦理黃金儲蓄各情形,業經另案呈報。中央銀行現存黃金約五十四萬二千餘兩,台灣銀行準備金項下實存黃金四十五萬餘兩,兩共不足壹百萬兩,本年一至五月中央銀行付出軍費平均每月約十一萬餘兩,此外軍事器材、油料、軍米等項,外匯支出折合黃金約五萬兩,同時期內台銀辦理黃金儲蓄平均每月兌出二十萬兩,故以現存之黃金餘數,欲兼顧發行準備與財政之需要,情形確甚困難。而台銀最近每日支付黃金儲蓄壹萬餘兩之趨勢,尤非迅速設法遏止不可。

●註4:ET Today新聞報導

政府追討國民黨黨產引發藍軍強調當年國民黨撤退到台灣帶來許多黃金對台灣有很大貢獻,財政部長林全引用曾任蔣中正機要秘書14年的周宏濤回憶錄內容表示,1949年運到台灣的黃金到1950年就已經用完了,而周宏濤曾任行政院主計長,這項說法應該有相當的可信度。

政府積極追討國民黨不當取得黨產,並陸續提出多起訴訟,也引發國民黨方面表示,要不是當年撤退來台時,國民黨帶了很多黃金,哪能有現在的台灣的反擊,負責追討國民黨不當取得黨產的財政部長林全則引用周宏濤回憶錄的內容表示,當年國民黨帶到台灣的黃金不是國民黨的,而是國民政府的,且當時為了維持 60萬的軍隊支出,那些黃金在1950年就用完了,之後有很多開銷,都是台銀墊支的。

根據周宏濤在天下文化出版的「蔣公與我」一書中表示,政府遷台初期,雖然有自大陸運來的黃金作為一時支撐,但因美援斷絕,加上60萬大軍的龐大開支,讓原已捉襟見肘的國庫存金迅速消耗。

周宏濤書中指出,依當時央行總裁在1950年6月7日呈總統的報告指出,1949年以來運至台灣的純金來源及數量如下:除了自上海分三批運台數量 最大,共275萬餘兩之外,另從美國、日本運回再加上原先置於廈門的純金,全部共有375萬5540餘兩,但這些純金自政府遷台後到5月底止,連同撥付台 銀的台幣發行準備金80萬兩在內,總共耗掉321萬2540兩,僅剩54萬2910兩多。

周宏濤也在書中表示,消耗純金最大宗為軍費,平均每個月必須撥付近18萬兩純金,依這樣的速度幾個月下來就要花掉215萬餘兩,運台純金僅夠再支撐3個多月。

曾任民進黨政府主計長的林全也表示,周宏濤曾經擔任過主計長,他在回憶錄中所說的應該有相當的可信度,可以提供給外界參考。

周宏濤1916年生於浙江奉化,曾任蔣中正機要祕書達14年。來台後,歷任國民黨中央黨部副秘書長、財政部政務次長、台灣省財政廳長、行政院主計長、圓山大飯店董事長、行政院經建會委員等要職。

=============

3. 黃金真救了台灣嗎 曾麗珍 政治大學台史所碩士、有近二十年財經產業實務研究經驗) 2011年 03月31日

陳文茜女士論及1949年國民黨運台黃金對台灣經濟的影響,不知其根據為何?只見其如親臨運黃金現場的描繪,再旁及毛澤東向史達林借款3億美金,即可下結論:蔣介石把上海國庫值3億美元之黃金搬運來台,使50年代台灣經濟底子脫離貨幣大貶恐慌狀態、使毛澤東被迫參加韓戰不直攻台灣、黃金是當年定江山的關鍵大物。這實在是太過武斷與勇敢的論斷。

檢視由國民黨政府監察院編定的「中華民國三十九年度中央政府總決算審核報告書」,頁127、128列表之央行活存質押透支科目及其他墊付科目暨應收科目內容中發現,國庫向中央銀行質押透支之黃金2,584,873兩,其中1949年以前積欠1,516,351兩,1950年度結欠1,068,522兩。而中央政府於1949年12月7日才遷到台北。且以該決算書所採用之匯率及黃金的新台幣計價,當時1美元兌換10元新台幣,一兩黃金為400元新台幣,即一兩黃金為40美元。國庫向央行透支之黃金2,584,873兩,合計約值1億339萬美元,並無3億美元之數量。

何況其中151萬6351兩黃金還是在大陸所支用,有否運來台灣仍是個天大的謎團!再看當年台灣的出口外匯收入,據《台灣銀行季刊》之統計,1949年出口值為3387萬美元,1950年為9307萬美元,1951年為9313萬美元,其中糖佔9成,而1949年台灣米因被運往中國支援國共內戰,並無出口。即1950年台灣一年的米糖外匯收入即達9千萬美元(值230萬兩黃金),其對台灣經濟的助益比不知有多少數量來到台灣的「國庫黃金」更形具體。

在1949年6月貨幣改革前,台灣、土地、第一、華南、彰化等5家公營行庫對政府的墊款(尚未計入對公營事業之墊款)竟佔放款總額的52%,計有舊台幣1兆1240億元,(見《台灣銀行季刊》第21卷第1期,頁140),這些由國民黨政府從台灣攫取的巨額財物,最後以4萬元舊台幣換1元新台幣,幣值狂貶的方式,將墊借債務消弭於無形。

無具體史料以佐證

再看一個關鍵的數字,當年的通貨膨脹率。1949年6月幣制改革,4萬元舊台幣換1元新台幣,但台灣經濟因先前供輸國共內戰及受上海金圓券匯兌的拖累所導致的惡性通膨,並不因為這個神奇的魔術就可步入坦途。台北市躉售物價總指數說明一切!

1949年7月的總指數為384.3,到1950年1月飆升為498.7,1950年7月為631.6,1951年1月為1110.4,1951年7月為1177.7(見《台灣銀行季刊》第3、4、5卷第1期),兩年之間物價持續上漲3倍。

借用陳文茜女士的用語,台灣經濟底子仍處於貨幣大貶的恐慌狀態。兩年了,運台黃金依蔣介石祕書周宏濤所言1950年初早已用罄,但並無發揮任何「定江山的關鍵大物」之作用。後續依賴因韓戰,而得以自1950年6月起至1965年一年約1億美金之美援及台灣米糖年出口1億美金以上之外匯收入支應,台灣的惡性通膨才於1954年漸漸平息。國民黨運台黃金之數量及對台灣經濟之作用,在無具體史料證據佐證前,實不宜憑個人感覺妄下結論。

2011-03-31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3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