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01 am - Monday 28 September 2020

從中華人民共和國人角度看228事件 – 1947年國民黨鎮壓台灣起義:“暴徒”被裝入麻袋投海

週五 2015年08月07日, 12:4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3 Comments
  • 328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很多用詞都是中國人觀點,例如光復字眼、美國侵略台灣等等,所以無需掐練既原作者內容,重點在於他們對於228的報導真相與我們接受到的真相相差多少,這是值得省思的!

最後提到《台灣全島的反抗風暴,加速了國民黨獨裁統治的覆亡》這句話並沒有成真,因為國民黨狹持大量收刮來的日產經脈,操控地方勢力,且利用教育洗腦台灣人七十年之久,這就是為什麼馬英九更要修改課綱,合理化國民黨在台灣的非法政權!畢竟偷來的政權,早有一天會被人民殲滅!

2012年02月29日14:04 來源:人民網
本文摘自《從南京到台北》,張同新 何仲山 著,武漢出版社出版

第二十一軍到達后,從基隆殺起,一直殺到屏東,凡台灣人民起義斗爭過的地方,都無一不殺,整整殺了半個月。其中台北、基隆、嘉義和高雄殺得最慘。基隆市長指揮警察到處搜捕“奸匪暴徒”,抓到后用鐵線串足,每三五人為一組,捆綁一起,單人則裝入麻袋,投入海中。海面上天天都有死尸浮出。要塞司令也率武裝人員逐日大捕殺,20多名青年學生被割去耳鼻及生殖器,然后用刺刀戳死。

1947年3月2日,蔣介石正在為宋子文內閣倒台后的混亂局面而犯愁,突然又接到了台灣省行政長官兼警備司令陳儀的急電:

“奸匪煽動,挑撥政府與人民間之感情,勾結日寇殘余勢力,致無知平民脅從者頗眾,祈即派大軍,以平匪氛。”

這封電報,對已經被抗暴運動、黃金風潮、宋子文倒台幾件事情搞得焦頭爛額的蔣介石來說,無疑又是當頭一棒。

剛剛回歸祖國不到兩年的台灣島,“匪氛”怎麼一下子就嚴重到這種地步了呢?事情還得從頭說起。

自從1895年的《馬關條約》簽訂之后,台灣就處於日本的殖民統治之下。1945年8月,日本帝國主義宣布無條件投降,中國人民的抗日斗爭取得了偉大勝利。10月17日,國民黨的接收大員和武裝部隊在美國30余艘軍艦和數十架飛機的護送下,威風凜凜地開赴台灣。25日,日本“台灣總督”安藤利吉簽署了投降書。至此,遭受日寇鐵蹄踐踏達50年之久的台灣重新回到了祖國的懷抱。

台灣島沸騰了。做了半個世紀亡國奴的台灣人民熱淚橫流,歡喜若狂,他們敲鑼擊鼓,燃放鞭炮,歡迎中央的官員和軍隊,慶祝台灣的光復。“但這樣的好興致沒維持多久,就化為一陣春風了。”

1946年1月16日,國民黨中央執行委員會秘書處抄送行政院及各部的《台灣現狀報告書》指出:“自日寇投降台灣得以收復后,台胞歡喜情緒特別深刻,感謝祖國再造之恩,尤為熱切,故擁護政府無微不至。最近熱情漸轉冷淡,由熱烈歡迎而冷眼旁觀。”

光復還不到3個月,民心變化竟如此之大,這完全是國民黨政府對台灣的統治政策造成的。

台灣民心生變,始於接收。

國民黨的接收大員們懷著大發勝利財的欲望來到台灣,不僅接收了佔台灣全省企業90%的全部日產和70%以上的耕地,而且巧取豪奪,敲詐勒索,掠奪他人而中飽私囊。1946年4月3日,《新聞快報》刊登記者汪瀦的評論《台灣人民為什麼要哄走陳儀》。評論說:“接收人員到達台灣的時候,和在其他光復區的情形一樣,一方面是混水摸魚,豪強奪取﹔一方面是秦樓楚館,花天酒地,這怎麼不使台胞失望呢?”“他們到台灣的口號是‘實行三民主義’,沒有好久這口號就變成了‘三民取利’了。”

國民黨不僅接收了日產,而且還以台灣沒有高級行政人才為借口,接受了日本殖民統治機構的一班人馬,一萬多名日警日官和為數眾多的台奸仍被奉為上賓,安置於警備、工礦企業和地方行政崗位上。“日本的技術專家和警務人員比起國人,他們受著特別優待”﹔當台灣人民為米價高漲、生活無著而犯愁的時候,日人則能享受配制的低價糧食。台灣輿論指出:“政府接管各級機關后,又用日警日官治台,實出台胞意料之外,令台胞痛心疾首。”

在政治制度方面,國民黨政府全盤接受了日本殖民主義的一套統治辦法,並變本加厲地推行封建法西斯專政。收復台灣的當天,國民黨政府頒布了“台灣省行政長官組織大綱”,設立了“台灣省行政長官公署”的特別行政建制,規定行政長官掌握軍事、行政和司法大權。被授命為台灣行政長官兼警備司令的政學系親日分子陳儀,集軍事、行政、立法大權於一身,實行獨裁統治。同時,國民黨又派遣大批特務赴台,迅速建立起遍布全島的特務網,加強了對台胞的監視和迫害。“台人對長官公署呼之為新總督府”﹔更有人在大門上挂了一幅巨大的漫畫:后門有一隻喪家之犬垂頭喪氣地溜走,而前門有一頭蠢豬大搖大擺地走進來,表現了台灣人民對國民黨獨裁統治制度的強烈不滿。

在經濟上,台灣當局繼承了日本統治時代的專賣制度,成立了貿易局和專賣局,獨攬內外貿易和煙酒專賣權,壟斷了全島的經濟。“弄得事業停頓,貨運不暢,形成經濟的自我封鎖。用這種固步自封的辦法來建設新台灣,台人稱之為‘三眠主義’。”國民黨政府官僚資本的劫奪和壟斷,排擠了台灣的中小企業,致使大批工廠、商店倒閉,工業生產下降,農業歉收。從1945年10月至1946年12月,僅一年零兩個月的時間,台灣的物價就上漲了一百多倍。大米是台灣的主要農產品,日本投降時,1台幣可買10斤大米,到1946年12月,卻要用120台幣才能買到10斤大米。以谷倉著稱的台灣島竟也鬧起了糧荒,出現了搶米風潮。在當時600萬台灣人口中,約有80萬失業工人和300萬飢民。所以,台灣的輿論界驚呼:“人民承受的生活的重壓,遠過於日本統治時代。”

與此同時,美國也把侵略黑手伸入了台灣。國民黨政府收復台灣后,美國即在台灣設立了領事館和新聞處,派遣“美國政府考察團”,策劃霸佔台灣的陰謀活動。《中美商約》簽訂后,美國更是從軍事、政治、經濟、文化等方面侵略台灣。他們全部控制了台灣石油、黃金、鐵、銻等礦產的開發權,取得了經營台灣鋁業、糖業的特權,進行大規模的經濟掠奪。美國的軍艦、飛機進入台灣領海、領空,享有使用基隆和高雄港的特權。美國人的軍事、經濟侵略,進一步加重了台灣人民的災難。

面對著台灣光復后的冷酷現實,台灣人民終於從希望到失望,又從失望到絕望,逐步產生了憤怒和仇恨。

1947年1月9日,台灣人民為響應北平學生發起的抗議美軍暴行的斗爭,在台北市舉行了有學生和各界人士參加的集會和游行示威,高呼“美軍滾出中國去”的口號。2月初,台北、台中等地出現了大量反對美國侵略和國民黨獨裁統治的傳單。台灣當局極為恐慌,到處逮捕進步人士。2月25日,花蓮港一位公共汽車司機在遭受國民黨官員毒打后,氣憤異常,將滿載中央軍的汽車駛入大海,同歸於盡。

憤怒的台灣島,猶如一座即將爆發的火山,反抗的風暴已成一觸即發之勢。

1947年2月27日晚7時,國民黨專賣局武裝緝私人員在台北延平北路沒收了女煙販林江邁的全部紙煙和五千余元煙款。林江邁跪求發還,竟遭緝查人員以槍杆毆打,頭破血流,昏倒在地。附近群眾見狀大為不平,將緝私人員團團圍住論理。緝私員傅學通開槍擊斃市民陳文溪,隨即逃之夭夭。民眾群情激奮,遂涌向台北市警察局,要求懲辦凶手,無結果﹔又至憲兵團請願,也無結果,進一步激起了群眾的怨憤。

2月28日上午,台北市民數千人用車拉著被害人的尸體,鳴鑼擊鼓,舉行了聲勢浩大的抗議游行,並搗毀了專賣局台北分局。11時左右,群眾推派代表5名到行政長官公署請願,提出懲凶、賠償、撤銷專賣局等5項要求。台灣當局一面敷衍,一面布置屠殺。下午1時,群眾涌向長官公署請願時,警憲向手無寸鐵的民眾開槍射擊,當場打死3人,打傷3人。人民本是因為人被打死而來請願,現在請願不成反而又被打死人,舊恨新仇,再也無法忍耐。市民們集合在中山公園舉行大會,隨即佔領廣播電台,呼吁全省人民支援台北人民的正義斗爭。

火山終於爆發了,起義風暴迅速席卷了台灣全島。

在台北地區:2月28日晚,基隆、板橋、鶯歌、宜蘭等地響應台北市民,發動起義﹔3月1日桃園起義,阻擊裝載開往台北鎮壓起義的國民黨軍的列車,並扣留了國民黨駐軍獨立團團副郭政,還佔領了糧食倉庫﹔3月2日,新竹人民襲擊警察派出所,搗毀國民黨黨部,發動了起義。

在台南地區:3月2日晚,台南市人民起義,襲擊市內各處警察派出所,第二天舉行市民大會,通過決議支持台北人民的正義斗爭,並要求改革政治,民選市長、縣長﹔4日又舉行示威游行,組成人民軍,當晚佔領市機關﹔3日晚,高雄起義,全市台籍警察200余人奮起參加,三青團員也全體投入﹔5日在第一中學成立武裝總指揮部,全面進攻國民黨駐軍,將俘獲的國民黨官兵700余人集中看管起來﹔3月4日,屏東人民舉行武裝起義,佔領市政府,附近的高山族人民積極參加,襲擊了憲兵隊和飛機場。

在台東地區:花蓮人民於3月4日舉行集會,組織武裝,攻佔了憲警機關﹔同日,台東市的青年學生和高山族青年奪取了當地軍政機關。

在台中地區:3月1日,台中市人民開始舉行武裝起義,進攻警察局和駐軍糧庫,並將當地國民黨軍全部繳械。起義人民控制了台中市后,隨即派代表北上參加台北人民的起義。2日召開了台中市民大會,宣告成立人民政府和作戰部,組成了人民軍。3日,人民軍和前來鎮壓的國民黨軍激戰6小時,打敗了國民黨軍,繳獲了大批槍支彈藥,俘虜國民黨軍官兵300余人。3日,嘉義人民舉行起義,佔領了市政府。員林、虎屋等地也相繼舉行起義。

從2月28日至3月8日,除澎湖因國民黨海軍事先戒嚴未能舉行起義外,武裝起義的烽火燃遍了全省,起義人民在大部分地區取得了勝利。

起義風暴的來臨,使國民黨台灣當局驚恐萬狀。3月2日,陳儀在電台向全省人民廣播,表示對過去的事情不加追究,釋放被捕者,“恤死撫傷,依法懲凶”,並設立由台灣各界組成的“二二八事件處理委員會”,商議善后的辦法。但在這同時,又向蔣介石發出了緊急求援電。

接到陳儀的電報后,蔣介石立即給駐江蘇昆山的二十一軍軍長劉雨卿下達命令:

“(一)台灣亂民暴動。

(二)該軍全部開台平亂。

(三)軍部及直屬營連和一四六師即日在吳淞上船直開基隆﹔一四五師在連雲港集結候船開高雄,並限3月8日前到達。

(四)該軍到台后歸陳長官(儀)指揮。”

3月8日上午,一四六師四三八團在美國軍艦和飛機的護送下到達基隆港,遭到岸上群眾的怒吼反對。該團在基隆要塞部隊的配合下,架起機槍向群眾掃射,很多人被打得頭破腿斷,肝腸滿地。隨后,二十一軍其余部隊陸續到達,開始了在台灣全省的血腥屠殺。在起義初期一再施展援兵之計的陳儀,這時露出了猙獰面目,指示二十一軍軍長,“在平息暴亂中,凡有抗拒者嚴厲鎮壓”。開始嚇得不敢露面的高雄要塞司令彭孟緝也瘋狂起來,指揮要塞部隊和獨立團展開屠殺,並說:“錯殺幾個人沒關系,一切由我負責。”

第二十一軍到達后,從基隆殺起,一直殺到屏東,凡台灣人民起義斗爭過的地方,都無一不殺,整整殺了半個月。其中台北、基隆、嘉義和高雄殺得最慘。

基隆市長指揮警察到處搜捕“奸匪暴徒”,抓到后用鐵線串足,每三五人為一組,捆綁一起,單人則裝入麻袋,投入海中。海面上天天都有死尸浮出。要塞司令也率武裝人員逐日大捕殺,20多名青年學生被割去耳鼻及生殖器,然后用刺刀戳死。

在台北方面,從3月8日到12日,整整殺了4晝夜。馬路上、小巷裡,到處都有死人。30余名青年被國民黨軍捕獲后,一律從三層樓上擲下,跌得頭破骨折,不死者再補一刀,無一幸免。廣播裡天天傳達著警備司令部的命令:一切公務員必須立即上班,一切學生必須照常上課,一切工人必須照常上工。但許多人出去后,大都慘死在十字街頭,尸體被投入淡水河裡,以至黃色河水變成了紅色,腐爛的尸體一具具浮在水面,令人慘不忍睹。

據統計,在這場血腥的鎮壓中,台灣同胞被殺死者至少在一萬人以上,僅高雄一地就槍殺了二千七百多人。另外,全省被捕者也不下五千人。

台灣當局在屠殺台灣起義人民的同時,也洗劫了台灣的新聞界。《民報》、《人民導報》、《中外日報》、《大明報》等民辦報紙都遭查封,具有民主進步思想傾向的編輯、記者和報社負責人被逮捕,台灣新聞界遭受了一場空前的浩劫。

在國民黨政府的殘酷鎮壓下,台灣人民的二二八起義失敗了,但是,這場席卷台灣全島的反抗風暴,加速了國民黨獨裁統治的覆亡。

  • 相關標籤
  • 228
  • 3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284 views

3 Comments

Comments -49 - 0 of 3First« PrevNext »Last
  1. 这些就是将介石的独裁和国民党的残曝不得人心而败于共产党的主要原因。

  2. 怎麼跟早上看的不太一樣??

  3. 台灣就是台灣,請改正「回歸祖國」這四個字!
    它是外來霸佔日本交給美軍暫管的逃亡滅國殘黨

Comments -49 - 0 of 3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