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am - Sunday 31 May 2020

林于昉:「歹人」殺番得賞的時代

週四 2015年08月20日, 3:3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6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早期漢人山區要塞上的隘寮,防生番下山出草。秋惠文庫提供

2015年08月20日00:00

有一個詞很好玩,猜猜看「白浪」(Pai-lang)是什麼?據說早期原住民叫平地的漢人「白浪」,這詞源自閩南語的「歹人」。而眾所皆知,漢人叫原住民「番仔」(huan-a),延伸意義是指不可理喻的人。在這些歧視、對立的名詞後面,藏匿了多少不為現代人所知的歷史事實,對「歹人」而言是攸關經濟利益的奪取,可是對「番仔」卻是家鄉土地上一場不公平的血腥戰爭。

台灣島上曾經有一種砍番頭的危險職業,稱為隘丁、隘勇。明鄭之後,閩粵住民陸續來台開墾,從平地的稻米、山坡的茶葉到山上的樟樹,逐步擴張、侵佔番人土地,雙方衝突激烈。為了保護墾地、預防番害,地主出錢僱人防守山區要塞,防守的人稱為隘丁,後來劉銘傳開山撫番,裁撤民隘改設官隘,隘丁改稱隘勇。

「生番殺人,臺中常事。此輩雖有人形,全無人理。穿林飛菁,如鳥器猿猴……」《臺灣方志「東征集」》形容生動。
對平地人來說,山裡最可怕不是野獸,而是生番,尤其是泰雅族、賽夏族這些兇悍的北番。一旦隘防失守,生番出草成功,田地不保,村人喪命。

願意當隘勇、刀尖上舔血的人,起先是平埔族,後來漢人也加入。這些漢人隘勇,除了羅漢腳、無業遊民,不少是佃農之子,因為田租層層剝削,當年若收成不夠,生活就出問題,只好不住農村,改住山裡的隘寮。

曾經參與北埔抗日事件的客家人林金祥,就是隘勇。林的後人受訪時回憶說道:「隘勇要砍生番的頭……以前人留長毛辮,毛辮綁個結就扛走,有時候被殺了3個頭,就很不好扛,一邊扛兩個,一邊扛一個,扛的搖來晃去,自己都會被嚇壞;如果扛到沒瞑目的,那真會嚇壞!」

日治以前,隘勇訓練不足,素質不高,常常白白送死;因此,一旦隘勇阻攔生番,割下首級,那可風光了!都會先遊街再領賞。起初殺番賞是領「番頭谷」(番頭穀),後來則給獎金。
「番頭谷」一事有史料可證,清同治、光緒期間,佃農鄭振先每年繳糧的執照依然留存,上頭清楚記載「番頭谷」的事。

據研究,隘勇的薪水不高,除了正隘首月俸120圓,一般隘勇只有6圓,若殺了生番,殺一人給賞金120圓,同隊的其他人也賞12圓,連座重賞之下必有勇夫。1891年(光緒17年),隘勇不分老幼大屠殺,主因是馬速社番民反抗,背後因素是求賞。大屠殺激起番人各社大團結,一發不可收拾,直到隔年清朝派兵,仍舊圍剿無功,最後是撤兵議和收場。

日本領台後,承襲清朝制度後加以改革,要求隘勇必須年輕力壯、身家清白,並加強槍枝訓練。由於一次大戰前後,樟腦利益太龐大,而大多數的樟樹又在「北番」的地盤上,為了開墾樟樹,有「理蕃總督」之稱的佐久間左馬太,1910年發動隘勇推進線,連續5年作戰,一度深入3千多公尺的高山追殺生番,逼他們不是餓死就是投降,成功佔領不少土地。此時的隘勇,由日本警察指揮,最後也成為警方一員。1920年隘勇制度廢除,全員改稱「警手」。

如今,隘勇這個職業已經不存在,漢人被稱為「歹人」的事也已經沒有人知道,但關於殺番賞、割人頭遊街、以及吃番肉的陋習,仍存在於老一輩的記憶中。(殺番賞上)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6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