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49 am - Thursday 13 May 2021

羅世宏:中國拐賣女性的老問題為何解決不了?

週五 2015年08月21日, 11:2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7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8/21
作者: 羅世宏

在中國大陸,「感動」是主流媒體恆常操作的主軸,甚至經常「把喪事當成喜事辦」,有意無意地達成混淆視聽的宣傳效果。這樣的操作模式,出現在歷次的重大災難和不幸事件當中,譬如近日天津發生的重大爆炸事件即為一例。在這些事件當中,不幸受害的人平白受害了,不該犧牲的人被犧牲了,而被「感動」的主旋律所置換的,則是權力問責和實際問題的解決。

因為不該被「感動」掩蓋的老問題得不到根本解決,於是這些老問題經常捲土重來,一次次對著問題源頭的體制展開逆襲。最近,大約在今年七月底的時候,一篇關於這位「最美鄉村教師」的舊聞被網友翻出,立刻引起熱烈議論,也吸引了許多媒體加入報導和評論。「最美鄉村女教師」郜艷敏重新進入公眾視野,也再次把中國大陸存在已久的拐賣女性問題攤在陽光底下。

郜艷敏是誰?這得從2006年或更早的時間說起。

2006年,廣州的《南風窗》雜誌登載了一篇由記者石破所做的調查報導:《尷尬的榜樣:郜艷敏,被拐來的教師》。該則報導揭露:1994年,河南少女郜艷敏在返家途中被人口販子誘拐,並以2600元人民幣的代價賣到河北曲陽縣下岸村,被迫嫁給那個村裡的光棍,而且被迫和強暴她的男人生下了幾個孩子。人們可能會問:為什麼她不逃跑?但在整個村子的人對她嚴防死守,地方政府不敢過問、甚至形同包庇的雙重壓迫下,直到石破的調查報導面世,12年的時間過去了,她都沒有能夠逃離那個山村。

雖然只有初中畢業,郜艷敏當時是村裡學歷最高的人,也因此成為村裡小學的代課教師,負責給村裡的小朋友上課,並為村民開設掃盲班,領的月薪是90元人民幣。

此前,關於郜艷敏的存在,官方及媒體並非一無所知。河北的《燕趙都市報》在2006年將她評選為當年度的「感動河北十大人物」之一。在此之後,2007年李楊導演的電影《盲山》曾深刻再現了年輕女性被拐賣到山村裡當媳婦的故事,而2008年日本NHK《激流中國》系列紀錄片也曾對郜艷敏的遭遇做了詳細的報導。

然而,在這些報導之後,被拐賣的郜艷敏並沒有得到解救,涉及人口拐賣的共犯結構中的賣方和買方並未受到法律究責,地方政府和聲稱成立聯合調查組的河北保定警方最後也不了了之,甚至多次阻止郜艷敏接受媒體採訪。

因為問題沒有得到解決,這件事也就又再度回到「感動」的主軸。2009年的宣傳電影《嫁給大山的女人》殺青,作為原型人物的郜艷敏拿到了一筆20萬元人民幣的報酬。但郜艷敏沒有將這筆錢據為己有,而是轉手把錢全數捐給了村裡修路。故事發展至此,豈止令人感動,簡直是令人感動到了一塌糊塗的地步!

這一次,郜艷敏又因社交媒體的輾轉傳播而再度成為社會關注的焦點人物,但距離她被拐賣的1994年,已經21年過去了,一切似乎都沒有改變,除了郜艷敏的月薪漲到現在的600元人民幣,她的兒女漸已長大成人,而且她個人也似乎已經接受了這個不幸的命運。

但這不只是郜艷敏個人的悲劇,也是許多中國大陸被拐賣婦女的悲劇。

郜艷敏不是村裡唯一被拐賣來的媳婦,2006年在《南風窗》揭露此事的時候,人口只有四百多人的下岸村就有大約40個從外地拐賣來的媳婦,其中半數後來僥倖得以逃出求救,但包括郜艷敏在內的其他被拐賣女性,則在孤立無援又生下孩子的情況下,只好被迫留下,被迫認命。

在這個小山村之外,整個中國大陸的被拐賣女性又有多少呢?根據官方極少公佈的資料,在1991至1995年之間,獲解救的被拐女性人數即有8萬多人。但像郜艷敏這樣未能獲救的被拐女性又有多少?1995年至今,又有多少個郜艷敏被拐賣到中國大陸的深山荒野之中?

這些問題從來沒有得到來自官方的回答。而更值得追問的是,是什麼原因造成如此嚴重的拐賣女性現象?

最直接的原因是中國計劃生育政策和重男輕女傳統觀念所導致的嚴重男女比例失衡。根據《中國剩女》一書作者洪理達的研究,中國男嬰與女嬰的比例在2008年達到121比100的高峰,這幾年此一比例稍降,但中國仍是男女嬰比例失衡最嚴重的國家之一。而其中2010年的中國人口普查也顯示,「80後」(即台灣的「七年級生」)未婚男女比例為136:100,「70後」(即台灣的「六年級生」)未婚男女性別比例更達到206:100。對於這麼嚴重的性別比例失衡現象,甚至有專家估計,未來五年內中國將有五千萬名的單身男子無法找到配偶。換言之,一直被誇大的「中國剩女」的問題表像背後,其實是中國大陸存在著大量「剩男」的問題!

除了嚴重的男女比例失衡,造成女性拐賣現象的另一個原因是不平等的戶籍政策和凋敝農村的貧窮問題。中國農村裡的光棍們,在婚配市場中屬於弱勢中的弱勢,缺乏在所謂「狼多肉少」的叢林裡娶到老婆的競爭力,也沒有足夠的經濟能力解決基本的性需求,只好用偷拐搶騙或是用錢買的另類途徑,同時解決性飢渴和完成傳宗接代的任務。在這些山村裡,花錢從人口販子手上買下被拐女性的村民,錯誤地認定用錢買來的媳婦就是村裡的合法「財產」,但當地的公權力對這種事的態度卻往往是形同縱容人口買賣的消極對待。

中國官方從上到下的「維穩邏輯」則進一步惡化了這個積非成是的老問題。拐賣女性的現象雖然在法律、道德或政治上完全不正確,但卻協助官方維持了農村的穩定局面,否則大批來自農村的光棍,在性飢渴得不到滿足,而且毫無希望娶得到老婆的情況下,難保不會成為社會動亂的潛在因素。

這些因素加起來,或許可以解釋為什麼中國大陸官方一直消極對待農村存在已久的女性拐賣問題,以及為什麼拐賣女性會成為一個長期得不到解決的老問題;而中國大陸的年輕女性除了自求多福,防拐防騙,避免自己成為「另一個」郜艷敏之外,能依靠政府公權力保護的地方,似乎並不太多。嚴酷的現實是很令人感到心痛和無奈,但到了二十一世紀的今天,若連年輕女性的拐賣問題都解決不了,而讓其中一部份年輕女性繼續面臨可能像牲口一樣被買賣的風險,那麼中國政府又怎麼好意思繼續宣稱自己可以「實現中華民族偉大復興」的「中國夢」?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7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