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58 am - Wednesday 28 October 2020

發生於西元1896年日人治台第二年震驚國際的雲林大屠殺

週一 2013年03月18日, 1:0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70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這件事過了很久了 都快被淡忘了
請問您知道這件事嗎?
最主要是日人當時都留下很多文件史料了

http://paper.udn.com/udnpaper/PII0002/110640/web/#02

慘絕人寰的雲林大屠殺

日本人平定台灣之後,最殘酷的就是1896年6月震驚世界的雲林大屠殺。

關於雲林大屠殺,當時擔任雲林支廳主記的今村平藏無疑是當事人和最初目擊者,他手記的《蠻煙瘴雨日記》無疑也是最原始的報導。

1896年春,平民逐漸安堵,台灣總督宣布4月1日起結束軍政進入民政時期。4月12日,島田少佐進剿義民簡義於雲林橫路庄,簡義逃逸,島田「收兵,集合於北方曠地,斬殺俘虜」。殺俘事件,使得義民大為憤慨,乃以內山大坪頂(今南投鹿谷)為根據地,襲擊各地日人。6月14日,雲林守備中村道明中尉率兵20餘人進窺大坪頂。今村以兵員短少又不諳地形「惟恐後悔莫及」為由勸阻,中村不從,輕率前往,遇伏,陣亡過半。

日人遷怒於無辜百姓,6月20日至23日集結重兵,在雲林東南一帶實施大掃蕩(報復性屠殺):

凡兵煙之下,無不盡成肉山血河,既不分良匪,復未辦薰蕕,幾千房屋竟付諸一炬,無數生靈,頃刻間盡成斬首台上之冤魂。

掃蕩林圯埔回程,路過九芎林莊東端,今村又記:

井口警部迎接我隊,提交一信予兒玉市藏中隊長,此乃討伐之嚴令也。倏忽間九芎林莊成為焦土,村民血肉飛散,變成慘絕人寰之地獄;旋行石榴班、海豐崙,殺戮燒毀,腥風捲煙,陽光淒然。同時全部討伐隊,橫掃雲林平原。

今村又記:「調查管內之被焚房屋,實56村4947戶之驚人數目,可見當時慘殺焚屋,何等殘酷。」
日人並未記載殺戮人數,近人劉枝萬推估,「無辜台民被屠者三萬餘眾」。

雲林大屠殺發生後,在台灣的洋人、傳教士陸續投書香港、日本、英國各大報,7月4日即見載於《中國通訊報》(China Mail)和《香港日報》(Hong Kong Daily Press)。7月14日鄧肯的通訊即謂:「日本人正採取殲滅所有台灣人的策略……台灣人的收穫破壞、家園燒毀,祖先墳墓挖掘、婦女遭凌辱,憤怒到極點……」(總督府檔案Vooo76/A037之附件)

駐守台中的混成第二旅團長田村寬一,再度糾集大軍討伐南投、集集、林圯埔和雲林各地,7月7日,根據總督之訓令發出「對於土匪之巢穴,要盡力斬草除根」「趕盡殺絕」之訓令。(總督府檔案V00093/A005─14)。

由於林圯埔和集集有若干洋商收購樟腦,為了避免引起國際事件,總督府民政局長水野遵派遣事務官佐野友三郎隨討伐隊到林圯埔、集集、埔里,目睹日軍之恣意暴行。根據佐野明治二十九年七月二十二日的《覆命書》所附〈備忘錄之一‧林圯埔〉載:

十四日上午十時隨今橋討伐隊長之聯隊進入林圯埔……旅團長曾密令要燒光該地房屋,且該隊長亦下定決心要切實執行……有關外國人房屋……當作砲擊之結果、斷然實施燒光策略。

〈備忘錄之二‧集集街〉載:

十六日上午四時隨松居討伐隊往集集街前進,十時砲擊集集街……該隊長堅持放火燒街……須臾之間從四面放火。

〈備忘錄之三‧其他事項〉載:

關於仁沙慶記商社社員歐李雅被殺疑案……不知去向……怡記洋行僱用人,攜帶二千圓前往製腦地點途中,被警察逮捕,隨後死亡案。據雲林支廳員所言,此人大概被當成土匪同類而遭斬首。(V00093/A005─15)

日軍嚴令燒光殲滅的政策,在佐野友三郎的正式官方報告中非常明確。連外國人的身家性命也不顧,終致引起震驚國際的軒然大波,良有以也。

台灣總督府檔案《公文類篡》〈V00076/A037〉號檔〈拓殖務局送來有關外文報紙報導台灣中部土匪蜂起之記事〉,即收存「有關在台灣日本人之殘忍行為之報導,刊載於《泰晤士報》(Times)和《蘇格蘭人報》(Scotsmon)。8月25日《泰晤士報》謂:「日本士兵暴戾侮慢之程度令人咋舌……肆無忌憚地殺人放火……老幼婦女皆不能免……野蠻且苛酷之東方新強國。」8月22日之《蘇格蘭人報》謂:「日本之政略,似乎在於將全島居民都趕出去。」

為了平息國際輿論和日本國內政治的壓力,台灣總督將雲林支廳長松村雄之進以「該員稱雲林轄下無良民,並斷定馴良村落為土匪,讓軍隊加以焚燒」為由免職。(《公文類篡》V00117/004號檔案)

國際社會向日本施壓,日本政府向台灣總督府施壓,台灣總督則虛與委蛇,實際上仍然以燒光殺盡為常,1896年11月14日,台灣總督乃木希典訓令「各混成旅團長、憲兵隊司令官」,嚴禁燒夷良民家屋,但是,「若戰術上有其必要,述明理由報告」即可(台灣總督府檔案000000610320200號),大開方便之門,變相鼓勵燒光、殺光的兩光政策。

《警察沿革誌》以「大焚蕩」為題記錄此事件,對於第二次大焚蕩到底殺了多少人、燒了多少房子,並無計數。(頁432)~未完,詳見《歷史月刊226期》~

(國史館 台灣文獻館)

http://www.th.gov.tw/epaper/view2.php?ID=97&AID=1317

臺灣總督府第一件高等官懲戒撤職紀錄

文/陳文添/本館整理組研究員

一、前言
日據時期臺灣第二任總督桂太郎擔任總督任期約有半年,實際在臺灣期間應不出10天,但任內卻將擔任雲林支廳長的地方首長撤職。因為該支廳長任內發生「雲林事件」,使日軍殘虐之惡名傳遍於國際,臺灣總督不得不施鐵腕嚴懲,以杜悠悠之口。

二、雲林事件經過
雲林地方原本即不平靜,在日本據臺第一年即明治28(1895)年8月後實施軍政期間,首任雲林出張所長松岡長康一行人在赴任途中,即屢有遭反抗部隊襲擊的危險,使得遠在臺北的臺灣總督府民政局長水野遵,還曾親自起草請求中部臺灣民政支部長兒玉利國加以支援的電報。明治29(1896)年4月1日起,形式上臺灣總督府改實施民政,松村雄之進改任改制的雲林支廳長,在6月10日履新。雲林地方情況頗為危急,連支廳附近商家都遭搶劫,同月14日該地守備隊赴大坪頂偵查,一行遭突襲,不唯指揮官戰死,士兵也傷亡慘重。日方軍隊從18日起進行討伐,先攻大坪頂,熟悉地理情況的地方反抗部隊已事先撤離,日方部隊竟分向各庄進行掃蕩,此次的行動不僅憲兵、警察人員隨行,松村支廳長等支廳人員也隨軍討伐,協助嚮導、口譯或搜索、搬運作業。因日方先前戰死軍人不少,軍隊的報復也極為殘酷,依據日人留下不完全的發放撫慰金紀錄顯示,斗六街等55街庄受到波及,為數更達4,947戶之多,所有家屋幾全數被燒毀,該地人民也不分善惡慘遭屠殺,人數根本不知有多少。雲林地方一時腥風血雨,冤氣蓋天;而支廳長及支廳人員竟協同軍隊,屠殺轄下人民、燒毀房屋,此一舉動極為離譜。
果然在6月27日反抗軍就和憲兵在今竹山發生衝突,同月30日清晨3時餘,反抗隊伍分由四方攻擊斗六街上雲林支廳建築物,松村支廳長和守備隊協商力主堅守,但軍方人員並無鬥志,堅主撤離,事態如此,支廳人員包括行政人員、警察人員也不得不撤退。一直到7月13日,日軍才動員大批部隊取得斗六地方的控制權。在雲林日軍駐守部隊有3中隊(連)之多,指揮官竟比文官還畏戰,實屬極不名譽的行為。支廳人員撤退後,松村支廳長先被臺灣總督府命令召回臺北詢問,香港、英國等地新聞也刊出日本這一不名譽事件。桂太郎總督在日本內地知悉事態的嚴重性,8月7日電報命令儘速進行失職官員之懲處。軍方人員犯案者送軍法會議或辦理停職,但文官部分卻遲未定案。桂太郎總督曾再來電催促,且表示明治天皇也關切此事,若有必要他本人亦將回臺灣云云。

三、懲處
事態至此,臺灣總督府乃先在8月28日上報給日本中央監督總督府業務的拓殖務大臣,文中指出松村支廳長原本即有不能讓軍隊不分好壞殘害人民的責任,卻宣稱雲林支廳管轄區內並無良民,將良民村落稱是「土匪」的所在地,將之燒毀,甚至參加討伐,激起民眾更深反感,選擇站在反日的一方,讓反日勢力更壯大。因之報請拓殖務大臣上奏免松村支廳長官職及繳還勳章、位階證明書。拓殖務省也很快在8月29日發文送交主管人事獎懲的賞勳局。9月2日松村雄之進正式被撤職,並且被要求繳還勳章、敘位證明書,不名譽卻也是罪有應得,他不得不黯然離開了臺灣總督府。

事發至治罪確定,前後歷時有2個月,主要是臺灣總督府民政局人員有意為松村氏緩頰,卻也因桂太郎總督及日本中央堅持之故,以致沒有任何轉圜餘地。不過臺灣總督府卻在隔年3月27日,乃木希典接任總督後,又去函拓殖務大臣,以松村氏早年治臺有功,請辦理敘松村氏為從七位位階的手續。而松村氏本人也確非池中之物,在黯然下臺回日本內地後,曾在明治31(1898)年擔任北海道廳下的支廳長,甚至仍得以經過選舉洗禮,當選過眾議院議員。松村氏直至大正10(1921)年滿69歲才去世。

明治28年10月臺灣民政支部長回電雲林地方極不平靜(臺灣總督府檔案000000330180115)

明治29年8月桂太郎總督陳報松村支廳長罪狀(臺灣總督府檔案000001460050046)

明治29年8月桂總督促速辦理文官懲戒(臺灣總督府檔案000001170040025)

雲林大屠殺
http://www.taiwanus.net/history/4/15.htm

臺灣歷史人物小傳 —   明清暨日據時期   國家圖書館    民國92年12月   頁781-782
http://0rz.tw/xGUtN

雲林人不可不知【抗日篇】
http://blog.yunlin.me/2011/09/16/yu-3/

雲林事件  (台灣大百科)
http://taiwanpedia.culture.tw/web/content?ID=5731&Keyword=%E6%AD%A6%E8%A3%9D%E6%8A%97%E6%97%A5

時任台灣高等法院院長   高野孟矩  向松方正義  舉發總督府在台的惡行惡狀
根據現存 <<松方正義文書>>R-27之原本
收錄於   苫米治三郎 , <<高野孟矩>>

來源:  台大歷史學報37期
http://ntur.lib.ntu.edu.tw/bitstream/246246/77305/1/01.pdf
( 本pdf文長 可直接用搜尋關鍵字方式搜尋  : 苫米治三郎,《高野孟矩》 ,  雲林事件 )

斗六市公所官網
http://www.dl.gov.tw/index.php?inner=introduce_history_7

雲林鐵國山武裝抗日
http://www2.thu.edu.tw/~geexcell/files_two/GUO.doc

下面這些是線上閱讀

爭台灣的主權: 過去, 現在, 未來
作者:楊新一
http://0rz.tw/lJbKD

台灣史 (黃秀政 吳文星 張勝彥)
http://0rz.tw/4BqiQ

日本殖民統治下的法律暴力及其歷史評價 *(王泰升)
國立政治大學歷史學報第25期
http://ntur.lib.ntu.edu.tw/bitstream/246246/83814/1/10.pdf

書名 台灣政治史
作者 戴寶村
出版者 五南圖書出版公司, 2006
http://0rz.tw/RdD7h

其它史料請參見:

《台灣總督府『陸軍幕僚歷史草案』卷一,6月21日條;台灣總督府警務局編『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二編,上卷(東京、綠蔭書房、1986年、復刻版),頁432、頁436。苫地治三郎『高野孟矩』1897年、頁252-253。『台灣總督府警察沿革誌』第二編,上卷,頁436;『公爵桂太郎傳』乾卷,頁735。》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70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