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40 pm - Saturday 15 May 2021

台灣本土母語,瀕臨危機,能否傳承給後代子孫?

週五 2015年03月13日, 4:4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7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獨傲村夫 2015-03-13 13:31

【專文】台灣本土母語,瀕臨危機,能否傳承給後代子孫?
母語是台灣的文化資產,搶救母語是這一代台灣人共同的責任!
“語言世界的基因多樣性受損,對於人類的損失‥比起生物世界的基因多樣受損,程度大得多,因為人類語言的結構,是人類智能成就很重要的證言。” 美國語言學會(Linguistic Society of America)創立宗旨

不久前,哥倫比亞大學語言學教授麥克霍特(John McWhorter),在「華爾街日報」撰文預測,2115年地球上的語言,將由目前的6000種,銳減至600種,百分之九十的語言100年後會消失,幾乎每週就有一種語言要銷聲匿跡!

麥克霍特的預測,確實讓我們對台灣原住民的語言,甚至福佬、客家語,未來是否能存活下來,傳承給後代子孫?感到憂心。由於中國化、全球化,台灣變成外來語的殖民地,後代子孫恐怕只講二種語言:一為「華語」,也就是所謂的「國語」;另一為半吊子的「中式英語,Chinglish」。台灣母語,逐漸被外來語取代,不要說百年,幾十年後就消失得差不多了。此非危言聳聽,而是台灣人必須嚴肅面對的問題。

為何再過百年,人類的語言驟減?麥克霍特將之歸因於:全球化。由於全球化,人們為了工作遷徙,為了追求更好的生活移民,使得文化變得支離破碎。少數族群的父母不教下一代母語,而下一代也覺得自己的母語,在現代商業社會毫無用處,甚至是一無是處。因而,強勢語言更強,弱勢語言更弱。網路科技則改變了人們的溝通方式,非書面、非都會的語言,逐漸被邊緣化,被推入加護病房,瀕臨危機。

麥克霍特將語言的喪失,歸咎於全球化,似乎過度簡化。大衛 克里斯托(David Crystal),在其著作「語言死亡,Language Death」,檢視了歷史上人類語言死亡的因素,除了天災戰爭,導致種族滅絕外,殖民、教育、媒體、政經社會變遷,也都是因素。然而,大部份人對語言的危機,渾然不覺,克里斯托說,「只要一種語言,沒有人繼續講,就算死亡」!

語言學家克勞斯 (Michael Krauss)憂心的指出,「全球語言,有一半以上處於彌留狀態,也就是說,無法有效的傳給下一代的子孫!」 他所說的 「彌留,moribund」,指的是,一種語言若不再是下一代學習的母語,那麼這個語言就奄奄一息,「插管」進入彌留狀態。

聯合國教科文組織 (UNESCO) 將人類目前的語言延續分成六個等級:安全 (safe),脆弱(vulnerable),確定危險(definitely endangered),嚴重危險(severely endangered),極度危險(critically endangered),消失(extinct)。

據UNESCO發佈的資料顯示,自1950年以來,已有230種語言消失,目前有3000種語言也面臨消失的危機。台灣的7種原住民語言,諸如馬賽語、凱達格蘭語已被認定流失;另外,噶瑪蘭語、貓霧捒語、邵語等7種語言被評為極度危急、賽夏語為嚴重危險,而泰雅語、卑南語、布農語等9種語言則為脆弱等級。


原住民的母語,是台灣的文化資產,任其流失,對台灣與世界,都是損失。

依據台灣原住民委員會2014年的統計資料,人口少於1000人的族群,屬鄒語群的拉阿魯哇族(400),卡那卡那富族(500),屬排灣語群的卲族(752)以及撒奇徠(828),這些族群的語言,由於人口太少,面臨消失的危機,已迫在眉睫!

台灣平埔族群的語言,在17世紀大量閩粵移民來台,清帝國的漢化政策下,幾乎消失殆盡,語言既失,文化隨之蕩然無存,雖然近幾年來,有平埔族群的後代,想找回他們失傳的語言,諸如西拉亞與巴宰族,是否能復興其語言?有待族人努力,我們樂觀其成。

YouTube Preview Image
潘金玉(1914-2010),是全球最後一位精通巴宰語的巴宰族人。

一種語言死亡,等於一個文化消失,語言學家把語言多樣化,與生物多樣性(biodiversity)相提並論,每一種生物滅絕,對地球資源都是損失,人類的語言亦如是,語言不僅僅是溝通工具而已,語言乃民族智慧之寶庫,語言乃地球天然之資源。

克里斯托,這位「英語帝國,English as a Global Language」的作者曾表示,多樣語言使得人類能發展多樣文化,他實在無法想像有朝一日全世界的人只說英語,人類文明如何進步?他同時也指出,雙語或多語可豐富說話者的心靈,拓展知識範圍,促進思考靈活,激發創造力,以及對異己的理解和包容。更何況,現代神經醫學研究也顯示,多會一種語言,有助於防止早發性失智症(Dementia)。多學一種語言是一項資產,絕非負擔。

然而,人們往往由於功利、短視,對自己族群的語言逐漸流失,視若無睹。在全球化時代,學習強勢語言,諸如英語,或許有助於找到薪資高的工作,是否就棄自己的母語如敝屣?採用達爾文「進化論」,認為「適者生存」,弱勢語言失去市場競爭力註定被淘汰的觀點,根本是對語言無知的謬論!

事實上,不同的語言對世界,開啟了不一樣的視野,許多原住民的語言,蘊藏著豐富的傳說與生態的智慧,誠如曾任原委會主委的孫大川所指,原住民語言有關「山、海、島嶼以及種種生態法則」,是漢語所欠缺的。這也是語言學家之所以大聲疾呼,弱勢語言必須保護的原因,而弱勢族群也覺悟到自己語言的價值,從1970年代以來,紐西蘭毛利人便積極投入語言的保存運動,英國的威爾斯人則致力推行威爾斯語的復興運動,均獲得廣泛的支持。

語言學家採用「延續指標」(index of continuity),來判定一種語言未來是否能存活,延續指標的算法是在家講本土語言的人數,除上以此為母語的總人數,若得出的數字是 0.7,表示該母語有較強的活力;若數字是 0.3,也就是說每百人中,只有三十人在家講母語,則顯示該母語的活力正在下降。

年齡層則是語言存亡的指標,一個族群使用母語的平均年齡層越低,世代傳承就越成功,平均年齡層越高,則顯示該族群語言日薄西山,遲早將走入歷史。台灣客家語目前面臨斷層危機,如下表所示,客語流利的,60歲以上佔 77.6%,13歲以下,不會說的佔了一半,而且這還是2010年的資料,如持續惡化,客家人的後代子孫很可能「繼承了祖宗田,卻忘了祖宗言」!


2010年客家民眾說客語的能力調查統計表,資料來源:客委會

有的語言學家,提出臨界質量(critical mass),算出多少人口才能維繫語言的存活。如果族群人口不到二萬,那麼該族語言就有危險了。人口固然是一項關鍵因素,但也不一定準確,以滿族為例,據遼寧省社會科學院一份報告指出,中國目前有滿族人口1068萬人,但真正懂滿語的不足百人,精通者不足10人。何以一個統治中國近300年歷史的種族,自己的語言,瀕臨消失?就是因為被同化。

依照德國的研究報告指出,要延續語言的生命力(Language Vitality),有九項因素,包括該語言是否有絕對多數,或一定比例的說話人?是否為教育與識字教材?對新傳播媒體是否能作出因應?政府是否有良好的語言政策?社群成員對自己語言是否持正面態度?以及世代能否傳承?

按照上述所提之因素,台灣本土母語要傳承,若靠大中國意識形態的國民黨政權來挽救,不啻是向鬼拿藥單。自從蔣介石集團統治台灣後,外來統治者企圖消滅台灣本土語言,醜化台語低俗,台灣人的母語,備受歧視,慘遭謀殺。過去宋楚瑜任新聞局長時,還強制黃俊雄演布袋戲,改用「國語」發音,極為荒謬!諷刺的是,台灣人不選陳定南,卻選一個打壓本土語言的人來當省長。

論語言政策,中國國民黨比中國共產黨還不如,國民黨把滿清官話(Mandarin),稱之為「國語,National Language」,中共則以「普通話」稱之,未曾打壓少數民族的母語,甚至還幫四川彝族創造文字。法西斯的國民黨何曾尊重過台灣人的母語?論功過,教會對台灣母語貢獻最大,阿扁次之,天主教神父還幫原住民建立族語拼音系統並編寫字典;阿扁主政時,設立了客家、原住民電視台,「他,馬的」政權除了打壓母語教育,竄改台灣歷史外,做過什麼好事?


已逝世的瑞士籍神父,艾格里(Rev. Hans Egil, 1929-1992),編撰出排灣族字典。

世界各民族的語言,一律平等,每個族群都有說自己母語的權利,語言並無高尚與粗俗之分,也無正統與方言之別。南島語系的台灣原住民語言,以及漢語系的福佬、客家,都是台灣語言與文化的資產,值得台灣人去呵護,盡力傳承下去。

台灣原住民的語言,已岌岌可危,而擁有多數人講的福佬、客家語,是否就沒有危機?相信有許多關心母語教育的人士,不會感到樂觀。每當我在公共場所,聽到阿公阿媽對著孫子女,非但沒有利用機會教母語,反而使用彆扭的「國語」溝通時,給我強烈的感覺是,我們的母語將在下一代流失!台灣年輕的世代,在家裡已改用「國語」跟父母溝通,父母不再跟子女講母語,家庭原本是最佳的「雙語」環境,也是母語最堅固的堡壘,如今這個堡壘淪陷了。為何年輕人放棄在家學母語的機會?何況用母語交談還可增進彼此的感情,背棄母語並無任何好處!而大部份人交談時,國台語夾雜,未來能精通並講道地母語的人,將是鳳毛麟角。

當母語必須完全靠學校課程來維繫,即是語言衰微的序曲。台灣的母語,若不再是年輕人職場與家庭用語(home language),單單靠學童上1〜2堂母語課,是無法延續的。各族群的語言能否傳承?端視族群成員是否對自己的母語持正面的態度,首先,一個族群應珍惜自己的語言,去發掘母語的美,以說母語為榮,父母也該教下一代母語,年輕人在家應盡量使用母語,母語才有傳承的希望。

搶救台灣母語,不僅是政府不可推卸之責,也是各個族群的當務之急,唯有群策群力,社會總動員,老一輩投入,年輕一代也參與,共襄盛舉,母語才能永續,世代傳承。如果一個族群的新生代對自己的母語患了冷感症,不學,學了在家裡也不講,放任其流失,那麼母語就無得救機會,等到有一天後代子孫驀然驚覺,想找回自己祖先的語言,卻只能在圖書館或博物館找到,那將是永遠無法彌補的遺憾!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7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