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9 pm - Saturday 27 February 2021

「國語」一詞,應該廢除!

週五 2015年04月10日, 4:4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9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獨傲村夫 2015-04-10 13:20

【專文】「國語」一詞,應該廢除!
70年代最受歡迎的布袋戲「史艷文」,哈麥二齒、怪老子講台語,詼諧很有「笑」果,無奈因不是 「國語」節目,遭到禁播。(網路資料)
幾年前,有一次我去馬九趴老家附近的一個傳統市場攤位買菜,那是我常去的攤位,有個外省族群的中年婦女也來買,賣菜的歐巴桑大概是小時候家貧失學,只講台語,那位外省婦女不買也就算了,卻顯露出一副輕蔑傲慢的態度,斥責善良的歐巴桑,「妳居然不會講國語!」,我按捺不住,當場反擊,「台語是台灣的國語啊!吃台灣米,喝台灣水,那麼久了,妳居然不會說國語!」

在台灣,為何台語不是「國」語?所謂「國語」是哪一國、哪一語系的語言?一般台灣人由於過去長期接受中國國民黨的愚民教育,誤以為「國語」是一種語言的名稱,渾然不知其謬,習以為常。國語並非語言的名稱,而是「國家語言,National Language」,簡單的說,就是一個國家的政府,規定人民必須使用的語言!

翻開人類的語言譜系,哪有「國語」這個語族!屬拉丁語系的有法語、西班牙語、義大利語、葡萄牙語;日耳曼語系則有斯堪地那維亞語、英語、德語、荷蘭語、蘇格蘭語等等;斯拉夫語系涵蓋了東歐、中歐以及巴爾幹半島,諸如俄語、波蘭語、烏克蘭語、塞爾維亞語;突厥語、滿洲語、蒙古語則屬於阿爾泰語系。有的語言學者將朝鮮語、日語歸類在阿爾泰語系,但無定論。台灣原住民語言則屬南島語系,而屬漢藏語系的漢語,包含了吳語、贛語、湘語、粵語、客家語與福洛語。

「國語」的英譯是(Mandarin),其實,Mandarin本義為「滿清官吏」所說的「官話」,不是老百姓說的話。由於中國元、明、清三個朝代的首都,都設在北京,因而「北京官話」成了統治者的用語,但是清帝國並沒有通行全國的國語,直到帝國將亡,「國語」這個用詞才出現。

那麼「國語」一詞是怎麼來的?原來是中國從日本借來的,明治維新以後,日本國內興起了以東京語為「國語」的運動,並透過教育系統推行日語標準化。1902年清帝國「京師大學堂」總教習吳汝綸,赴日本考察,回國後,上書主張以「京城聲」,統一天下。1909年,清政府設立了「國語編審委員會」,將當時通用的官話正式命名為「國語」。

1912年民國成立,一年後召開「讀音統一會」,展開了國語運動,由於漢字讀音,南北不一,各省不同,言文也不一致,與會的各省代表甚至為了爭誰是正音,大打出手。1917年陳獨秀、胡適,揭起文學革命大旗,高呼打倒吃人的孔教以及封建的舊文學,鼓吹語文改革,提倡國語文學,國語運動一時風起雲湧,驚濤駭浪,文言文遂在時代的新浪潮中淹沒。1920年,北洋政府正式廢止文言文教科書。

雖然,白話文在五四運動以後,逐漸取代文言文,漢字語音仍然分歧,爭論不休,當時的中國知識界紛紛主張,將漢字拉丁化。北大校長蔡元培贊成漢字拉丁化,因為漢字難認、難學;反文言文大將錢玄同主張「廢孔學,廢漢文」,改為拼音文字;胡適認為,應以白話文取代文言文,再把白話文變成拼音文字;傅斯年主張採用羅馬字母拼漢文;語言學家呂叔湘甚至相信,將漢字拉丁化,中國才能實現民主。1925年國民政府成立了「國語統一籌備會」,由吳敬恆擔任主席,直到1930年,該會才決定以北京語音為標準,並採用注音符號,通令推行於中國各省。但由於戰亂,並沒有取得多大的成果。

1949年中華民國滅亡,中國共產黨建政後,「國語」這個帶有大漢沙文主義的字眼,也遭到唾棄。中共成立了「中國文字改革委員會」,並於1956年改稱「國語」為「普通話」,其意為「普遍共通、普遍通用」之全國共通語言,以示尊重其他少數民族的語言,而正式的學名則為「現代漢語」,仍以北京語為標準音,以漢語拼音取代國語注音,並簡化漢字。


這是文革時期,中國小學的「語文」課本,封面還有毛澤東的題辭。

1950年,蔣介石政權在台灣成立了「國語推行委員會」,1956年展開「說國語運動」。台灣學子凡是在學校講母語,都要被罰錢,脖子戴上「請說國語」的狗牌,說不標準還被嘲笑,這是台灣老一代共同的屈辱記憶,年輕一代是無法體會的。記得我大一時,曾經有位外省女同學嘲笑我講的北京話是「台灣國語」,如今回想起來,仍難以釋懷,不過我可以原諒那位女同學,因為她對語言可以說是無知!外來語本來就會隨著說話者的母語與社會環境產生變異,這是很自然的現象,現在全世界各說各的英語,日本人講的英語叫 Japlish,菲律賓人講的英語叫Taglish,新加坡人講的英語稱之為Singlish, 非洲獅子山的人民則講一種英語與土著語言的混合語Krio。到底標準的英語在哪裡?倫敦?還是華盛頓?


70年代台灣的「國語」課本,國民黨教育體制是在教學童語文?還是在編造神話洗腦?

當初向日本借來的「國語」用詞,日本早就廢掉了,改為「日本語」,台灣迄今仍繼續沿用,電腦語音播報系統老是告訴你,「要聽國語,請按1」。世界各國已經不再使用「國語」這個19世紀的名詞了,凡是政府機關使用的語言,均稱之為「官方語言,Official Language」。有的國家只有一種官方語,如南北韓;有的國家有二種官方語,如菲律賓,英語與Tagalog同為官方語;印度的官方語言是印度語(Hindi),但給英語「副」官方語的地位。英語作為全球化的語言,是最多國家採用的官方語,據2015年統計資料顯示,全球總共有67國將英語列為官方語,其中以大英國協的成員國居多數。

一個國家語言不平等,反映了種族政治地位的不平等,比如南非,在曼德拉所領導的非洲民族議會(ANC)未取得政權之前,非洲荷語(Afrikaans)是南非唯一的官方語,直到大選之前南非才取消種族隔離政策並給予各種族語言平等的地位,依據南非1993年憲法規定,包括英語、非洲荷語在內的11種語言,均享有官方語言的地位

在歐洲,瑞士是世界公認的富足、自由之民主國家,同時也是以外貿、旅遊為主的國家,境內有四種民族,四種語言,據官方2012年資料顯示,說德語的64.9%,其次是法語22.6%、義大利語8.3%,還有極少數人講的羅曼希語(Romansch, 0.5%)。依照瑞士憲法,這四種語言都是官方語言,但是在德語區的學校課程,法語是外語,在法語區外語則是德語。多種語言同時並行,相輔相成,沒有造成任何種族衝突。此外,由於語言多元,也使得大多數的瑞士人具備說好幾種,包括英語在內的語言能力。


在瑞士,一個「入口」指示,就使用五種語言:西、英、德、法、義。

在亞洲,新加坡是以轉口貿易為主的城邦國家,境內有三大種族:華人、馬來人以及印度人,是一個典型的多元種族,多元文化的國家,他們的官方語言,包括英語、華語(Mandarin)、馬來語(Malay)以及泰米爾語(Tamil),四種語言均享有平等的地位,但新加坡政府並不要求其國民講四種語言,實施的是「雙語」政策,首先要會講英語,其次是母語,因此華人除了講英語與華語外,也說福建語(Hokkien)、粵語(Cantonese)、潮州語(Teochew)和客家語(Hakka)。來台做生意,祖籍福建的新加坡人,通常能說三種語言,英語、北京話還有福建話,台灣人使用台語跟他們談生意,毫無溝通障礙,攏也通。不過最近幾年,由於全球化、中國經濟崛起,新加坡年輕一代,在家講英語與華語的比例,已有顯著增加之趨勢。

位於太平洋西南方的紐西蘭,人口450萬,74% 是歐洲後裔,14.9% 為毛利人,亞裔12%。在1974年以前,英語一直是紐西蘭唯一的官方語言,紐西蘭政府對毛利人採取同化政策,卻遭到毛利人抗拒,經過毛利人自身努力爭取語言權,並復興母語,以及社會多方支持下,紐西蘭政府將毛利語列為官方語言,因此,毛利人在盛大的歡迎儀式上,都使用毛利語致詞,歐裔白人在婚喪儀式的開場白與結尾也使用毛利語。

由於紐西蘭政府重視毛利語,並在教育上提供更多的經費,使得人們學習毛利語的興趣倍增,毛利人更熱愛自己的母語,在職場毛利人都能講英語,雙語的環境,不僅使紐西蘭英語的表達更豐富,同時也促進了毛利人的文化發展,紐西蘭因而展現了更有特色的多元文化,這都要歸功於開明的政府以及毛利人上進的精神。


為了響應毛利母語週的活動,微軟2013年在紐西蘭推出了毛利語視窗。

看看瑞士、新加坡以及紐西蘭,想想台灣,國民黨政權的語言政策,從過去到現在,始終是獨尊「國語」,罷黜台灣母語,在外來國民黨政權眼中,「國語」高高在上,福洛、客家、原住民的語言,都是次等的語言。由國民黨帶來的「國語」,是外來語,不夠資格作為台灣的「國」語,也不配獨享尊榮,它是國民黨威權統治的符號,族群不平等的象徵,是一個該走入歷史的名詞,台灣人繼續使用「國語」一詞,並非明智之舉!

台灣未來的語言政策,採「雙語」或「多語」是上策,首先要廢除「國語」這個不當的用詞,稱其為官方語;一般民間用法則改稱之為共通語(lingua franca),也就是各族群相互溝通的語言;在語文教學方面,國語應改為「華語」或「台灣漢語」,因為現代中國漢語與台灣漢語,不僅字型不同,在語音、語法、語彙方面,也不盡相同,詞彙更是大異其趣,翻譯名詞,各譯各的,事實上,已經分道揚鑣!

另外一方面,目前要將所有族群均列為官方語,事實上有困難,當務之急,是提昇母語的位階,讓各族群的語言均享有平等的地位,鼓勵各族群的下一代,多學習母語,挽救瀕危的母語,以保存自己的文化。放棄母語,是相當可悲的一件事,世界上,有哪一種語言會比自己的母語,更溫馨呢?

至於未來台灣是否可以增列英語為官方語言?台灣是以外貿為導向的經濟體,理論上可行,不過台灣人的英文程度,普遍不如新加坡人,實際上有困難,除非教育部能導正純粹為升學考試的英語教學,加強我們下一代的聽、說、寫能力。如果下一代只會說對岸十幾億人都在講的語言,母語忘光了,英語也不行,如何跟中國人以及其他亞洲人競爭?被馬政府毀了前程的新世代要覺悟,加油吧!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9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