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33 am - Thursday 26 November 2020

中國模式走到盡頭了嗎?

週六 2015年09月05日, 9:52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2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905095107
2015-09-04 12:30

四兆救市行不通,回頭貶值拚出口

○八年全球金融風暴,讓中國意識到過度依賴出口的風險,於是不惜鉅額赤字增加國內需求;六年多後,發現依賴借貸支撐投資的模式無以為繼,再回過頭來藉貶值刺激出口。中國模式走到盡頭了嗎?全球會一起受苦嗎?

顧爾德

八月二十八日、二十九日兩天,美國懷俄明州的度假聖地傑克森洞(Jackson Hole)正舉行全球央行高階主管一年一度的聚會。這個由美國堪薩斯聯邦準備銀行(Kansas City Fed)於每年八月下旬舉辦的聚會,雖不具正式決策力,卻吸引了各國央行負責人、銀行家與經濟學家參與。

今年會議上,大家關切的當然是通貨緊縮以及到底美、英兩國升不升息。此外,還有一個全球央行主管都想知道的真相:中國經濟到底怎麼了?

三針點穴式刺激經濟

二十八日午餐演講的主講者是中國清華大學經濟學教授李稻葵,他是前人民銀行貨幣政策委員。大家都想從這位與中國官方關係密切的學者口中,瞭解全球第二大經濟體到底出了什麼事。

當天,美國聯準會主席葉倫(Janet Yellen)沒出席,在場的副主席費雪(Stanley Fischer)好奇地問李稻葵,如果情況變得更糟,中國是否準備好因應?白宮首席經濟政策顧問弗曼(Jason Furman)則想知道中國政府有什麼刺激經濟與減稅的方案。

李稻葵說,中國可能會採取「點穴式刺激方案」(acupuncture stimulus)。兩天後,他在倫敦金融時報(Financial Times)為文進一步解釋什麼是「點穴」。簡單地說,就是針對幾個重要「穴道」下針,他提出了「三針」:一是降利率,二是加速資金流向基礎建設、包括加速土地取得,第三針則是鼓勵私經濟部門發展,包括減稅、加速國有企業私有化。

李稻葵為政府干頇辯護,他說,若政府不介入將會是個「非常嚴重的錯誤」(a grave mistake)。他也深知許多人對當年四兆人民幣的救市方案批判嚴厲,但他只一語帶過:「現在的情況和當年不一樣了。」

被王歧山嘲笑的美國財長

很多人認為當年的四兆方案是造成今天經濟問題的主因之一。到底四兆方案是怎麼回事?故事要從二○○八年的全球金融風暴說起。

○八年六月,金融風暴正在擴大、雷曼兄弟(Lehman Brothers)還未宣布破產。中國也正準備迎接象徵國力鼎盛的奧運,還是一片上升榮景,但太平洋彼岸的美國可就不一樣了。

當時美國財政部長鮑爾森(Henry M. Paulson Jr.)來到北京,和主管金融與商務的副總理王歧山見面,力促中國開放市場。王歧山嘲笑被金融危機整得焦頭爛額的鮑爾森:「你們曾經是我們的老師,尤其是帶領我們進入金融領域。不過,現在看起來,你們也不怎麼聰明!」

鮑爾森忍住了王歧山對他的嘲笑,力陳金融風暴對全球經濟、包括中國在內的影響。王歧山等中國財經官員顯然很清楚這一點,若西方國家經濟陷入困境,只靠出口這單一引擎的中國,情景絕對很慘──只要想像一下:內地到沿海打工的農民工會有幾百萬人失業,整個社會將陷入災難,政權也將出現正當性危機。

兩個多月後,雷曼兄弟公司於九月宣布破產,危機曼延到全球,而中國也在努力思索救經濟的方法。十一月,中國提出了四兆人民幣、近六千億美元的振興經濟方案。當時中國進出口皆出現衰退,隔年全年,出口衰退更達一六%,進口衰退一一.二%,貿易順差遽減三四.二%。

四兆救市愚弄全世界

還好,有了救命的四兆人民幣!

四兆人民幣振興經濟方案,一言以蔽之,大量舉債、貨幣寬鬆、加大公共投資力度、發展內需市場。當時台灣媒體最關注的是,台資企業要怎麼從「家電下鄉」等振興措施得到好處。

於是從二○○九年之後四、五年間,中國歷經了一場全國大規模投資、快速發展基建、城建的階段,高鐵、機場、地鐵、摩天大樓在各大城市遍地開花。英國國家廣播公司(BBC)的經濟主編佩斯頓(Robert Peston)去年發表深度調查報導影片《中國是怎樣愚弄世界的》(How China Fooled the World),詳述中國各地瘋狂投入建設的情景。

影片中,一段令人印象深刻的場景是:武漢市長唐良智在一個聲光炫麗的超大型城市模型前面,介紹著二○二○年武漢的城市榮景。唐良智說,武漢要成為第二個上海,他充滿憧憬地說道:「機遇來了,我們一定要抓住!」這個「機遇」是讓他一年可以花六千億人民幣(約六百億英鎊)在城市建設上,之後五年經費總計兩千億英鎊,差不多是整個英國基建投資規模的兩倍。

為了抓住機遇,一二年武漢以逾兩千億人民幣的債務餘額,榮登「中國負債最高的城市」。《中國經營報》公布的一份財政部報告顯示,從一○年到一二年六月,武漢市累計直接債務逾四三七一億元人民幣。武漢一三、一四年每年要償還的債務都逾三一○億元人民幣,等於市府每天開門就要還一億人民幣。

內需沒起色,回頭刺激出口

最近這一波中國經濟風暴發生後,佩斯頓在BBC網站上發表文章寫道:「投資者們無異於在高呼著所謂的中國例外主義——中國比歷來任何其他經濟體的增長率都要迅速而且持久——成為歷史,理由是中國最近幾年已經高度依賴借貸來支撐投資。」

如今,中國地方政府累積了至少十二兆人民幣的債務,中央政府用「換債」方式,「以長債養短債」,來維持地方政府的財政流動性。這也算是另一種中國式的貨幣寬鬆(QE),風險則轉嫁到購買置換債券的銀行。中國的銀行體質已經不大健全了,銀監會上個月初告訴《財新網》,今年第二季銀行不良貸款率已達一.八二%,為二○一○年以來的新高。比去年同期增加三五%,達一兆八千億元人民幣。

大規模固定資產投資對中國經濟幫助不大。中國固定資產投資占GDP四成以上,但對GDP成長的貢獻度卻有限,這代表著很多投資是浪費的──舉債進行無效投資,為什麼還不砍掉?因為這會造成需求減少,帳面經濟數字會更難看。

○八年全球金融風暴,讓中國意識到過度依賴出口的風險過高,於是不惜鉅額赤字增加國內需求;六年多後,發現依賴借貸支撐投資的模式無以為繼,而內需市場並未發展起來,於是再回過頭來進行貨幣貶值,刺激出口。

中國人民銀行宣布下調存款準備率和貸款基準利率各○.二五%,這是去年十一月以來第五次降息。上次調降是六月底、大約是上海證券綜合指數從高峰往下開始滑落後。

降息、股市重挫,加速了資本從中國流出。而資本外逃又回過頭來加強人民幣貶值的壓力。美、英兩國本來想調漲利率,又怕中國把通縮出口過來──大家都把錢回流存到銀行,經濟活動又降低了。人民幣貶值一樣威脅到日本,據高盛(Goldman Sachs)研究報告指出,人民幣貶值五%,日本GDP會下降○.一七%。此外,中國經濟不穩定也讓日本企業的資本支出更保守,同時也廣泛波及亞洲各國經濟。而日本出口市場中國占了一八%,整個亞洲占了五四%。

中國打噴嚏,全球重感冒

中國打噴嚏,全球重感冒。《金融時報》首席經濟評論員沃爾夫(Martin Wolf) 說,中國面對困境可能採取一些將造成動盪的選項,包括貨幣貶值、超低利率,甚至QE。他說,若中國真的這麼做,「當前市場動盪或許並不顯得愚蠢。全球儲蓄過剩可能變得更嚴重。那會讓所有人都受到影響。」

中國模式是否如佩斯頓所說的已走到盡頭?七年前在北京被羞辱的鮑爾森,四月間接受紐約時報訪問時則幫中國講話,他說唱衰中國的人要「小心自己的願望成真」,因為中國對全球經濟的貢獻惠及所有人。「中國經濟出問題會給全球經濟帶來極大的危害,並且可能導致政治動盪……。」●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2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