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06 am - Friday 30 October 2020

期望有一個嶄新的立法院!

週二 2015年09月08日, 11:58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1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文/李界木(前環保署副署長/前竹科管理局局長) 2015-09-08 10:20
【專文】期望有一個嶄新的立法院!
台灣的政治體制已經陷入金錢、特殊利益集團、煽情的媒體以及意識形態互相攻擊的團體的纏繞。期待新國會注入新血,有所作爲。(網路資料照,民報合成)

沒有新血的國會會僵化

民主先進的美國國會,已經運作了239年,在這 200 餘年間鮮少有任何重大改革。有人認爲就像人老了血管硬化,很難進行調適應付新的情况。有人更形象地將美國的政治體制比喻成一部大巴士,劃分成幾個部分,每部分由不同的選民、不同的利益集團、議會和行政部門分別占據,而且每個座位都有刹車,很多人隨時可以刹車,這部大巴士就動彈不得了!

最近美國國會兩黨無法就健保和金融改革法,獲得共識。兩黨均顯示立法無能和僵化的意識形態。國會永無止境的爭吵和立法缺乏進展使民衆對前景不樂觀。當今美國國會的亂象。根據最近拉斯穆森報告(Rasmussen Report)公布的最新民調顯示,71%的美國選民不滿意國會的表現,滿意的只有 10%。多達 70%的選民認爲國會沒有通過任何顯著改善百姓生活的法案;兩院中更受人詬病的恐怕非參議院莫屬(任期6年)。眾議員每兩年改選一次,並且選區較小對民情可能較爲瞭解。新血不斷注入,國會才會有活氣。台灣的國會長期在一黨獨大,藍綠互鬥之下或任期過長的 “資深”委員壟斷下,也常會造就“和珅”人物出來。

和珅違法亂紀

清朝和珅初為官時,精明強幹,為政清廉。但隨著權力的成長,他的私慾也日益膨脹,利用職務之便,結黨營私,聚斂錢財,並用賄賂、迫害、恐嚇、暴力、綁架等方式籠絡地方勢力、打擊政敵。後成為後人所稱權傾天下、富可敵國的「貪官之王」、「貪污之王」。清朝中清議力量,曾多次彈劾和珅,但由於乾隆帝的袒護,和珅均能化險為夷。和珅將大部分朝中反對勢力打倒,獨攬大權。一些正直的大臣敢怒不敢言,紫禁城成為了貪污集團的政治表演舞台。

美國《外交政策》雜誌對於台灣立法院的評價,名列全世界前五大「無能國會」,這是台灣人民的羞辱!台灣立法院的黨團協商過程不夠公開、協商結果未徵詢多數意見,易使決策過程成為黑箱作業;而協商過程任意更改委員會的審查結果,則造成傷害委員會專業性及認真的國會議員無心問政的結果。陳定南有一次跟我聊天時,曾感慨說,警察認真捉賄選,送到法官那兒就被放走,如何端正選風?黨團協商,如出一轍。

學者指出,黨團協商制度往往削弱委員會的審查功能、黨團成立門檻過低造成少數委員決定法案內容;此外,議案經委員會審查通過之後,若無爭議依法不須交付黨團協商,但經實務運作後,黨團協商竟變成議案二讀前的先行程序,此項慣例嚴重阻礙議案之審查時程,讓少數黨團負責人或少數協商代表委員藉此綁架法案,以遂其所求,數位化電視的開放(廣三法),躺在立法院幾年?和珅們權傾天下,連法官、檢察官的升遷,都能影響。維持-個龐大辦公室(超額的助理) ,經費那理來?不是利益團體就是壓榨執政的政務官,包工程或關說而來。在百姓眼中,他們也許是“好央叫”、親切,但在官員或工商界眼中,他們是垃圾堆的蟑螂。戒嚴時多,現代較少而己。

美國重要的議案必須提交給協調委員會(conference committee)處理。協調委員會是解決兩院議案版本分歧的特別委員會,在整個委員會中,共和黨和民主黨都有各自的代表,但是多數黨所占比例會大一些。但整個過程錄影,公開公佈(由專播國會的電視台可看到) ,豈有祕密才能協商之理?

親身體驗立法院的威信

當我任職中央時(環保署一年,科管局五年多) 都遭遇難以幫忙的請求。一旦單位預算提出時,就有好幾位立委會請我到他們辦公室喝茶,先禮後兵,請托某某工程開標多多照顧。一件工程招標下來,未中標的公司會發函向調查局檢舉,被請托的立委會借故刪減或凍結預算;檢舉不成,立委有時逼人要向中標公司讓出;再不成,就請黑道向中標公司或相關人員恫嚇;又不成,就發動環保流氓阻止工程進行。科管局工程多,我體會最深。還有人請記者來作“污名化”,我在竹科和中科的開發和建設,被說成了“好大喜功”;更狠的聽說,供給資訊,透過他黨的立委質詢,作為他們在國會殿堂的打手。一位預算委會召集人,要我發給不該給的獎勵金不就時,竟刪除我上司的預算(要上司逼我就範) ,後他牽出案外案,落荒而逃,避居國外。

在委員會裡提出刪減案,要執政、在野五人連署才成案,往往自家人也會助虐。一旦送到黨團協商,黨鞭虛情假意,表面上為你爭權益,事實上都是暗中交易。和珅們高居要津,連總統、主席得聽他們的話,他們可以聯合政黨凍結預算,癱瘓政府,而且有些政黨得靠他們 “募款”養大,他們還是個財神爺、大恩人,所以他們的“讒言” 往往就變成主政者的“忠言”,可以左右官員的去留。我因長期居留國外,不諳法令,招標之事,全委副手承辦。若有檢舉函或黑函都交由政風室處置。我不沾招標事宜,但也常會為部屬擋子彈、背黑鍋,跑立法院。

新的期待

台灣、美國的政治體制已經陷入金錢、特殊利益集團、煽情的媒體以及意識形態互相攻擊的團體的纏繞。結果是黨派鬥爭,陷入無休無止的瑣碎辯論而實質性的問題却無法取得進展。首先美國的政治體制已經喪失爲了長遠的目標而暫時忍受目前的犧牲的能力。而那些主張爲了獲得合理的解决辦法應該妥協的國會議員會受到他們黨領導的排擠,受到同黨的攻擊並且喪失特殊利益集團的政治獻金。體制對於立場堅定,拒絕向“敵人”低頭的議員給予更多的獎勵。但是這種做法有利於籌款却不利於治國。結果一個原來能够有所作爲的國家却受到無所作爲的政治程序的束縛,這種政治程序有利於黨派鬥爭却不利於解决問題。我們期待新國會注入新血,稀釋污濁舊血,更期待不再有和珅出現。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12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