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1:18 pm - Wednesday 28 July 2021

草原雄鷹:彪悍勇武的匈奴後裔跑哪去了?

週四 2015年09月10日, 11:4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50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他們能征善戰,被稱為「馬背上的王者」;他們是草原文明的締造者和傳承者;他們的鐵騎不斷踏入農 業文明的領地,通過掠奪資源,來延續著自己的存在;他們一批批的從蒙古高原衝出去,征服了許多的亞洲帝國,並且一度成為了半個歐洲的統治者。這個民族有著 一個讓人敬畏的名字——匈奴!

匈奴人用自己的彪悍和勇武建立了當時亞洲大陸上最強大幅員最遼闊的大帝國:匈奴帝國,並且與漢帝國連年征戰。 雖然漢帝國在與匈奴的征戰中取得了巨大的勝利,但是也損耗了巨大的國力,逐漸衰落。匈奴則在漢帝國的壓力下分裂為南北匈奴,南匈奴與漢族交往頻繁,逐漸與 漢族融為一體;北匈奴則向西遷以後銷聲匿跡……

一、崛起於北部的神秘力量

匈 奴是公元前3世紀興起於中國北方的一支古老民族,繁衍在河套地帶(今內蒙、山西一帶),遊牧於大漠南北。相傳是夏人的後代。匈奴一名最早見於戰國時期的 《逸周書·王會篇》、《山海經·海內南經》、《戰國策·燕策三》。名稱由來,據說是鬼方、混夷、獯鬻(xūn yù)、葷粥、獫狁(xiǎn yǔn)、胡等的異譯。「匈奴」一詞,漢語的意思直譯為「人」,意義為「天帝之子」。中國近代的大文學家王國維則認為「匈奴」二字快速連讀,就發「胡」字 的音,而「胡」這個字在匈奴人心目中即為「天之驕子也」。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匈 奴的首領叫做單于(chán yǘ),相當於中原的國王。在單于之下,則有左、右二賢王,各率領一大部落。《漢書》說,單于姓攣鞮(dī),其國民稱之為「嶿(ru)黎孤涂單于」。而 匈奴語把天叫做「嶿黎」,把子叫做「孤涂」,單于則是廣大的意思。由此可見,單于就是天子的意思。

匈奴族早在公元前7、8世紀時就已生息和 繁衍在中國北方的廣大地區,建立起氏族和部落聯盟了。匈奴人最初的政治、經濟中心在今內蒙古自治區的河套及大青山一帶,後始逐步移居漠北。所屬各氏族和部 落,彼此間並沒有永久性的盟約關係,只是根據共同的利害關係隨時聚合離散。據《史記》記載:「自淳維(傳說為匈奴人始祖)以至於頭曼千有餘歲,時大時小, 別散分離。」就是當時社會現實的概括反映。

匈奴人和他們的東西方鄰居們,從一開始,就進行著不間斷的戰爭。但是,對匈奴人來說,最痛苦的,莫過於與南方的漢人進行的長達數百年的征討與殺伐……

公 元前3世紀時,匈奴進入鐵器時代,軍事實力得到相應加強。匈奴的鐵騎,經常馳驅於樓煩(今山西省寧武縣一帶)之下。不久,匈奴又逐步推進,將勢力擴至戰國 七雄中的秦、趙、燕邊境,並不時給燕、趙二國以威脅。公元前265年,匈奴騎兵被趙將李牧擊敗,但不久又捲土重來。直至前215年,秦始皇贏政派遣蒙恬出 兵攻擊匈奴,匈奴戰敗後,「不敢南下牧馬,士不敢彎弓而報怨」。但是到了秦朝末年,匈奴卻又乘機向南發展,逐漸傍近秦朝的邊塞。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伴隨匈奴成長的大漠。

根 據《漢書》的記載,在大約公元前215年的時候,匈奴部落的大本營,所在地不在外蒙古,而是在內蒙一帶。匈奴的興起,是匈奴國家的創立者頭曼密不可分,頭 曼是匈奴首稱單于者。公元前214年,蒙恬北伐,頭曼敗於秦,率部遷至漠北蒙古(就是現在的外蒙),蒙恬收復了內蒙一帶。秦滅亡之後,趁著中國內亂,頭曼 再次南下,又收復了內蒙,並將行營建在河套一帶,就是現在的呼和浩特附近。

此時的匈奴,在頭曼的帶領下,已經逐漸的團結起來,發展成為一支 強大的政治、軍事勢力,但是,還沒有成為一個強大的帝國。在當時匈奴的周圍,南方有漢帝國,東邊有東胡,西邊有月氏和烏孫。這些國家時常威脅著匈奴帝國, 因此,在相當長的歷史時期內,匈奴勢力一直被侷限在陰山至河套以北一帶。

而頭曼的兒子冒頓,在繼承父親的大業的同時,開始東征西討,一個強大的匈奴帝國,就要由此出現在世界的東方,並在此後的幾百年裡,對世界的格局產生了重大的影響。

二、沒有勝者的帝國戰爭

浩瀚的歷史長河向來由人民創造,但是偉人的出現,毫無疑問的加快了歷史的進程。在匈奴就曾經誕生過這麼幾位叱咤風雲的人物,他們的出現改變了匈奴,也改變了世界。冒頓,這位戰功赫赫、彪捍英武的單于,就是匈奴帝國最功不可末的第一統帥。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冒頓單于像。

冒頓,秦末漢初時期匈奴單于,是中國少數民族中一個雄才大略的統帥。

冒 頓,是匈奴單于頭曼的長子,依例成為匈奴太子。但是,有一年,頭曼一名愛妾為頭曼生了一個小兒子,頭曼單于愛屋及烏,竟然想讓小兒子做單于太子,於是,頭 曼單于做了一個匪人所思的舉動,那就是將冒頓送給了當時另一支強大的遊牧部落月氏國充作人質。更不可思議的是,在冒頓充作月氏國人質後,頭曼單于突然下令 發動了對月氏國進攻。冒頓在這性命攸關的時刻,連夜偷了一匹月氏寶馬,奪營而出,歷盡各種艱險,成功的返回了匈奴部落。頭曼單于覺得冒頓能幹,於是就給了 他一萬控弦騎兵,讓他在外訓練征戰。

胸懷壯志的冒頓深深憤怒父親的舉動,但他並沒有表現出來,他率領他的騎兵日夜訓練。並利用忠於他的部隊將自己的父親頭曼射殺,並把他的後母及弟弟和不服從的大臣全部殺死。冒頓自立為單于,這就是冒頓單于。

冒 頓殺父自立後,以優異的軍事才能,冒頓指揮匈奴鐵騎東擊東胡,西攻月氏,南吞樓煩,並征服了北方諸國。冒頓單于作為全國最高首領,總攬軍政及一切對外大 權。下設各個機構,組織了一個完整的統治體系。此時的匈奴帝國,疆域東盡遼河,西逾蔥嶺,南達長城,北抵貝加爾湖一帶。匈奴帝國達到了它的頂峰時期。

當兩個強大的帝國比足而立時,或許,戰爭才是這兩個巨人最好的交流方式!

漢初,匈奴貴族經常率領騎兵南下,掠奪漢朝北部邊郡的人口、牲畜和財物。公元前201年,被漢朝封到了馬邑的前韓國貴族韓王信在冒頓單于四十萬大軍的圍困壓力下投降了匈奴,這直接導致漢帝國的門戶大開,冒頓單于率匈奴主力越過句注山,直逼晉陽(今陝西太原)。

在 這種情況下,公元前200年冬,漢高祖劉邦率三十二萬大軍御駕親征,尋找匈奴主力決戰。此時,正遇上冬天嚴寒下雪的天氣,戰士凍掉手指的有十分之二三。冒 頓覺得如果正面衝突不一定勝利,於是用計假裝失敗逃跑,引誘漢軍。剛剛打完勝仗的漢軍鬥志昂揚,毫無顧忌的追趕匈奴大軍。冒頓看到漢軍有機可乘,就把他的 精銳軍隊隱藏起來,只出現了一些老弱殘兵誤導漢軍。於是漢朝出動全部軍隊,多半是步兵,共三十餘萬,向北追擊匈奴。當滿懷希望的漢軍到達平城時,冒頓立即 指揮他的四十萬精銳騎兵,在白登山把劉邦包圍起來。

七天之內,漢軍內外不能相互救助,軍糧短缺,人心晃動。冒頓單于的騎兵,在西方的全是白 馬,在東方的全是青馬,在北方的全是黑馬,在南方的全是赤馬,威風無比。為瞭解圍,漢高祖只得採納大臣陳平的建議,向冒頓的一名愛妾行賄,生活在草原上的 女子被眼前的金銀珠寶深深吸引,於是她就對冒頓說:「兩方的君王不能相互圍困。如果得到漢朝的土地,單于終究是不能在那裡居住的。而且漢王也有神的幫助, 希望單于認真考慮這件事。」同時由於冒頓與韓王信的將軍王黃和趙利約定的會師出了點問題,王黃與趙利的軍隊沒按時到來,冒頓疑心他們同漢軍有預謀,就採納 了閼氏的建議,解除了包圍圈的一角。這樣劉邦急忙率兵歸還,同時派使者送給冒頓單于一位公主,並奉送給匈奴一定數量的棉絮、繒、酒、米和食物,相互結為兄 弟,實行和親。這便是歷史上的「白登之圍」。

「和親」政策延用六七十年,並不能解除匈奴對西漢王朝的威脅,匈奴的鐵騎仍然不時出現在漢朝邊境。隨著漢初休養生息政策效果的顯現,西漢王朝逐漸強大起來。

即 便如此,雄才大略的漢武帝在即位後的12年間,為未來對匈奴的反擊進行著個方面的準備也相當謹慎。公元前133年漢武帝下達了開戰的決心。漢匈50多年的 脆弱和平終於破裂,兩大強國的全面戰爭開始了。之後,漢武帝一連對匈奴發動了三次大規模的戰役。在西漢王朝厲兵秣馬的時候,匈奴帝國卻陷入了內亂之中,公 元前126年,匈奴帝國最後一個偉大的單于——軍臣單于,因病去世。軍臣單于的弟弟伊稚斜自立為單于,並且和軍臣單于的兒子於單爆發了爭奪大單于的戰爭。 經過一系列的戰爭,伊稚斜獲得了勝利,成為匈奴的大單于。但是,這次王位的爭奪戰,大大消耗了匈奴帝國的實力。伊稚斜和他以後的繼承者,基本上沒有為匈奴 帝國再現輝煌,相反,他們多短命。從公元前141年到公元前87年,在漢武帝劉徹在位的時間裡,匈奴換了7個單于,而漢王朝只有劉徹一人。

劉徹依靠軍事天才衛青和霍去病發動的三次大戰役使得匈奴元氣大傷,逐漸衰弱下去。並最終分裂為南北匈奴。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傳說中霍去病用過的點將台。

霍去病(前140~前117),中國西漢將領。衛青外甥。河東平陽(今山西臨汾西南)人。

三、匈牙利人是匈奴的後裔?

公 元89至91年時,北匈奴在南匈奴與漢朝軍隊的共同打擊下接連大敗,北匈奴主力後來不知去向。從此,北匈奴在中國的歷史書上消失了。而在遙遠的歐洲,一支 來自東方的遊牧民族長年向西跋涉,一位傑出的部落領袖阿爾帕德大公把7個主要部落聯合起來,公元896年大舉進入歐洲中部的喀爾巴阡盆地(現匈牙利);公 元1000年,阿爾帕德家族的後代聖·伊斯特萬建立了匈牙利王國。為了紀念這一歷史,在匈牙利首都布達佩斯的英雄廣場上有一座氣勢宏偉的紀念碑,7位古代 騎士組成了精美的青銅群像。7位騎士的裝束與古代歐洲騎士的不同,有東方遊牧民族「胡服騎射」的特點。

他們是從中國北部西遷的匈奴人嗎?2005年,一些匈牙利人自稱是「匈奴後裔」,他們要求官方承認其少數民族地位。那麼,他們的先祖是否真的是中國北方的匈奴人?

19 世紀前,匈牙利史學界普遍認為自己的民族與匈奴人是親戚。但到了奧匈帝國成立(1867年)前後,情況發生了變化。由奧地利哈布斯堡王朝支持的「芬蘭—烏 格爾」歷史學派的觀點被官方採納。這一歷史學派依據語言學研究成果認定匈牙利語屬芬蘭—烏格爾語系,由此確定匈牙利人的祖先同芬蘭—烏格爾民族較親近,與 匈奴人沒有關係。現在,由匈牙利科學院支持的官方歷史結論也認為,匈牙利人的祖先最早來自歐亞大陸交界地帶烏拉爾山麓附近的一支遊牧民族,他們不是匈奴 人,也不是匈奴人的親戚。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布達佩斯英雄廣場上銅像。

為了慶祝匈牙利建國1000週年,在布達佩斯的東北建造了宏偉的英雄廣場。

對 這種說法,一些史學家認為值得商榷。他們認為公元4至5世紀時,匈奴鐵騎一度佔據過喀爾巴阡盆地。雖然匈奴王阿提拉去世後,曾強悍一時的匈奴人迅速潰敗, 但他們並非徹底從喀爾巴阡盆地消失,有一部分人留了下來。後來,阿爾帕德率領部落進入這個盆地定居時,所帶隊伍中有一部分人就是「匈奴後裔」。 直到現在,許多匈牙利男子還使用被尊稱為「上帝之鞭」的匈奴王阿提拉的名字。

「匈奴後裔」為了獲得承認,曾徵集了2500個簽名,並得到匈牙利全國選舉委員會的確認。他們的倡議合法地進入國會議程。雖然後來國會負責人權、少數民族事務的委員會拒絕了這項倡議,但「匈奴後裔」認為事情並未結束,他們將爭取大約10萬名「匈奴後裔」的利益。

四、我們身邊的匈奴後代

歷史上的匈奴民族,曾經是如此的輝煌。匈奴人的足跡,跨越歐亞大陸,縱橫馳騁在廣袤無邊的大草原上。但是後來,在其它民族歷朝歷代持續的打擊下,匈奴民族逐漸銷聲匿跡。匈奴作為一個民族,已經消失在歷史的滾滾風塵中。只有為數不多的匈奴人,最後溶入了其它個民族中而不可尋。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反映匈奴遊牧生活的岩畫。

岩畫是古代遊牧民族的文化珍品,再現了匈奴民族的歷史、經濟生活。

就在北匈奴遷居歐洲之際,南匈奴的駐地向南前移,他們一直居住在河套一帶,三國時期曹操把匈奴分成五個部,到了三世紀,匈奴族的五部大都督劉淵在成都王穎手下當將軍,當時西晉正在經歷八王之亂。劉淵擔任了匈奴族的大單于,佔領了北中國的大部分地區,自稱漢王,史稱漢趙。

匈奴的一支地位低下的族群稱為羯人。漢趙的大將羯人石勒篡漢,建立趙國,史稱石趙或後趙。後被氐人苻氏前秦所滅。

融入匈奴人中的月氏人,稱為匈奴別部盧水胡。其中沮渠家族推後涼漢官段業為主,在現甘肅地區建立北涼。後沮渠蒙遜殺段業,自立為北涼主。後被鮮卑人拓跋氏北魏所滅。

匈奴與鮮卑的混血後代稱為鐵弗人。鐵弗人劉勃勃被鮮卑拓跋氏擊敗後投奔羌人的後秦。後自認為是末代的匈奴王,改姓赫連,在河套地區現寧夏創立夏國,史稱胡夏。後被北魏所滅。

匈奴融入靠近高麗的鮮卑的宇文氏部落,進入朝鮮半島。後來宇文氏在西魏建立的北周政權被漢族外戚楊堅所篡。楊堅經過南征北戰後,創立隋朝,再次統一中原地區。

以 上是五胡十六國及魏晉南北朝時期,匈奴在中國歷史舞台上進行的最後一場演出。之後,匈奴作為一個獨立的民族逐漸從中國歷史中消失。匈奴後裔融入進漢族以 後,所改漢姓有劉、賀、叢、呼延、万俟等,很多生活在今天的陝西、山西、山東等地。也許,你的祖先就是曾經舉著戰刀,跨在馬背上疾馳的匈奴人……

草原雄鹰:彪悍勇武的匈奴后裔跑哪去了?

文裁縫 2015-09-10 22:08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50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