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0 am - Thursday 04 March 2021

最慘烈的軍事行動–紅翼行動

週三 2013年05月08日, 10:5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2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3 年 05 月 08 日

911事件後,美國政府開始注意加強反恐,剷除塔利班、基地組織和其他恐怖分子的行動越來越多。反恐較廣為人知的部隊就屬海豹部隊(獵殺 賓拉登的主角)和三角洲部隊(執行黑鷹計畫,後來翻拍成電影)了。不過特種部隊也不是萬能,再厲害的部隊也有失敗的時候。除了黑鷹計畫外,另一個慘烈的軍 事行動非「紅翼行動」莫屬。參與任務的20名特種部隊士兵,最後僅一人生還!

以下內容部分摘錄http://www.wretch.cc/blog/tom61930726/11541306


美國海軍特種部隊—海豹十隊(照片中10人已有8人陣亡)

2005年6月28日,駐阿富汗美軍經歷了傷亡最慘重的一天:海豹4人小組遭塔利班武裝伏擊,3人死亡,1人受傷;前來增援的一架直升機被塔利班武裝擊落,機上16名美軍士兵全部死亡。

美國《華盛頓郵報》詳細披露了當天的戰鬥經過,以及惟一倖存的那名海豹突擊隊員,意外獲得阿富汗平民救助的驚險過程。

1. 殺死我們能找到的每一個狗娘養的

2005年6月27日夜,駐阿富汗美軍的一架大型運輸直升機,在位於阿南部庫爾納省的山區上空盤旋。飛至一處樹木繁茂的山脊時,直升機懸停在了空中,4名全副武裝的海豹突擊隊員借助繩索悄然滑下。

他們是隸屬於美軍海豹突擊隊第10分隊的一個4人戰鬥小組,其中包括馬庫斯•拉特勒爾上士。32歲的拉特勒爾身高6英尺5英寸,來自美國德克薩斯州的一個農場主家庭。1999年,他與雙胞胎弟弟一同加入了海豹突擊隊。

為了顯示他們的血緣關係,兄弟倆在各自的胸膛上紋上了海豹三叉戟徽章的一半,他們倆肩並肩站在一起時,恰好能合成一個完整的徽章。2005年4月,拉特勒爾隨所在部隊抵達阿富汗,追捕塔利班的高級領導人。

拉特勒爾對911恐怖襲擊中的遇難者有著特殊的感情,總是將一張印有遇難者形象的雜誌照片放在口袋,時刻激勵自己為他們報仇。「我要殺死我們能找到的每一個狗娘養的!」他在抵達阿富汗的第一天這樣對戰友說。

2. 眼看著救援直升機被擊落

2005年6月27日,美軍在阿富汗展開名為「紅翼行動」的軍事行動,由拉特勒爾所在的4人戰鬥小組負責執行。小組的其他成員包括:邁克爾•P•墨菲少尉、上士馬修•G•阿克塞爾松和上士丹尼•P•迪茨,墨菲少尉任指揮官。

有情報顯示,塔利班的重要頭目艾哈邁德•沙阿,可能藏匿在阿南部庫爾納省的山區,而沙阿與基地組織頭目賓拉登聯繫密切。拉特勒爾等人的主要任務是抓獲或打死沙阿。


最右邊的是邁克爾•P•墨菲少尉

經過一個晚上的搜索,拉特勒爾等人並沒有發現塔利班成員。第二天(2005年6月28日)上午,當他們行至一個長滿樹木的山坡時,突然遇到一個戴著大頭巾的阿富汗人,隨後又遇到了一個農民和一個小男孩。

拉特勒爾給了小男孩一塊巧克力,然後開始和同伴們討論如何處置他們。「儘量避免遇到與目標不相干的人」是特種作戰應嚴格遵守的一個重要原則。拉特勒爾等人清楚,這3個阿富汗人看似平民,實際上可能就是塔利班成員,或者與塔利班有聯繫。

如果放他們走,海豹小組的行蹤就可能暴露;而如果殺了他們,戰鬥小組就可能因為屠殺平民而被送上軍事法庭。這讓他們陷入了兩難境地。最終,墨菲少尉揮了揮手,讓這3個阿富汗人走了。

然而,僅過了約一個小時(2005年6月28日下午1點20分),30多名塔利班武裝人員便包圍了戰鬥小組。拉特勒爾堅信,是那3個阿富汗人中的某個人向塔利班通風報信。

殘酷的戰鬥持續了兩個多小時,由於地勢低窪,無線訊號無法傳送。因此墨菲少尉獨自離開隱蔽位置,爬上高地向指揮部發出求援信號,但因為暴露在敵人火力下,求援的過程中數次中彈。發送信號完畢後,他爬回隱蔽位置與隊友繼續死戰,最後失血過多陣亡。

陣亡指揮官邁克爾•P•墨菲少尉後來獲得美軍最高獎章國會榮譽勳章

墨菲少尉、阿克塞爾松和迪茨先後陣亡,拉特勒爾身上多處負傷,但仍堅持向逐漸靠近的塔利班武裝人員猛烈開火。大約下午4點,天空中響起了直升機的轟鳴聲,墨菲少尉的犧牲終於召喚來了救命的援兵,這令拉特勒爾感到振奮!

但接下來的一幕令他目瞪口呆,美軍一架直升機被塔利班武裝人員發射的火箭彈擊中,化為一個巨大的火球墜落在地面上。眼見被營救沒有了希望,拉特勒爾趁亂爬到了峽穀的穀底,隱藏在一處泥淖中。


上圖五人小組,僅一名海豹隊員倖存(戴帽子的最高者)-拉特勒爾,他被火箭炮給震暈了,不然也早就陣亡了。

3. 美國大兵被阿富汗人救了

被擊落的那架直升機上,有8名10隊的海豹隊員和8名第160特種航空營機組成員,他們全部陣亡無一倖免。海豹10隊隊員在這項軍事行動全軍覆沒,因此後來的10隊是另外組建的。一個特種作戰小隊的培養非常不容易,所已失去10隊整組隊員,對美軍來說損失無法估計。

這次營救行動失敗後,美軍又派出多架直升機,徹夜在拉特勒爾藏身的峽穀上空盤旋,對他進行搜尋。然而,大量失血的拉特勒爾已經非常虛弱,無力跑到開闊地帶向直升機示意他的位置。看著直升機漸漸遠去,拉特勒爾心中的希望在一點點地消失。

2005年6月29日白天,在陽光的暴曬下,拉特勒爾感到了乾渴帶來的死亡威脅。「我不住地舔我胳膊上的汗,甚至試圖喝自己的尿。」他回憶說。求生的欲望讓他艱難地在峽穀穀底爬動,並幸運地找到了一個小水塘。

當他喝完水抬起頭的時候,驚訝地發現眼前站著一個阿富汗人,於是趕忙去抓他的M4自動步槍。 「美國人!不要緊張,不要緊張!」這個阿富汗人竟然說起了英語,這令拉特勒爾吃驚不小。

「你是塔利班嗎?」拉特勒爾緊張地問對方。

「我不是塔利班。」對方回答。

此時,又來了兩個阿富汗人,他們都攜帶著AK-47自動步槍。3個阿富汗人開始激烈地爭論,爭論的結果關乎拉特勒爾的命運。「站起來!像個男人那樣站起來!」拉特勒爾暗暗鼓勵自己。然而,他最終還是失敗了,任由那3個阿富汗人將他抬到一個小村莊內。

拉特勒爾被安置在一個名叫穆罕默德•古拉卜的村民家中。餵拉特勒爾喝下可口的羊奶,為他清洗、包紮了傷口,還給他換上了一身阿富汗人的衣服。但拉特勒爾並不信任對方,他不知道自己將面臨怎樣的命運。

拉特勒爾被帶到那個小村莊的幾個小時後,塔利班武裝人員就尾隨而至。他們軟硬兼施,要求村民們交出這名美國大兵。然而,這個要求被村民們拒絕了。

按照那裏的習俗,村民們一旦將需要幫助的人救回村子,就必須承擔起保護他的義務。那些塔利班武裝人員顯然知曉並且尊重這樣的習俗,沒有過多糾纏便退出了村子。不過,他們並沒有離開,而是在村子周圍埋伏下來,等待捕獲這名美國大兵的時機。


左邊開始為墨菲少尉、韓裔海豹、隊員Axelson、拉特勒爾(唯一倖存者)

4. 阿富汗老者為了美國兵去冒險

2005年7月1日,與村子中的其他長者商議後,古拉卜的父親決定向8公里外的一個美軍哨所尋求幫助,以儘快把拉特勒爾這個大麻煩給送走。老人把拉特勒爾寫的一張紙條帶在身上,第二天淩晨時分便與那個哨所的美軍士兵取得了聯繫。

被送至巴格拉姆美軍基地後,這位老人向美軍講述了自己一家人救助拉特勒爾的經過,還描述了這名美國大兵胸膛上的三叉戟紋身。美軍指揮官據此相信,拉特勒爾的確在老人所在的小村莊中,於是決定執行越戰結束以來最大規模的戰鬥營救行動。

這次行動由空中力量和地面特種部隊協同進行。空軍出動了A-10和AC-130空中炮艇等重型攻擊機進行火力支援,直接營救則由傑夫•彼得森少校駕駛HH-60鋪路鷹直升機執行。

39歲的彼得森和他的6名機組成員原本都是預備役人員,從未執行過戰鬥飛行任務。因此,在接到這個任務後,彼得森感到有些緊張,他說:「你渴望執行這樣的任務,但一旦真的接到了任務,你就會想,X的,真不如待在基地內,老老實實地看電影。」


照片中金髮隊員叫Axelson,重傷後,還用突擊步槍打完了所有的子彈,他最後的遺言是對拉特勒爾說:「告訴我老婆我很愛他。」之後一名火箭彈將兩人給 分開。當援軍趕到,發現了他的屍體,他的P226手槍也打到了最後一個彈匣。(跟電影「黑鷹計畫」裡救援直升機駕駛的那2位三角洲部隊的狙擊手一樣,他們 同樣打光所有子彈,隨即一前一後被索馬利亞的民兵亂槍打死。)


「黑鷹計畫」中的三角洲部隊狙擊手

5. 我傷害過阿富汗平民

彼得森駕駛的直升機抵達拉特勒爾所在村莊前的5分鐘,火力強大的空軍攻擊機在地面特種兵的引導下,對村子周圍的塔利班武裝發動了猛烈攻擊,整個村子頓時籠罩在濃煙之中。2005年7月2日晚11點38分,鋪路鷹開始向計畫中的著陸地點降落。

那是一個懸崖的頂部,直升機旋翼掀起的強大氣流吹得地面上飛沙走石,幾乎使彼得森看不清著陸的狀況。此時,彼得森收到了戰友的警告:「在你降落位置的南100米處發現敵人。」這令彼得森感到腦後發涼。在地面上,已經等候多時的拉特勒爾和古拉卜看得心驚膽戰。

「那是我經歷過的最緊張的時刻。」拉特勒爾回憶說。

直升機平安著陸,古拉卜拖著拉特勒爾跑了過去。眼看就要接近直升機了,對面傳來了喝令聲:「站住!是敵人還是朋友?」趕緊高喊:「他是你們的寶貝。」 待古拉卜和拉特勒爾走近,克裏斯•皮爾斯塞奇開始用海豹隊員特有的暗語確認拉特勒爾的身份。

「你的狗叫什麼名字?」他問一身阿富汗人裝束的拉特勒爾。

「艾瑪。」拉特勒爾回答。

「你最喜歡的超級英雄是誰? 」

「蜘蛛俠。 」

隨後,皮爾斯塞奇抓住拉特勒爾的手,將他拖上了直升機,說:「歡迎回家!」古拉卜也隨著他們上了直升機。 在巴格拉姆空軍基地,古拉卜拒絕接受美軍給他的賞金。拉特勒爾執意要將自己的手錶送給古拉蔔,也被他謝絕了。告別的時候,拉特勒爾用胳膊勾住古拉卜的脖 子,在他耳邊輕輕說了一句:「我愛你,兄弟」

如今,已經返回美國的拉特勒爾,再次回憶起兩年前的那幾個日日夜夜時,仍然對救助他的那些阿富汗平民懷有極大的感激之情。只是,從那時起就在他心中存在的一個疑問仍然沒有消除。

「我到過阿富汗的很多村莊…」拉特勒爾說,「總是喝令那些村民‘靠牆站著,閉上你們的臭嘴!」我傷害過他們,他們為什麼會對像我這樣的美國大兵這麼好?

拉特勒爾在2006年療傷期間將這次行動的經歷寫成了一本書叫Lone Survivor,預計2009年會被環球電影公司拍成電影。美國海軍成立的官方網站:http://www.navy.mil/moh/mpmurphy/


圖右是紅翼行動唯一倖存者-拉特勒爾

這支偵查隊為何會被塔利班發現,是因為他們在行進的時候遇到了當地的三個牧羊人,這時候他們遇到一個抉擇

1.殺掉他們,不然他們有可能會去通風報信。
2.放了他們,不然殺了他們就會被判軍法。

拉特勒爾說,在戰場上很難講仁義道德,更何況他們面對的敵人是那種會割人頭,然後拍成錄影帶放在Youtube的那種,那些塔利班只要弄幾張照片,然後說美軍濫殺無辜之後又有反戰聲浪了。所以偵查小隊最後才選擇放了他們,結果四十幾分鐘後就真的引來大批敵人的追殺。

至於當地的Pachtun族會收留拉特勒爾,是因為他們把他視為客人,雖然他們本身都是仇視美國人。但是根據拉特勒爾的說法,因為他們滾下山後又繼續抗戰而感動了他們,而且那些塔利班,原本是透過賄賂以及威脅的方式,來逼迫當地居民加入他們。

近年來賄賂的方式減少了都以威脅為主,所以他們也越來越討厭這些塔利班的作為。也因為根據他們傳統的習俗,必須保護和照顧他們的客人直到遇到救援隊,所以那些塔利班也無法把拉特勒爾給殺掉,畢竟那些村民也會為了傳統習俗跟他們抗戰到底。


圖左為行動中陣亡的韓裔海豹,他搭乘的直升機在救援被塔利班圍攻的4名隊員時,被火箭彈擊落,連同機上16位美軍一起陣亡。(圖中的槍枝為M16步槍加裝輔助握把、消音器、狙擊鏡)

※紅翼行動的海報十隊使用的步槍大部分為M16步槍加裝瞄準鏡(ACOG)和輔助把手


圖為阿富汗「紅翼行動」陣亡的11名海豹

個人心得:每名海豹部隊的隊員都非常年輕,但卻都為了國家轟烈犧牲,勇氣與決心令人欽佩。美軍在這次行動也失去不少精英。培養一名海豹部隊隊員要花 上好幾年的時間,但要讓一名隊員陣亡,卻只需幾秒時間。幾秒鐘就可讓好幾年的努力化為烏有,可想而知這次行動的傷亡損失是多麼嚴重。每個在戰場上被擊斃的 士兵,都有個自己的家庭,有家人在家等待他歸來,但幾發子彈就能夠讓這些家庭的一員來不及向親人道別就一命嗚呼,可見戰爭如此殘酷。可謂「There are no winners in a war.」在戰爭中,永遠沒有贏家,大家都是輸家。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29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