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1 p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沒人跟你說的食安角落:失能衛福部,早把台灣食品把關機制全「外包」

週三 2015年09月30日, 11:01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57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3903385550_39f7316982_z (1)

這個獨家揭露,首先要先從去年這個報導:〈辭去 GMP 理事長,魏應充接任「食策會」董事長負責政府食安專案,衛福部你在耍我們嗎?〉開始說起。

在歷經黑心油風暴後,原本為國人的「食品安全把關」的單位 GMP(台灣優良食品發展協會),已經形同死亡。於 2013 年底,頂新集團、味全公司陷入黑心油風暴的同時,董事長魏應充 時任台灣食品 GMP 發展協會「理事長」,讓全台人民更加怒不可抑,為向社會大眾請罪道歉,於是辭去理事長一職。

但魏應充辭去 GMP 理事長一職後,馬上奔向一個名為「財團法人台灣食品產業策進會」(簡稱「食策會」)擔任董事長。令人錯愕的是,該財團法人的內部成員多為前 GMP 成員所組成,而當時成立不到半年的食策會,主要業務就是承包衛福部案子,當起食品安全檢驗的把關手!

23

  • 衛福部主動替民間單位發澄清稿,是為誰服務?

一個主導黑心油產生的企業主,居然換湯不換藥,另起一個「食策會」來承包公家單位的食安案子?這個不該有的矛盾,也在《BO》報導:辭去 GMP 理事長,魏應充接任「食策會」董事長負責政府食安專案,衛福部你在耍我們嗎?〉後,點燃所有國人怒火。

也因《BO》與各大媒體的報導,引起許多閱聽者的高度關注,使得食策會急忙在第一時間替換董事長,換為張斌堂(現任黑松集團董事長)擔任。但這篇去年的報導,仍在今(2015)年不斷廣為流傳,連中央單位衛福部都注意到此報導,甚至還特意投稿到《BO》,罕見地以政府機關的角色,為「食策會」這個民間單位發澄清稿說明食策會董事長已經由黑松董事長張斌堂接任之外,也積極強調所有發包給食策會的標案,皆經過標準流程。一句話簡單說,就是發包都是由評審委員審議後通過的,撇清彼此有特殊性關係的曖昧

(衛福部投稿專文:【投稿】衛福部說明《魏應充先生任食策會董事長》一事

但說到這裡,倘若是聰明的讀者應該會發現,上述的事蹟似乎暗藏著兩大問題點:

1. 為何「食品安全把關」的工作,衛福部會交由給食品大廠所組成的財團法人承包?難道不知道會有「球員兼裁判」的問題存在?

2. 一個由「各食品大廠所組成的財團法人」– 食策會,當時以成立才半年之姿,為何就能漂亮接下中央主管機關的檢驗標案,讓現有其他具備檢驗資格、又經營市場已久的同業跌破眼鏡;如今又能請得動中央單位「衛福部」特地為它在衛福部網站上、媒體上大動作澄清?

為了釐清這兩大問題點,《BO》開始投入調查,想不到一調查後,才發現事情真的沒有我們想像中這麼「簡單」。

  • 問題一:為何食安把關工作,不是由衛福部來執行?而是交由各食安大廠成立的「財團法人」來承包?

據熟悉國內食品衛生檢測的業內人士向《BO》表示,衛福部自己也有中央檢驗實驗室,但是市場上,同時要送檢的申請繁多,加上又有時間緊迫性,(例 如:一般送檢需要 2 周時間,但如果是在海關等待通關的蔬果等生鮮,就會希望以快件處理,最好在一週,甚至 3-5 天就完成檢驗,盡快把貨銷售到市場上。)衛福部自己的實驗室根本就吃不下這些又多又急的量,在官員層層決策下,最後決定不要擴張實驗室規模,轉型只做開發 與研發工作,卻將食品檢驗責任「外包」。

是的!你沒看錯,我們向來說:民以食為天,這件最重要的民生大事,為台灣全體人民食品安全把關的重責大任就這樣被外包了!被外包了!被外包了!

衛福部輕忽的責任,台灣食品大廠卻聞到商機與價值!

從早期食品 GMP 協會(台灣優良食品發展協會)檢測時代開始,背後的組成就充滿食品大廠的影子,這些食品大廠會把手伸進食安檢驗,主要是一來可以跟主管機關有更多機會互動;二來也能在政府想要制訂新規範、新標準時,具有檢驗廠商身份,相對會擁有較多的話語權。

換句話說,我國中央主管機關訂定一切食品、食品添加物的規範與使用標準,包含容器、外包裝標示,我訂了、你送來查驗登記、我發給你許可文件、沒有許可文件的東西不准用; 其他的,你業者自主管理,有人檢舉、或是出事了,政府再出面來做事後的處罰。

這是幾十年來,政府基本上對食安管理的態度,基本上就是:

中央主管機關訂定一切食品、食品添加物的規範與使用標準,包含容器、外包裝標示,我訂了、你送來查驗登記、我發給你許可文件、沒有許可文件的東西不准用; 其他的,你業者自主管理,有人檢舉、或是出事了,政府再出面來做事後的處罰。

而GMP協會的角色,則是相當於是食品大廠的自主管理組織。這種官商合作、攜手共創未來的模式,可以看出台灣政府幾十年來對食安的管理態度向來消極,一直都是靠著消費者保護團體自主發動。

只是,從以下的食安風暴來源紀錄來看

塑化劑:1980 年代開始生產

毒澱粉:1970 年代開始生產

棉籽油:1970 年代開始生產

餿水油:2001 年左右開始生產

飼料油:2006 開始生產

每次出了食安事件後,中央主管機關衛福部就開始發牢騷,抱怨稽查人力不足;而 GMP 自 1989 年運作以來,20 多年過去,也從未主動為消費者發現這些可怕的黑心原料,其實就在台灣人的生活中!直到 2013 年黑心油事件爆發,大家才驚覺事態嚴重:食品安全衛生管理法強調要依靠業者自主管理,根本就被徹底地證明無效!同時也重創 GMP公信力。

換個名稱再來一次,食策會來頭換湯不換藥

但故事並未因此有了新的重大轉折,只能說,倒了一家 GMP,還有千千萬萬家類 GMP!

2013 年 6 月底 ,魏應充成立了「財團法人台灣食品產業策進會」(簡稱食策會),據《BO》了解,食品業者早在黑心油風暴前,就已在籌備「食策會」的成立與運作;而「食策會」的組成成員和辦公室員工,幾乎就是原 GMP(台灣優良食品發展協會)的人。

當時,GMP 失去社會大眾的信任,食策會的成立時點,在業內人的眼中看來,近乎名正言順接下原本 GMP 的角色 — 繼續標下中央主管機關外包的食品安全檢驗和輔導專案。

先來看看食策會的組成,從這張董監事名錄,(從魏應充開始往下看),不難發現食策會的來頭,真的非常「不小」。

123333

楊頭雄:味丹集團創辦人
曹德風:佳格董事長(根據《今周刊》報導,業績近年明顯成長的佳格,是 25 年前美國桂格撤資後,台灣團隊接手經營的公司。)
張斌堂:黑松集團董事長
廖尚文:東森國際董事長
陳冠翰:台灣第一生化科技董事長
陳樹功:曾任行政院衛生署藥物食品檢驗局局長

繼 GMP 之後,這些食品大廠再度捐錢籌措「財團法人」組織,一方面避稅,一方面跟著衛福部所開出的標案跑。再度進行透過標案進行「食品檢驗」、等檢驗結果出來後,衛福部再進行「抽驗」確認這套台灣食安把關標準流程。

令人疑惑的是,難不成只有財團法人才有資格去競選標案?針對這點疑問,《BO》也深入調查,發現其實也有其他的民間業者競選標案,試圖為食安把關來盡一份力。

但據不願具名的食品衛生人士表示:「民間業者想跟財團法人競爭,根本競爭不過」,例如一貨櫃的水果進關到台灣,需經過檢驗後才能上架、批發分賣, 「你認為一批新鮮的水果可以等你們檢驗多久?」因時間的緊湊性,不得逼著承包做檢測的單位,「速度得要很快」。但檢驗的器材昂貴,民間業者的器材數量又比 不過財團法人旗下的數量,因此每場看似透明公開的競選標案,其實都隱藏著大鯨魚與小蝦米間的角力關係。

而由味全帶頭籌措的「食策會」,也絕對不會想到去年所爆發的黑心油事件,竟會牽連到自己的身上來、也不會想到社會大眾的眼睛已開始「watch you」。

  • 問題二:為何衛福部要出來為「食策會」發澄清稿?

這個疑點可以先從這個公告說起:

fda

這是衛福部食藥署的「食藥闢謠專區」,若是認真看,不難發現該闢謠關區討論的主題都與民生密切相關。唯有一篇「網路上關於食策會的傳言,是真的嗎?」顯得格外突兀。

一個「平凡無奇」的財團法人,何德何能讓中央單位衛生署親自為它釐清、闢謠?

更奇妙的是,當辭去 GMP 理事長,魏應充接任「食策會」董事長負責政府食安專案,衛福部你在耍我們嗎?〉此文得到讀者高度關切時,中央單位衛福部還親自來《BO》投書,為食策會說明該會董事長已改由張斌堂接任外,還另外強調所有發包給食策會的標案,皆經過標準流程由評審委員審議後通過。這原本就已錯綜複雜的食安棋局,又顯得更加曖昧不明。

  • 關係良好就能打天下!食策會承包衛福部標案,總金額逾億元

只不過,官商之間再怎麼曖昧不清,該有的「禮數」還是不能少。根據《BO》調查,與衛福部「關係良好」的食策會,從 104 年度截至目前為止,仍承接來自衛福部與相關地方單位最少就有 7 件標案,總金額更超過上億!

1

若仔細對一下機關單位名稱與計畫名稱,不難發現,中央衛福部所發包的案件,地方的衛生局也會有相似的子標案(如圖由上往下數來第四項〔104 年度食品添加物輸入及販售業者登錄⋯〕與倒數第二項的名稱〔104 年度強化食品添加物⋯食品添加物登錄〕),當然,母標案都被食策會給標下了,子標案也不出乎意料地成為食策會的得標案。

2

若對上一張圖表還有印象的話,應該不難發現,有一個投標案的決標金額高的嚇人,竟有 94,522,000 元整(幫讀者算好,金額約是 9 千 4 百多萬),該標案的名稱正是「104 年度委託科技計畫 – 乙類」,而上述提到的決標方式:「準用最有利標」,正是透過廠商投標標的之技術、品質、功能、商業條款或價格等項目,讓衛福部作「綜合評選」,由「評審委 員」選出最佳決標對象。

3

4

然而在「104 年度委託科技計畫 – 乙類」的項目裡,卻意外發現了一個神奇的湊巧情形出現,第 8 項的「健康食品及國產維生素類錠狀⋯」,衛福部開出的底標金額為 200 萬元,想不到,食策會所開出的金額就這麼剛好壓在「190」萬元,距離底標僅有 10 萬元的小差距,這是巧合?還是雙方早有默契?

翻開歷來改朝換代的故事,大多都是從吃不飽、穿不暖開始揭竿起義,而衛福部統管全台食品安全的重責大任,若遲遲不願進行制度改革,依舊放任明明有問題的食安把關運作,讓人民每一餐、每一口都吃得不安心,已經進行年餘的「滅頂」行為,恐怕也只是第一波公民運動,坐在深宮之中的衛福部不能不自覺!

(首圖來源:flazingo_photos ,CC licensed)

by: 廖元鈴 2015-09-30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57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