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19 am - Monday 06 July 2020

回應馮光遠的〈關於喜劇以及台灣娛樂結構問題〉

週一 2015年10月05日, 7:3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8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年10月05日13:44

作者:River(研究生)

台灣娛樂圈最近的一件大事(或許不是那麼「大」,但作為茶餘飯後的閒聊,它卻又是一個熱門話題),是馮光遠和吳宗憲在臉書、正晶限時批等媒體掀起一波吵架風潮。關於這場「論戰」,讀者自可以去追溯前後新聞。撇開雙方各自嘻笑怒罵、讓人摸不著頭緒的策略性攻防,底下,我想談一談10月2日出現在馮光遠臉書上的一篇文字〈關於喜劇以及台灣娛樂結構問題〉。

這篇文字,是馮光遠比較正經、嚴肅的回應。如果,當天他在節目上也能夠這麼說話,全盤托出自己的想法,很多爭議或許也就不那麼必要了。整篇文章的文體可以看作是訪談性質的 Q&A, 一個馮光遠的忠實讀者在看完節目之後,對於馮氏的表現感到失望。馮在節目上的表現,不像是寫案頭文章的馮,該有的幽默和引經據典,通通不見了。針對讀者的提問,馮光遠一一解答,說明自己心目中的理想綜藝節目是什麼?以及它所需的經費為什麼不用太高?

簡單的說,馮光遠喜歡的是一種帶著政治批判性的娛樂,這從他在壹週刊上,那個一系列以「性」的雙關意涵,作為開玩笑的政治諷刺創作,就可以看出端倪。對馮光遠來說,國外有一種嘲諷政治社會的娛樂傳統,也就是他在文中所列的那些外國節目,而他恐怕認為台灣沒有這種類型的綜藝娛樂。且這種類型的綜藝娛樂,既具有政治批判力(於此,正好落實他說的娛樂與政治不能分家),其所需的經費又不用與中國、日本、韓國進行軍備競賽。

然而,馮光遠所提出來的理想跟願景,未必不可以質疑。

1. 政治的戲彷和嘲諷,台灣未必沒有玩過。

我想到的第一個節目是「大悶鍋」系列,儘管該節目具體的表現形式跟馮光遠所舉的節目,不見得一樣。但「悶鍋系列」一開始的味道和精神,確實具有這種可能性。透過對政治人物的戲彷、惡搞,說出觀眾心理隱然早已察覺的道貌岸然。如果我的這個連結,是可以成立的。值得馮氏和媒體人關心的是,為什麼「悶鍋系列」後來越來越難看,終至退場?政治諷刺類型的綜藝節目,其出現與死亡,在台灣是發生過的。

2. 將政治戲諷與娛樂產業結合,代價經常是批判性的消失。

我同意,馮光遠所說的,主持人不能只靠反應,一個具有批判力的主持人,要有一些文化教養,帶領他的觀眾看到更多東西。馮光遠所舉的例子是蔡康永,我完全同意蔡康永可能國內非常聰明,而且能夠具有批判力與同情心的主持人。比如說,在小S大開藍祖蔚玩笑,以及「自嘲」自己不斷陷入黃子佼、曾寶儀的萬年和解風雲與近來的官司風波之後,蔡康永不急不徐註解到「小S很好的證明了,我們有多熱愛八卦,跟對八卦懷抱罪惡感這件事情。八卦這件事情眼看著目前沒有消失的跡象。八卦不高級也不低級,它就是看你用什麼態度來處理它。

所以,我們希望所有必須面對八卦的人,講究我們的品味跟態度,是當事人願意透露的,以及不要傷害到其他的人。這是我覺得我們應該遵守的原則。」不過,爭議點恰恰在此,蔡康永這樣一種對於戲諷的執行,極其含蓄、不張揚。

這一種「攪和」的溫和路線,使得批判力與娛樂混在一起,真假難分。如果,我的這種觀察可以成立,也就無怪乎蔡康永的另一個形象是「純粹娛樂產業」的參與者,他是鞋子、T-shirt等藝術商品的設計師,而這種與消費市場結合的藝術實踐,經常帶給人的疑慮是:理想主義被當作商品販售。我無意宣稱,藝術只能是嚴肅的,娛樂終究沒有教育作用,只是這種「入乎其內」的操作策略,其成效如何,冷暖自知,有時候連主持人自己的界線,都未必抓的準。當馮光遠在實驗他的「關係『性』」雙關遊戲時,這種實踐策略,同樣擔負著被觀眾膚淺化閱讀的風險。

3. 必須承認即便在國外也有純粹娛樂性質的綜藝節目。

不管是星光大道、機智問答的百萬富翁、綜藝玩很大…… 這些節目在國外都有原型,它們也就是我們一般口語中,所謂比較有「創意」的純娛樂節目。在這裡,「創意」的意思僅僅是說:更有新鮮感的娛樂點子。這和馮氏所喜歡的,具政治批判性的娛樂,是兩碼子事。我要說的是,台灣的確有可以有「吳宗憲類型」的綜藝娛樂,就是純娛樂。在此,沈玉琳明顯說對了很多事情,如果有無上限的製作經費,他可以原汁原味去COPY兩個到三個國外的綜藝節目,甚至,依照他的從業以來的經驗,把這兩、三個節目綜合成台灣民眾喜歡的口味。

而且,還可以定期更新、改造、實驗,主動試探民眾的口味。無論如何,這個意義上,也是一種「娛樂產業」的做法,而且是吳宗憲和沈玉琳所鍾情的那個「聯盟」。這個純娛樂的聯盟,在國外恐怕才是大宗,我們所看到的韓綜、日綜、中國大陸的綜藝、英美的多數綜藝節目……,其實也就是商業時代的娛樂產業,都屬於這個性質。

4. 我不認為鐵獅玉玲瓏,有馮光遠說的那麼好。

它大抵就像是「大悶鍋」一樣,一開始很有力,後來就娛樂化,沒新鮮感,也沒有發展出批判力。在這裡,所涉及的議題是,沈玉琳所提出來的美式幽默,和馮光遠想要生長出來的,屬於台灣政治風味的批判風格。我要說的是,馮光遠看到的很多潛力和可能性,但我希望馮氏有機會可以把它兌現出來。目前,馮所舉的台灣案例,都是一些潛在的可能性,而其實這個可能性能夠長到多大,以及它會不會因為走入娛樂而徹地娛樂化,從而把批判性給變賣掉?對我而言,這種風險很大。

公平地說,馮光遠目前沒有很多的機會去嘗試,把這些可能性發展出來。在台灣,多一種類型的綜藝,的確可以創造出另一個比較有品味的市場。如果我們對電視產業的期待不只是娛樂,還可以期待它扮演一種嚴肅的任務:帶領民眾看到未來生活的其他可能性,馮光遠所提出願景的確值得去做。不過,我得再質疑,以馮光遠在文化界歷年累積下來的人脈與資源,由他出頭招兵買馬,向公視提案,去做一個他心目中結合批判性與娛樂性的綜藝節目,把構想落實下來,這件事或許不難。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8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