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04 pm - Saturday 28 November 2020

難民危機到門口 專家:德國自食其果

週六 2015年10月10日, 9:3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34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更新時間: 2015年10月10日

德國柏林難民收容中心廣場,大批難民留下的垃圾,現場髒亂一片。(AFP)

文/記者黃捷瑄

正當歐洲為如何分擔難民安置責任意見分裂時,德國《世界報》集團外交政策編輯克萊門斯.韋京(Clemens Wergin)表示,宣稱將收留最多難民、身為歐盟領導者的德國,是在「收割自身不情願參與外國事務,並且沒能激勵盟國打擊敘利亞暴軍阿塞德大規模暴行的結果」,韋京呼籲,在美國現階段不願介入中東問題的情況下,德國更應該領導歐盟檢討長期的駝鳥安全政策,負起保護自己的責任。

韋京9月15日在《紐約時報》專欄發表〈德國的真正難民危機〉一文,強調難民問題不只是人道危機,也是歐洲的安全危機,這應該迫使歐洲對關乎其南部及東部邊界的安全政策做出通盤性檢討。

韋京警告,接連兩任德國外長拒絕涉入敘利亞事務,也拒絕提供武器給敘利亞溫和派反抗軍。其結果可想而知:「當俄羅斯、伊朗及黎巴嫩真主黨撐起阿塞德的時候,當IS看見極端伊斯蘭分子在歐洲及其他地方升起它的旗幟的時候,想當然爾是西方盟友的溫和派反抗軍已經被打扁了。」

西方國家,包括柏林當局都宣稱,任何形式介入敘利亞內戰只會使其惡化。韋京點明「無作為」直接導致戰爭升級、難民外流等西方想避免的結果。

韋京回顧,德國並非沒有選擇。德國最有經驗的外交官伊辛格(Wolfgang Ischinger)2013年警告,敘利亞可能變成另一場巴爾幹危機,他主張在敘利亞設立禁航區及人道走廊,甚至呼籲有限度的軍事介入,以便強制達成外交解決途徑。但柏林後來還是選擇了「沒有強硬軍事姿態的外交手段」。

德國的逃避態度其來有自,韋京提到,二次大戰後歐洲人已習慣在解決歐洲內部及周圍威脅上,讓美國去主導。這餵養了歐洲的自滿心態,其危險現在已充分曝露出來了。現在華盛頓不願意行動,歐洲再也不能不聞不問了。

德國應該怎麼做?

韋京提醒,德國應該藉危機重新檢討數十年來外交政策,要德國在短期內成為有自信的軍事力量不太可能,但在美國不想介入的情況下,德國至少應該協同法國及其他歐盟國建立「歐盟對敘利亞危機的回應」。

韋京警告,敘利亞不會是歐洲附近最後一個陷入殘酷內戰的國家。中歐及西歐被一條危險地帶所環繞,東部從烏克蘭到利比亞,南部為一些非洲地區。所以歐洲的領導人們最好在難民潮湧入歐陸,變成一場「慢性病」前採取聯合行動。

美國擴大收難民 自亂陣腳

美國國務卿凱瑞9月20日宣布擴大收容敘利亞難民,預計2016年度收容8萬5千名難民,2017年將達10萬人,高出現行7萬人的上限。此前已聽聞消息的彭博社的外交事務專欄作家羅金(Josh Rogin)9月16日發表文章批評,白宮被「敘利亞難民的出埃及記亂了陣腳」。

羅金說,白宮、民主黨人及共和黨人似乎都同意,唯一解決難民危機的方法是解決敘利亞內戰,但眼下看不到政治解決途徑,華盛頓也無意針對阿塞德政權進行軍事反制。更令人憂心的是,白宮一旦宣布接納難民計畫,就不會試著做更多。歐巴馬政府或許可以透過收納難民、承諾仔細審核庇護申請成功引導「庇護的政治」,但敘利亞內戰問題沒有獲得解決,難民危機只會繼續擴大。◇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34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