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14 am - Wednesday 20 January 2021

中國觀點:2006台灣問題報告

週二 2007年12月18日, 5:4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5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編者按:倒扁紅衫軍吶喊和政客揭弊的餘音彷彿還在繞樑,陳水扁夫人受審、女婿遭判的場面近如眼前,國民黨與民進黨在台北、高雄競選的情形也都歷歷在目。台灣的2006留下了哪些見證?留下了哪些思考?剛剛鋪陳開的2007空白紙捲上,2006又留下了哪些想像?2007年初,廈門衛視聯合兩岸媒體,盛邀兩岸專家、學者,編寫《2006台灣問題報告》。本報有幸獲得獨家首發授權,特摘錄部分精華,以饗讀者。

2007-12-18 17:44:19來源:南方週末報


向春/製圖

  “朝野”之爭更激烈台灣政局進入新的動盪期

□ 劉紅(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研究員)

  “社會反貪”與“綠軍挺扁”

2006年,台灣的熱點是反貪由“揭弊”發展為“社會運動”。通過“揭弊”而暴露出來的陳水扁一家和民進黨高官集團的犯罪事實,涉案人多,案犯層級高,集團性、共犯性和政策性犯罪性質突出,激發島內興起全社會的反貪運動。

面對全社會反貪運動和要求陳水扁下台的呼聲,陳水扁利用執政優勢向司法界施加壓力,並以推行“法理台獨”,強行綁架民進黨保護自己。而民進黨拋棄長期宣稱的“民主、改革、清廉”的核心價值,按照陳水扁的旨意起舞,幾次三番強行“挺扁”。因此,“反貪”和“挺扁”已成為影響台灣政壇演變的一條主線。

  馬失“錢”蹄與馬不停蹄

隨著全社會反貪運動的展開和深入,民進黨方面的對策有二,守是“挺扁”,攻是“打馬”。

泛綠軍“打馬”,是偷換概念,以表面上的類似取代實質上的不同,以便讓“特支費案”捆綁“國務機要費案”。如果馬英九被起訴,按照國民黨的“排黑條款”,他可能失去參選2008年“總統”的機會。總之,“特支費案”一方面說明馬英九在台灣政壇上舉足輕重的特殊地位,一方面讓馬英九跌為“政治凡人”,但經過此次考驗後也許會更加成熟。

  北高選舉與“信任投票”

12月9日,國民黨候選人郝龍斌贏得台北市長,民進黨候選人陳菊險勝高雄市長。究其原因,在統“獨”衝突、族群對立、南北分裂和社會分化基礎上形成的藍綠兩大基本盤,成為凌駕於其他因素之上的“超級標準”。

對於泛綠陣營來說,陳水扁辭職下台的壓力大幅緩解,對民進黨的掌控能力有所增加。此外,選後“四大天王”接班卡位戰,明爭暗鬥將進一步加劇。對於泛藍陣營來說,高雄失利也對國民黨敲響警鐘,提醒馬英九和國民黨,奪取2008年“執政”權的道路並不平坦,與民進黨的較量是長期的、複雜的、艱鉅的。

“反貪”和“選舉”是2006年台灣政局演變的主線,並將在2007年依然存在,進入司法程序後的“吳淑珍案”無論是什麼結果都將引發新的爭論,12月舉行的第7屆“立委”選舉更將激化藍綠、朝野之爭,台灣政局進入新的動盪期。

台灣政治天王誰消誰長?

□ 遊其昌(台灣《聯合報》採訪中心主任)

台灣十年選舉未曾斷過,民意選票的浪頭要比長江猛得多,才在浪頭的英雄馬上被打翻落地;剛在谷底的好漢又躍上了峰頂。

這一波選票大浪,被選民拋得最猛的還是親民黨主席宋楚瑜,他索性宣布“退出台灣政治”,為卅載在台灣呼風喚雨的篇章,寫下休止符。

受挫的不僅是親民黨,因為下屆“立委”選舉要改為單一選區製,小黨幾無生存空間。傾統的親民黨不能生存,傾“獨”的台聯黨,在高雄也一樣式微。李登輝的聲望和反李最力的宋楚瑜一樣,全部打入冷宮,不能不說是歷史弄人的一大嘲諷。

宋李式微,卻不代表馬英九日子會好過。輿論普遍認為,馬英九必須要重振國民黨本土論述,才能向人民提得出保證,帶領台灣走出困境。

馬英九所面臨最直接的挑戰,來自高雄的“立法院長”王金平。在這陣亂局中,王金平先去尊連,再去撫宋,結合起各種質疑馬英九的力量,“王馬配”、“馬王配”的呼聲順勢潮起。

馬穩不住陣腳,榮譽黨主席連戰就成了“當然指導者”,擁馬派、反馬派都以“擁連”為手段。不過,連戰不再過問政事的態度很清楚,“復出再選”只是個茶餘話題,當不得真。

民進黨雖然逃過土崩瓦解的運勢,但還未能否極泰來,因為陳水扁官司未了,黨內天王虎視眈眈搶接班大位局面未改,其中尤以蘇貞昌、謝長廷為最。

謝長廷讓台北市民進黨市議員增加席次,保住高雄,也被視為謝在高雄市長政績被肯定。在敗選謝票場上,支持群眾高喊選“總統”的呼聲,幾乎是當年陳水扁市長落選時的翻版。

與其說民進黨人挺謝,不如說他們排蘇,這股“擁謝反蘇”之勢會持續惡鬥下去,鬥到黨內總統候選人產生,可能還無法遏止。

一旁不時放冷箭的,還包括強調最有“治國經驗”的呂秀蓮,與最忠於陳水扁的游錫。兩人都明白,蘇謝要成局,必須和他們結合,他們隨時可能殺出亂局,成為蘇謝惡鬥下的獲利者。

已經跛鴨的陳水扁,反而可能是這場民進黨惡鬥的最後裁判。也惟有如此,陳水扁的權力才得以維繫。陳水扁不會放棄他權位與謀術,隨時出招,不會讓人遺忘,他才是真正的“老闆”。

紅衫軍顛覆台灣政治傳統

□ 盛治仁(台北市政府“研考會”主委)

台灣的政治版圖,一向藍綠分明。但是2006年9月掀起的反貪倒扁紅潮,卻讓人思考:台灣政治有無走出傳統藍綠對抗壟斷的空間?

這個問題的答案,是,也不是。從選票的分佈上來看,兩大黨的政治格局不但沒有被破壞,反而會因為新“立委”選制的實施而更為鞏固。但同時,選民對兩大政黨支持強度的衰退,卻能夠在不同的層面上觀察到。

第一,投票率的衰退。近年來各類選舉的投票率屢創新低,顯示選民對政黨與選舉的熱情不再有過去的強度。

第二,紅衫軍的動員方式和結構,顛覆了台灣政黨傳統的做法和想像,震撼了台灣政壇引起了國際社會的注意。

不管從紅衫軍領導人的主觀意願以及參與的群眾基礎來看,紅衫軍會是台灣歷史上一項重要的社會運動,但不會成為台灣另外一股政治力量。施明德多次稱,他不會組建政黨,也不會參選台灣地區領導人。而且紅衫軍的群眾基礎本來就不是建立在新政治力量的培養上,而在於對既存貪腐體系的不滿,很難成為另一股長期的政治力量。

在議題設定上,紅潮運動已成功地將反貪腐的標準深植在台灣民眾心中。人民在此過程中,也能逐漸建立藍綠以外的普世價值。這種顏色解放,讓台灣不再只是陷在藍綠對抗中,對台灣政治將有深遠的影響。

至於傳統的藍綠政治勢力,經過了北高選舉結果的檢驗,發現並無任何一方具備壓倒性的優勢可以贏得2008年台灣地區領導人大選。未來一年多的時間,雙方在政績表現、品格操守、選舉文宣及競選策略等面向上,都將面臨嚴厲的競爭。對國民黨有利的是馬英九參選幾成定局,可以早日部署。但國民黨老舊的黨機器似乎尚未能夠轉型面對民進黨的選戰攻勢,不管在議題操作或危機處理上,都顯然落於下風。

至於民進黨的部分,未來爭取台灣地區領導人候選的初選過程能否維持團結,以及如何面對第一家庭數項官司都會陸續開庭的困窘,是選戰中的負面因素。而深綠力量在高雄選後取得更大發言權及影響力,是否讓民進黨整體更往獨立的方向移動,亦值得觀察。但民進黨在操作本土化及“憲改”議題上的優勢,可能將選戰層次從候選人特質拉高到統獨對立的層次上,是未來一年影響台灣政壇及兩岸關係的重要發展。

兩岸交流:我破冰來你造冰

□ 李非(廈門大學兩岸關係研究所所長)

回首2006年,兩岸關係看似平靜,實則暗潮湧動。一方面,隨著兩岸交流日趨頻繁,兩岸堅冰逐漸消融;另一方面,台灣當局仍一味阻礙兩岸交流,將兩岸經貿政策調整為“積極管理,有效開放”,正可謂“我破冰來你造冰”。

  大陸頻出“軟招”,綠營忙拆招

2006年兩岸經貿交流熱潮迭起,“亮點”頻現。年初胡錦濤在廈門考察時,表達了期盼實現直接“三通”的願望;在4月的首屆兩岸經貿論壇以及10月兩岸農業合作論壇上,大陸送出了許多“優惠禮包”。大陸一直致力於在兩岸包機常態化、解決台灣農產品在大陸銷售問題、開放大陸居民赴台旅遊、推動兩岸金融合作等方面不斷展現善意。但是,台灣當局把這些舉措解讀為“統戰伎倆”,甚至人為設置種種障礙。

  兩岸三通籌碼,待出手的王牌

2006年兩岸“春節包機”在搭載對象、航點、航次等方面取得明顯進展,隨後兩岸又在“節日包機”上達成共識。現階段民進黨可能在“小三通”、兩岸客貨包機、節日包機、週末包機等問題上做文章,在2008年大選之前,甚至可能會在“直航”上採取某些措施做點讓步,以謀求政治利益最大化,但是,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全面、直接“三通”卻任重而道遠。

  “蘇修路線”半途而廢,恰似無言的結局

在2006年台灣“經續會”中,蘇貞昌將“取消台商對大陸投資40%上限”、“兩岸直航”等議題列入會議的“其他意見”,被戲稱為“蘇修路線”,受到李登輝和陳水扁的雙重夾擊。面對批評,蘇表示沿襲陳水扁“積極管理,有效開放”的緊縮政策,最後落個無果而終。基於“深綠”陣營是蘇貞昌能否獲得民進黨提名的關鍵因素考慮,“蘇修路線”恐難走遠。

  “日月光效應”,台商用腳投票

半導體龍頭企業日月光是台灣土生土長的企業,也被台灣當局的兩岸政策逼得“連根出售”。美國凱雷集團全資收購日月光集團。日月光經營良好,卻願意接受收購,主要是想“借殼上市”,通過化身成為外資企業,繞開台灣當局對本土企業投資大陸的政策限制。日月光出走是台灣企業用腳對當局大陸政策投反對票的最佳舉動,並將引發多米諾骨牌效應。

藍綠陣營交換“戰爭位置”

□ 江岷欽(台北大學公共行政暨政策學系教授)

長久以來,以國民黨為主的藍營,向以組織動員、經營選舉見長;以民進黨為首的綠營則以大膽爆料、勇敢揭弊著稱。有趣的是,藍綠陣營的戰鬥位置在2000年政黨輪替後主客易位,這種情勢在2006年愈見其然:藍營轉以爆料揭弊為主,綠營則以穩住選舉為要。

就藍營的揭弊而言,2006年正月伊始,國民黨的邱毅與台灣媒體即以爆料方式對陳水扁家族的特權貪瀆窮追猛打。

就選舉而言,2005年底的台灣縣市長選舉,國民黨成功地拿下四分之三的縣市長席次,並從民進黨手中奪回深具指標意義的台北縣、宜蘭縣與嘉義市。民進黨雖然在縣市長的席次上大幅減少,但仍有42%的支持者做其穩定紮實的基本盤。2006年12月初的北高市長與市議員選舉,國民黨雖然拿下台北市長,但是民進黨卻利用國民黨在戰略與戰術上的連環失誤,以些微票數保住高雄市長,同時也保住陳水扁免於輔選失敗可能招致同志槍口對內的威脅。

持平而論,國民黨在2006年的揭弊主要以邱毅為主。一旦邱毅的爆料略失準頭,藍營既提不出解決弊端的有效對策,又不能展現大開大闔的改革理想時,支持者很容易產生“恨鐵不成鋼”的挫折感與無力感,進而降低投票的意願與行動,2006年底的北高市長選舉結果就是明證。難怪美國總統老羅斯福會有感而發地說:“揭弊者對於社會的健全功不可沒,但是揭弊者必須適可而止,將聰明才智轉向更崇高的理想。”

誠哉斯言,民進黨恐怕不止要徹底檢視陳水扁家族所涉弊案對民進黨造成的重大衝擊,更要積極設法找回創黨時的原有理想,才有機會重新點燃支持者的熱情。

從“工具理性”的觀點而言,揭弊與選舉皆為藍綠陣營打敗對手取得權力的有效手段。台灣政壇的藍綠陣營,往往將全部心力集中在取得政權的手段上,甚至將手段視為目的,相對忽略取得政權的目的在於提升人民福祉與公共利益。選舉揭弊,藍綠兩戰場。戰場的勝負當然重要,但是,“為何而戰”與“為誰而戰” 恐怕是​​藍綠陣營在勝負之外更應該嚴肅對待的課題。

台灣發生“顏色革命”

□ 李家泉(中國社科院台灣研究所資深研究員)

2006年9、10月間,台灣出現了百萬“反貪倒扁”的壯觀局面,現雖已經暫時告一段落,但其深遠影響不可忽視。這意味著,台灣所謂超越藍綠的“顏色革命”已經出現了。或遲或早,這場革命仍然可能在台灣大地重燃並擴大至全島。

本來,台灣政壇最主要的只有民進黨的“綠”和國民黨的“藍”兩種顏色,而卻突然出現了百萬紅衫軍,如同“日出江花紅勝火”。這個“紅”,超越“藍”和“綠”。它也帶來了“春來江水綠如藍”的美好景象。紅、藍、綠三色融為一體,以之象徵台灣社會未來的和諧與合作,那不是很好嗎?

台灣所謂“紅”,本來也是指的共產黨。藍綠惡鬥時,民進黨動輒給對方扣上“紅帽子”,意思是說他“親共”,“親共”就是所謂“賣台”,“不愛台灣”。2006年來忽然形勢大逆轉,尤其是百萬紅衫軍走上街頭,環島大遊行,連紅衫軍總指揮、曾任民進黨主席的施明德也是全身紅裝。更奇怪的是,有一些小商、小販、小店鋪,竟然在門前或鋪子上插上小的五星紅旗,毫無懼意。還有那麼一些人,甚至開著敞篷車,插著五星紅旗,唱著義勇軍進行曲,環繞全島遊行,而社會卻並無惡意反應,這在過去都是不可想像的。

旗子的顏色,代表的是各自的意識形態。捨去顏色,不談意識形態,剩下就是大家都是中國人。“同是中國人”,這就是目前兩岸最大的公約數,如果都認同這個“最大公約數”,那麼台灣和海峽兩岸的許多問題就好解決了。簡單一句話,那就會出現“日出江花紅勝火,春來江水綠如藍”。這裡的“春”就是“和諧”,“春來”就是“和諧”來了。這樣一個“和”字,會帶來什麼樣的局面呢?概括地說,那就是“島內和諧,兩岸和解,台海和平”。不是很好嗎?

輿論戰場:贏者未勝輸者未敗

□ 鄒振東(廈門大學新聞傳播系兼職教授)

2006年台灣輿論呈現贏者未勝、輸者未敗的局面。輿論的主導權幾易其手,但仍未見鹿死誰手。

2006年台灣輿論到底發生了哪些變化?主要表現在以下幾個方面:

  一、輿論主體

2006年台灣輿論最重要的變化就是中間輿論力量的崛起,標誌性事件就是“百萬人倒扁運動”。這是台灣解禁以來最大規模的非政黨領導的群眾運動,它超越藍綠,超越黨派,代表著一種新興的輿論力量正在崛起。

長期以來,台灣輿論界存在“兩極對立的第三人現象”,那就是在輿論主體的兩極中,常常存在一個“第三者”,比如,圍繞馬英九和陳水扁這兩極,存在著:王金平、宋楚瑜、李登輝、呂秀蓮、蘇貞昌、謝長廷等第三者。相比起這些“第三者”,“倒扁運動”旗幟鮮明地表達自己的輿論訴求,並長時間地影響和左右台灣的政局。它不僅可以打擊陳水扁,也可能降低馬英九的滿意率,成為藍綠兩極都不敢小覷的輿論雙刃劍。

  二、輿論議題

輿論議題是政治風雲的晴雨表,也是社會變化的風向標。2006年台灣的輿論議題最值得關注的變化就是“統獨”議題的相對弱化。

其深層的原因,則是2004年台灣“立法委員”選舉、特別是2005年“三合一”選舉的“統獨”議題失靈,標誌著台灣民意板塊有了歷史性的變化,以前無往而不勝的選舉利器不再那麼行之有效。這樣民進黨選舉的兩大法寶:反“黑金”和“台獨”神主牌,一個由於弊案纏身,只有被咬一口的份,一個由於時過境遷,不再那麼靈驗。

而台灣輿論議題慣常並列的兩大主軸:反腐議題和“統獨”議題,在2006年變成一個為主一個為輔。我們要看到,儘管在一定時間內,“統獨”議題在台灣還會有一些市場,因此它還將被政客操弄,但是,隨著時間的推移,人們將越來越厭倦“統獨”議題的老調重彈,人們的注意力將越來越關注自己眼前切實的民生利益。

反腐議題比“統獨”議題在民意的影響來得更直接更猛烈,看北高選舉,無論陳水扁的“機要費”還是馬英九的“特支費”輿論風暴,在每一次重大的揭弊議題爆發時,各位候選人的民調都受到重大影響,證明了在當下的台灣社會,民眾對眼前切實的民生議題比對意識形態化的議題更加敏感。台灣民意的這種變化,以及台灣政治人物將如何跟著這種變化隨之起舞,值得認真分析。

  三、輿論形式

2006年台灣輿論最引人注目的變化就是台灣的輿論活動越來越像行為主義藝術,特別是“百萬人倒扁運動”變成了一個備受爭議的嘉年華會,標誌著台灣的輿論進入了一個輿論藝術化的時代。

輿論活動廣告化的好處是,有足夠的吸引人眼球的噱頭,省下大筆政治廣告費,成功吸引全球的主流媒體。輿論活動藝術化的缺陷也是明顯的:被藝術化的憤怒卻沒有多少殺傷力,輿論一旦藝術化,勢必削弱甚至喪失其現實的功利性。

輿論藝術化並不僅僅表現在“倒扁運動”,我們從邱毅的揭弊形式,也可以看到藝術化的痕跡。邱毅的揭弊是精心設計、有程序、按步驟進行,有時故意說錯,有時欲說還休。

2006年台灣輿論的標誌性現象就是非政治的專業人士從幕後走向前台、從幕僚變成主導者。代表人物是范可欽,這位廣告界的奇才,曾號稱可以用廣告打動500萬張選票。他把“倒扁”運動搞得有聲有色,他的一系列創意不僅可以成為廣告學、傳播學的教材,甚至可以成為政治學的經典案例。

筆者曾撰文提醒人們關注台灣輿論戰中的專業隊伍,他們是主持人、策劃人、導演、文案寫作者……2006年之後,應更加重視這支隊伍。政治人物盡可以成為出品人和總監製,但負責政治策劃活動的專業人士將像導演一樣在政治活動的質量上發揮不可替代的作用。未來台灣的選舉,將不僅是政治人物個人的素質和魅力的大比拼,還將是專業團隊的大比拼。

  四、輿論戰法

2006年,台灣輿論戰的最大特點是只有戰術、沒有戰略。不僅民進黨看不到戰略,國民黨也看不到戰略。

而一旦進入戰術層次,國民黨就明顯技不如人。本來,在“國務機要費”的節節追打下,民進黨眼看要大勢已去,“馬英九特支費”風暴卻讓民進黨打了一個漂亮的防守反擊。這立即就可以看出兩個陣營的輿論戰水平。

2006年馬英九的團隊被人詬病最多的是危機處理,其實馬英九團隊最嚴重的問題還不是危機處理,而在於他們在輿論的前期就不善於處理,更遑論事後。馬英九的團隊不僅在政治上不成熟,而且在輿論戰術上缺乏歷練和智慧。決定一個政治人物的命運並不僅僅是看他本人,還要看他的團隊。馬英九團隊要打好接下來的選戰,不可樂觀。

2006年民進黨弊案連連,為什麼在選民結構的大盤沒有多少變化,這歸根到底不是民進黨太厲害,而是國民黨太不厲害了。說嚴重點,國民黨目前的輿論只有別人的輿論、沒有自己的輿論,因為全部的落腳點都在反對陳水扁身上,民眾將會問:你自己在哪裡?國民黨除了“反扁”,你能許台灣一個未來嗎?如果能,它在哪裡?

誰能把握變化、順應時代提出台灣民眾心儀的輿論主張,誰就能在未來的輿論中佔據主動。從漂泊的台灣,到無望的台灣,沒有什麼比台灣的未來更能打動台灣民眾的心。台灣需要一個什麼樣的未來?誰能許台灣一個未來?也許歷史早已有了答案。但誰又能成為預言者呢?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51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