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27 pm - Thursday 15 November 2018

我曾是深藍的選民,但宇昌案的真相讓我覺醒◎林冠任

週五 2015年10月30日, 10:00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5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2107112_10152956631921065_6471306749717767006_n

文/林冠任

我大約是 2010 年起開始成為所謂的叛藍,當時的我雖然不爽馬英九跟國民黨,可是我對民進黨的觀感並無改變,民進黨的暴力、非理性抗爭、反正民進黨一定是惡魔黨,反正民進黨裡面一定都是爛人的觀念還在我的腦中。

所以當後來小英爆發宇昌案被搜索的時候,我腦袋第一個浮現的字眼是『死好』,剛剛好。

所以並未深究宇昌案裡面到底是甚麼東西,我只知道劉憶如舉發說蔡英文在『行政院副院長的任內』通過了國發基金,拿國家的錢,來挹注到何大一等科學家的生技科技去研發愛滋新藥,後來賣給了尹衍樑,讓尹衍樑後來大賺了好多錢。

現在當我對民進黨已經不是那麼敵視之時,我深入的回頭去看宇昌案,去聽名嘴的相關說明,才知道大概的一個前因後果。

原來宇昌案當初是何大一這些人在研發愛滋新藥的過程當中,有很嚴重的資金缺口,且面臨斷炊,他們確實有向國發基金申請資金,蔡英文雖然有批准以國發基金來支持新藥研發,但是都是按照國家政策扶持產業的方向來做,所以支援的金額也不多,即使有了國發基金,何大一的生技新藥還是不夠錢。(請見最底下的後記之二)

因此何大一再次向蔡英文求援,蔡英文在卸任副院長後,拿出自己家族的資金,前後九千萬來投入這個愛滋新藥研發,讓何大一的研究可以持續,可是蔡英文認為他始終還是要從政,並不適合在這裡擔任職位,於是穿針引線,找了尹衍樑來接手股權。

事情在這裡做一個斷點的時候,大家必須有一個觀念,新藥研發,沒有一定成功的,雖然成功起來可以大賣,但是大多數的新藥研發,風險都很高,尤其你本 身並不是什麼國際知名大藥廠,如果研發失敗,九千萬加上前面所投的錢,全都是打水漂,而且每天投入研究所燒的錢都很大,因此做新藥研發的壓力,十分龐大。

簡單說,HTC投入多少錢去手機研發,能保證他一定能賺大錢嗎?看看HTC現在被打的多慘。

所以蔡英文會投錢下去支持,我認為是佛心來的,一個要從政的人,一個踏在政治上的人,難到不知道踏到商業上可能帶來的衝擊嗎?

而蔡英文脫手給尹衍樑的時候,從他低價賣給尹衍樑的這點來看,我猜尹衍樑大概也是看在蔡英文的面子,勉強接下,台灣有錢人不會想去摸這種新藥研發的吧,去炒地皮炒樓幹些大買賣,尹衍樑的身家都是數十億以上,九千萬的東西實在就我來看,就是賣一個人情,來承接下來。

可是何大一最後成功了,反倒讓尹衍樑大賺了外傳有12億。

我只想說,我相信以尹衍樑的實力,要賺12億,不會用這種方法,如果你覺得尹衍樑會用這方法去賺那12億,我只能說你孤陋寡聞,不知道尹衍樑是誰跟他的背景,但我相信很多膚淺的民眾,有時間有數字,又如同當初的我那樣憑著對民進黨的厭惡,肯定會有很強大的效果。

蔡英文卸任副院長後,新藥公司申請國發基金的公文仍在跑,這公文的時間點是8月,但是劉憶如把公文變造,改成是3月,當時蔡英文還是行政院副院長。

於是用這個被變造的公文,國民黨鋪天蓋地的狂打主軸跟標題是『蔡英文以行政院副院長的身份入主科技新藥公司,還核定國發基金拿民眾的納稅錢來投資私人企業,之後還把科技公司低價賣給財團尹衍樑,讓他大賺特賺』

關鍵字:
行政院副院長、國發基金、民眾納稅金、財團獲利。

簡直就是完美的故事,完美的劇本,而且檢調還第一時間大舉搜索蔡英文的辦公室,結果當然是查無不法,因為故事的劇本根本就不是國民黨說的那樣,研究了半天,根本沒有辦法給蔡英文定罪。

但是檢調的上級是法務部,法務部長乃是總統所認命,換言之人事的任命權在總統的手上,重量級人士叫你不要太早不起訴,叫你拖到大選以後再說沒罪證所以不起訴,你能怎樣?

這就是宇昌案。

而國民黨至今還想要混淆民眾的概念,想把宇昌案再當作興票案再拿出來打一次,再靠著這幾個關鍵字,想要讓民眾覺得蔡英文有罪,有圖利財團,一定是萬惡貪污的政客。

可是時至今日我相信許多民眾對國民黨都已逐漸清醒,以不再是國民黨說什麼就信什麼的年代,以經有很多的人學會自主思考,不再做那國民黨說什麼信什麼的蠢藍。

我花時間打這個文字,說明這一個宇昌案,並不是要支持民進黨,但是我覺得蔡英文當初那一個支持國家產業發展生技新藥的決心,十分難得。

你家再有錢,也不是隨便把九千萬拿出來丟的吧,如果今天你有生技背景,你自己可以判斷大概會賺錢,你丟九千萬還有得說,因為你有專業你能判斷。

可是你是一個政治人物,你根本不懂生技,卻憑著覺得不忍心一個好的新藥就此斷炊的心情來做扶助,自己掏腰包九千萬,換做是各位有錢的網友,你敢用外行的身分下去丟那九千萬嗎?

你以為你是股神巴菲特啊?

回過頭來看待這一個事情,反倒始我深深覺得蔡英文的對國家必然有他的期許跟使命感,有這種使命感的人,才是值得我們支持的人。

反觀國民黨,為了打倒政敵,把白的說成黑的,把這些關鍵字串連起來說的跟真的一樣,這只有特定蠢藍才信,否則如果深入釐清整個事件,了解前因後果,我相信大家都會有一個公平的判斷。

如今國民黨似乎還想再拿宇昌案來打。

我個人無任歡迎,來吧,再打一次,以前臉書不盛行,資訊傳播不流通,容易人云亦云,現在我到想看看國民黨究竟是想要輸得更大更慘,還是想要賭一把,賭看看他底下還剩下多少蠢藍。

你還在信宇昌案?

醒醒吧!

多上網估狗找找資料,多方交叉比對,我敢說,我所說的內容以經非常非常接近故事的真相了!

你媽的狗民黨!

你為了你的政治利益,你差點就抹殺了台灣的生技產業,你做的事情反而還對不起台灣人咧!

  • 後記補充:

先看看何大一的背景,人家何大一就是愛滋病雞尾酒療法的發明人之一,在國際間有很高的地位,這麼好的一個愛滋研發人才,如果留在台灣,就是正港的台灣之光。

當年的宇昌案,逼的何大一對台灣的政治跟環境失望,最後出走離開了台灣,並在美國尋找其他金主繼續研究。

2014 年,何大一在《科學 (期刊)》發表突破性的愛滋病免疫新藥「GSK 744LA」。

看看何大一後來的成功,誰是誰非,我想已經非常清楚了

再看一看這篇文章,蔡正元對何大一的評語,就可清楚明白國民黨是如何的糟蹋台灣的產業,只有他捫賺錢重要,其他產業都是管他去死。

  • 後記之二

有人問我,說蔡英文當時到底是怎樣如同國民黨所說,靠著往來的幾張公文,也不用往上核報,就可以發下資金?到底是怎麼樣的一個情形?是否真是國民黨的指控?

我說:

當時是何美玥向蔡英文求援後,蔡英文認為也應該在這時候建立一個制度跟可依據的法源,讓國家在生技科技這一塊上,可以有法律根據的來幫助生技科技,表示說,蔡英文並不是一家獨厚只做給何美玥、何大一等人,而是為了台灣永續經營發展來做考慮。

於是蔡英文找了王金平商量,並在王金平的努力之下推動並創立了《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以補足法源。

這個法源,當時還有許多國民黨籍的立委同意,也一定必須是如此才能三讀通過,因此何美玥跟蔡英文等人來往的公文,並不是直接簽署通過核發給何大一的生技公司金錢,而是單純的求援,問問國家政府能在什麼地方上面幫助他捫。

何大一他捫的生技公司向國發基金申請補助,就是堂堂正正的根據《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來申請款項,款項是在 2008 年政黨輪替以後才發下來,並不是在蔡英文的行政院副院長任內發下,也更不可能是什麼蔡英文私簽幾張公文,就把錢神不知鬼不覺的發了。

可是國發基金最後核可的金額有被砍(此時是國民黨執政),不但不夠錢,而且連基本生技公司當時所簽約必須達到的最低資本三千萬美金(9. 多億台幣) 都遠遠不及。

而國發基金只給了 2.64 億元,所以如果達不到,那生技公司可能會面臨成立不了,到時候錢也要退還,然後大家就白忙了一場,才有後來蔡英文跳進來的故事。

到這邊你應該就能看懂了,國民黨跳過了《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這一段的緣由,他不告訴你人家是合法的申請金額,只告訴你說人家什麼來往公文,公文是真的有啦,記者會給你揮舞幾下,也不讓你知道真正裡面講什麼。

其他全給國民黨的人來講,光是你不知道王金平還為了這個搞了《生技新藥產業發展條例》的故事,你就應能了解國民黨其險惡的用心。

他捫只希望你知道部分的事情,然後串起一整個謊言來欺騙社會大眾。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56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