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1:59 pm - Wednesday 04 August 2021

我們為什麼要和中國交往呢?

週六 2015年11月14日, 3:4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52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11-13

對岸的確是威脅,我們的確需要大智慧去化解,甚至要數代人,但是閉起眼睛,摀住耳朵的心態是絕對不行的。尤其是如果我們相信自由民主是更好的制度時。

今天和一個朋友聚餐,聊著聊著談到了馬習會,當然基本上我是贊成馬習會的,只是當我這麼一說時,我的朋友用疑惑的眼神看著我,你不是常常說大陸不好嘛!對大陸政府意見很多嘛!也抱怨大陸生意不好做,那天爭論大陸是否會成為世界第一時,你還堅持是不可能的事,怎麼幾天不見你就變了想法!我笑了笑,這是甚麼神邏輯啊!

上世紀美蘇對抗時,雙方各有數百枚到千枚的飛彈指著對方,尤其在赫魯雪夫當政時,蘇聯發射了第一枚人造衛星,同時蘇聯的經濟成長率高於同期西方陣營,當時許多人都認為共產主義似乎就要獲勝了,但是即使如此,美國有沒有因為這樣就放棄和蘇聯打交道,沒有,赫魯雪夫還侵門踏戶的登上美國本國發表演講,認為共產主義優於資本主義,但是結局呢?我想大家都知道,資本主義還是勝了。

我們常常在講自由民主,說我們多熱愛這種制度,但是如果我們的自由民主是遇到敵人就拒絕溝通,敵人強了就躲起來,那這種民主自由有甚麼意義?如果你是實用主義者,贊成民主自由是比較好的制度,那你害怕甚麼?或許短期有風有雨,但是時間是站在我們這邊的。而如果你是因為民主自由是正義公理而支持,那你應該更在意將這種正確想法傳播出去,而不是敝帚自珍啊!溝通和相互理解是交往最重要的一件事,如果中國真的那麼容易溝通和改變,我我們還擔心甚麼?

做法和節奏或許有不同意見,但是完全不溝通是絕對解決不了問題的。如果再更實際一點,當敵對雙方完全不溝通時,那就是鷹派崛起的時候,因為鷹派正好可以利用這種時機來將對方醜化來創造民意,那才是真正可怕的事。

我有一些友人因為在大陸經商失敗就對大陸充滿敵意,也有對大陸腐敗而心懷恐懼的,更有因為大陸欺壓台灣而不滿的,這些心態我都可以理解,大部分也能感同身受(某些則非),但是只因為這樣就和大陸放棄往來就能解決問題了嗎?要求大陸平等對待我們當然是我們的希望,但是這根本是死胡同邏輯。因為如果大陸會平等對待我們,那還叫做極權專制政府嗎?台灣總統候選人都要到美國交心一番,這難道就對等嗎?我們還不是依樣等待美國關愛的眼神。所以我們應該是在最低底線上(台灣每個政黨和政府應該明確告訴我們,讓台灣人自己選擇)盡量在現實面爭取利益,當然我同意,中共的威脅很難消除,但是難道我們要相伊拉克海珊一樣和美國硬幹,落的到現在還國家動盪不安,而我們前總統還大聲嚷著:我不抱美國大腿,難道去報伊拉克大腿嗎?

總之對我而言,對岸的確是威脅,我們的確需要大智慧去化解,甚至要數代人,但是閉起眼睛,摀住耳朵的心態是絕對不行的。尤其是如果我們相信自由民主是更好的制度時。

本文經新雙城記授權刊登,原文發表於此
【作者 新雙城記】 2015/11/12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52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