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26 pm - Thursday 02 July 2020

沒有名分上床叫通姦──馬習會

週五 2015年11月13日, 7:3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27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邱垂亮

前 國策顧問、澳洲昆士蘭大學教授。生於台灣苗栗鄉下,成長於台南山上,客家人,有原住民血統。台灣大學唸外文,想當文學家,不成,去美國改唸政治,專攻國際 關係、政治文化和民主發展。拿到加州大學(河邊)博士後,在澳洲昆斯蘭大學執教40多年,身在象牙塔,心在台灣和中國的民主化。寫了政論文章40載,還偶 爾涉入台灣的政治事物,在澳洲為台灣發聲,爭取台灣的國際承認、生存空間。

沒有名分上床叫通姦──馬習會
兩位「地區領導人」第1次歷史性見面說話。馬英九在返國專機上回答隨行媒體時說,這次聚會如果要講有何成果,最重要成果是海峽兩岸領導人終於見面。(資料照片,民報合成)

星期三(2015.11.04)清晨,我還在睡大覺,老婆月琴,氣急敗壞,大叫,「台灣完蛋了!馬習會要召開了!」我被驚醒,叫回去,「怪叫什麼?我要睡覺!」,我無動於衷。

歷 史性的馬習會於星期六(2015.11.07)在新加坡召開,轟轟動動,全世界的媒體都在注目。第二天,星期日,一早,好友王輝生(大田一博)醫師,從京 都打電話來澳洲,一樣氣急敗壞,擔心地說,「馬習會確認了一個中國原則,日本人很憂心」。他說,《日本經濟新聞》如是報導。

有見面、沒突破

害我花了半天時間,費盡口舌,說明、安撫他,不要擔心,那是空口說白話,而且都是舊話、廢話,既無新意, 也無突破,沒意義,沒路用,不要大驚小怪。

沒錯,馬習會是歷史性突破事件,引起世界媒體注目,都有重點報導,也有詳細評論。但是,隔1天,星期日,我特別注意澳洲,也稍微掃視了一下其他國家的重要媒體,中國、台灣和日本外,發覺馬習會消失得無蹤無跡,沒有新的報導,沒有新的評論,好像沒有發生過。

當然,我非常注意事情的發展,細讀、細聽媒體報導,就怕「奇怪耶,你!」(馬英九)真的「歷史定位」中毒太深,發瘋,暴衝,和習皇帝(習近平)達成突破性、邁向終極統一的實質協議。

理性上,我非常清楚,那是不可能的任務,但是情緒上,因為對「他,馬的」(馬英九)實在沒有信心,擔心他心智全盲,發瘋暴衝,莽幹到底,就是要引清兵入關,出賣台灣,終極統一。

理性上,我有信心,非常清楚,「奇怪耶,你!」在新加坡不可能有如是實質重大突破,不是因為他不想,而是他不敢,他不能,他無能,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做出(pull off)那麼重大的歷史突破。

我也非常清楚,習皇帝心知肚明,馬英九不可能pull off那麼重大的歷史突破。

叫我「先生」

星期六的新加坡香格里拉之會,證明我的看法正確。那是習皇帝掌中演出的布袋戲,馬英九只是戲中無關緊要的布袋小丑。在習皇帝手中,馬英九拼命演出。戲演完了,「奇怪耶,你!」也就無戲可演,回歸他政治生命的歷史垃圾堆,船過水無痕。

台灣人,沒有人會理他。台灣人,沒有人需要理他。為什麼?讓我根據「他,馬的」口口聲聲的「中華民國」憲法,論述如下:

本來,66年後,台灣和中國的「領導人」,跑去新加坡「馬習會」,當然是天大的事,引起世人注目,可謂驚動武林。

世 界各國媒體都大肆報導,卻都明確稱呼他們「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台灣總統馬英九」(沒有人稱呼他「中華民國總統」),沒有人稱呼他們「先生」。但是, 天下就是有這麼奇怪的事,本來中國和台灣都是貨真價實的國家,兩國都有國家憲法,明文規定,兩國的最高領導人,一叫「總統」,一叫「主席」。兩邊卻偏偏都 說,馬習兩位難兄難弟見面,不是「總統」和「主席」,而是台灣和大陸地區的「領導人」,互稱「先生」。

會後,李顯龍請馬英九喝茶,李顯龍在臉書上表示,「難得有機會和老朋友馬英九喝茶敘舊」,英文部分則寫著與 「President Ma Ying-jeou (馬英九總統)」一起喝茶。真夠諷刺,地主國的總理叫「President」,會談國卻只叫「先生」。

一個字一個字講得荒腔走板

馬 習會後,在返國的飛機上,馬英九向台灣媒體說明,他當面告訴習近平,兩岸在1992年11月達成共識,內容就是海峽兩岸均堅持一個中國原則,但對其涵義認 知有所不同,可以口頭聲明方式各自表達,這就是九二共識、一中各表。他還強調,我方的表述,不涉及兩個中國、一中一台、台灣獨立,因為那是「中華民國憲 法」所不容許的。他說,他提中華民國憲法,沒有講中華民國總統。

問題是,這是他在閉門會議時說的話,會前在媒體前公開發言時,他講「一個中國」卻沒講「各表」,更沒講「中華民國」。還有,閉門會議中,他只說「中華民國憲法」,不是「中華民國」主權獨立的國家,更沒說「我是中華民國總統」。

他 說:「我們和大陸有了很多的商談,希望鞏固台海和平、維持兩岸現狀,這樣的目標是兩岸一致的。」隨後他也提到:「我這次的做法對於參加總統選舉的三個黨都 是有益的,因為我搭的橋是兩岸領導人未來常態性會面的第一 步,所以不論是哪一位當選,我們搭的橋,他都可以走。當然,他必須要接受九二共識,才能夠使對方感到放心。」

馬強調,他「一個字一個字都講了!」他要站穩「中華民國總統」該有的立場。還說,從沒有人在中國領導人面前提到中華民國、一中各表、隔海分治。

「奇怪耶,你!」,馬習會中,他沒說「中華民國總統」,會後,在飛機上,對台灣媒體,他卻說他「站穩中華民國總統」的立場。真是騙人不打草稿。

反看習皇帝,他僅說,「大陸和台灣同屬一個中國,兩岸關係不是國與國的關係,也不是一中一台」,兩岸尚未統一,但中國主權和領土完整,從未分裂。

他還提到,兩岸是「打斷骨頭連著筋的同胞兄弟,是血濃於水的一家人」。他重申,「堅持九二共識,鞏固共同政治基礎」的立場,兩岸共謀民族偉大復興,讓兩岸同胞共享民族復興的偉大榮耀。

都是舊話重提,廢話連篇。怎麼看,馬英九講的都是他2008年選上總統後一再重複的廢話。習皇帝講的更是中國領導人20多年來一再重複的喊話。

請問台灣人,兩位仁兄的話,我們是不是聽了N年、N次了?有任何新意嗎?有任何突破嗎?我們需要聽嗎、理嗎?

見面空口說白話

沒錯,不同的是,這次是兩位「地區領導人」第1次歷史性見面說話。馬英九在返國專機上回答隨行媒體時說,這次聚會如果要講有何成果,最重要成果是海峽兩岸領導人終於見面。

他老兄說對了。終於見面!是這次馬習會的唯1突破。而這個突破非常空虛,連象徵性的歷史意義都非常薄弱。

它 只是馬英九個人,不是中華民國(台灣)的國家突破。他們難兄難弟以名不正言不順的兩岸「地區領導人」的身分見面,當然沒有國家政府合憲合法的名分 (legitimacy),沒有主權權威(sovereign authority),不能簽署任何國家合憲合法的政治協議。他們口頭上談定的「共識」(九二共識、一個中國),也僅是兩個「地區領導人」口頭說說的共 識,根本是空口說的白話,不是白紙黑字簽上「總統」和「主席」正名的協議。兩人連簽署聯合公報的名分都沒有,根本不能發表公報。

假如馬英九不以「中華民國總統」之名簽署協議或發佈公報,在「中華民國」憲法下,當然違憲違法,台灣人民和2016大選後的(可能是蔡英文)的中華民國(台灣)政府,當然沒有合憲合法的權力和義務遵守該協議或公報。

這是民主憲政的ABC。所以,他在馬習會中所有發言,都是空口說的白話,說給自戀、自慰症候群病入膏肓的「奇怪耶,你!」自己聽的廢話。

至於小英(蔡英文)批評馬英九沒提台灣的民主,「台灣人就是民主人,就是自由人」,要他在習皇帝面前提自由民主人權,那是太(萬)歲頭上動土,「他,馬的」敢?能?他在台灣人民面前都不提,要他在習皇帝面前提,甭想。

都是farce(法事)

台灣今年「法事」(farce)特別多。朱立倫剛辦完「柱下朱上」國民黨亡黨的法事。馬英九又急起直追,跑去新加坡辦了中華民國亡國的法事,還順便辦了自己政治生命死亡的法事。1舉2得,可謂豐功偉業。

馬 習會不僅是政治通姦,根據中華民國憲法,馬英九是通匪、通敵、違憲、違法,觸犯內亂外患罪。這是我對馬英九的蓋棺論定。至於《時代》週刊定位「他,馬的」 cipher(無用之人)、loser(魯蛇),加上《經濟學人》的bumbler(笨蛋),雖都滿傳神的,但太客氣了點。

2015-11-13 17:25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27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