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9 pm - Tuesday 18 September 2018

漂浪島嶼:違章工廠的佔田為王

週三 2015年11月25日, 11:16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41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圖一、農地上的違法工廠,不斷蔓延擴大中。

2015年11月25日12:51

農地上違章工廠林立,經濟部透過工廠登記作業程序,希望已讓受理的11411家工廠就地合法,並且依照所在的農業區位,劃出186個特定地區,共計546公頃,來協助非法工廠取得合法身份。

24日在世貿舉辦的公聽會,聚集200多位工廠老闆,以及環境團體,討論未登(未合法登記工廠)合法化的議題。經濟部官員以工廠產業鍊相互依存,提供當地就業機會,以及已成事實的土地無法恢復三項理由,說明未登工廠合法化的急迫性。

會中,許多農地上建工廠的老闆,出面說明因為未合法登記,造成國外客戶要求合法工廠登記證,拿不出來,導致生意泡湯。也有工廠老闆抱怨,現今工業區難以進入,租售價格也非工廠負擔的起,所以希望就地合法。甚至有建廠於工業區的業者表示,一旦這些上下游工廠不存在,如同逼著他們離開台灣。

針對工廠老闆們的怨言,政大教授徐世榮表示,工廠輔導法應該是輔導相關業者,前往工業區裡合法設廠,不該是輔導就地合法化。環境律師詹順貴指出,經濟部表示這批工廠合法化後,其他非法工廠交由地方政府查辦拆除,但是地方政府過去沒有人力、經費查處,未來又有何能力負責,這是大家擔心的事。台灣農村陣線副秘書長陳平軒更指出,一場農地上非法工廠合法化的公聽會,只來了工廠老闆,卻未見農地農民,難道不該聽聽農民的心聲,甚至公聽會應該下鄉舉辦。

針對環境團體的發言,讓工廠業者不悅,甚至有業者說出先顧經濟,肚子若餓,什麼都不用說的言詞,以及許多農鄉凋零,如果不是工廠設立,如何帶來地方繁榮?種種重工輕農、經濟至上的言論,讓人感受到工廠業者的霸氣與自私,彷若佔了地、賺了錢,非法設廠也能理直氣壯。

其實,違章工廠的問題,不只是建立工廠的點,佔據農業土地,而是工廠製造的污染,不斷擴散成面,形成更巨大的農業區污染。以彰化為例,十多年來,農地污染面積不斷擴大,一發現公布就是數十公頃,污染面積已高達230多公頃。如果再加上全國污染農地統計,總面積更高達400多公頃,投入的整治經費更是高達數十億元,這還不包含空氣污染與河流污染的損害,以及因污染造成難以計算的人體傷害。

這也是台灣長期自傲的經濟奇蹟背後,真實付出的土地、環境與建康的外部成本,工廠老闆賺的爽,但是苦果由勞工與人民來分擔,台灣經濟奇蹟的事實,就是一種剝削環境的黑色經濟!

經濟部以合法化後,就可以更嚴厲要求登記工廠的環保規章,但是卻忽略,這些違章工廠的區位,就算一旦合法,座落在農地間的排污問題,以及緊鄰市鎮的臭氣、噪音問題,甚至讓形成更大的破窗效應,吸引更多非法工廠設立,再一波等待工廠合法化的就地合法,讓農地更加破碎化、污染化。

近十年來,許多新設工業區,都打著收納違法工廠的名義設立,如彰化的彰濱工業區,高雄的和發工業區等等,政府都以解決違章工廠濫建的問題,來申請開發工業區,又如何再開便門,讓違章工廠就地合法化,如此不就又讓工業區閒置成蚊子園區。同樣的,許多業著抱怨工業區已滿進不去,但是真實是許多工業區高度閒置,根據工業局清查全國閒置工業區土地,面積就高達800多公頃,其中屏東閒置工業區土地有130多公頃,閒置到還希望解編,另做土地發展。

這也是台灣土地使用的亂象,違章工廠破壞農地,再開發工業區破壞農地,然後違章工廠要求就地合法,開發工業區閒置要解編,兩者相加就破壞上千公頃的農地。這些違章工廠不進工業區的問題,部分是因為許多工業區土地,已經租售卻不開發建廠,真正有需求者想租購,卻是漫天叫價,形成工業區土地的炒作,部分業者則是不願或無力再負擔土地與建廠成本,以及員工招募,產品運輸的費用,根本不想進工業區,只希望就地合法。

所以形成現今台灣非法工廠,總被笑稱是「高風險產業」,違法設立,偷排污染,政府不一定抓,抓也不一定抓到,就算抓到罰款,金額遠比遷廠小,甚至很多業者就是賭,賭著撐多久,撐不住就關廠,等候土地解編,劃為工商區,到時買地再賺一筆。

對於有心設廠者,政府除了工業區租售優惠外,也該針對中小型工廠提供遷建貸款,引導進入工業區,對於只想賭看看的業者,就該有所魄力依法處理,而不是以就地合法,編為丁種建地,連工業區都不是,解決業者的套結,卻未解決環境的問題。

在中國,從甚麼都要的世界工廠,到2010年12.5計畫後,力行產業轉型,要求淘汰落後產能企業,並且提昇節能產業,加強以舊換新的執法力度,已經讓許多地區的污染工廠關廠,從世界工廠邁向世界市場。反觀台灣,自視進步高於中國,至今竟然還在走回頭路,讓違章工廠合法化,讓農地破壞永無翻身之地。

違章工廠合法法的問題,就是政府長期放縱的結果,現今要真正解決問題,就是產業轉型,以及國土規劃的問題,而不是就地合法,大開方便之門,讓更多業者佔了地建了廠,再來要求一波波的合法化,坐實佔田為王的態勢,讓農地農用永遠成為虛詞。


圖二、污染農地遭管制,農民相當無奈。


圖三、未登記工廠合法化公聽會,許多業者參與。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41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