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00 am - Monday 25 January 2021

「箭在玄上」的軍宅套利 與「小確貪」誤國

週日 2015年12月06日, 4:49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67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null

弋論 – 藍弋丰 產業媒體總監 12月06日(日)

如玄因軍宅套利成為輿論箭靶,圖文創作者蕭瑩燈將朱玄配兩人競選照PS數十支箭。

王如玄因軍宅套利成為輿論箭靶,網友戲稱為「箭在玄上」,指王如玄成為吸引砲火的主要目標,讓朱立倫相較之下遭到遺忘,因而不會在總統選戰中給人掀出醜底,可安然渡過這兩個月。

不過箭不只射在玄上,也插在國民黨身上,過去政治立場一向偏藍,並且不時外露大中國理念的前聯電董事長曹興誠,在北京演講時,也直說:「國民黨完蛋了!」「國民黨不談原則、不談理想,所以應該被淘汰。」甚至表示:「民進黨起來是壞事嗎?也不見得。」

從國民黨出身,遭開除黨籍脫黨而出的楊實秋,也不放過這個機會,在Facebook上發言,說有位高雄謝先生開車前往楊實秋的服務處,捐贈政治獻金,同時向楊實秋揭開了軍眷區標售案的黑幕,質問:「為什麼眷村眷改條例,政府花了千億的資金,今日卻仍虧損719億?當五年閉鎖期宣稱是為保障軍方權益,今日卻變成某種程度的綁標,讓特定、少數瞭解軍方內幕的人進入?過去資訊不夠公開,遭受最嚴重剝削的基層榮民,因王如玄浮上檯面,相關單位的介入,應趁這機會給大眾一個交代。」

過去在中國時報任職時曾經積極關心正義國宅案,現加入民國黨的資深記者陳權欣,則趁此機會抒發「二十年前在台北市中國時報總社跑台北市政府國宅處跟政風處所見所聞」,談及「正義國宅七十六間店舖一樓都被用人頭盜賣」與丹鳳山日本海軍宿舍淪為財團炒作並發生過多起可疑的山林大火的往日報導,稱:「只能說天理昭彰,讓我看到國防部眷服處這批禿鷹集團,因王如玄的貪全面爆發。」並痛罵:「不要以為把國宅改名為軍宅,就可掩飾你們的貪,全部一樣都是欺侮老榮民的共犯結構,是台灣有史以來的最惡質最貪最壞的一群人」

眼看輿論有利,綠營的謝長廷也趁機參上一腳,在facebook說:「王如玄的事件應該只是冰山一角,軍宅購買的弊端如繼續挖,一定是臭不可聞,不少長官高官將官會皮皮挫,而滿天星星可能飄飄墮落地!」

公平來說,陳權欣當年寫報導揭弊還得偷偷摸摸趁長官休假沒注意,否則被修理的滿頭包,他趁現在才舊事重提,情有可原,不能說他是放馬後炮,但譬如謝長廷當年當到行政院長,不可能不曉得二十年前就一直持續至今的軍宅炒作,謝長廷曾經身為總統候選人,既然知道軍宅案可以讓「滿天星落地」,當年力拼「逆轉勝」的關頭,幹嘛不拿出來打呢?現在選情早就篤定,才來跟風,也未免好笑。

王如玄的是非,已有太多人評論,陳權欣說她貪,「貪汙」或許未必能成立,但「貪財」是必然成立,連王如玄本人都說了,是因為當律師「太血汗」所以想賺點外快。網路上有為王如玄辯護者,說她搞了老半天,其實漲幅還不如一般台北市普通住宅,說這不叫「炒作」,這種辯護其實很有趣,讓人想起網路流傳的「有人花了二十萬人民幣,打造出十七萬人民幣假鈔」蠢行……做偽鈔做到賠錢還是做偽鈔,炒作炒到賺不如別人當然還是炒作。

不過,這個「辯護」,也讓我們對這整件事做出不同層面的思考,王如玄汲汲營營到處找軍宅,要搞定五年閉鎖期,要動用私人與黨政關係,利用法律專業,花了多大力氣,只為了賺「漲幅還不如一般台北市普通住宅」的小錢,這種「小確貪」,耗盡了她的人生,她這麼想賺錢的渴望,有這麼強的動機,投入這麼多的心力,如果拿來應用在本業上頭,早就不知有多大成就。

以律師來說,同樣政治立場深藍的陳長文,其理律事務所曾遭法務專員劉偉杰盜賣侵占30億元,轉換為鑽石帶出境,理律受此重大損害,也不見動搖,可見財力之雄厚,理律隨便接個案子,也不可能是王如玄的7萬塊「血汗」,王如玄自己不思在法律本業上精進,整天到處蒐羅軍宅,當然技不如人,接不到好案子,竟怪罪法律賺不了錢?若是她不要「小確貪」,以成為陳長文第二為目標精進,同樣應用其私人與黨政關係,至今賺到的錢難道會比軍宅套利少嗎?

這種現象也不只是王如玄,或是國民黨政治人物,就說一般年輕人,如今每年高考報考人數將近4萬人,其中真心想要國奉獻,進入公務體系改善人民生活的有幾個?面對現實吧,4萬人裡頭大多都是看在公務員待遇,而不是想為國服務,但公務員待遇有很好嗎?考上也不過35K、40K,至於什麼退休福利,年輕公務員都心知肚明輪到他們時退休基金早就破產,公務員待遇並不是中樂透頭獎,只是一筆混口飯吃的小錢,每年卻有無數考生為了這種「小確貪」,耗費人生最精華的歲月補習、念考過就忘的考試用書,有許多人一考十年,這十年的光陰與心力,如果用來發憤培養一項專長,或就算只是去新加坡打工,難道無法賺得比公務員薪水更多?

也不提公務員,就說引爆食安風暴的屏東郭烈成地下餿水油再製廠,他冒著違法風險,每天收集噁心到不行的動物屍油、皮革料油,再製過程中惡臭恐怖到極點,連鄰居都受不了,何況他自己,他在這樣高風險、高度骯髒的環境下拼命工作,毒害全台灣,你可能以為他賺了數千萬,不過檢方估算油差價獲利約873萬6000元新台幣,扣除營運成本其淨利可能不過賺上400萬元。

台灣還曾破獲不肖集團大批買進過期食品後,全家人一一把標籤撕下,再貼上假標籤,然後低價轉售牟利,查獲時嫌犯蹲坐在地,在髒亂陰暗的空間中摳著摳著撕下舊標籤,再小心貼上新的遮蓋,由於是低價求售,所以利潤也沒多少,改貼一個標籤不過十幾二十塊,還要倉儲、搬貨,並冒著違法的風險,卻願為了「小確貪」如此奮不顧身。

台灣上上下下如此沉迷「小確貪」,一點小錢就能激發這樣強烈的吃苦耐勞動機,卻都用在鑽小漏洞、搶小錢、破壞、卡位、浪費人生上頭,台灣人為了「小確貪」可以如此拼命,如果能把這些力量改用在創新、提升自我,那無法想像台灣會變得多強大。

為何會「小確貪」?

《韓非子‧說林》中有這樣的故事:有個衞國人,女兒出嫁時,教她說:「你一定要藏私房錢,因為嫁給別人常常會被休妻,沒被休是好運。」於是女兒就拼命藏私房錢,最後終於被夫家發現,一怒就把她給休了,女兒帶著私房錢回家,比嫁妝多一倍,衞國人不但不覺得教壞女兒、害了女兒,還因為「投資報酬」一倍沾沾自喜。(但是卻沒想到夫家有錢到能讓她短時間積累那麼多私房錢,如果沒被休,豈不是更榮華富貴?)

王如玄的例子,一如韓非子說的故事,告訴我們之所以「小確貪」,原因在於妄自菲薄,衞國人認為女兒反正一定會被休,王如玄自認為永遠不會成為賺錢的大律師,當律師一輩子就是血汗,所以寧可沉迷蒐羅軍宅,但就是因為如此,所以她終究成為一個法律半吊子,當官當到千夫所指,被選為副總統候選人卻成了箭靶,政治生涯差不多就此結束。

韓非子當年就批判當年韓國當官的人都是這種自私自利、不問是非,卻又目光短淺者,後來,韓國如我們所知,積弱不振很快滅亡。王如玄讓曹興誠痛批:「國民黨完蛋了!」我們批判她之餘,或許該更廣泛的檢討,台灣人是該脫離「小確貪」的時候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67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