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44 am - Sunday 31 May 2020

唐宋元明清與西藏—西藏自古就從屬中國嗎?

週六 2016年01月09日, 4:4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72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唐宋元明清與西藏—西藏自古就從屬中國嗎? 第一部: 唐朝及宋朝與西藏間的關係

十一月 28, 2015

【2015年11月28日報導】「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中共宣示對藏主權時,必定會講的一句話,也是受官方洗腦的中國民眾心中,根深蒂固的一個觀念。那麼中共的這一宣稱有沒有依據?所謂的「自古」,到底「古」在哪裡?是否指唐朝至清朝五大朝代?在這期節目中,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將依據歷史來為大家闡釋,西藏是不是自古就屬於中國。以下是訪談的第一部分:唐朝及宋朝與西藏間的關係


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

西藏之聲:中共在宣傳中,強調自己對西藏所擁有的主權方面,總是會搬出「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首先請格桑堅參談一談,「中國」這個概念,大約是從什麼時候產生的?

格桑堅參:我認為這是一個非常專業的問題,關於「中國」這一詞,漢語裡的解釋,最早出現在西周初年,距今好像已經有了三千多年的歷史。當時「中國」一詞的本義,有兩種解釋,一是指京都,京師之意,或指「城」、「邑」,並沒有「國」這個意思;另外一種解釋,是「華夏民族作聚居的區域」。

有趣的是,雖然「中國」這個詞出現或引用已經有三千多年的歷史,但它實際上僅僅是一個世世代代根植於所謂「炎黃子孫」的心靈深處,最初由地域觀念衍生而來的,又帶有文化本位的一個歷史符號。

我們都知道,中國歷史中從夏商周,一直到唐宋元明清,一個王朝推翻另一個王朝,政權更替不可勝數,但沒有一個引用「中國」作為國家的正式國名。「中國」一詞真正成為一個國家的名稱,是開始於1912年,滿清被推翻,建立中華民國以後,簡稱為「中國」。1949年中共建立政權,推翻中華民國以後,建立「中華人民共和國」,也是用了簡稱「中國」。

因此,「中國」一詞作為一個國家的概念出現,也僅僅是一百多年的歷史而已。

西藏之聲:所謂的「自古」,到底「古」到什麼時候?如果是指唐朝這個被稱為中國最強盛的朝代,那麼其間幾百年中,西藏與中國間的關係到底是怎樣的?

格桑堅參:對,我們都知道,中共的一些御用學者或者說一些政治人士,都會提出「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麼一個歷史定位。如果問「自古」到底「古」到什麼時候,沒有任何人提出一個準確的概述方式。他們最多說唐朝時期,唐朝與當時東方最強大的吐蕃帝國之間的一些文化聯繫、以及文成公主入藏等等,把這些作為歷史依據,闡述「西藏屬於中國」的論點。

西藏有自己的歷史概述,藏人的衍生、進化,在公元前建立了第一代「贊普」,有這樣一整套的歷史概念。因此,難道說「自古」是「古」到西藏高原的最初形成嗎?這沒有任何的科學依據。如果是「古」到唐朝,那麼我們知道,公元823年建成的「唐蕃會盟碑」,裡面清楚記載了,唐朝與吐蕃是兩個完全不同的國家。

唐朝與吐蕃,在當時被稱為最強大的兩個國家,其中軍事上最強大的應該是吐蕃,因此吐蕃的軍隊,經常攻入到唐朝疆域裡面,甚至攻到了唐朝首都長安,把皇帝都趕了下來。從唐朝和吐蕃最強盛的兩百多年歷史交往中,我們看到的是兩國在軍事上的較量、經濟上的較量、文化上的相互學習借鑑,而且為了保持兩國的邊境和睦,還有多次的聯姻關係。

這種聯姻關係都有很大的政治韜略,不僅僅是跟唐朝,當時的吐蕃跟尼泊爾,還有突厥、土谷渾等其他鄰國都是先用強硬的軍事實力去威懾對方,他們還需要納貢。所以這一段吐蕃帝國的興起到最後的衰亡、內亂,還有唐朝的建立與衰亡,基本上都是在同一時代,也就是公元七、八、九世紀。雙方完全是一個對等的關係,這些在西藏自己的古籍歷史、唐朝的文獻、唐朝的吐蕃史,以及出土的一些碑文中,都可以看到,而且當時吐蕃的力量大大強於唐朝,所以如果以此定位說西藏是中國的一部分,那完全是一種牽強附會的說法。


從左起第一位為尺尊公主塑像、中為松贊乾布塑像,右為文成公主塑像

西藏之聲:提到「文成公主進藏」,中共引述的所謂歷史中,這經常被宣傳成西藏獲得宗教、文化,甚至農耕技術、音樂等等的來源,最重要的是,這也被形容成了西藏從屬中國的證明。這些說法有什麼根據?西藏自己的歷史文獻中是怎樣記載的?

格桑堅參:到了文成公主進藏,已經是西藏的第三十二代皇帝,也就是第三十二代「贊普」松贊乾布的時代,應該是公元634年左右。當時松贊乾布18歲,派使者去唐朝求婚,因為當時西藏在松贊乾布的有效管理統治下,已經成為了一個很強大、統一的國家。而西藏要做到國家長治久安,首先需要文化方面的發展,因此國王派人去印度,創立文字,把印度的佛教文化帶入西藏。與此同時,西藏被視為是觀世音菩薩的教化之地,而松贊乾布也被視為是觀世音的化身,他認為應該迎請尼泊爾和唐朝的公主嫁到西藏,還有像雄當時還未完全被西藏征服,所以象雄的公主也應該嫁到西藏,這樣對西藏邊境的安定、國家本身的強盛都有幫助。

文成公主進藏以前,頌讚乾布本來就有正統妃子,還有像雄的妃子,尼泊爾的公主也已經嫁到西藏,都早於文成公主。

文成公主的進藏,不可否認對唐朝和吐蕃之間的文化交流有很大的促進作用,但是把這段歷史渲染成吐蕃從屬於唐朝的歷史,是毫無根據的。當時到長安求婚的,不僅僅是吐蕃,還有突厥等,唐朝也派使節來吐蕃表達感謝,但是吐蕃使者卻聽到了唐王不準備把公主嫁到吐蕃,而是準備嫁到突厥。松贊乾布再次派人請婚,唐朝還是沒有同意,因此松贊乾布大怒,率兵攻打唐朝附屬的土谷渾,後者兵敗後逃到今天所稱的青海北部一帶。之後又將當時叫做「党項白蘭羌」「絳」也就是納西南詔,全部歸入吐蕃國之下。之後松贊乾布又率兵二十萬攻打唐朝的松州,與此同時,在此派使者去唐朝,提出如果不嫁公主入藏,還將繼續深入攻打。

就是在這樣一種強大的武力攻擊下,唐朝只能同意把公主嫁給西藏。文成公主入藏,帶來了一定的工匠、文藝人士,這是肯定的。到拉薩後,文成公主奠基修建了小昭寺,而之前金城公主已經修建了大昭寺,但很多中國的所謂「歷史」記載裡面,好像連布達拉宮都是由文成公主親自設計修建的。其實,早在文成公主進藏之前,松贊乾布成為贊普後,第一個計劃就是遷都拉薩、修建布達拉宮。凡是有一點歷史知識的人,就不會相信中共的宣傳。

西藏之聲:有研究唐朝與西藏關係的親中共人士,稱唐朝之前,藏人分散獨立各自為政,不存在統一,這種說法對嗎?

格桑堅參:我認為這種說法,其實有一定的道理,但也不是完全的正確。

我們知道,唐朝之前,還有很多朝代,而且都是很多小區域各自為政的局面,整個世界的局勢也都差不多。那麼唐朝時期,西藏已經是第三十二代贊普在執政了。在公元前127年,西藏就已經有了自己的第一位贊普,西藏的地域很大,因此在第一代贊普時期,還沒有整個統一,而在第一代贊普之前,西藏也一樣出現過許多「十二小邦」、「四十小邦」的概述方式,這是人類從遠古時代,衍化到部落各自為政的正常歷史發展過程。所以在第一代贊普時期,當時的疆域沒有後來那麼大,各種部落各自為政,但是唐朝本身當時也一樣是各自為政的局面。

那麼之後,到松贊乾布時期,以及那之後的兩百多年時間中,經過長年征戰,吐蕃帝國的疆域不但包括現在的西藏三區,還包括印度這邊的很大片地域。所以贊普帝國前「沒有形成統一國家」這種說法有一定的道理,但這一過程中,未統一的小部落也不存在從屬當時的中國漢朝或秦朝的情況。

西藏之聲:唐朝結束後,宋朝幾百年的歷史中,西藏的政治面貌又是怎樣的?雙方有沒有互動關係?

格桑堅參:唐朝大約於公元960年就已經滅亡,那之後也出現了五代十國等等演變,都是唐朝王室的重要人物各自為政。到宋朝的建立,中間形成了南、北宋,包括當時蒙古對南宋的入侵。

那麼唐朝滅亡後建立了宋朝,西藏方面朗達瑪滅佛後被殺,兩個王子年齡又小,再加上長妃所生的王子維松,與次妃所生的王子擁丹爭奪王位,各佔西藏的「維若」跟「葉若」,一個是拉薩一帶,一個是山南的雅礱一帶。到最後雙方的征戰,導致農民起義,最後一方在拉薩及多康形成實力,另一方在阿里一帶形成實力,整個吐蕃分化瓦解。

而同時在與中國接壤的邊境地區,如今天的青海一帶,又有吐蕃以前的屬地形成宗喀王朝叫「角嘶羅」,另一邊又有以前吐蕃王朝的西夏王朝,那麼西夏、角嘶羅,還有女真人、蒙古、突厥,這些都對南宋形成了非常大的威脅。南宋同各個政權既有征戰也有和好的時候,因此南宋對遠在拉薩、阿里一帶,西藏正統王室的兩個實力範圍,沒有任何軍事、經濟或文化的交往,因為他們連周邊的小政權都對付不了,自己內部又是諸侯們各自為王,就更不能說與吐蕃正統王朝有任何的從屬關係了。

西藏雖然在朗達瑪滅佛後,瓦解分化,但是後人重新讓佛教弘揚,迎請阿底峽尊者入藏,在政治上雖然出現分割局面,但是在文化方面出現後弘期。

西藏之聲:在這裡,請您對唐、宋與西藏的關係做一下總結,在這兩個朝代,西藏與中國間到底存不存在所謂的歸屬關係?

格桑堅參:就像我剛才講的,中國最強盛的朝代唐朝時期,西藏也處在最強盛的吐蕃時期。我們用現在的眼光來看,當時的中國皇帝也好,西藏的贊普也好,都具備了很高的智慧。

在當時吐蕃王宮中,很多官員都精通漢語,因為吐蕃派出很多人前去長安留學,學習包括唐朝的文化、歷算、醫學、易經八卦等等,同時也派人到印度,引進印度的佛學、醫學等等。這樣一來,當時吐蕃成為了文化、醫學、經濟、軍事都非常發達的國家。

當時吐蕃並不是盲目地將唐朝文化與印度文化引進,是將從兩國傳入的文化進行對比、辯論,最後選擇了處於優勢的印度傳承,因此建立了當時世界最大的醫學院、翻譯院。吐蕃在軍事與文化,都走到了唐朝之前。

正是因為在七至九世紀,創造了雄厚、輝煌的文化基礎,因此在吐蕃王朝瓦解後,由薩迦王朝重新統一西藏時,能夠很好傳承了西藏原有的文化,給我們留下了非常寶貴的遺產,這非常重要。

那麼唐朝與西藏,除了雙方最強盛時的軍事較量、經濟文化交流,完全處於非常平等的地外。而宋朝期間,連自身都顧及不了,要面對五胡亂華還有內部爭鬥等等。

因此,總結吐蕃與唐宋的關係,內亂、強盛都在同一時間發生。宋朝沒有能夠統治吐蕃,而吐蕃也沒有能力去攻打侵佔宋朝,因此這裡面不存在任何的從屬關係。

唐宋元明清與西藏—西藏自古就從屬中國嗎? 第二部: 元朝及明朝與西藏間的關係

十二月 28, 2015

【西藏之聲2015年12月28日報導】「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中共宣示對藏主權時,必定會講的一句話,也是受官方 洗腦的中國民眾心中,根深蒂固的一個觀念。那麼中共的這一宣稱有沒有依據?所謂的「自古」,到底「古」在哪裡?是否指唐朝至清朝五大朝代?西藏人民議會議 員格桑堅參,將依據歷史來為大家闡釋,西藏是不是自古就屬於中國。以下是訪談的第二部分:元朝及明朝與西藏間的關係

成吉思汗像

成吉思汗像

西藏之聲:在上一期節目中,格桑堅參談到的唐朝與宋朝,還是中國人自己當權,到了元朝就是蒙古人統治了,首先請您分析一下,元朝可不可以被看作是中國的一個朝代?

格桑堅參:公元十三世紀初,強悍的蒙古族在北方興起,成立了非常強大的蒙古國。大概從公元1206年,成吉思汗和他的後繼者,先後滅掉了當時的西夏、金;1271年,忽必烈建立元朝,又於1729年消滅了南宋。

中國的很多歷史學者,或者說官方的宣傳,都把當時的蒙古元朝稱為中國的一個朝代。我們都知道,成吉思汗的後繼者,統治了中國,之前還統治了俄羅斯、 印度、伊朗,還有歐洲的一些國家,因此對中國人來講,其實成吉思汗和他的後裔,是屠殺大量中國漢人的最大的一個入侵者,但是現在中國的御用學者,為了證明 他們現在所控制的新疆、內蒙、西藏屬於中國,往往把蒙古統治整個中國的歷史,都稱為中國一個朝代。

其實中國國民黨和共產黨都供奉的孫中山,提出過「中國在歷史上曾經兩次成為亡國奴」,第一次是蒙古元朝時期,第二次是指滿清時期;中國的大文豪魯迅 在《隨便翻翻》一文中這樣寫道:「幼小時候,我知道中國在『盤古氏開闢天地』之後,有三皇五帝….. 宋朝,元朝,明朝,『我大清』。到二十歲,又聽說『我們』的成吉思汗征服歐洲,是『我們』最闊氣的時代。到二十五歲,才知道所謂這『我們』最闊氣的時代, 其實是蒙古人征服了中國,我們做了奴才。」

中國的大文豪,中國的國父,他們都提出過蒙古統治中國的朝代,其實中國人是亡國奴,他們都並沒有承認蒙古元朝是中國的一個朝代。但是現在中共所說的這些,都是一些歪曲歷史的說辭。

奇怪的是,明明中國知道蒙古人對漢人進行了大屠殺,但是一段時期以來,很多中國人,很多漢人,又把成吉思汗捧為英雄,又歌唱又拍電影,這些其實也有 很多持公正立場的中國學者,舉出日本對中國的入侵作為例子進行批駁。他們指如果按照這種邏輯,是不是當年英勇抵抗蒙古軍的,都是賣國賊?同樣的邏輯,如果 日本入侵中國勝利的話,東條英機這樣的戰爭者,是不是可以捧為中國的英雄?

另一個論證,說現在內蒙古在中國,因此蒙古人成立的元朝,就是中國的朝代。真正的國際歷史學者認為,如果當時蒙古元朝所佔領的地區,都要歸於中國所 有的話,那麼現在的俄羅斯、朝鮮,或者外蒙古,都更有理由說,中國是蒙古的一部分。因此,所謂「元朝是中國的一個朝代」其實是不復存在的。

当年的蒙古帝国版图

當年的蒙古帝國版圖

 

西藏之聲:在元朝,中國、蒙古、西藏三方,比較重要的互動都有哪些?

格桑堅參:元朝是從公元1271年才成立的,這之前蒙古跟西藏之間發生了很多關係,而當時中國的傳統政權南宋,根本沒有什麼統治、管控西藏一說,因為金國對他的入侵、西夏對他的入侵,還有蒙古的崛起,所以宋朝自顧不暇,根本談不上跟西藏有什麼互動。

最重要的是,蒙古跟西藏的關係,都是發生在蒙古還沒有建立元朝前,時間大約為公元1209年。當時成吉思汗攻打西夏,鄰近西夏地區的西藏領土像現今安多的卓尼、迭部,這些部落的首領歸順蒙古以外,其他整個西藏還沒有落入蒙古人手裡。

大約公元1240年,蒙古闊端王派兵攻打西藏,1247年薩迦班智達被邀請到涼州,也就是今天的甘肅與闊端王相見。那麼到了1253年,忽必烈汗王 在薩迦八斯巴的座前受灌頂戒,並尊奉他為帝師,還把西藏三區所有的政權獻給薩迦八思巴。這樣一些西藏的重大歷史事件,跟所謂的元朝沒有任何關係,是在蒙古 還沒有統治西藏前發生的,當時的南宋理宗皇帝還在位。

現在有些人把當時蒙古與西藏發生的這些關係,說成是中國皇帝對西藏的統治,這是極其荒謬的說法。

元朝建立以後,蒙古皇帝把西藏的八思巴,以及薩迦王朝的所有法王尊為帝師,設立了很多統一管理西藏的機構,也派出人員在西藏劃定戶口,建立驛站。但 是這些能否說明整個西藏是不是歸入了元朝的版圖,我們下面再另外分析,這些互動裡面,最主要的是,元朝對西藏的佛教進行扶持,對自己的上師進行供奉,把西 藏的佛教帶到蒙古、帶到中國,這些方面的互動是非常大的。

另外,當時的蒙古忽必烈汗對漢人的對待完全是屠殺,那麼作為第一次接受灌頂的供養,忽必烈將整個西藏的管理權交給八思巴;那麼第二次供養,就是遵照 西藏法王八思巴對蒙古王給予的「戒掉殺戮」等教誨,停止了屠殺漢人的行為。從其中可以看出,當時的西藏佛教對蒙古王朝的影響,可以說拯救了很多中國的漢 族,應該說藏族是漢族的最大恩人。

西藏之聲:元朝時,中國與西藏受蒙古人統治的狀況,是否一樣?

格桑堅參:蒙古對西藏的統治,跟對中國或者其他地區的統治狀況是不是一樣呢?那絕對不一樣!

不管是中國,或者說鄰近的越南、朝鮮等,蒙古人都是派駐軍進行直接的管理,派他的王子、大臣、將軍進行管理,但是對西藏,他是把所有管理權交給西藏的薩迦派,由薩迦派來進行管理,元朝並沒有在西藏駐軍,也沒有派王子來統治。

蒙古元朝當時把自己統治的所有地區,劃分為12個行省,裡面並沒有包括西藏。因此,雖然在西藏劃定戶口,建立13萬戶,把蒙古的管理方式移到西藏,但是並沒有派出軍隊來管理。

還有,雙方的關係是供施關係,即蒙古作為佛教國家,蒙古元朝皇帝視西藏喇嘛為國師,這樣一種關係。因此,蒙古把所有統治下的人,分為四個等級,最低的是漢人,但四個等級中並沒有包括我們藏人。

因此,蒙古對中國的統治方式,跟對西藏事務的插手方式,是完全不一樣的。

西藏甘丹寺中供奉的宗喀巴大师像

西藏甘丹寺中供奉的宗喀巴大師像

 

西藏之聲:我們說達賴喇嘛的「達賴」這一稱號,是蒙古人敬獻的,這是在元朝還是元朝之後的明朝?是從第一世達賴喇嘛起就有這個名稱了嗎?

格桑堅參:我們要談達賴喇嘛的名號,應該去看看當時的西藏歷史。

大概公元841年,西藏最後的贊普朗達瑪滅佛長達70多年後,在公元918年左右,西藏出現佛教的後宏期,從西藏的安多與阿里地區開始,稱為西藏的上律跟下律。這一時期出現了不同的教派,建立了各種各樣的寺院。

宗喀巴大師是西藏歷史上的大成就者中,最著名的一大個佛教大師。他的弟子就是第一世達賴喇嘛根敦珠巴。根敦珠巴公元1391年誕生,1447年創立了扎什倫布寺,公元1474年圓寂。1475年,根敦嘉措10歲時被認定為根敦珠巴的轉世,被迎請到扎什倫布寺。

由於根敦朱巴與根敦嘉措,都是西藏最出色的大成就者,因此根敦嘉措在43歲的時候,擔任哲蚌寺第九任法台,52歲時任色拉寺法台。公元1542年圓寂時,年齡才67歲。

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出生於西藏拉薩附近,三歲時被認定為根敦嘉措的轉世,被迎請到哲蚌寺。公元1571年,索南嘉措28歲時,當時的蒙古俺答 汗邀請他前往蒙古。因為嘉措一詞,在藏文中是大海的意思,所以索南嘉措到蒙古後,獲得了蒙古王室與民眾的極大信仰,因此俺答汗基於藏名「索南嘉措」之意, 給與了蒙語的「達賴喇嘛」這一稱號,三世達賴喇嘛也回贈俺答汗「法王大梵天」的稱號。

後來明朝知道三世達賴喇嘛在蒙古的威望,而蒙古人當時經常侵襲明朝的邊境,明朝知道只有三世達賴喇嘛才能威懾住蒙古的入侵,因此為了拉攏,明朝皇帝曾經邀請三世達賴喇嘛,但是達賴喇嘛並未前往。

根敦珠巴的第三世轉世索南嘉措,因被獲贈翻譯成蒙語的稱號「達賴喇嘛」,因此他的前兩世也被稱為第一世與第二世達賴喇嘛,但是前兩世都是按照西藏的傳統儀軌來找的,跟中共所稱的歷代「中央」權威,沒有任何關係。

西藏之聲:中共宣傳中,稱明朝政府承襲了元朝治理西藏的體制,並指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向明廷入宮,而寫獲得明朝中央封賜名號,這方面的真實歷史是怎樣記載的?

格桑堅參:對,我在前面所講的,三世達賴喇嘛的這一名號,是俺答汗根據藏文名字的翻譯所增的。那麼當時的明朝政 府,也邀請三世達賴喇嘛入京。如果按照這樣的一個歷史說法───「西藏有效控制在明朝手中,明朝皇帝下令三世達賴喇嘛進京」,我想以當時皇帝的這麼一個權 威的關係,三世達賴喇嘛如果不去,皇帝肯定要怪罪下來,要進行懲罰,但是我們沒有看到過任何有關這方面的記載。

三世達賴喇嘛到青海以後,建立了現在的塔爾寺。跟青海很近的像甘肅一帶,有明朝的所謂將軍在把守,他好像是代表皇帝邀請過三世達賴喇嘛,所以三世達 賴喇嘛去了現在的甘肅跟他見面,雙方之間有一些通信。中共政府往往會把通信雙方互相給予的尊稱,拿出來作為歷史依據,說「明朝皇帝對達賴喇嘛封名號」,又 說當時的達賴喇嘛向明朝進貢了多少等等,這些都是一些平常的禮尚往來。把這說成是進貢、賜名號,我認為跟歷史是不相符的。

第三世达赖喇嘛索南嘉措唐卡

第三世達賴喇嘛索南嘉措唐卡

我們都知道,在明朝的時候,西藏政治上跟明朝沒有多少關係,但是明朝的皇帝對西藏的很多喇嘛、有成就的上師,進行過很多的邀請,賞賜西藏所需要的東 西,如綢緞、茶葉、瓷品等等,因此一段時間以來,西藏的這些喇嘛、上師,成群結隊地去中國,成為一個風潮。但是現在很多學者把這些說成是明朝對西藏的有效 管理。

當時西藏藏巴政權等有實力的、有管理權的,明朝政府都會給予一些書面上的文字,那麼都稱為封號。他們也曾經邀請過宗喀巴大師,但宗喀巴大師被第一次 邀請時沒有去,然後明朝政府再派出金字使者,帶著幾百人和禮物來邀請,但是宗喀巴知道他們來了以後,就躲避到其他地方,任他們苦苦請求幾個月都不去。後來 雙方見了面,宗喀巴大師的一個弟子,薩迦益西去了北京,又被封為了所謂的國師。

從這樣的一些歷史來看,如果我們知道像宗喀巴大師這樣的大成就者,如果明朝政府的確在管理西藏,那麼他們邀請不到宗喀巴大師,會是個怎樣的結果?這裡面其實說明,明朝對西藏沒有任何的政治管理權利,這是非常清楚的。

西藏之聲:同樣,請您總結一下,元、明兩個朝代中,西藏與中國有沒有所謂的從屬關係?

格桑堅參:元朝跟西藏有了很多的這種聯繫,那麼即使我們說西藏屬於元朝的一部分,也並不能說明西藏就屬於中國。

在十三世紀,蒙古統治了亞洲的很多地區,因此雖然西藏的治理權很大程度上是蒙古人在搞,但是這一關係並不能夠歸納成,中國一個朝代對西藏的主權。

明朝不一樣,明朝是漢人把蒙古人趕出以後再建立的政權。那麼明朝雖然建立了政權,但是明朝的政治實力,其實只能加固長城,畏縮在長城裡面,它左右兩邊,不管是蒙古還是西藏,都是各自為政。因此明朝跟西藏的這樣一種距離,根本談不上任何政治上的從屬關係。

但是明朝的很多皇帝,也篤信西藏佛教。我們看歷史,元朝的皇帝用西藏的宗教道德,去治理國家,禮待西藏的上師喇嘛,雙方間的來往非常頻繁。這些如果 說成是西藏屬於中國哪個朝代的有效管制之下,那麼用現代的政治從屬關係觀念來看,或者在整個國際歷史觀也好,比較中立的中國大陸歷史學家也好,都不會認同 的。

2812a5

唐宋元明清與西藏—西藏自古就從屬中國嗎? 第三部:清朝、民國與西藏的關係

一月 9, 2016

「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是中共宣示對藏主權時,必定會講的一句話,也是受官方洗腦的中國民眾心中,根深蒂固的一個觀 念。那麼中共的這一宣稱有沒有依據?所謂的「自古」,到底「古」在哪裡?是否指唐朝至清朝五大朝代?西藏人民議會議員格桑堅參,將依據歷史來為大家闡釋, 西藏是不是自古就屬於中國。以下是訪談的第三部分:清朝、民國與西藏的關係

西藏之聲:到了清朝,又是滿人開始統治中國,但這也是中共的史學家們,宣稱「西藏自古是中國的一部分」時,引述最多的一個朝代,請您首先談一下滿清與西藏最初是怎樣接觸的?

格桑堅參:我們都知道,西藏和滿清間的關係始於滿清入主中原之前。明朝末期,女真人的後裔在東北地區崛起,公元 1616年,滿清第一位皇帝太祖努爾哈赤,在盛京也就是今天的瀋陽定都,執政11年,歷史上稱為後金。 1627年,其子太宗即位,據《清朝全史》記載,在這個時期西藏的大乘佛教已經傳播到整個滿州地區,同時滿清的許多達官貴人都成為虔誠的西藏佛教徒。公元 1639年,太宗皇帝特別請求五世達賴喇嘛能夠到盛京,並對五世達賴喇嘛表示了崇高的敬意。 1642年,五世達賴喇嘛在蒙古軍事勢力的輔助下,成立整個西藏統一的甘丹頗章政權。

五世達賴喇嘛成為西藏最高政教領袖之後,專門派遣特使赴聖京,當時太祖皇帝親自出宮門迎接,進行非常隆重的接待。特別是公元1643年,五世達賴喇 嘛的特使返回西藏時,整個大清王國諸太子及文武大臣全體在煉兵場上舉行盛大的歡送儀式,對西藏政教領袖五世達賴喇嘛表示了崇高的敬意,而且派出特使,再度 邀請五世達賴喇嘛能夠到訪聖京。到1644年,當時滿清入主中原定都北京之後,滿清的順治皇帝又派出使者,希望達賴喇嘛能夠到北京,滿清皇帝還連續發出邀 請信,敦請班禪大師能夠幫忙邀請達賴喇嘛到京。

西藏泽当千年古寺昌珠寺中供奉的五世达赖喇嘛塑像
                                           西藏山南千年古寺昌珠寺中供奉的五世達賴喇嘛塑像

面對滿清皇帝的邀請,西藏的三大寺包括上下密院,以路途遙遠耗時為由,希望達賴喇嘛不要前去,但是達賴喇嘛在滿清皇帝的盛情下,答應西藏三大寺包括上下密院及民眾出訪中原不超過三年就會返回西藏。

因此,我們從這段歷史中可以看出,滿清在入主中原之前,對西藏的達賴喇嘛表示出非常崇高的敬意。為什麼滿清皇帝對達賴喇嘛有如此崇高的禮遇? 我們都知道達賴喇嘛在西藏及蒙古有很崇高的威望。滿清需要建立統治整個中原的事業,統馭北方的蒙古民族有強大的軍事力量,而唯一能夠駕馭蒙古勢力的領袖, 就是達賴喇嘛。從西藏政權噶丹普章和達賴喇嘛與滿清皇帝的關係,以及五世達賴喇嘛到京以後,滿清皇帝所給予超越其他任何國家的高規格特別禮賓待遇等等,可 以看出滿清和西藏的關係,是國家與國家之間非常平等的交流,沒有任何西藏隸屬於滿清的根據。

西藏之聲:中國的御用學者史學家們稱:是清朝的中國皇帝頒賜金冊、金印,冊封了五世達賴喇嘛,正式確定了達賴喇 嘛的封號。而西藏歷史中,五世達賴喇嘛是執掌整個西藏政教事務的首位達賴喇嘛,這一傳統一直延續了3百多年。這是不是中共無法不承認歷代達賴喇嘛在西藏的 政治地位,所以才乾脆不去否定這一點,而是直接將自己變成授予達賴喇嘛這一權利的角色?

格桑堅參:對。中國的御用史學家包括中國官方就是這樣做的。然而,清朝皇帝對五世達賴喇嘛的封號,其實是公元1653五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的路途上,順治皇帝特別派人給予的封號,在當時的歷史條件下,五世達賴喇嘛也給予過滿清皇帝這樣的一些稱號,這是一種平等的公文性的來往方式。

但是,現在的御用史學家也好,中共領導也好,喜歡把這這些封號認為是所謂中央政府對達賴喇嘛的最高定位,認為是由此之後才確立達賴喇嘛成為西藏最高 領袖。由此邏輯,此後歷代的達賴喇嘛都必須接受所謂的中央政府封號,才是有效的。這是完全顛倒歷史的做法。我們知道五世達賴喇嘛之前的第三世及第四世達賴 喇嘛,一直都是引用達賴喇嘛這個名稱,因此當時的順治皇帝其實是把原來已經存在的達賴喇嘛之名號,以他皇帝的名義再給予一次而已,這裡面不存在頒給新名號 的歷史事實。

另外,我們都知道當時的滿清皇帝特別喜歡對周邊國家的所有統治下王公貴族及大德喇嘛給予封號,這樣的給予封號的習慣,也發生在歷代達賴喇嘛身上。然 而這些封號到底有多大的作用? 我們可以來看看歷史上的情況。比如大概在公元1639年,蒙古固始汗丹增秋傑征服了青海的卻圖汗部,康區的白利王部眾及第司藏巴汗等,其勢力日漸雄厚時, 清皇給固始汗以「遵行文義敏慧固始汗」的封號及官印。後來第司桑傑加措掌管整個西藏的政務而且名聲大振,最後輔助達賴喇嘛成立噶丹普章政權後,清皇也給予 第司桑傑加措」掌瓦赤喇恆喇達賴喇嘛政教弘宣佛法之王布忒阿白迪」的封號和金冊金印。拉藏汗殺死了第司桑傑加措控制了西藏政權時,清皇又給予」翊法恭順 王」封號。第司桑傑嘉措為第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措在布達拉宮舉行坐床儀式時,清皇派圖根呼圖克圖阿旺旦曲等帶上豐厚禮品參加典禮。此後拉藏汗另立阿旺益西 嘉措為六世達賴喇嘛,清皇賜予「朕所扶持的第六輩達賴喇嘛」封號與金印。後來當格桑嘉措被公認為六世達賴喇嘛倉央嘉之真身轉世靈童時,清皇又賜封為「宏佛 扶眾之六世達賴喇嘛這些做法上我們可以清楚地看出,無論在何時、何地,只要誰掌握了政權或擁有了實力,清皇都會被動性的對其贈封賜印,其目的只是拉攏他們 成為清皇的盟友而已,根本不能證明西藏屬滿清所有。

西藏人民是不管滿清皇帝如何給予金冊金印,他是如法按照西藏的傳統儀軌選出並延續達賴喇嘛制度。現在中共以當時西藏與滿清發生的封號之事,來合理化掌控對達賴喇嘛和班禪喇嘛的認定權,這是完全沒有歷史根據的。

而且跟現在的中國領導不同的是,滿清皇帝特別崇信西藏佛教,奉達賴喇嘛為國師,特別在康雍干期間,是清代國運最昌盛的時期,也是最為虔信佛法的時 候,包括康熙乾隆皇帝等很多王公貴族,能夠通讀佛經而且普遍學習藏文,西藏文化風行,形成很大的對西藏佛教的狂熱信仰,並且傳播到蒙古,在北京興建起許多 寺院,佛經被翻譯為滿文和蒙文,這樣的歷史跟現在中共一方面打壓西藏佛教毀滅佛寺,一方面又擺出他們對西藏佛教領袖有轉世認定權,這樣的做法我認為有根本 的區別。

西藏之聲:在清朝時期,出現了駐藏大臣、安班等等有關西藏的詞彙,就在最近,中國也開始拍攝一個叫做《駐藏大臣》的電影,官媒報導說其中的內容將彰顯西藏主權歸屬。請您介紹一下,「駐藏大臣」等的角色到底是什麼?這些能否成為西藏從屬中國的理由?

格桑堅參:在滿清與西藏的關係史上,駐藏大臣是個非常重要的角色。為什麼要設立駐藏大臣或叫安班使者? 在此我們需要重複一些西藏與滿清間的歷史。我們知道六世達賴喇嘛之後,七世達賴喇嘛與六世達賴喇嘛之間發生了很多事情。最先扶持達賴喇嘛建立甘丹頗章政權 的後裔,與西藏帝巴之間發生矛盾,西藏帝巴被殺,由此達賴喇嘛靈童的認證出現了前面所講的那種局面。

當時的準噶爾蒙古族(今新疆境內) 進兵西藏,殺死了拉藏汗。滿清的部隊將七世達賴喇嘛護送到西藏,之後西藏的達賴喇嘛作為滿清最高宗教上師,滿清皇帝作為西藏佛教最大的施主,對西藏一些不規範的政治制度或治理方式,提出許多改良建議,也派出軍隊平息西藏的內亂。

在這樣的歷史條件下,滿清皇帝認為,北京跟西藏之間太遙遠,達賴喇嘛的使者需要向滿清皇帝傳送消息,這之間需要一個聯絡人、傳遞信息的使者。因此, 從公元1728年開始在拉薩設立駐藏大臣,而這位駐藏大臣並不是滿清皇帝派出管理西藏的事務的官員,而是達賴喇嘛、西藏政府與滿清之間進行交往、互送信息 的使者。

這裡面規定的很清楚,一切在西藏發生的事情,通過駐藏大臣奏到皇帝那裡。這樣的做法,其實同當今世界各國相互設立代表處或大使館有相似之處,而達賴 喇嘛的西藏政府也在北京成了相應的機構。這樣的一個駐藏大臣,如果將它理解為西藏從屬於滿清的歷史依據,這是很大一個國際笑話。

中共政府為了凸顯滿清王朝對西藏擁有絕對的主權,當局將所謂的駐藏衙門,改裝為洗腦式的教育基地,拍攝有關所謂駐藏大臣題材的電視劇,向不瞭解真實西藏歷史的人做出歪曲宣傳,這些意圖是非常明顯。

我們非常清楚的知道,到了滿清末期1904年,英國入侵西藏,當時的駐藏大臣不僅不能代表滿清王朝保護西藏的達賴喇嘛,反而是他帶著禮品去恭迎英國侵略者,他給滿清皇帝的奏摺中寫道,由於清朝政府不向他供應烏拉馬役,他無法前去同英國交涉。

真如中國歷史所說,駐藏大臣是有效管理西藏的最高政治統治者,西藏政府怎麼敢對最高的統治者連馬都不供應? 而這些尷尬的情況在西藏歷史或清朝的《清史錄》中有詳細的記載。

第十三世达赖喇嘛尊者
第十三世達賴喇嘛尊者

西藏之聲:清朝末期,發生了十三世達賴喇嘛兩次避難於他國,後來宣佈西藏恢復獨立等等的情況;另外,我們現在的西藏國旗、國歌,同樣也是那個時候產生的,那麼清朝末期、十三世達賴喇嘛時期,西藏與中國間到底發生了什麼?

格桑堅參:清朝末期,國外很多的統治者入侵滿清,滿清王朝統治地位搖搖欲墜。在當時的情況下,滿清王朝對遙遠西藏的干預範圍越來越小。滿清後期的幾位皇帝,對西藏宗教沒有狂熱的崇信,反而產生了吞併西藏的野心,

因此,公元1904年左右,當時滿清在西藏道孚採金,遭到寺院與民眾抗議,滿清派軍隊鎮壓。 1905年滿清派出所謂的駐藏大臣到巴塘,對當地寺院進行限制,引起當地寺院與民眾的反抗,將滿清派出的所謂駐藏大臣等一併殺死。

由此,滿清派出趙爾豐在整個康定境內進行改土歸流,將安多與康原有的各地王,全部去掉後,滿清政府派出官員來治理,在這種形勢下,當時滿清的軍隊直接侵入到西藏。另外,1904年由於英國印度政府同西藏間的邊境貿易出現一些糾紛,英國派出軍隊直接入侵西藏。

在當時的情況下,第十三世達賴喇嘛需要出逃,也就是去當時的沙皇統治區、蒙古方向。但是到了蒙古以後,適逢沙皇與日本打仗戰敗,達賴喇嘛沒能去成俄 國;另一方面,當時的滿清皇帝派出駐蒙古的大臣等人,迎請十三世達賴喇嘛到內地,達賴喇嘛在內地居住的幾年裡面,整個康與安多地區發生了滿清軍隊對西藏的 入侵和殺戮,而達賴喇嘛對慈禧太后、光緒皇帝的請求,沒能阻止這一情況,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之後滿清軍隊入侵西藏,達賴喇嘛尊者流亡到印度,從而與英國改 善關係。

從此滿清與西藏間長達兩百多年、非常友好有的施主與上師間的關係終結。藏人將在西藏境內的所有滿清軍隊趕出去,十三世達賴喇嘛返回西藏,西藏重申獨立的國家地位。

這些歷史事實充分的說明,1910年至1912年間,藏人與西藏軍隊將所有滿清軍隊趕出西藏,了斷了任何與滿清間的關係。

“赵屠夫“的临刑像
                                                  「趙屠夫「的臨刑像

西藏之聲:清朝後的民國國民黨,對待西藏問題與之前的朝代還有今天的中共,您覺得有什麼不同之處?

格桑堅參:滿清統治結束以後,成立了民國。現在的中共在引述民國對西藏統治的時候,大概都會提出這樣一些的論 點。認為民國時期蔣介石跟達賴喇嘛的親筆信、國民政府的策文或秘密命令、九世班禪的遺囑、吳忠信的電文,還有說西藏人參加了當時的國民代表大會什麼的。他 們往往會把一些這樣的所謂的檔案,公佈出來來證明西藏繼續處於民國的有效統治之下。

我們都知道,達賴喇嘛首先避難到蒙古以後,滿清逃亡皇帝當時曾經下達命令,革除所謂達賴喇嘛的名號。達賴喇嘛返回西藏以後,又需要逃亡到印度。滿清皇帝又發出所謂的革除達賴喇嘛的這一尊號的命令。

滿清覆沒,民國建立以後,當時的民國總統袁世凱想跟達賴喇嘛取得聯繫。他在給達賴喇嘛的信中,清楚的說出想恢復滿清跟西藏以前最友好歷史階段時的關 係。當時十三世達賴喇嘛完全回絕了袁世凱的回信,而且特別提出,「我們現在無法恢復以前的這種關係,我不需要任何所謂你們對我的稱呼,我就是西藏的達賴喇 嘛,我就是西藏的政教領袖。」 因此,從這些信件裡面,根本看不出民國政府最初建立的時候,所謂有效的控制、統治西藏的任何歷史關係。民國以後1913年西藏與蒙古之間,簽訂有九條內容 的協議,雙方互相承認獨立的地位。滿清末期,把在西藏的所有人趕出西藏,因此根本不存在所謂民國繼續對西藏統治的歷史。

十三世達賴喇嘛大概在1933年去世,之後十四世達賴喇嘛坐床,在邀請各國貴賓的時候,也有國民黨的吳忠信來參加這一典禮。現在中國的很多歷史裡 面,把這些說成是中央政府派人來主持達賴喇嘛的坐床典禮。這些歷史的事實,當時的中國全國人大副委員長阿沛•阿旺晉美進行過一些非常清楚的反駁。因此,這 些都是歪曲的歷史。

我們知道國民黨,其實比滿清、比元朝更會作假,其他沒有任何的歷史依據,特別是所謂的當時有西藏人來參加國民黨的代表大會,他們在檔案公佈裡面,列 出一些人,發了一些所謂的證件。我們都知道南京國民黨時代,西藏的政府在北京也成立過辦事處,還有在那裡做生意的藏人,這些跟西藏政府沒有任何關係的人, 被請去參加所謂的國民代表大會,然後發給他一個袖章來說明當時西藏代表也參加了中華民國的國民代表大會,這些跟西藏政府其實沒有任何關係。

民國從內亂到二戰,最後到被中共取代短短幾十年時間裡面,他對西藏沒有任何有效統治或管理。

西藏之聲:到這裡,您已經大致分析了唐、宋、元、明、清時期,西藏與中國,以及蒙古人、滿人間的互動接觸,最後請您總結一下,依此來看,所謂「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到底站不站得住腳?

格桑堅參:我們從整個歷史脈絡裡面可以看出,所謂「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句話,是絕對站不住腳的。 但是,現在西藏已經被中共牢牢控制住,我們若是糾纏於歷史的這些喧嘩裡面,每個人都有每個人的解釋,對於解決西藏問題沒有任何的益處,基於這樣一個理念, 達賴喇嘛尊者提出拋開歷史,向著未來,提出「中間道路」,表明西藏同意存在於中國憲法框架下。但是現在中共的當政者也好,中國的歷史學家也好,他們一方面 在否定達賴喇嘛尊者為解決西藏問題提出的"中間道路"方案,另一方面又說西藏自古以來就是中國的一部分,這顯示他們根本沒有認真對待西藏問題。

雖然西藏在歷史上從來不是中國的一部分,但是基於現實的考慮,以後西藏議題的解決,其實還是要通過達賴喇嘛尊者提出的雙贏「中間道路」,拋開歷史爭論,坦誠進行交流。我認為這對解決西藏問題、維護西藏的穩定,以至維護整個中國的穩定,都有很大的益處。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72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