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3:54 am - Sunday 25 July 2021

蒙古國真相!讓億萬中國人瞠目結舌(中國網友分享)

週二 2016年02月16日, 5:2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306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重新認識蒙古國

這個蒙古國讓我長久地關注,幾十年了。說這話好像沒有人信,這是真的。1965年9月,在我上小學一年級的時候,家父去了蒙古國。作為經援蒙古國的外交官,他一直在這個崗位上工作了將近8年。2007年,我寫了《經援蒙古國歷史側記》(《國際商報》以《經援蒙古國的跌宕歷程》發表),為的是紀念他。這就是我關注蒙古國的原因,或許也是一種情結。

一直以來,我對蒙古國的認識非常膚淺,因為沒有渠道獲得真實的信息,實際上關於蒙古國的政治信息被長期封鎖,或是掩蓋。我們或我所知道的,無非是「文革」期間那一點點「意識形態」上的衝突。一直以為,「文革」前中蒙是友好的;「文革」後「破碎的一頁」被翻了過去,又友好了,甚至相信蒙古國議會有回歸中國的動議。其實,是我無知,我錯了。

進入蒙古國,轉了幾天,聽到、看到、體會到的,中國與蒙古國的關係不是一般的緊張,而是非常緊張。除了官樣文章和冠冕堂皇的講話,沒有人認為中國與蒙古國的關係是友好的,包括某些官員。表面擁抱,肚裡罵娘,這就是中國與蒙古國政治關係的現實。

2014年8月,有幸踏上蒙古國,驅車從扎門烏德到烏蘭巴托700公里,一路的藍天白雲,從扎門烏德往北最少500公里是荒涼的戈壁。曾經的不毛之地,儲藏著無盡的礦藏

一、普京的眼淚

蒙古國號稱是前蘇聯第十六個加盟共和國——這就是普京落淚的原因。沙俄帝國、蘇聯帝國的隕落,讓俄羅斯淪為超級的二流國家。前蘇聯對蒙古國的奴化教育,以及前蘇聯對蒙古國70年的殖民統治,讓普京對蒙古國些許還有「依戀不舍」的情緒。

俄國對蒙古國的殖民統治很具體:

國家管理副職均為俄羅斯人;國家領導人娶俄羅斯人為妻,比如前蒙古國領導人澤登巴爾;俄語成為官方語;對老懞文進行俄文化改革,看上去都是俄文字母,這就是所謂的新蒙文。

現在依然留存的殖民痕跡有:寬軌鐵路、電器插頭(電器標準)、蒙古俄式西餐、蘇聯紅軍紀念碑、扎門烏德蘇軍兵營的遺蹟、賽音山達遺留的坦克……90年代初,蘇聯解體之後,蒙古國試圖恢復老懞文(我們在中國境內看到的蒙古文)。由於70年的歷史已經改變了兩代人,僅僅3年,恢復民族傳統文字的企圖失敗,被俄文異化的新蒙文依然是流行的官方文字。

90年代初,蘇聯解體之後,蒙古國試圖恢復老懞文(我們在中國境內看到的蒙古文)。由於70年的歷史已經改變了兩代人,僅僅3年,恢復民族傳統文字的企圖失敗,被俄文異化的新蒙文依然是流行的官方文字。

蒙古國的殖民模式如同日本統治下的滿洲國。溥儀娶了日本媳婦;政府機關的副職和顧問擠滿了日本人;國民集體學習日語;生產方式和生活方式全都日本化。

蒙古國承認不承認,他們從滿清帝國和中華民國中的所謂「解放」,依然是蘇聯殖民統治下的亡國奴。「滿朝」(與我們「清朝」的說法不同)統治蒙古國200多年,1911年的獨立和1921年的解放,都沒有擺脫受外來勢力統治的命運。所謂的民族英雄蘇赫巴托爾,實際上是蘇共的代理人,沒給蒙古國帶來獨立,而是幫助蘇聯統治蒙古國。

一位華僑告訴我(在蒙古國期間採訪了十多位華僑,因為安全問題,我不能說出他們的名字),前蘇聯統治期間,屠殺蒙古國貴族和精英7萬人,教科書上只說3萬人。當時的蒙古國只有70萬人口。暴力、恐怖、屠殺,是殖民統治絕對重要和有效的手段,為了達到有效控制,屠殺十分之一的國民,殘酷到了極點!

電視上看到,蒙古國總統在迎接普京的儀式上,普京聽著俄羅斯的國歌,落淚了,幾次擦拭自己的眼淚,也許是蒙古國的風沙吹眯了雙眼。蘇聯帝國的隕落的確是一種悲哀,無奈頹喪的情緒無法掩飾。想當年,蘇聯在中國邊境陳兵百萬,蒙古國的牛羊馬駱駝全都出口蘇聯,各種礦藏源源不斷流向蘇聯及華沙條約國……歷史車輪不可倒轉,逝去的無力挽回,這或許就是普京落淚的原因。

蒙古國人喜歡俄國人?未必。蒙古國有排華情緒;同時也有排俄情緒,只是排華情緒更為強烈。借著蘇聯解體而真正走向政治獨立的蒙古國民,反俄反中都是他們的選擇。美國、日本,是他們的親密夥伴,中國俄羅斯不是。他們太想擺脫在中俄夾縫中生存的處境,可惜,搬不走!

二、中國領導人送來一個蒙古夢

2014年8月22日,中國領導人在蒙古國國會發表演說,提到蒙古國的蒙古夢。做夢已經國際化,把夢推銷到蒙古。什麼是蒙古夢?不是我們中國人說了算的。

蒙古人的蒙古夢是什麼?我揣度:成吉思汗橫掃整個歐洲稱霸世界;內外蒙古,以及西伯利亞蒙古故地的大一統,遠遠超過一個俄羅斯;忽必烈大元朝的廣闊疆域;遠征日本的大元海軍……真敢讓他們做夢!有報道說蒙古人要回歸中國,這只是中國夢,不是蒙古夢,千萬別信。

烏蘭巴托市中心是蘇赫巴托爾廣場,端坐在大會堂中央的巨大雕像是成吉思汗。蒙古國到處是成吉思汗的名字和雕像。最近,肯特省首府溫都爾汗(林彪墜機處)更名成吉思汗,不難看出蒙古國夢想成為超級大國的野心!

這個夢,讓蒙古國人不能不陷入悲哀。特別是在蒙古國知識分子當中,想起成吉思汗,會使他們徹夜不眠、頓足捶胸、嚎啕大哭,這種嚮往,或是痴迷,讓他們的內心充滿了狂躁和仇恨,這樣一群人,怎麼會在議會上通過併入中國的決議?荒唐!新任民主黨的民選政府就是因為強烈反中排華才贏得選票,掌握了政權。

三、仇恨中國人

首先,蒙古國人認為中國人侵占了他們的領土

外蒙古獨立了,內蒙古依然在中國的版圖之內,他們認為國家和民族是處在分裂狀態,這就是蒙古國人仇恨中國人的根本原因,遠遠超過中國人對占領釣魚島日本人的仇恨。

儘管蒙古國官方沒有明確表達這個觀點,但是,仇恨的情緒隨處可見。這也就是我們怎麼講友誼也沒有用的根本原因。

就在國家領導人高調訪問蒙古國的前一天,在中國駐蒙大使館門前,中國外交官遭到毆打。為什麼?挑釁、發泄、表達憤怒的情緒。背後的陰謀不得而知,給中國人的感覺就是下馬威!要不是蒙古國經濟崩潰、公務員發不出工資,他們才不會向中國示好。

2012年我到達中國一側的東烏珠穆沁口岸,當時邊防人員說,蒙古又在反華,我還不解。我對中國政府沒有將這些信息公布於中國,表示遺憾!當時蒙古國大選,新當選的現任總統,靠的是排華獲得民意。

他們仇恨漢人,同樣仇恨內蒙古人,在外蒙古人的眼裡……(不能再說了)。有的內蒙人到了蒙古國,似有回到祖國懷抱的感覺,但是大失所望,看到的卻是完全俄羅斯化的,具有殖民色彩的蒙古國,路標指示牌都看不懂。

在烏蘭巴托期間參觀了60年前中國援建蒙古國的培才學校,現今蒙古國立大學的經濟學院。體育館內的一個斯斯文文的蒙古大學生直接對著翻譯大罵——滾!

因為我們與學中文的女學生寒暄了兩句。這個表面看上去挺斯文的學生很憤怒!

我們趕緊走了,會中文的蒙古女學生也趕緊走了。走在路上,碰到蒙古警察,翻譯讓我們別說話。他們已經被嚇破了膽。這就是現實的蒙古國,這還是中國領導人高訪期間。

其次,認為中國人是騙子

這是延續了很久的一種情緒,認為中國人都是騙子。早些年的中國製造,的確有不盡人意之處。但是,中國人講究一分錢一分貨。滿洲里、阿爾山、二連是他們進貨的渠道,花低價買高檔產品,或許也是一種夢。

由於這種情緒的蔓延,儘管現在中國低端產品已經好了很多,他們還是從內心抵制。以致二連等地的「溫州」市場不斷萎縮,中國商人很少出境,都是蒙古人自己到中國境內提貨。

這也成為他們瞧不起中國、恨中國的理由,他們的包裝食品大多是從日本韓國歐洲進貨,中國貨極少。不過超市裡的水果蔬菜一看就是中國製造。邊遠地區的商店只有土豆和蔥頭,個頭極小。

第三,認為中國人是強盜

中國與蒙古國搞經濟技術合作,投資開採煤礦油田,他們認為這是掠奪他們的資源,是搶奪他們的財產。

好像中國人不是花錢買的。除了簽訂協議,各級官員、地主牧主、警察、地痞無賴都能得到好處,儘管如此,你還是強盜。

中國給他們援建了那麼多的項目,居然買不來他們的感謝!在烏蘭巴托,隨便看看,就是中國援建或是建設的建築。

從五十年代到今天,不管你多努力表現自己,讓利讓利再讓利,他們都認為你是不懷好意掠奪資源的強盜。

第四,認為中國人是劣等民族

在蒙古國,大批的建築工人都是中國人,大約2萬到3萬人。中國人聰明老實本分吃苦耐勞,蒙古工人無法與中國建築工人相比,但是蒙古國的法律規定,建築公司必須僱傭一定比例的蒙古勞動力。

據業內人士說,他們的工作能力,跟非洲工人差不多。

這些建築工人,文化水平不高,不太懂得俄羅斯化的蒙古禮節。說話聲音大、隨地吐痰等等,他們成為蒙古人嘲諷的對象。覺得自己高貴了許多,有一種莫名其妙的優越感。

總是打著環保的旗號,抗議中國人破壞環境,就他們高尚。

第五,狹隘的民族主義

他們以與中國人作對為榮,以羞辱中國人為樂事。

一位華僑告訴我,一個蒙古警察在工地上隨便抓中國人,然後讓他們蹲著,學狗叫,不學就沖天鳴槍,嚇唬中國人……

在火車入境檢查,中國人必須站得筆管條直接受檢查,蒙古人則可以躺在臥鋪上……

當地地痞到工地搗亂,蒙古警察一定先訓斥中國人。中國人與蒙古人發生爭執,警察一定會首先教訓中國人。

凡是這樣對待中國人的,在蒙古國都是牛逼的英雄。到了晚上,說中國話的中國人一定不要出門,包括大使館的官員。在蒙古國長期居住的華僑,輕易不敢說自己是中國人,輕易不敢說中國話。

這次到蒙古,知道一個詞叫「胡加(huja)」,是蒙古人對中國人的蔑稱。不僅老百姓這麼說,就是官方電視台也用這個詞調侃中國人。還有辱罵中國人的歌曲。

五、駐蒙使館如同擺設

「蒙古華僑處在水深火熱之中,中國大使館根本很難幫上忙。」這是採訪中一位華僑說的。當然,蒙古國也不把中國大使館當回事。一位中國外交官的護照,居然被蒙古警察給撕了……

一位外交官到達蒙古國的第一天寫道:「……還有各種喝得爛醉,甚至沒喝酒的人,見到中國人就打。警察不會管這類事情的,全市的警察在我昨天抵達的時候正忙著為來訪的希拉蕊執勤呢,十米一對警察,夾道歡迎,從機場一直排到市中心,綿延十幾公里(2014年8月20日中國領導人高訪期間,筆者親眼看到,我們領導人的車隊,在大街上穿行,沒有任何特殊的警衛)。

這個只有二百多萬人口、貧富差距極其嚴重的後社會主義國家,夾在中日俄美四方利益的夾縫中,不知何去何從,卻把歷史的民族主義情緒和所有的不滿,宣洩到了中國這個溫良恭儉讓的鄰居身上。

工作第一天,接待了好幾撥被從中國內地騙來的農民工,講著自己被騙的經歷,講著自己怎麼在建築工地被蒙古老闆毒打、被防狼噴霧噴,講他們如何身無分文從工地逃出來,兩天沒飯吃,被街上的蒙古人打,被警察抓。當最終他們看到使館的五星紅旗時……」

一位華僑說:「見到被騙的中國人,大使館首先是訓斥這些農民工:老實在家呆著,跑這來幹什麼!」

就是這種狀況,現在的駐蒙古國大使王小龍居然熱衷於在烏蘭巴托修建北京街,建造「援蒙工人紀念碑(塑像)」。大概是為了工作成績,往臉上貼金(據說這個雕像已經在重新審議當中)。如果這個雕像建成,最終一定會淪落為攻擊中國的靶子。

駐蒙外交官如是說:「……各種類似黑社會性質的反華組織也層出不窮,打著環保的旗號;威脅跟中國人交往的蒙古女子;到中國企業、工地去鬧事,在中國大使館門前示威……凡此種種,一是為了收取保護費,另一方面是為了獲得國外的經濟支持並賺取政治資本,更多是一種表演性質的。而對中國人的仇視,更主要的還是低學歷、低收入、低年齡的小憤青們在網絡上的發泄,對大街上講中文的人的肢體攻擊,哪怕是在蒙娶妻生子生活多年的蒙古族華人華僑,也是他們攻擊的對象。在這些蒙古人眼裡,中國的蒙古族不是蒙古人,是漢人……」

看看這些,就知道中國駐蒙使館(也包括中國政府)是如何保護中國人的。

六、沒有友誼只有利益

中國與蒙古國存在友誼嗎?

翻開歷史一查,都是抗擊北方游牧民族入侵的歷史。坦克般的戰馬,所向披靡;來無影去無蹤,殺了就搶,搶了就跑的游擊戰術。這個把搶掠發揮到極致的民族讓中原農耕民族無可奈何。

秦朝修長城;漢代王昭君和親;張騫出使西域;蘇武牧羊;大元朝統治中原100年;明朝重修萬里長城……近代的蒙古獨立;排華反華;意識形態分歧;蘇聯馬前卒;今天繼續的排華反華……這些都證明了中蒙之間沒有友誼。

同時也證明了,這個北方民族一直在欺負中國人,他們強大的時候是這樣;今天的蒙古國,已經喪失了對中國的軍事主動和經濟上掠奪的能力,他們弱小了,但是他們依然欺負中國人。

千萬別說我們「屹立於世界民族之林」,我們戳得住嗎?一個290萬人口的小國,就可以隨便欺負你。

近代歷史還證明:我們這位近鄰,拍俄國馬屁,排華反華;拍美國日本馬屁,排華反華。排華反華是一件最不需要成本的樂事。

他們很聰明,總是玩著春秋戰國三國演義,搞個遠交近攻,漁翁得利的伎倆。想用大國間的矛盾關係謀求自己的利益,真是機關算盡。

他們認為有天下第一的豐富資源,全世界都會垂涎三尺,願意奉獻給美國人日本人。

沒想到,美國不要、日本不要,就連俄羅斯韓國也不要。就是在中蒙雙邊關係緊張的情況下,2014年上半年91%的出口都是銷往中國(煤炭、銅精粉、鐵礦石、石油、半加工黃金……)。

如果中國不買他們的資源(完全可以不買),他們幾乎沒有可用來對外交換的本錢。限制向中國出口資源,無異於自殺。

這就是現今蒙古民主黨向中國示好的原因,一個連公務員工資都發不出來的政府,還有什麼尊嚴?同一時間,國家外匯儲備餘存13億,同比減少57%。

我們現在背著一個中蒙友好的包袱,讓我們不知所措。中國對蒙古國的經濟援助就說明了這一點。

蒙古國是一個資源大國,如果中國停止與其擴大貿易,蒙古國的生存就會有危險。

五十年代起中國對蒙古國的經濟援助就是費力不討好,國內國外一片罵聲。

歷史的教訓,萬萬不可忘記。中蒙友好,蒙古人不信,我們自己也不信。為什麼非要掩耳盜鈴、假裝歡顏呢?這種尷尬局面沒有必要維持。

仇恨可以不講,但也沒有必要編造一個睦鄰友好的歷史。現在就講利益,這就是實事求是。我們中國只要把在蒙古國的循環利益把握好就足夠了。

在蒙古國開礦採油,成本甚至低於中國境內。中蒙邊境的策克口岸,一車車的原煤運到中國,在邊境裝上中國火車,源源不斷運往內地。

這是中國通過經濟合作方式獲得蒙古國的礦產資源,蒙古國說是對他們資源的掠奪。在不講友誼的情況下,掠奪不掠奪已經不重要了。

蒙古國拿到賣資源的錢,除了維持政府的運轉,就是鐵路、公路、市政建設、城市交通、住宅建設。這些建築基本上是五六十年代建設的,大量的擴建、改建、新建項目在等待中國人。這些項目也需要大量的建築工人。蒙古人遊牧習性,幹不了建築工程。

從五十年代起,蒙古國的建築工程大多由中國工人完成,目前就有2萬到3萬人在蒙古國從事建築工作。60年代中期,中蒙關係緊張的時候,前蘇聯曾經派來一支部隊,稱為「建築旅」,因為人數太少,幹不了多少事。成本最低的建築企業和建築工人,只有中國人。

凡是建築工程,不管蒙古國願意不願意,還得請中國建築公司,雇用中國勞動力,經濟實惠方便。這樣,建築工程款就回到中國。

還有建築材料,只有中國的物美價廉,還得買中國的。在蒙古國住旅館,看到瓷磚、塑鋼窗、衛生潔具、電器電料、裝飾布料、家具廚具等等都是中國製造。

把幾十年前蘇聯的電器標準完全改變。比如插座,酒店房間裡可以看到中國俄國兩種制式的插座,俄式插座處於被淘汰的狀態。

不難看出,蒙古國的資金又都流回中國。這是他們的無奈,對於中國經濟的依賴,讓他們別無選擇。

烏蘭巴托

1950年10月,周恩來代表中共政權到外蒙古主持主權移交儀式,並於當年與蒙古交換地圖,正式勘定雙方邊界。從此,外蒙古150萬平方公里的土地從中國的版圖中消失。

中國政府應該坦率一點,就是這麼回事,沒必要編個「傳統友誼」,自己騙自己。蒙古國政府當然明白,但是目前沒有辦法。外交講含蓄,但是更要坦率。不提友誼,只說互利互惠。經濟手段足以控制這個國家的時候,我們不用,他們還會笑話你是個傻瓜。

在蒙古國的幾天裡,總結了一下感受:蒙古國是小國小民小心眼;中國是大國大哥大冤家!

習近平同蒙古國總統額勒貝格道爾吉共同觀看那達慕

幾十年來的中國外交,實際上比較幼稚,這是毛周時代的病根,現在需要變革,把喊口號式的外交變成實力外交。當講道理不管用的情況下,就要採用政治、經濟、軍事方面的制裁。讓我們中國人不再覺得窩囊,不再是窩裡橫。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306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