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5:11 pm - Friday 04 December 2020

日本觀中方攬下的印尼高鐵工程呈“爛攤子”狀

週六 2016年02月27日, 2:0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1 Comment
  • 100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年10月16日,中國駐印度尼西亞大使謝峰(左二)、中國鐵路國際有限公司董事長楊忠民(右一)與印尼方面公司代表在雅加達簽署了修建印尼高速鐵路的協議。

歌籃 2016.02.27 11:33
東京—

去年9月印尼政府決定選擇中國幫助建設雅加達至萬隆之間約150公里的高鐵項目,但是急於建成這一高鐵的印尼總統佐科·維多多的政權和宣稱將於2018年完工、2019年開業的中國政府之間的相關手續卻再三延遲,以至於4個月後的今年1月21日,雙方才在萬隆預定高鐵路段上的一個國營農園內舉行約5公里路段的建設動工儀式。從日本電視上看到的錄像顯示,出席儀式的維多多笑容並不燦爛,而中方代表國務委員王勇的表情也透著勉強。

正是這個動工儀式令中印糾紛凸顯,因為這個“千呼萬喚始出來”的動工儀式並非全程,只有5公里路段;更有甚者,被印尼傳媒形容為“雙方力求挽回一點面子的象徵性動工儀式”登場之後一個月了,現場仍只有排列整齊的運土車,依舊未破土。

中印為建設高鐵合組的“印尼-中國高鐵公司”(KCIC)面對記者們的追問:“預定3年後開業,究竟什麼時候才動工,”他的回答是:“只能說盡快” 。該公司說明,沒動工的原因是尚未得到印尼交通部許可,目前尚未有動工日程表。

現實遠離計劃

然而,印尼交通部鐵道總局長赫爾曼德2月3日對著記者攝像機解釋,未發出許可的原因是“文件不齊”,他說:“KCIC提交的建設計劃書只有5公里部分,而且部分文件只有中文,沒有翻譯成印尼文或英文,我們看到嚇一跳,看不懂也就無法評估”。他還稱:“在沒有完成正式手續前,我們不能發出許可,所以什麼時候發出許可要看他們什麼時候提交完備文件”。

去年,在中國“無需印尼政府財政擔保”、“2019年就能開業”條件的誘惑下、決定選擇中國提出的方案的印尼政府,向中方提出:建築物“耐用要達到百年”、“樣式要新穎”、“能對抗建設路段下3個地質活斷層可能發生的地震”等建設要求。

在印尼國內,印尼政府徵地過程中遭遇了傳媒批評維多多總統急於在2019年總統選舉前出政績、有利競選,所以沒做足環保調查和評估等就匆忙定案。街頭市民也紛紛批評政府,維多多政權徵地、搬遷計劃面臨抗拒。

半路殺出“程咬金”

印尼建高鐵的計劃起源於2008年,當時日本方面遊說印尼:活用日本對外經濟援助(ODA)來引進日本新幹線,以緩解城市之間交通堵塞。2009年,印尼表示同意並委託日本策劃,以便引進新幹線。

日方從2012年起,著手調查地質、環境、氣候等,期間花費了3年的時間、約2.6億日元(約232萬美元)的資金,並依據日本建設技術和材料等,與印尼政府磋商後提出了總額6千億日元(約49億美元)、其中75%利用0.1%的日元低息貸款的建設計劃書。

然而,2014年維多多上台以後,推翻了前任政權與日本之間的默契,日本提交的建設計劃書等也被印尼政府內的親中派洩漏給中國。去年3月,中國忽然以總額55億美元的預算加入競爭,並以類似免費建設和幾近神化的速度建成等條件奪標。

但中方因為沒有實施過前期調查,加上建設技術與材料與日本有異,以至於難以提出滿足印尼要求的環保、抗震評估等內容的設計圖;而且中國政府習慣於中國國內的一套操作、即政治權力絕對集中、強行徵地、快速推進建設,以此經驗來評估、設想印尼高鐵的建設,忽略了印尼民主體制和政權力量薄弱情況下,推進計劃勢必緩慢的程序。

今年1月前後,中方又提出要印尼政府擔保償還建設高鐵資金,更增添了雙方之間的糾紛。印尼政府2月召開記者會,重申“印尼政府不存在擔保償還債務的責任”、總統首席助理泰添也上電視宣稱“印尼政府不保證建設高鐵的財政”。

印尼議會內還懷疑中國經濟減速會令印尼高鐵建設“爛尾”,並藉鑑中國因南中國海主權糾紛,中途放棄建設菲律賓鐵道的“前科”教訓,要求中國保證印尼高鐵建設完工,令合作關係更為複雜。

“收拾一爛一路”

研究中國的評論員宮崎正弘說,印尼選擇由中方來建設其高鐵注定是悲劇結局:“回顧中國對外援助,總是半途而廢。例如在緬甸建設水壩計劃,以援助36億美元資金作條件奪標,但一開工,就無視緬甸提出環保和顧念民生的要求,並宣稱建 ​​設水壩後8成以上發電要送到中國”。
他說,除了菲律賓鐵道,中國建設緬甸水壩因為當地居民抗議破壞環境等,結果停工爛尾;中國企業建設尼加拉瓜大運河也因破壞環境遭遇當地大規模抗議、鬧上法庭,何時完工也是未知數;中國企業在波蘭以低於歐洲企業6分5的價格奪標建設高速公路,但結果也因建設費超支而爛尾。

宮崎指出,中國在海外競標手段總是先拋出極為低價奪標,然後才開始提出各種要求讓對方“騎虎難下”,只好被中國牽著鼻子走。

另一方面,日本輿論廣泛懷疑中方之所以總能廉價競標,是基於“豆腐渣”材料,並相信中國處理溫州動車事故的手法,暴露了維持運行比人命重要的牟利至上意識。

中國建設菲律賓首都馬尼拉郊外鐵道爛尾,結果是日本企業運用政府ODA去收拾殘局。由於許多發展中國家是日本ODA援助對象,而中國海外競標瞄準的往往也是“一帶一路”戰略路線上的發展中國家。對中國在外建設的爛尾項目由日本企業用政府ODA去收拾,日本不少網民反對,有網民稱:“為什麼要用納稅人的錢去收拾中國的’一爛一路’?”

印尼中國“羅生門”

對印尼高鐵,日本輿論現在還憂慮中國的建設計劃書抄襲日本。採用相同路線卻不備日本同樣技術和材料的話,印尼高鐵安全性將存在巨大危機。

包括日本官方電視台NHK在內的日本主流傳媒,最近頻繁報導印尼高鐵“爛攤子”。對去年敗給中國的日本來說,傳媒、輿論不僅視此為笑料,更是半年來謀求解開中國何以能開出非常識可理解的“不要求印尼政府財政擔保償還建設資金”、“兩年完工、三年開業”的謎底。

去年日本競爭印尼高鐵建設項目因為不敵中國的優厚條件而失敗後,日本輿論興師問罪日本政府把印尼作為最大經濟援助國的方針。到2013年為止,印尼累積獲得日本低息貸款已達5萬億日元(約446億美元)。日本輿論並追究政府用納稅人的錢去調查印尼地質、環境,研究適當建設技術的責任,令首相安倍晉三政權陷於難堪。首相官邸傳出消息說,維多多派遣印尼開發計劃廳長官索菲亞訪日解釋說“感謝日本迄今為止的合作,希望今後繼續”,對此當時在安倍外訪期間看守內閣的官房長官菅義偉的回答是嚴斥:“完全不能理解,極為遺憾,損壞了兩國信賴關係”。

不過對印尼現在“騎虎難下”的高鐵計劃,日本輿論中存在“活該”、“印尼是不知感恩的國家”等議論。不過,日本政府經濟產業省貿易振興機構旗下的亞洲經濟研究所研究員川村晃一警告說,日本不應幸災樂禍,“敗給中國不光是金錢問題,技術轉移、當地調度、沿線開發等日本也不如中國競標有魅力,更重要的是,日本有必要審視自己根深蒂固的’藐視視線’”。

針對海外傳媒報導中國建設印尼高鐵成“爛攤子”,中國外交部發言人華春螢1月29日在記者會上反駁消息不實,她說:“雅萬高鐵已於日前舉行開工儀式,中國、印尼兩國政府和企業高度重視,正密切合作,全力推進各項工作。中方將同印尼方共同努力,推動雅萬高鐵項目順利實施,早日造福印尼人民,並願以此為契機提升兩國務實合作水平、深化互利共贏”。

中國媒體2月24日也報導稱“中國和印尼合資生產高鐵車廂的工廠即將動工”,來顯示建設印尼高鐵計劃“暢通無阻。”

中印政府對建設印尼高鐵的解釋似乎呈“羅生門”狀;判斷真偽的最佳途徑也許仍是事實勝於雄辯。

  • 1 Comment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06 views

1 Comment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1. 台灣應該可以考慮發展鐵道工業與產業鍊。

Comments -49 - 0 of 1First« PrevNext »Last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