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0:32 am - Sunday 01 August 2021

南方朔:我對蔡英文兄嫂投資浩鼎的看法

週二 2016年03月01日, 9:1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8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臺灣控:其實也並非泛道德化,而是想辦法利用可以操控的媒體製造輿論壓力,切斷民進黨與財團的金錢往來,畢竟國民黨擁有千億黨產,選舉不缺錢,但是其他政黨卻嗷嗷待哺,國民黨2016喊窮不願意投資太多金錢在選舉上,是早感大勢已去。所謂留得青山在,不怕沒錢燒,正是國民黨諸公們的想法,馬英九為什麼死也不肯提前交棒,還不是要趕緊處理黨產問題,能拖一天是一天,能賣一棟是一棟,所以無論如何,追討國民黨不當黨產絕對勢在必行,而且速度真的要快!

2016年03月01日00:06

美國房地產大亨川普,目前是美國共和黨黨內初選的第一人,雖然共和黨主流派對他非常感冒,但他日正當中,根據目前的趨勢,他極有可能成為共和黨的總統選舉提名人,如果他當選總統,大亨總統將是美國政治史的首次。

而美國人並沒有在他的大亨身分上作文章。因為美國法制清楚,川普如果當選,他的企業帝國一定交給兄弟,而且美國政治紀律嚴格,他的兄弟一定不敢也不會利用總統哥哥的特權去牟求不當之利。所以初選到現在,他的事業問題根本就不是問題。由川普的例證,我就想到洛克斐勒這個家族的第三代尼爾森‧洛克斐勒(Nelson Rockefeller)。

尼爾森‧洛克斐勒是他們家族唯一從政的。他是家族的第三代,廿九歲時娶了瑪麗‧克拉克(Mary Clark)為妻。他在小羅斯福時出任主管拉丁美洲事務的助理國務卿,在艾森豪任內他也擔任過健康、教育、福利部次長。從一九五九年到一九七三年當選紐約州長,他曾三度有意角逐總統大位,但都未過關。主要的原因是他和結婚卅多年的妻子離婚,大失人心。因此他只在一九七四年當過福特總統的副手,競逐大位不成,乃是洛克斐勒最大的遺憾。但他出任公職的時間雖長,他們家族卻從未成為他的包袱,也從未發生過利益迴避的問題。不則以他們家族是紐約豪門的身份,他又是紐約州長,這種問題就會到個沒完。

因此,每個政治社會會著魔似的關心某種問題,乃是該社會的發展經驗使然。美國社會的民主法治正常,領導人濫權的例子少,因為濫權少,對於濫權的可能,遂不會成為國民擔心的問題,所以鉅富之家如川普、洛克斐勒有意圖大位,家族問題遂根本無人重視。

但台灣的經驗卻不然。台灣在兩蔣時代,政治專制,由於大權在握,他們的親信子女遂紕漏不斷,走後門、搞特權之事極多。對台灣政治熟悉的人,都知道一堆蔣孝文、蔣孝武、蔣孝勇利用父親的權勢胡作非為的故事,因此在台灣民主化的發展過程裡,對家族子女利用特權走後門之事遂非常敏感,而且敏感到了相當病態的地步。

因為過去的確存在過國家領導人的親友家屬,利用特權走後門的弊端,所以台灣民主化過程中對這種弊病遂防弊防得過甚,到了相當病態的程度,總統的家屬都被人們帶著有色眼鏡盯得很緊,人們甚至認為總統親屬家人還有任何工作,就有走後門的可能。這種過份的防弊心態,對總統家人的權利當然是一種侵害。我認為馬英九總統的妻子為了符合社會期待而辭去職務,她的權利就是受到社會的侵害。人們現在對蔡英文家屬盯得很緊,也是一種侵害。總統的家人親屬,應當有他們的生存權,不能因為他們家裡出了一個總統,就被剝奪。

今天的台灣已是一個民主法治社會,作為國家領導人總統當然必須每年財產申報,而總統的家人親屬,他們也是公民,應當享有一個公民的保障,可以自由就業和經商,或從事各種投資理財活動,當然總統的家人親友是有可能走後門圖利,但現在資訊自由流通,大家都盯著看,若有違法,一定會有人爆料,也難逃公論或法律偵辦,因此當國家的民主法治漸趨正常,我們對總統的家人親友的態度也要歸於正常。

因此,正常的民主法治國家,防弊是應當的,但防弊一定要在法治的範圍內,不容無限上綱到變成了泛道德問題。這是我對蔡英文兄嫂投資浩鼎生技公司的看法,有些媒體實在太泛道德化了。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8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