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7:26 pm - Thursday 01 October 2020

「我的體育生活:第一個參加奧運的臺灣人─張星賢」特展

週四 2016年03月03日, 11:1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36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1932年,臺灣人首次登上奧運舞台,他是張星賢,那年的奧運在美國洛杉磯舉行。

出生於日本時代的張星賢,憑藉著天賦與努力,得到難能可貴的留學機會,成為日本早稻田大學田徑隊的一員。他在講究實力的奧運選拔賽中,脫穎而出,兩度入選日本奧運代表隊。他因此感到榮耀。

奧運是運動領域的最高殿堂,張星賢有幸見識世界頂尖的水準,也體察臺灣人身分的特殊性,如同後來到滿州發展,運動場上的臺灣人,竟分別代表日、滿、華等三個代表隊。他因此而感慨。

戰後的張星賢,成為臺灣田徑運動的推手,但他終究被屏除在1964年東京奧運代表團外,他原本認為借助與日本田徑界的友好關係,可給選手最多的協助,卻不知,與日本親善就是他被排除在外的主因之一。

第一位登上奧運舞臺的臺灣人─張星賢,終其一生,愛田徑的心並未改變,但生命經驗與國族認同的糾葛,始終纏繞著他。他的生命史,是許多經歷日本時代的臺灣人的戰後史。

站在世界的舞台

“這是『臺灣』首次選出了世運選手,我達到了終生的目標,叫那些對臺灣人抱有偏見的日本人閉起嘴來的心願已償!『臺灣人』當了日本世運代表!我真是百感交集。”

1932年,張星賢參與洛杉磯奧運,成為第一個站在奧運舞臺上的臺灣人。

因為站在世界的舞台,他得以改變殖民地政治社會環境對臺灣人的制限。

然而,也因為這座舞台,讓他看到身份與認同的複雜關係,臺灣人、日本人、中國人的認同選擇,成為纏繞他一輩子的矛盾與糾結。

初登場

“我要贏過在臺灣的所有日本人,做一個全日本的代表選手,去參加世運會!”

1910年10月2日,張星賢誕生於臺中市楠町。當時適逢近代運動引進臺灣的時代,1925年考上「臺中州 立臺中商業學校」後,張星賢的田徑潛力被挖掘。他先在「建功神社奉納競技會」中以三級跳遠冠軍嶄露頭角,後於1929年「第十回全島陸上競技選手權大會兼 第五回明治神宮體育大會預選賽」中,破全日本中學生紀錄,成為唯一參與明治神宮體育大賽的臺灣人。張星賢的表現和日本選手不相上下,但仍在遠東大會選拔賽 中,受不公平的對待,他因此立定志向,「要贏過在臺灣的所有日本人,做一個全日本的代表選手,去參加世運會(即奧運)」。

留學日本

“我與楊先生並無片面之識……後來才知道當時受他幫忙的不只是我一個,其他還有許多本省籍青年。”

為實踐成為奧運選手的夢想,張星賢赴早稻田大學就學,並獲臺中仕紳楊肇嘉的資助。1931年,原以跳遠選手 身分參賽的他,於「第十三回關東學生陸上競技選手權大會」中,勇奪四百公尺跨欄項目亞軍,從而改變發展項目。之後,張星賢在各類四百公尺比賽中頻頻得獎, 更在1933年的「第十五回關東學生陸上競技選手權大會」破日本四百公尺跨欄的紀錄。隨名氣漸增,張星賢成為臺日媒體關注的對象,也逐步奠下取得奧運代表 權的基礎。

奧運參賽

“第二天,看到報上登出的日本代表選手團的名單與相片,我才知道自己被選上了,那時歡欣的情形不是筆墨可以形容的。”

做為運動選手,必然夢想在最高的競賽殿堂-奧林匹克運動大會,為自己、為國家爭取榮譽。張星賢以不懈的苦練 與過人的天賦,終於成為第一位以臺灣人身分,代表日本參加1932年洛杉磯奧運的選手,參與四百公尺中欄、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作為第一個參加奧運的臺灣 人,張星賢真是歡欣鼓舞,「這是臺灣首次選出了世運選手,我達到了終生的目標…臺灣人當了日本世運代表!我真是百感交集…。」張星賢不因此停下他的腳步, 將目標再度放在1936年的柏林奧運,如願在就職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滿鐵)期間,代表滿洲成為柏林奧運日本代表隊一千六百公尺接力賽的選手。

滿州十年

“我是在臺灣出生長大,但卻隸屬滿洲隊,以對抗臺灣與朝鮮,因此心裡感覺到彆扭也很感慨。”

日治時期,許多在臺灣飽受差別待遇、求職困難的知識份子,前往日本所扶植的「滿洲國」尋求發展,以任職醫 生、高級公務員尤多。張星賢也在1935年,早稻田大學畢業後,前往滿洲,就職南滿洲鐵道株式會社(滿鐵),1937年與鄭新合結婚,終戰前,歷任滿鐵鐵 路局、北京鐵路局。

二戰期間,隨著日本武力的拓展,臺灣、華北、滿洲皆在日本的勢力範圍內,複雜的政治情勢,讓臺灣人竟在滿洲建國十周年紀念運動大會中,分別代表不同的政權:日、滿、華分庭抗禮,這種矛盾,在當時比比皆是,但在時代的洪流下,個人只能隨之擺盪。

田徑推手

“從二十歲到四十歲,這二十一年間,我把全副精神都貫注在體育上,把一切的享受完全摒棄腦外…”

1945年,終戰之後,張星賢從東北回到臺灣,先後任職於臺中師範與合作金庫。年過三十五的張星賢,成為首 屆「臺灣省運動會」四百公尺項目的冠軍,也在1948年的中華民國「第七屆全國運動會」中,擔任代表隊總隊長,以四十歲之齡縱橫運動場。此後他退出選手生 涯,但保有的全國紀錄依舊未被打破。

張星賢對於戰後初期臺灣田徑體育行政的貢獻良多,他一手創立田徑協會,曾任代會長並擔任二十幾年的總幹事。一九五零年代,張星賢轉任教練,屢次率領國家田徑隊出訪外國,培育了田徑界的新一代選手。第一位登上奧運舞臺的臺灣人,戰後成為臺灣田徑界的重要推手。

戰前‧戰後‧臺灣人

“很奇怪為什麼不派我去呢?我從來就沒有過對不起國家的事。”

1964年的日本東京奧運會,張星賢曾盼望能為國效力,但最後期待落空,無緣成為代表隊教練。事實上,他的戰前經驗,曾經的日本人身分與滿州生活,或已成為無法拋棄的原罪,與日本田徑界建立的深厚關係,雖曾有助於臺灣田徑的進步,但也是為人猜忌的理由。

他在生命晚年,透過書寫自傳回憶人生,日本殖民統治下的臺灣人、日本奧運代表隊選手、在東北尋求機會的臺灣 人、戰後的中華民國國民,多重身分有時衝突,自傳因此寫得小心,在日文與中文之間,塗改不少。第一位登上奧運舞臺的臺灣人,他的戰後史,愛田徑的熱血依舊 沸騰,但生命經驗與國族認同的糾葛,依舊纏繞著他。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36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