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2:01 pm - Thursday 13 August 2020

台籍日本兵戀戀難忘大和魂

週四 2005年04月07日, 1:38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30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修改一些語詞,例如日據改為日治,民國改為西元記年


2005-4-07 00:00 作者:記者陳怡君台北報導

歷史的真相究竟有多少面貌?端看凝望者的角度。西元1916年出生的劉與坤是打落56架美國軍機的金牌台籍日本飛官,對於日治時代的光榮與美好,念念難忘。

16歲的少年劉與坤原本是台北工專優等生,家境富裕的台灣少爺。二戰吃緊,在慷慨激昂日本軍歌聲中,他決定從軍報國,通過8萬人選拔242人的考驗,成為東京日本飛行學校15期學生,畢業後到南洋開戰鬥機,為大和魂的榮光奮戰,官拜空軍中尉退伍。

「我們那時候很有愛國心,自願從軍報國,年紀輕不怕死,傻傻的去打仗。」回想起當年的決定,劉與坤驕傲中帶著自嘲。受日本教育長大、說日本話、娶日本妻、拿中日雙重國籍,在劉與坤眼中,日本人有情又有義。

「日本政府每月給我70幾萬(日幣),可以領終身的,幫日本打仗的軍官,不分日本人、台灣人都可以領,5年前規定改了,現在每月有25萬(日幣)。」劉與坤說,當年兩百多名台灣飛官,戰後剩下23人,屬他官階最高。台籍日本兵能拿到日本薪俸的不多,少數軍官才有的待遇。

說起近日台聯祭拜靖國神社,引發原住民立委高金素梅抗議,89歲的老人很不以為然。「我兩邊跑來跑去,也常常去靖國神社拜丈人,他是我當年在南洋的戰友,我送他入神社的,台灣人拜自己的祖先有什麼不對。那個高金素梅伊老爸是外省阿,伊媽媽是原住民,不瞭解日治時代ㄟ代誌。」劉與坤說,在靖國神社內,供奉的牌位是日本人第一、台灣人第二、韓國人第三,韓國人已經在國內另起佛寺,將當年韓籍戰爭亡魂接回國內,目前他正在花蓮瑞穗興建佛寺,打算蓋好後接受台籍日本兵親族委託,將祖先請回台灣供奉。至於建佛寺所需的經費哪裡來?當然還是日本政府提供的啦!

「不是每個人都可以將名字請出靖國神社來的,我對日本有特殊功績,皇帝委任我,要透過我才可以請……」,垂垂老矣的台籍日本兵,為了最敬愛的祖國與戰友,拖著瘸了一條腿的身子,自願南北奔波。

說到興起,劉與坤語出驚人:「慰安婦分兩款,一種是看護幫忙照護兵仔,一種是寶斗里抽去ㄟ,攏是志願ㄟ,慰安所內韓國ㄟ卡多啦!」老人家話鋒一轉,對著記者叨念起國民黨政權對台灣人的迫害,對他來說,228的恐怖勝過一切,比開戰鬥機打仗還難以承受。

採訪側記:歷史的暴亂與慈悲

特稿/陳怡君

說劉與坤有「親日情結」,不如說他是歷史夾縫中的台籍日本人。他對日據時代以及日軍的描述,或許犯了「以偏蓋全」的問題(如果他說的是自己眼見且僅知的事實),卻代表了部分台灣老人對於日本殖民時代莫名的好感,以及下意識對日本殖民的美化。

一個人對國家或政治團體的認同,大抵成形於求學期間的青年年代,如以人生發展階段來看,大致上為12歲至22歲間的黃金10年。在台灣,有一群年過8旬的老者,他們成長於日治時所形塑的國家觀念與歷史敘事中,加上日本皇民運動的影響,他們將日本當成自身的母國,相當程度認同當時的大日本思想,尤其是日本化較深的菁英階級。

這只能說是歷史的暴亂與慈悲。殖民者與被殖民者之間,二度殖民者與三度殖民者的縫隙,國族認同,從來都不是一個白紙寫黑字的簡單命題。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30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