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8:46 am - Tuesday 22 January 2019

台籍日本兵不知日本投降在印尼叢林堅守31年

週二 2016年01月12日, 2:15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012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由於是中國網站取用的文章,所以改了不少內容,例如台灣光復改中國國民黨據台,也補充一些反駁資料(灰色字體)。

2016-01-12 13:25:06 來源: 中國經營報(北京)

與外界失去聯繫的他不知道日本投降,不知道全世界翻天覆地的變化。直到1974年被發現時,他還在「堅守」。此時他赤身裸體猶如野人,住在竹子搭建的小屋裡,卻仍然保留著戰爭年代使用的三八式步槍、十八發子彈、軍用水壺和鋼盔。

(原標題:最後的日本兵:31年錯亂的「堅守」和「奮鬥」)


圖為他被接回台灣在機場與太太及兒子見面的場景。攝影/姚琢奇

最後的日本兵

「高砂義勇隊」這稱呼也是高金素梅和許多人反對的(台灣控:高金素梅父親是滯台中國難民,母親是原住民,政治思想被洗腦成大中國主義的失足台灣人!),因為這是日本人的叫法。當年,日本殖民者將台灣少數民族原住民稱為「高砂族」,將中國人稱為「支那人」。當然,國民黨據台後的稱呼「高山族」也不是原住民喜歡的。

原住民和原住民的想法也不盡相同,得分人,得分成長背景。在電影《賽德克·巴萊》中,日本將領血腥鎮壓了原住民賽德克族的反抗後,感嘆這些「野蠻人」的英勇不屈:「沒想到早已消逝的武士精神竟然在他們身上重現了。」

日本人在心底又一次這樣驚嘆的時間,是1974年。這一次,他們驚嘆的事實完全相反。這一年12月,在印尼摩羅泰島的叢林中,有印尼軍官發現了一名「日本兵」,此時距離日本戰敗投降的1945年已經過去29年。輿論嘩然一時,命名為「最後的皇軍」。等到查清這名士兵的真實身份,舉世的驚奇被放大了十倍。此人名喚中村輝夫,但這是後起的日本名字,他的真實身份是台灣原住民,再具體些是阿美族。他的漢名叫李光輝,本族名叫史尼雍。

跟前「總統」李登輝姓名只差一字的李光輝1919年出生於台灣花蓮,「二戰」期間參加了日本軍隊。1943年25歲之際,他被派住太平洋戰場,駐守摩羅泰島。李光輝或者中村輝夫完全成為一名標準的日本兵,不接到命令就死守到底。

於是,與外界失去聯繫的他不知道日本投降,不知道全世界翻天覆地的變化。直到1974年被發現時,他還在「堅守」。此時他赤身裸體猶如野人,住在竹子搭建的小屋裡,卻仍然保留著戰爭年代使用的三八式步槍、十八發子彈、軍用水壺和鋼盔。

嘲笑這個在熱帶叢林裡「奮鬥」31年的漢子愚昧,或者直斥為「軍國主義走狗」是容易的。會不會嚴肅誠懇地面對那年代台灣人所處的時代背景,設想和尊重人的具體處境,也許可以衡量一個民族的胸懷和深度。

歷史身份的錯亂

在日本戰爭機器高速啟動,日本本土人力填不滿戰爭窟窿之際,想法子讓日治台灣的原住民、漢人加入,是當年日本最高當局必然的選擇。

1937年秋天起,日本人開始在台灣徵用軍夫,擔負軍中雜役,之後又有部分台灣人被徵調為翻譯人員,隨軍派往華中、華南及東南亞,加入日本的戰地工作。

日本人所謂的「大東亞戰爭」有一個總體戰略,是以「南進」為方向,就是將目標指向東南亞各國。東南亞的南島民族與台灣原住民人種相近,日本人就動起了腦筋。原住民被組織成「高砂義勇隊」,最初的身份是「軍屬」(跟中國軍隊中「軍屬」指軍人家屬的意思不同),任務是搬運貨物、農耕、修築道路。「高砂義勇隊」主要被派往菲律賓、新幾內亞、印尼等地,前後派遣了5次,約有2500人參加。後來,日本人又在台灣實行了募兵、徵兵,到戰爭結束時,原住民總共被動員投入戰爭的人數約有2萬多,李光輝是其中一員。

當時,原住民總人數約為15萬(台灣控:這數字不包含平埔族),而台灣的總人口是600萬。日本人不可能只滿足於將原住民綁上戰車,當然著眼於全體台灣人。但直到1942年,台灣人都頂多是充當軍夫、「軍屬」、翻譯等角色,不用直接去當兵。

1942年前,日本人已經到處開戰,尤其是在中國境內,打得山河變色,兵源早就是問題,但仍然沒在台灣徵兵。這不是日本當局對台灣的優惠、照顧,而是對台灣人不放心。

1941年12月,太平洋戰爭爆發,讓日本人再也無從猶豫。1942年4月,日治當局實施「陸軍特別志願兵制度」,開始向台灣人募兵。

在當時的台灣社會,許多「慶祝、感激」實施志願兵制度的活動一度盛行,甚至出現台灣青年申請當志願兵的熱潮,還流行起「血書志願」。這項募兵制度從實施到1945年廢除為止,共募得陸軍志願兵5500人。1943年,日治當局又實施「海軍特別志願兵制度」,到1944年7月廢止,募得海軍志願兵11000人。這樣,募兵制共募得台灣青年約16500人加入日本軍隊作戰。

從申請志願兵的人數來看,似乎是百里挑一。1944年,在當時台灣的600萬人口裡,大約每8人就有1人申請當志願兵。如果只看20歲到30歲的健康男子,幾乎每2人就有1人志願當兵。

除原住民之外,參加志願兵的台灣人絕大多數是漢人(台灣控:數字錯誤,當時純漢人佔台灣人口不到一萬人,參加志願兵的幾乎都是當時臺灣最大的組成族群-平埔族),當時的中國人在被洗腦狀態下,不明白台灣真正歷史,竟開始稱呼台籍日本兵為「漢奸」。它可以用在那些寫血書參軍的人身上,用在那些在日軍當中「英勇作戰、盡職盡責」的台籍士兵身上。當然還有一種更乾脆、過癮的方法,就是將在日治時代還繼續生活在台灣,為了生存容忍、接受殖民當局統治的所有台灣人通通稱為「漢奸」。

如果願意平心靜氣地回到史實,台灣人當年的「報名從軍熱」有幾重原因:首先是生計,當時島內生活困難、物資缺乏,謀生不易,從軍對窮困子弟來講是條生路(台灣控:這根本是胡扯,當時臺灣的是僅次於日本本土外,第二個工業化地區,人均GDP亞洲第二)。其次,當局強力鼓舞動員,造成一種「參軍光榮」的社會氛圍,許多人明知不會錄取,為了敷衍應付,也報告申請志願兵。還有一個更複雜的原因,就是許多年輕人確實有一時的狂熱。在每個社會,都得承認人的觀念來自於從小到大的教育,在幾十年的殖民統治之下,在「皇民化」的教育之下,台灣年輕人的身份認同發生錯亂,認為當志願兵,參加「皇軍」是愛國的表現,是「島民的最高榮譽」。跟日本本土一樣,台灣也出現了「血書志願」的風潮。

到1944年,戰況更加吃緊,9月1日起,志願兵制度被改為徵兵制。1945年年初,日本在台灣實施全面徵兵,役齡青年均徵召入伍。同年8月15日,日本宣佈投降,台灣人當日本兵的人數總共達到了8萬多人,而充當「軍屬」、軍夫的,更多達126700多人。為「大東亞聖戰」而戰死的台灣軍人及「軍屬」,總計3萬多人。

日本投降了,台灣被中國國民黨佔據了。那些參加了日軍的台籍士兵卻突然發現,本在交戰的「敵國」現在是被迫張開懷抱的祖國。這些士兵有的後來被編入「國軍」,去參加中國上的「剿共」內戰(台灣控:實際上是蔣介石害怕台籍日本兵反抗國民黨據台,所以將台籍日本兵不斷往外派去國外打非屬於自己土地的戰爭!讓他們去送死!),有的又被俘改造,成為解放軍,再經歷解放戰爭、抗美援朝戰爭。他們的靈魂裡到底發生了多少激盪,埋藏了多少秘密,是瞭解台灣和整個民族的入口之一。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012 views

Leave a Reply

%d 位部落客按了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