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57 am - Friday 14 May 2021

不能沒有你 台灣精品級製造出列!

週日 2016年03月06日, 10:02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803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C1456831677905

圖片來源:周書羽
不能沒有你 台灣精品級製造出列!
作者:黃亦筠 2016-03-01 天下雜誌592期

從賣便宜布到做出維多莉亞的祕密大賣的內衣;從一顆一塊台幣的螺絲, 到一美元的全球最大飛機引擎的螺絲;從便宜玩具,到風靡歐美的精品電動槍……,為什麼世界第一,就是愛台灣製造?這些在地企業不僅扭轉產業的命運,更在激 烈競爭中不畏紅色供應鏈。新台灣MIT冠軍的實力,已經超越代工,做出大家意想不到的精品級製造!

你可能很難想像,時尚名牌Burberry、Coach,都用台南布;頂級超跑法拉利、藍寶堅尼,愛用彰化避震器;美國總統專用直升機的零件,更是在中台灣大肚山下開發與生產,道地的「MIT」。

誰說做製造,不如做品牌?又是誰說,紅色供應鏈崛起後,中國製已全面壓垮台灣製?

其實,在「紅色供應鏈」、「品牌至上」兩道逆風中,仍有一群堅持將技術根留台灣的企業,正在「追日趕德」,以新工匠精神,將台灣製造改頭換面,成為世界頂尖品牌的關鍵推手。

從天上飛的到地上跑的,從個人內衣到Outlet銷售系統,都出現你意想不到的「精品級製造」。這些在地企業正忙著在台灣找地擴廠,創造就業機會,它們的營收獲利,更逆風飛翔、打敗不景氣。

這些企業如何練就獨門絕活,讓世界第一也愛用MIT?

MIT新趨勢 1  黑手轉精品製造、精品價格

航太製造正在吹東風,往亞洲移動,台灣航太製造順風而起,產值即將破千億,新科總統蔡英文,也喊出台灣要發展高精密的航太業。

桃園平鎮外觀不起眼的廠房內,竟然有數隻日本國寶級機器手臂發那科(FANUC),正在研磨一顆顆銅板大小的螺帽。但這不是岡山螺絲窟廠內一顆一塊台幣的螺帽,而是供應給全球最大飛機引擎製造商奇異(GE),一顆至少一美元的「MIT」航太級螺帽。

豐達科技是台灣,也是亞洲唯一的航太扣件供應商,一顆螺絲、螺帽要能耐一千度高溫,經過二十多道製程,產線人員,更要定期接受GE的考試稽核。人命關天的扣件,一點都馬虎不得。

以往這複雜、客製化程度高的精密製造專屬德、日,現在台灣也行。「台灣有很強的加工能力,老百姓願意細心地去完成一件事情,當然日本、德國也很強。但台灣過去訓練了很多工程師、黑手職人,這些人在這個行業中做得非常好,」豐達科技董事長蔡豐賜說。

從一顆螺絲到飛機殼零件,都有台灣精品製造的影子。過去造IDF(經國號戰機)、教練機起家的漢翔航空,近年也轉進民用機零件製造。

漢翔承接IDF訂單,曾有一年營收超過兩百億台幣的高峰年代,隨著IDF案結束,一度萎縮剩九十一億,直到近年以造軍機時代訓練出的技術、人才,轉進民用機領域,逐漸轉虧為盈,目前有八百張歐美航太廠特殊製程認證,想打入航太材料供應的中鋼、台塑紛紛找上漢翔。

漢翔也是能直接與空中巴士做生意的第一級供應商。甚至是亞洲唯一被日本三菱重工看上,共同研發製造日本第一架自製噴射客機MRJ的部份零件。

「最近幾年的成長非常快,」農曆年後就飛新加坡參加航空展,漢翔董事長廖榮鑫語氣興奮地透露,漢翔岡山廠專門服務飛機引擎製造商勞斯萊斯,台中沙鹿廠專門服務空中巴士,「波音就說,你為什麼沒有幫我們蓋個廠?我說你單給多一點阿,」他和客戶半開玩笑。

MIT新趨勢 2  品牌與製造,磨合共創

走出傳統代工製造,殺價、制式量產,台灣製造注入更細緻的內涵,為客戶獨家服務;不走雜貨店,改開MIT精品店。

東海大學工業工程與經營資訊學系教授劉仁傑,在探討中國製造崛起,高階製造回流日本、美國的著作《世界工廠大移轉》中指出,隨著產業發展日趨成熟,高附加價值產品製造基地存在的關鍵,「在於產品研製過程的磨合共創能力,不在傳統的降低勞工成本或追求規模優勢。」

磨合共創的聯盟模式,日本快時尚品牌優衣庫(Uniqlo)和日本紡織大廠東麗(Toray)的合作,是出名的例子。

「可以為我們成立專屬的運作團隊嗎?」優衣庫創辦人柳井正第一次造訪東麗時,正是優衣庫危機四伏的二○○○年。之後的十四年間,兩家公司共同推出了發熱衣、特級極輕羽絨衣等人氣商品,其中發熱衣系列已銷售超過三億件。

「沒有東麗撐腰,就沒有優衣庫,」《日經》曾這麼形容兩者之間的關係。

在二○○○年前後中國崛起,無數家日本國內外競爭同業,紛紛決定縮小紡織事業或退出市場,美國杜邦和德國巴斯夫集團等歐美大廠也相繼在這個期間出售旗下的紡織事業。但這個危機,卻為東麗締造了優勢。

趁著大廠退出,東麗反而發展成「最後的綜合紡織業者」的地位。從原料選擇、生產布料、染色到縫製等製程統統一手包辦的廠商,現在只剩下東麗一家。

即便沒有「終端品牌」,東麗以精良的技術,幫客戶發展出具有競爭力的高附加價值產品,也讓自己跳脫供應商價格競爭的困境。

東麗一直很重視技術,但不像部份日本電子業陷入「偏重自己技術」,反而非常在乎顧客,和顧客一起推動製造業生態系統的進化。

譬如,和優衣庫合作發熱衣,和紡織成衣廠島村一起開發功能性內衣,就是根據客戶的需求成立獨立的專門合作部門。

「不是一般交易關係,而是緊密的組織關係,就像汽車業的專屬協力廠,」劉仁傑分析。

東麗路線正是精品製造的典範,和所謂的代工製造有本質上的差異。台灣版的「精品級製造」,也以三大優勢,超越以往給人黑手、廉價印象的代工製造。

╳ 一套技術標準化製造 ○ 獨家技術、獨家團隊服務

桃園大園工業區內,黛莉公司乍看只是一家不起眼的中小型紡織廠。但美國最火的內衣品牌「維多莉亞的祕密」(Victoria’s Secret),熱銷背後的「祕密」,就在這間廠裡。

photo

隱身桃園大園的紡織廠黛莉,從織布、染整、測試一條龍,是美國內衣名牌「維多莉亞的祕密」時尚產品背後重要的布料技術提供者。

維多莉亞的祕密,是獨家3D立體數位印花內衣,而其中能產生多塊色布貼合、卻依舊輕薄的「三明治布」,就是黛莉研發的。

沒有黛莉的技術,就沒有維多莉亞的祕密熱銷品,如同東麗是優衣庫創新產品最重要的技術後盾。

這塊讓歐美內衣大廠趨之若鶩的時尚印花、透風、輕薄的三明治布料,廠內有八十一台機台,年產八百萬碼布料的黛莉,是全球最大供應商。

「我們喊第二,沒人敢喊第一,」英文名字和鴻海董事長郭台銘一樣叫「Terry」,黛莉創辦人蕭黛莉笑著說。

五年前,她從貿易商徹底轉型,在台灣設廠,從染整到測試都自己做,且鎖定內衣布料,客製化的複雜度、難度都高於一般成衣。決定在台灣開染整廠,同業都笑她瘋了,然而製程一條龍掌握在手,技術開發更精實、有效率。

譬如和維多莉亞的祕密合作,黛莉一研發出最新技術,就直飛美國紐約維多莉亞的祕密總部,和首席設計師開會,甚至體貼的先將新布料做出內衣樣式,幫助外國設計師發想創意。

德國百年老牌內衣品牌黛安芬,下個月準備發布下一代內衣革命的新技術,背後是黛莉操刀;法國百年內衣品牌仙黛爾(Chantelle),動輒四千元起跳的新款胸罩,技術影舞者也是黛莉。

這就像頂級名牌愛馬仕,最新推出的精品,直接送往頂級客戶住處,供其挑選,客戶根本不需要上門市挑貨。

「我們是用做精品的態度來開發布料,」黛莉副總經理蘇泓源比喻。

黛莉不到巴黎全球最大的內衣展參展,而是貼心地把最新的技術,直接保留給VIP客人,助客人永遠站在創新浪尖,引領潮流,創造雙贏。

╳ 按圖施工的製造  ○ 量身打造有深度的「製造服務」

內湖科學園區,端點銷售系統(POS)大廠飛捷科技總部。這家向來低調的公司最近很火,因為台灣剛開幕不久的熱門outlet華泰名品城、林口三井裡的POS系統,都是飛捷製造的。

事實上,飛捷已是全球前三大POS製造廠,從全台四成餐飲業,到美國最大加油站、歐洲大型outlet、百貨,無論導入貼著什麼牌子的POS銷售系統,背後多半都是「飛捷代工」。

這一台台掌握著歐美零售、餐飲連鎖服務的POS機,全來自從內湖開車四十分鐘外的桃園龜山工廠,是百分之百「MIT」。

創業三十二年,飛捷科技董事長林大成才剛坐下,就快人快語地忙著搖著手矯正公司定位。

「我們不是代工,從產品規劃、設計、生產管控,都幫客戶做好,就差行銷沒做,」他臉上透著自豪,「和客人是長年伙伴,不只是買賣關係,從小一起長大,」他深色西裝上別著自家品牌金色徽章「FLYTECH」,乍看像機長。

飛捷提供的製造內涵,早不是客戶開規格、「按圖施工」完交貨的純製造,而是依據客戶特色需求,量身打造的深度「製造服務」,讓客戶的雞蛋,慢慢地全放進飛捷的籃子裡。

╳ 海量製造拚性價比  ○ 守住核心技術、攻最難的客戶

做精品的態度,就是技術和服務同步精進。過去台灣製造是單靠價格稱霸,未來要用「職人精神」做到好、做到精,來打敗市場中原本稱王的競爭對手,讓客戶愈來愈依賴。

「製造是台灣的根,沒有理由不好好發展,」崧騰企業董事長張俊雲說。

早年張俊雲做3C產品電子開關,像九○年代初的蘋果Ⅱ電腦。後來出來創業,覺得這類3C開關已經成為紅海市場,他就想跨入技術難度高的「電壓切換開關」。如今做到全球最大,專門供應給專業級電動工具槍品牌。

當年德國博世(Bosch)只用歐洲開關大廠麥格理(Macquarie),因為安全考量,不敢用其他製造廠的產品。為了爭取和博世合作,張俊雲在還沒接到訂單的狀態下,就花了三百多萬台幣買機器做模具,研究檢測流程,帶著成果去拜訪。

「我常常指著那台機器說,那台就是我的賓士車,」他兩年後拿下博世訂單。從一個月交一萬顆,十幾萬的小單,成長到如今三千多萬台幣的規模。就連麥格理也被擠出市場。

photo

崧騰企業董事長張俊雲深信,製造是台灣的根。工程師出身的他所設計的開關,將排行第一的歐洲競爭對手擠出市場,獲得德國專業級電動工具品牌博世(Bosch)的青睞。

崧騰如今已成為全球最大電壓切換開關廠,從博世、歐洲列支敦士登品牌,有電子工具槍領域勞斯萊斯之稱的喜利得(Hilti),崧騰都是供應商。

不要小看這顆小小不到十公分的開關,從六十度高溫的沙漠到零下三十度的雪地環境,都不能故障,否則工具槍就報銷了。

「我們每一顆出廠的產品都要安規檢測,一般家電、電子產品的開關會測試兩萬次,我們要測三十萬次,」年過六十,從年輕設計開關至今,工程師出身的張俊雲驕傲地說,「我們不受紅色供應鏈影響。」

藏在台灣桃園廠辦內、八十坪的安檢室,堪稱崧騰信譽的最終把關者。這間公司重鎮,是崧騰累積多年,競爭對手抄不走的know-how,最近還要擴充,因為訂單增加,空間不夠了。

「台灣如果放棄製造這個根,太可惜了,」東海大學產業研究中心主任許恩得認為,台灣製造已經超越純製造,含有設計力、服務客戶需求的文化內涵。

這是台灣長年精密製造能量累積出的底蘊,走向製造強國德、日推崇的精匠精神。

photo

經過一番淘汰賽,台灣製造走向日、德的工匠精神,製造、服務都升級。

逆風中,台灣製造正以新貌,再次起飛。(英文版同步上線www.cw.com.tw/english)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803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