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4:17 pm - Sunday 20 June 2021

造神和殺人◎洪博學

週日 2016年03月06日, 11:04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8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6-03-06 19:45

洪博學
曾任報社總編輯、國際公關公司主管,著作有「蔣介石支持台獨」、「籠蛇爭霸中國」等書,現為自由作家。

造神和殺人

毛澤東發動大躍進,4300萬人死於大饑荒,這是人類史上最嚴重的災難,但中國人仍將毛供若神明。(取自網路)

太平洋戰爭結束後,台灣現代史上發生最悲劇的鎮壓,不是二二八事件,而是從1949年以後,國民黨政府對台獨運動者和共諜的瘋狂搜捕。經過長達38年的壓制後,台灣人失去舌頭,變成沉默的一群。國民黨為了建構蔣介石的統治正當性,所展開的造神運動,相當程度授予蔣介石如神明般的領袖地位,擁有非法殺人的權力,如同馬基維利《君王論》所論述的:「聰明的君王要懂得建構一種結構,讓人民知道:只有依附君王的權力才能存活,這樣下來,人民才會永遠效忠。」

希臘史學家普魯達克,有一次問斯巴達王說:「斯巴達之所以能夠長治久安,原因是歷任的國王,具有統治的能力。」國王卻回答:「不是這樣的,是人民善於服從。」使人民低頭服從,所依靠的就是造神和洗腦。

國民黨的造神運動和洗腦教育,幾乎是同時並行的。許多台灣人都知道,那個時代的領袖和神明是等同的,目前曝光的公文書清楚記錄:對異議分子批示槍決的人,就是偉大的領袖。

那個時代被稱為「白色恐怖時代」,名稱來自蘇俄1917年的革命,沙皇的政府軍搜捕革命人士,手段凶狠殘忍。因為政府軍穿著白色制服,所以稱為「白色恐怖」。根據統計,從1949年5月20日陳誠實施戒嚴,到1987年7月15日蔣經國解除戒嚴,台灣戒嚴長達38年,創下當時全世界戒嚴最久的紀錄。不要忘了,「520」這個日子,不只是總統就職日,也是台灣歷史上的戒嚴日。

陳誠在台灣實施戒嚴4天之後,1949年5月24日,《懲治叛亂條例》也在南京三讀通過,祭出嚴刑峻法,強力鎮壓政治異己。從這一年到1987年,根據「戒嚴時期不當叛亂暨匪諜審判案件補償基金會」統計,有刑度(包括死刑、徒刑、感化、感訓)者一共有6,498人,但這只是「補償通過」的數字,實際上被捕,但未申請補償和有申請未通過的,遠遠更多。

多數的思想犯被放逐到綠島、泰源、新店、土城等處的監獄,許多人要接受思想和勞動改造。80幾名無期徒刑政治犯中,有20人坐牢超過30年,其中有兩人(李金木、林書揚)坐牢34年7個月,創下世界少有的紀錄。

歐洲中古黑暗時代,有一種洗腦方式是這樣的:被審判的異端人士,被強迫剃光頭髮後,頭上戴著駱駝皮,推到烈日下曝曬。駱駝皮經過太陽曝曬後,會產生緊縮作用,就好像傳統的大腦切開術,受刑人會昏倒死亡,或者失去記憶。活下來的人,從此就像行屍走肉,拉丁文稱為「曼寇特」,沒有自己的自由思想,對權威完全效忠。

白色恐怖有一段真實故事:每一年,偉大的領袖生日時,各級學校,政府機關或工廠,都必須擺設壽堂,對民族救星獻上祝賀,希望他長命百歲。就連政治監獄也要行禮如儀。有一位政治犯賴振福,在獄中排隊祝賀的隊伍中,突然開口問了旁邊的人說:「今天拜鬼?」台語意思是星期幾?這句話被人密告,獄方認為他在侮辱偉大的領袖,竟追加刑期,讓他在服完原本10年政治獄後,繼續再關一年半。

經過台灣人民不停止的抗爭,《懲治叛亂條例》在1991年廢止,但是,箝制思想自由的刑法100條,一直到1992年才修正。這是鄭南榕先生用生命付出、李鎮源等學者用行動爭取,才換來的言論自由成果。但是當年迫害台灣人民的藍營人士,今天享受了言論自由,可以亂罵人的時候,內心可有一絲慚愧?

可惜,神明般的領袖,至今尚未走下神壇,所以此君的銅像每年必定被大學生搞創意的裝置秀,被台灣憤青潑漆。還好,台灣人民有了反省的進步,但是中國憤青呢?除了反台獨以外,你們可曾為中國人民的轉型正義,或人權和言論自由,做了甚麼?你們為毛澤東神明的下架,努力了甚麼?相較之下,當年,毛的偉大造神運動和殺人,是超越蔣介石太多了,他不但是中國革命導師,人民民族救星,也是不滅的紅太陽。

同樣是1949年,毛澤東為了鞏固騙來不易的政權,一上台就先殺掉100萬個地主,瓜分土地,再把400萬的私人企業充公。緊接著就是瘋狂的造神運動,推動人民公社、大煉鋼大躍進、反右、反美,老共造神運動到文革時代更走上高峰。

根據Evan Osnos所寫的《野心時代》,當年《人民日報》曾經報導這樣的故事:1968年,巴基斯坦外交使節團到中國訪問,特別帶了一籃水果送給毛澤東。這籃子水果是北方少見的芒果,巴基斯坦外交官吹噓這種水果是長生果,吃後可以延年。但毛澤東卻隨手把這籃子水果,轉送給北京的工人團體。這個工人團體感動到落淚,不忍吃掉芒果,所以把芒果用供桌供在工廠的操場上,每天工人上工前,要走到供桌前行三鞠躬禮,激勵工作士氣。

中共上海工人團,有一次到北京訪問,看到這景象深受感動,所以就要了一個芒果,回到上海,如法泡製,供起來讓工人行禮。但是時間一久,長生果開始爛了,工廠廠長想出一個方法,用福馬林把長生果塗起來防腐,方法果然有效。有一天,一位工廠內的醫生走過來一看,說了一句話:「原來就是芒果而已,南洋地方滿街都是。」這位醫生到過南洋,見過很多芒果,但是不小心說了真心話,結果下場就是「槍斃」,罪名當然是侮辱最高領導。這個故事和「拜鬼」的故事是何等相似啊。

當年的《人民日報》造神運動的奇文太多了。《人民日報》曾經報導;上海人民醫院一群外科醫師,在進行腫瘤割除手術前,先要朗誦毛語錄,聽說可以加添力量,有一次還成功割除一個病人身上重達99磅重的腫瘤。上海黃浦江的港灣疏濬工人說,上工前朗誦毛語錄,讓我們成功的把將要沉到海底的碼頭陸地,抬高了三分之一。

文革到了1969年,幾乎完全失控,當時到處串聯、負責破四舊的紅衛兵,身上必備毛語錄和毛澤東的肖像胸章;表現好的紅衛兵掛得更多,甚至身上衣服超過百個胸章。根據統計,全國所發行的鋁製胸章,有50億個。

有一年,我在北京潘家園採訪時,在地攤買了一本毛語錄,老闆還送我好幾個胸章。他說:「同志,拿去拿去,多的是。」毛澤東幕僚告訴他,胸章發行太多,對製造飛機材料有不好的影響,這才停止印下去,否則還會更多。

已經被供成神明的毛澤東,一共殺了多少中國人,一直是未知數。中國有一天如果也有轉型正義,這個帳恐怕還更難算。先不算國共內戰、抗美援朝的死亡人數,從新華社記者楊繼繩所寫的《墓碑》一書來看,官方統計;大躍進大饑荒5年中,餓死4,300萬人。毛澤東發明抓麻雀運動,政策失敗,卻一意孤行,要負完全責任。此外,文革死難者和關在牢裡的,超過1,000萬,這個帳也要一併算,老毛身上就揹了5,000萬條人命。但是,毛銅像還在各地高高供著。光是成都解放路上的毛銅像,一年就得花費300萬人民幣,叫工人用升降梯爬上去,清理銅像頭上的鳥糞。

親愛的中國憤青們,你們為中國無辜死亡的、被冤屈的、被壓迫的、被政權霸凌的、生命被威脅的、被失蹤的,做了甚麼?當你們真的關心中國人生命,如關心自己的時候,當你們也努力完成中國社會轉型正義的時候,才來談反台獨,可以嗎?

有一次,我在高雄愛河邊的鄧麗君文物館,遇上一位來台旅行的陸客同志。我問他:「你們為甚麼反對台獨呢?」他回答:「黨規定的。」我再問他:「現在的台灣算不算台獨?」他愣了一下說:「我也不知道。」

人類歷史充滿苦難,但是很多苦難是人自己造成的。遠古的人經過天災,首先是把天災視為天上看不見的力量,對人間的處罰,所以要設一個祭壇,用屠殺人命或動物送給神,作為平息天神憤怒的祭禮。所以,人自己造神,來殺害自己。

人的非理性行為,一路走了萬年,來到16世紀的啟蒙時代,人類才有了科學和勇氣向宗教抗爭,逐漸可以拋棄神本,回歸人本。但是災難越多的國家,總還免不了政客裝神愚人。一干桌頭政客,圍在一旁,興風作浪,這些都是進步社會退回野蠻時代的共犯。

台灣從解嚴到現在,人權高漲,民智大開,企圖讓蔣介石走下神壇,奮鬥了25年,距離成功還有一哩路。但是,中國呢?偉大的毛神明還高高聳立在中國大地上,接受萬戶朝拜。睜眼看看:台灣和中國,這兩個國家,兩個社會,觀念理想,差距何止千里?還來談甚麼一個中國的共識呢?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8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