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6:17 am - Tuesday 24 November 2020

香港電影《十年》製作者:守護本土想像未來

週四 2016年03月03日, 11:53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445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劉子維 BBC中文網記者 香港報道
2016年 3月 3日


由「十年電影工作室」獨立製作的電影《十年》在香港賣座,也入圍第35屆香港電影金像獎最佳影片。

「中共用『分離主義』這些字眼標籤『本土』,其實每個地方都有本土意識,本土是一個好基本、好中性、好和平的字眼。」 獲得比成本多12倍票房的香港電影《十年》其中一名導演伍嘉良說。

上周日(2月28日),香港舉行新界東立法會議席補選,「以本土主義為綱,勇武抗爭為實,堅守港中區隔」的本土民主前線參選人梁天琦獲15%得票率6.65萬票,在七名參選人中位列第三。

梁天琦與約20名本土民主前線成員及義工,在農曆年初二(2月9日)的旺角騷亂中被 以「暴動罪」逮捕。正處於保釋候審狀態的梁天琦雖未當選,但香港中文大學政治與行政學系高級講師 蔡子強對BBC中文網說,6萬多人用選票向政府證明,在政治上支持「本土派」的並不只是「一小撮人」。

中國官媒《環球時報》在1月中旬發表社評,稱《十年》以「極其悲觀的心態講述2025年的香港」, 分析影片在香港熱映是是受到「香港極端反對派推崇的對抗思維」影響。《十年》監製蔡廉明周三(3月2日)對BBC中文網說,他們不是帶著政治目的去拍這部 電影,而是想問「香港的未來是怎麼樣?」 ,讓人思考「香港可以有什麼改變?」

http://emp.bbci.co.uk/emp/SMPf/1.15.6/StandardMediaPlayerChromelessFlash.swf

小成本大熱門

《十年》自去年12月17日上映,2月12日結束公映,在香港本地票房收入接近600萬港幣(約504萬人民幣),是香港影史上收入最高的獨立電影之一。

監製蔡廉明說,因為電影預算只有50萬港幣,不夠拍成一個長片,因此就想出以「五個香港故事」講述「一個不想見到的將來」的主題短片形式,每個短片預算就是10萬港幣。


五部短片的導演都是出生於1980至1990年代的年輕人。

《十年》的拍攝構想在2013年底形成,團隊主要是從「反國民教育」運動為靈感發想,他們做拍攝前調研時與許多人談話,雖然受訪者普遍透露出對現況的「無力感」,但當被問到「十年之後你對香港有什麼想法?」的時候,「他們好像對未來的想像比較多一點,比較『有火』(熱情)的去回應我們。」蔡廉明說這就是他們決定投入拍片的原因。

蔡廉明與伍嘉良從2014年初開始尋找短片導演,在「佔中」前已經有一部分劇本出爐。「佔中」後,有些導演提出要修改故事。全片在2015年八月份左右完成初剪版。

《自焚者》印象深刻


圖為〈自焚者〉劇中為香港爭取民主而入獄,最後絕食而死的青年。

《十年》由《浮瓜》、《冬蟬》、《方言》、《自焚者》、《本地蛋》五個短片組成。BBC中文網記者在一場校園放映會後訪問觀眾,五名觀眾均表示印象最深刻部份是《自焚者》。

記者在校園現場觀察到,一些觀眾在《自焚者》結局時拭淚。一名30歲男性上班族說,他曾經參與過「佔中」,「好清楚他們的矛盾和無奈。」

蔡廉明說,周冠威導演的《自焚者》劇本其實在2009年就已寫好,當時的創作背景是因為一系列爭取2012年「真普選」特首的運動。

來自廣東的32歲上班族A先生表示,他趁春節來香港旅遊時看了《十年》,也對《自焚者》印象最深, 「我看的時候眼淚就不由自主的流下來了,因為覺得很悲涼。」他在廣東生活近十年,每年都去香港好幾次,「要是香港變得跟深圳一樣,就沒有去的價值了,所以香港還是應該保留自己的價值吧。」

「預言幻想片」?


監製蔡廉明說,他們不是帶有政治目的去拍攝《十年》,只是想讓香港人思考未來。

《環球時報》在社評中稱《十年》是「預言幻想片」,認為片中悲觀的未來是導演們「自我恐嚇」,「帶給香港社會的害處很可能大過好處」。

「我們不是預測事情發生」蔡廉明說。

他們也沒有想到在電影上映時,香港會發生銅鑼灣書店、旺角騷亂等事,僅說導演們編劇本的時候,對香港情況及歷史做了很多研究,他舉例《自焚者》劇本就曾研究西藏、歐洲的自焚事件。「歷史是會重覆的……我們的研究比較多,我覺得這是巧合。」

現年26歲的香港藥師Will認為電影情節不算誇張,他認為《方言》中描述普通話擠壓廣東話的生存空間,已是既存事實。Will甚至認為:「可能沒有十年,只要三、四年,很多事就會像電影裏那樣發生。」

來自中國沿海城市,目前在香港讀大學的洪同學認為《十年》:「很大程度上是想像一個最差的情況。」她認為導演們「通過藝術的手法來誇張一些現有的問題,然後加大力度來批判它。」她以《浮瓜》為例,認為中國政府安排殺手在香港製造動亂以推行《國安法》的劇情,「雖然並不在現實中存在,但在所有現在發生的事情中,是有端倪的,不是憑空想像。」

「本土主義」


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參加新界東立法會議席補選的傳單。其中因為多處涉及牴觸《基本法》的字詞而被禁止郵寄派發。

一名在香港讀大學的上海人表示,對香港政治上的本土派不太了解,從他們在上水「反水貨客」到旺角發生的事,她「很反感」、覺得「很亂」,但在看完《十年》後,她說能夠稍微從香港人的角度了解他們憤怒的原因。

廣州上班族A先生覺得 「本土派」有點狹隘,他認為香港做為一個國際大都會,應該有一定的國際視野,但現在本土派做的事情,可能反而危害「本土」。他認為「這幫人可能屬於比較年輕的一代,對於中國大陸的認識是很缺乏的。」

蔡廉明覺得「本土」這個詞在香港被貼上過多政治標籤。他認為現在「本土」的香港年輕人「在香港土生土長,對香港的感情是很重的,希望保留一點香港美好的東西。」

他認為香港現在最重要的是「團結」,各年齡各階層的香港人應該要團結起來,守護「言論自由」、 「司法獨立」這兩項香港引以為傲的重要價值。

香港藥師Will認為在全球化的趨勢之下,世界各地都很自然地出現「本土化」。他說:「當一些超級大國對每個地方參與越來越大的時候,一定會出現一幫聲音說要獨立起來,不想受到這麼多的干預,香港也是這樣。」

他能理解,本土派在和平抗爭沒有成效的情況下採用激烈手段。而對於保存香港的本土文化的觀點,他表示非常認同。

《十年》執行監製兼《本地蛋》導演伍嘉良說他在香港土生土長,留意到本地的創意產業、食品等的生存空間都越來越少。


伍嘉良全程用廣東話進行訪談。

伍嘉良和蔡廉明都說,《十年》這部電影是「拍給香港人看的」,伍嘉良更進一步說,「每個地方只有好好發展自己的本土特色,本地價值,才能被人認識。」他以《十年》收到許多國際影展邀請為例,表示:「本土和世界性,和所謂的全球化,是沒有衝突的,甚至相反的是個很好連結。 」
《十年》未來

「十年電影工作室」目前還在進行校園放映工作,三月初將在大阪亞洲電影節舉行國際首映。蔡廉明說,未來考慮也到台灣上映,因為台灣與香港有相近的文化,而且對於在「一國兩制」下香港的情況,台灣人會比較感興趣。

電影拋出一個問題「還能守護什麼?」而在結尾,白底螢幕上亮出「為時已晚」四個字,「已」字漸漸變成「未」。蔡廉明說:「我自己還是覺得,為時未晚。」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445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