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9:31 am - Sunday 31 May 2020

【台灣史回顧】惡戰十個月!132年前的這一仗 台灣打贏法國

週五 2016年03月11日, 1:17 下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998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台灣頭一戰-清法戰爭與基隆
文/王一穎 2016-03-11 08:43
【台灣史回顧】惡戰十個月!132年前的這一仗 台灣打贏法國
(左上)二沙崙砲台,海門天險字樣仍舊明顯;(左下)社寮島砲台遺跡;(右)清法戰爭紀念園區內,日治時期為法軍樹立的紀念碑。

【本文取材自《民報文化雜誌》第11期(2016年3月出版)】

山城繁盛,海港船鳴,基隆無疑是台灣頭歷史最悠久的第一城。數百年前原是Ketagalan族人活動的區域,建起了西洋風格的堡壘,這裡是殖民者立基的角落,毫不抵抗的經歷過17世紀西班牙與荷蘭的先後爭奪。直到明鄭時期,殘餘駐守在雞籠的荷蘭人被驅離,臨走前還在社寮島留下的「番字洞」遺跡,傾頹的聖薩爾瓦多城不再庇護遠航而來的洋人面孔。爾後漢人移民入墾,群聚崁仔頂街,雞籠市街越發熱鬧。然而位居台灣頭的基隆從未被遺忘,得天獨厚的戰略與貿易位置,總讓它受到關注。百餘年前爆發的清法戰爭,讓基隆成為了首要戰場。讓我們細探時光,回到1884年台灣頭一戰,重溫清法戰爭與基隆歷史上最重要的一役。

山海砲台護基隆

1875年台灣開港之後,雞籠成了商務往來繁榮的港都基隆。眼前光景看似基地昌隆,豐富礦藏同時也引來列強的窺伺。1884年(光緒十年),清廷與法國為越南事務簽訂「中法越事草案」,然而這份雙方政府皆不滿意也不願承認的條約,竟成了清法戰爭最大的導火線。雙方在爭吵不休中爆發「諒山撤兵衝突事件」,天津教案舊仇未解,越南問題的新恨又甚囂塵上。法國遂以清朝政府毀約為由,要求賠償,並決定以軍事佔領基隆煤礦為擔保。法國對這海港山城已經覬覦許久,取下基隆不但有可觀的煤礦蘊藏能作為戰事能源補給的後盾,更能藉機封鎖台灣沿海,進而威脅清國東南沿岸各大城市,增加日後戰事談判的籌碼。兩支艦隊揚起法蘭西的旗幟遠航,清法戰爭將要在台灣頭揭開砲火隆隆的序幕。

眼見這台灣頭的一戰顯然無法避免,清朝政府當然也悉知基隆此一戰略位置的重要性,在戰事瀕臨爆發之際,增築修建砲台數座,圍繞護衛這座海港山城,包括二沙灣、獅球嶺、大武崙、白米甕等等十餘座大小砲台。為協防台灣北部軍務,劉銘傳披掛上陣,以福建巡撫兼欽差大臣的身份前來台灣督戰。同年7月,劉銘傳冒雨抵達基隆,為躲開法軍的海上截擊,甚至先禮後兵,先行宴請法國使節,表達善意。抵達基隆後全力加速砲台修築,並調派南部營兵北上協防。烽火未起,戰事將至的耳語傳聞已然爆發,西仔來反,居民船商紛紛走避。沒有人能夠斷言確定,這場戰爭究竟會延續多久?又會把這繁榮新興的商港摧殘成什麼模樣?
(右圖:1884年 法軍繪製的基隆港地圖)

西仔來反台灣頭

8月5日,停泊基隆外海數日的法蘭西艦隊,在要求補給卻被劉銘傳所拒之後,提出的最後通牒是要求基隆守軍在5日下午8時以前交出砲台,否則開火砲擊。未料當天上午8時,法蘭西艦隊就突然朝著基隆大舉發動砲擊。基隆將士堅守大沙灣夾擊法軍,鄰近外港的社寮島砲台也開砲命中敵艦數次。然而防務尚未完全充實,猛烈砲擊之下,法軍這一天幾乎擊毀基隆多數的砲台設施,並在砲火的掩護下強行登陸,與清軍在基隆市街展開激烈槍戰。激戰數日後,清軍反攻將法軍營陣攻陷,法軍暫時退回艦上。這是清法戰爭蔓延至台灣的首波戰火,也是台灣頭基隆正面迎敵的第一戰。

法國一方面展開與清朝政府的談判交涉,同時卻更積極的攻擊台灣。海港的烽火並沒有停歇太久,8月底法軍再次砲擊基隆。領導法軍的孤拔(Courbet)將軍計畫封鎖台灣北部兩大港口,兵分兩路,同時攻打基隆與滬尾。巡撫劉銘傳研判淡水河與台北城的戰略位置較為緊迫,又考量基隆港灣防守不易,因此下了「棄基保滬」的重要決定,隨即移防重兵至滬尾。

1884年10月,清軍撤守基隆,清法戰爭的戰場轉往滬尾,僅留三百將士固守獅球嶺砲台。基隆山城就像被遺棄的孤兒一般,生死自顧。在孤拔將軍指揮下,法軍於仙洞附近登陸成功,清法兩軍又是激烈血戰數日,基隆市區終告淪陷。法軍向南進攻,清軍堅守各山頭,霧峰林家的林朝棟亦率領團練義勇民兵,協助修築塹壕堡壘,不畏戰事敗退,操槍舉戈持續抵禦法軍。從獅球嶺到月眉山,或攻克或退守,防線一道又一道。多少英靈為了捍衛基隆,在圍繞海港的群山之間,成了戰火交鋒下壯烈犧牲的亡魂。


(上圖左)法國遠東艦隊主力於雞籠港。(上圖右)帶領法蘭西艦隊遠征台灣的孤拔將軍。

將士魂歸基隆港

法軍在滬尾遭遇到最嚴重的敗戰,退守海上。10月20日,孤拔將軍宣布封鎖台灣。船堅炮利的法蘭西海軍艦隊竟敗在連日大雨與水土不服,登陸後因病死傷的法軍比戰死的還多。久戰思鄉加上氣候不適應,更讓士氣一振不起,愈戰愈敗。西元1885年1月25日,戰況明朗的清軍重新增派萬名兵力防守基隆與滬尾。3月初,法軍非洲外籍兵團援軍投入基隆戰場,為了他們各自要捍衛的目標而戰。三個晝夜的激戰血流,戰役激烈,清法兩軍死傷共計數千人,法軍才勉強攻下月眉山。但是又受制於暖暖山區誓死如歸的義勇民兵,法軍始終無法渡過基隆河。

西元1885年3月9日,孤拔將軍眼見攻台大勢已去,法國政府又施以諸多壓力,遂決定將戰場轉往澎湖,準備棄守基隆。4月4日,清朝與法國政府議和,正式停戰,但基隆並未從此平靜,零星的衝突與戰鬥直到6月法軍完全退出基隆之前,仍不斷發生。6月11日,孤拔將軍病逝澎湖。6月21日,法軍紛紛降下藍白紅三色國旗,鄭重的鳴放21響禮炮,告慰戰死異鄉的戰友同袍。法蘭西艦隊黯然無奈的駛離這硝煙未散的海港基隆,為期不到一年的清法戰爭就這麽劃下了句點。

這場從基隆開始的戰爭,無疑是台灣人首次大規模參與抵抗外國勢力進犯的開端,也幾乎是唯一的禦外勝仗。清法戰爭也許喚醒了清朝這頭沉睡的雄獅,加速台灣建省的急迫,同時影響到日後建設台灣的「重北輕南」政策。然而有多少將士英靈永遠魂留基隆?當年的戰事如煙硝般散佚,越來越鮮為人知。百餘年後的今天,二沙崙砲台上海門天險的字樣仍舊清晰,整建後的幾個砲台已不見戰火摧殘的舊狀,基隆至今仍是全台灣砲台密度最高的城市。基隆附近山區的稜線附近仍能見到土壕,可能就是清法戰爭時清軍和義勇民兵挖掘的塹壕遺址。紀念園區裡佇立著「法國公墓」與「民族英雄墓」,象徵著清法兩軍犧牲將士們的並肩長眠,無戰止征。

小小的山城海港必須裝載多少戰爭的記憶?這台灣頭的一戰,究竟誰勝誰敗?歷史從來不給答案,而是要關注歷史的我們靜靜觀察與思考。百年前的戰爭改變了基隆,期盼百年後的基隆也能「城」如其名,基地昌隆。


從獅球嶺砲台鳥瞰基隆市區全貌,附近幾個山頭都有砲台遺跡。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998 views

Leave a Reply