02:20 pm - Thursday 25 February 2021

1936年四川饑荒人相食 活人肉比死人肉貴

週四 2015年06月25日, 11:44 上午【點此取得本文短網址】

  • 0 Comments
  • 1769 views
  • Print Print
文章來源

2015-06-25 13:30 | 頭條網

核心提示:1936年,四川旱災進入高潮,土地龜裂,溝渠乾涸,炎炎烈日下,連耐旱的玉米也葉卷黃枯,甚至發生自燃,燒成一片大火。這場大旱災歷時10月之久。

在這場災害中,別說糧食,連蘿蔔、南瓜、紅薯等蔬菜雜糧也因長期亢旱缺水而無法生長。四川境內多數府縣的糧食收成均在四成以下,重災區大都不及一二成,甚至顆粒無收,本是魚米之鄉的四川膏腴之土,竟成為一片赤地!

糧食吃光了,人就吃秕谷,甚至和牛馬一起吃糟糠。當這些已算不得食物的果腹之物也吃光咽盡時,人們就以草根樹皮、野菜野果野草等填充乾癟的肚 皮,凡能吃的都挖,田埂山坡到處挖得像爛蜂窩,不少人誤食毒野菜,腹瀉腸漏乃至鼻噴黑血,依然咀嚼不停。比如一種叫「老鴉蒜」的劇毒植物,哪怕用清水沖洗 十次,也毒性不減,人吃後頭暈目眩。但餓瘋了的人們卻採挖不止,明知有毒,仍趨之若鶩。

當毒草都被拔盡吃光時,人們開始瞄上了據說「數量管夠」的白善泥,也就是人們常說的觀音土。土是不能吃的,但餓得沒招,土也得吃!

為了糊弄自己的視覺,不少人將這白善泥磨成粉,摻和點樹皮野草囫圇吞下,肚子是填飽了,卻屙不出屎來,活活腹脹憋死!當時有種說法,吃白善泥,最多能挺十天,十天後必死,但不吃白善泥,今天就死!換言之,吃白善泥,意味能「緩死」十天,十天後,則暴斃而亡!

然而,就是這令人致死的白善泥,居然也被飢民哄搶。四川榮昌、岳池等縣因搶挖白善泥而發生械鬥事件,出了人命。涪陵縣第三區百姓挖取白善泥,竟 將北岩華廠坡山腳掏空,導致山石崩坍,50多名挖土的飢民被滾落的岩石砸中,當場一命嗚呼。而未死的同伴和後繼者對此竟熟視無睹,繼續在血肉模糊的死者身 旁挖泥吃泥。有人吃得太多太猛,突然兩眼一翻,一頭栽倒。

餓瘋了的災民已飢不擇食了。有人運回兩缸燒酒,缸底破裂,酒流滿地。棲息王家鍋廠的飢民大吼一聲,蜂擁而上,雙手瘋狂地刨挖浸滿酒漿的土泥,往嘴裡填,往肚裡咽,結果紛紛醉死,橫著豎著擺了一大壩。

那時的飢民行走路上,形同鬼魅,見飢民的震驚場景:(他們)衣衫骨瘦如柴,兩眼深凹,兩頰皮肉下垂……當時形容這些枯槁飢民有一專用詞彙:鵠面鳩形。

飢餓的眼睛盯上了自己的同類

當飢餓壓倒一切之時,人倫廉恥已被只為肚子而活的飢民拋之腦後。他們飢餓的眼睛盯上了自己的同類,開始自相殘殺! 四川各地駭人聽聞的吃人消息充斥報紙版面:「巴中曹明國餓極烹死屍」、「劍閣飢民炊食匪人臂」……

有個叫石懋修的人和父親結伴走路,往返不過20多華裡,卻接連看到12個死人。他清楚記得,自己來時有的人還在蹣跚前行,他回來時就成了「路倒」。最令他恐懼的是,這些剛剛嚥氣人的大腿、臀部被割得血淋淋的。

吃死人肉已慘不忍睹,後來發展到時興吃「活人肉」了!據1936年5月4日《天津日報》所載《成都通訊》的一則驚悚消息:……死屍的肉每斤賣五百文,活人肉每斤賣一千二百文!

「人相食」不再是傳說,而是真實恐怖地發生在每一個人的身邊,最後,竟突破了古代「易子而食」的底線,骨肉相殘。

當靖化縣縣長於竹君親眼見到這驚恐的一幕幕時,讀了半輩子「仁義禮智信,天地君親師」的於竹君忽然覺得眼前恍惚。入夜,風嚎似鬼,慘月當頭,他精神失常了。

於竹君精神錯亂後,覺得魯迅寫《狂人日記》痛斥吃人現象未免小題大做。這位學法律出身的縣太爺還引經據典地揮灑一文,為吃人者辯護,聲稱「食人者不食人,則時刻有被人食之危險! 」所以,食人者不犯殺人罪,應正名為「正當防衛」。

直面成千上萬的受災百姓,慘對「人相食」的恐怖血腥,當時的國民政府採取了哪些應急的賑濟措施呢?據當時在四川省政府任職的甘典夔回憶:為賑 災,省政府好不容易籌借了141萬元賑濟款,但這點錢如按災區120餘縣平均分配,每縣僅一萬餘元;如按受災人口三千餘萬人平均分配,人均不到四分錢!在 粒米寸金的大饑荒年月,這四分賑濟款,跟沒給一樣。實際上,就連這可憐的四分錢也不會發到餓得眼睛發藍的災民手中。

賑災人員出發前,省賑會主席尹仲老涕淚滿面,向發賑人員下跪,痛哭失聲。他哭求賑災官員看在千百萬忍饑挨餓的父老鄉親的面上,發發慈悲,務必將賑款發到災民手中。但在那個「賑災如致富」的黑暗年代,他縱然一片赤誠,又能打動幾人良心?

對這種爛到根的官場腐敗,當時的有識之士看得清清楚楚,賑災款發到災民手中,簡直是天方夜譚!一些辦賑人員喪盡天良從救命錢中揩油,蓬溪縣一個小小的公安局長陶子國就貪佔賑款一萬多元!

災民搶糧 幾十挺機槍橫掃

烈日炎炎,千里精赤,上無賑濟下無活路,災民們只能鋌而走險,暴動搶糧為生存而戰。

他們的第一目標是地主豪紳等「大戶」,其次是城鎮的米店糧行及米商的車輛。那時從嘉陵江上游而來的運蘿蔔的船隻根本不敢靠岸,然而災民不管河水深淺,男女老幼為搶吃蘿蔔一起向船蜂擁而去,溺死無數。

因饑荒蔓延,盜匪橫行。四川長壽縣不少打家劫舍的飢民被官府逮捕後,「自供不諱,且自願入獄」,因為這樣就可以「坐食囚糧」,而免去飢餒之苦了。

一飢民為匪被捕,官問他為匪之由,答謂:「不必多說,請於我死後,剖腹一見,一切自可明白。」殆如言視之,見其腸胃中盡屬不能消化之雜草!

大批難民擁入重慶,成千上萬的人餓死街頭。警察僅在1936年2月和3月兩個月中,就埋葬了近4000名災民屍體,重慶專門修建了一個火葬場來燒死人。

至最後,飢民們開始集體搶劫政府的糧倉和軍隊的 軍糧。《西南評論》有一篇文章《飢餓壓迫下的四川》,登載綿陽、劍閣等地出現「教匪」,其實就是餓急了的飢民。他們托兒挈女,喝下草紙灰燒的「符水」,高 吼「刀槍不入」,衝擊縣城、砸爛政府,拚死拚活要搶糧,被軍隊開槍打得屍橫滿街!

(1936年四川饑荒《天津日報》(人相食 活人肉比死人肉貴….)這到底是什麼樣的國家和民族? 中國老百姓不論在國內或到國外都相當卑微 悲慘 可憐 —那麼 (閩客)又何來的驕傲(罵番)?1936年5月4日《天津日報》所載《成都…

潘智仁貼上了 2016年3月12日

  • 0 Comments
  • 1 Star2 Stars3 Stars4 Stars5 Stars (No Ratings Yet)
    Loading...
  • 1769 views

Leave a Reply